731石井四郎与美国交易逃脱审判,美军生物实验室称其是无价之宝

一个是自我标榜为民主自由楷模的美国,一个是自诩崇尚武士道精神的日本,这两个国家二战期间殊死战斗,但战争刚结束就为了细菌武器迫不及待地秘密合作起来,而细菌武器是《日内瓦议定书》明文禁止使用的。

这是日本作者青木富贵子《731——石井四郎及细菌战部队揭秘》一书中的描述,连日本作家对石井四郎和美国人肮脏的交易都看不下去,美日这是赤裸裸地无视那些死在731部队下的中国人!

731石井四郎与美国交易逃脱审判,美军生物实验室称其是无价之宝

731部队,魔鬼在人间

731部队就是堕落在人间的魔鬼,全名为日本关东军驻满洲第731防疫给水部队,对外称石井部队或加茂部队。该部队以研究防治疾病与饮水净化为名,实则使用活体进行生​​化武器的研究。

二战时期,日本人将731部队视为日军的掌上明珠,在今哈尔滨平房区建立了世界历史上规模最大的细菌武器研究、实验及制造基地​。日本军中广为流传"小小的哈尔滨,大大的平房"​,可见对里面的罪恶视为儿戏。

这帮罪犯在中国犯下的滔天罪行实在罄竹难书,这里要对不起读者,我实在难以写下731部队的兽行,这会引起读者的不适,因为那些野蛮的畜生行为放在当下是难以想象的,是任何还有一丝良心的人都无法做出的,这帮侵略者却早已丧心病狂。

731石井四郎与美国交易逃脱审判,美军生物实验室称其是无价之宝

731部队就在中国的大地上用中国活人进行冻伤、细菌感染、毒气实验。无数中国人在这里惨遭折磨,在痛苦中死去。一些研究者认为超过10,000名中国人,朝鲜人,以及联军战俘在731部队的试验中被害。

日本作家森村诚一在《恶魔的饱食》中称,通过“特别输送”进入到731部队的“马路大”需要进行编号,而从1939年以后,进行了两轮编号,每一轮编号极限为1500,于是在抗战结束时,共计有3000人死于此。

可惜,日本投降前夕,为毁灭罪证将工厂炸毁,到底有多少中国人在这里死去很难知晓,而​研制出的细菌武器更是造成中国数十万的人员伤亡。

731石井四郎与美国交易逃脱审判,美军生物实验室称其是无价之宝

细菌战争

日本违反日内瓦国际公约,丧心病狂地在中国战场大量使用细菌武器,给中国军民造成惨重伤亡。

1940年7月,石井细菌部队组织了第一批远征队,在石井四郎亲自带领下,在浙江宁波上空投撒伤寒、霍乱、鼠疫菌。这也开启了731恶魔部队的杀戮之门,中国的大地成为石井四郎的试验场,大批的中国军民惨死与细菌武器之下。

1942年8月,浙赣会战结束,石井四郎在馒头中注入肠伤寒菌、副伤寒菌,然后将这些馒头给又累又饿的俘虏食用,最后释放了这3000余名俘虏。数日后,在日军迅速撤离后的该地区,传染病迅猛地衢县蔓延。​

……

实在太多罪行了!

731石井四郎与美国交易逃脱审判,美军生物实验室称其是无价之宝

与美国肮脏的交易

二战结束后,石井四郎知道自己大祸临头,他犯下的罪行就是杀十次、百次也不足以赎罪。石井四郎是个怕死的鬼子,又是狡黠无耻的鬼子,他揣摩出了美国人的心理,竟然和美国人达成了一项肮脏的交易,成功逃脱了国际法庭的审判,逃过一劫。

石井四郎逃回日本后在老家千叶县导演了一出自己的葬礼,但还是被美国逮捕。他害怕被送到苏联受审,主动写了一份日军细菌战的资料交给了美军,这成功引起了麦克阿瑟的关注。

731石井四郎与美国交易逃脱审判,美军生物实验室称其是无价之宝

石井四郎想通过基于人体实验的细菌武器资料换取其和原731部队成员免于起诉。石井四郎明白,这种实验在美国是禁止的,现在美国人能够避开国际法庭、廉价地获取这份资料,当然求之不得。

当时,苏联向美国索要原731部队战犯,但美军细菌武器研究机构极力反对交人,德特里克堡(美国生物武器项目研究中心)负责人埃德温·希尔博士甚至在报告中称,原731部队成员的资料“绝对是无价之宝”。

麦克阿瑟也极力促成了这项肮脏的交易,麦克阿瑟致信华盛顿方面,称石井的陈述只会作为情报,而不会被用作战争罪行的证据。

731石井四郎与美国交易逃脱审判,美军生物实验室称其是无价之宝

据了解,石井四郎与麦克阿瑟在日本镰仓酒馆达成保护原731部队成员免于起诉的书面协定——《镰仓协定》。协定约定:秘密报告仅限于美日少数人知晓,对苏联绝对保密;保护日本研究人员不受起诉;美日人员商量建立细菌战实验室。

​就这样,罪大恶极的石井四郎等人不仅没有伏法,反而成了美国的座上宾。​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军事 » 731石井四郎与美国交易逃脱审判,美军生物实验室称其是无价之宝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