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灵之约•节气“植”说│上海的二十四节气花园立秋

立秋又名七月节,为二十四节气中的第十三个节气,既是农历七月节令,也是秋季的首个节气。成语“七月流火”中的“七月”指的正是这农历七月(大致相当于公历八月);“流”即流逝;“火”是一颗星的名字,即天蝎座α星,为天蝎座里最亮的一颗星,发出火红色的光亮,因此中国古代天文学称之为“大火星”,又叫心宿二。“流火”则指大火星逐渐西坠。因此“七月流火”应是形容天气渐渐转凉,现却经常被人们错误地用来形容天气炎热。

立秋,标志着孟秋时节的正式开始:“秋”就是指暑去凉来。立秋时,北斗指向西南。从这一天起秋天开始,秋高气爽,月明风清。此后,气温由最热逐渐下降。今年的立秋时间为2019年8月8日3:12:57,阴历为七月初八日,也就是说今年“七夕”之夜坐看牵牛织女星,待子夜过后,只需再等一个半时辰,便会送走夏季,迎来今年的立秋节气。

甫入立秋,天气依然很热,立秋之后仍有一“伏”,亦即“末伏”,酷暑余威犹在。因此仍要注意防暑。但是,大自然还是有了变化,出现了中午热、早晚凉的“尜尜(gága,一种儿童玩具,两头尖中间大。常叠用且后字均读轻声)天”,而且有“一场秋雨一场凉,十场秋雨就结霜”之说。

今年夏天申城的酷暑时间不长。小暑节气雨水充沛,天气十分凉爽。大暑虽然逐渐炎热,但也不复往年的漫长。立秋节气来临,天气又逐渐凉爽。上海植物园正适宜游园、赏花、看虫、观鸟。夏季花展——“美槿佳荷”2019上海植物园夏季花展已于7月1日正式拉开帷幕,展期将持续至8月31日。位于展览温室(一)内的“花寻棕下,烛绕凤台”上海植物园首届花烛品种展,也已于“七一”建党日与游客见面。位于展览温室(二)的“虫虫的危机”——上海植物园首届食虫植物展,在7月17日(717谐音“吃啊吃”)开幕,为期2个月,至9月17日(917谐音“就要吃”)结束。夏季科普活动——“精灵之约 暗访夜精灵”上海植物园夜间自然观察活动也将在本周末迎来最后一期活动。

节气来由

《月令七十二候集解》曰:“七月节,立字解见春(立春)。秋,揫(jiū,古同“揪”,为聚集、收敛之意)也,物于此而揫敛也。”从文字角度来看,“秋”字由“禾”与“火”组成,是禾谷成熟之意。秋季是天气由热转凉,再由凉转寒的过渡性季节。立秋一般预示着炎热的夏天即将过去,秋天即将来临。立秋又称交秋,虽然一时暑气难消,还有“秋老虎”的余威,但总的趋势是天气逐渐凉爽。

由于我国幅员辽阔,各地纬度、海拔高度等的不同,因此并非所有地区都是在“立秋”这个节气入秋的,甚至可以说绝大多数地区此时仍是夏意正浓。按照气候学上以候(5天)平均气温在10℃至22℃之间为春、秋季的标准,在我国除了那些纬度偏北和海拔较高的地方以外,立秋时多未入秋,仍然处于炎夏之中。

“立秋三日,寸草结籽”,立秋不仅预示着炎热的夏天即将过去,秋天即将来临,也表示草木开始结果孕子,收获季节到了。古人把立秋当作夏秋之交的重要时刻,一直很重视这个节气,故立秋亦是古时“四时八节”之一。

立秋习俗

迎秋:迎秋是很古老的礼仪活动。早在周朝,每到立秋,天子亲率三公六卿诸侯大夫,到西郊迎秋,并举行祭祀少嗥、蓐(rù,陈草复生,引申为草垫、草席)收的仪式。天子迎秋回朝后要稿赏军士,因为秋季是庄稼成熟的收获季节,也顺应了天地肃杀之气。及至汉代,也继承了这一习俗,在《后汉书·祭祀志》中有记载:“立秋之日,迎秋于西郊,祭白帝薄收,车旗服饰皆白,歌《西皓》、八佾(yì,古代乐舞的行列)舞《育命》之舞。并有天子人圃射牲,以荐宗庙之礼,名曰躯刘。杀兽以祭,表示秋来扬武之意。”到了宋朝,立秋当天,宫廷会派人把盆栽的梧桐移人殿内,等立秋时辰一到,太史官便高声奏道:“秋来!”奏毕,梧桐树应声落下一两片叶,以寓报秋之意。

掷石锁:就是借举重的器物,以比试体力的大小。我国在古时有拉弓比赛,以拉弓弦到圆满为标准,考试武艺时,都用这种方法。民间则通常用石锁、石担来比,力气大的,不但能只手高举,而且可以上下盘旋挥舞,随意做出各种动作。河北、山东等地乡间的百姓,有的以投掷石锁作为娱乐。

  烧青苗:在吴地,立秋日,一般田地刚刚耕耘完毕,于是各家集资以比赛猛将之神。将神位抬人广场,摆放祭牲美酒,奏起鼓乐,以酬谢天运使农事顺利,庄稼丰收。四野遍插五色纸旗,据说如此,则飞蝗不会成灾,叫作“烧青苗”。这是因为立秋前,天气非常干早,各种害虫极易滋生。北方地势高,易干早,每当夏秋交替之时,蝗虫之灾尤其严重,自然应该在农闲之时,在傍水洼地周围,审视体察,积极捕捉,以为防范。

操练军队:秋凉风吹拂,白露降下,天地肃杀,为战争之象征。所以古代在郊外举行迎秋祭祀之后,就操练军队,以顺秋风。《礼记·月令》载:“立秋之日,天子亲帅三公九卿诸侯大夫,以迎秋于西郊,还反,赏军帅武人于朝。天子乃命将帅选士厉兵,简练维俊,专任有功,以征不义,话诛暴慢,以明好恶,顺彼远方。”汉朝在立秋这天举行骑士比赛。《汉官仪》记载:“高祖选能引关撅(jué,古同“掘”)张,材力武猛者,以为轻车、骑士、材官、楼船。常以立秋后讲肄(yì,意为检阅、检查)课试,各有员数。平地用车骑,山阻用材官,水泉用楼船。”《后汉书·李通传》载:“材官都试骑士日。”其注文中说,汉代的法令规定,在立秋日对骑士进行都试(即大试,汉代各郡中每年举行一次的军事演习),评定出不同的等级。后魏也以立秋日操练军队。

饮井华水:井华水,就是清晨第一次从井中汲取上来的水,能治病,养颜益色。《本草纲目》说它的功用极广,凉能清热,甘可助阴,宜于煎制补阴药及气血痰火药,与其他种类的水不同。明代的虞搏说新打上来的井华水,取天一真气,浮于水面,用以煎制补阴的药剂及炼丹煮茗,性味与雪水相同。古代妇女,用井华水来涂粉,则肌肤润泽。白居易有诗道:“井华云粉一刀圭。”入秋万物归于肃静,故而此时的水,最为澄清。立秋之日可在清晨汲水备用。煮沸后早起空腹饮用,足以清火通便。

戴楸叶:楸叶,叶大而早凋,到秋天就已呈凋谢状,所以得名。据唐人陈藏器《本草拾遗》说,唐朝时立秋这天,长安城里已卖楸叶,供妇女儿童剪花插戴了。楸叶色彩美丽,叶片肥大,叶茎坚韧,因此妇女的首饰如耳环等,都喜欢仿照它的样子来制作。唐宋时候,每逢立秋日,京城满街卖楸叶,妇女儿童争相购买,剪成花朵佩戴。北宋孟元老在《东京梦华录》卷八形容立秋这天东京人戴揪叶的情形说:“立秋日,满街卖楸叶,妇女儿童辈,皆剪成花样戴之。”南宋周密的《武林旧事》卷三记有“立秋日,都人戴楸叶、饮秋水、赤小豆”。吴自牧《梦粱录》卷四有“立秋日……都城内外,侵晨满街叫卖楸叶,妇人女子及儿童辈争买之,剪如花样、插于鬓边,以应时序”的记载。明代田汝成的《熙朝乐事》中记载:“立秋日,男女咸戴楸叶,以应时序;或以石楠红叶,剪刻花瓣,扑插鬓边。”由此可见,戴楸叶这个风俗已流传久远。

贴秋膘:人们对健康的评判,往往只以胖瘦为标准。在清朝,民间流行在立秋这天,以悬秤称人。将体重与立夏所称的体重对比来检验当年夏季身体的健康状况。因为人到夏天,本就没有什么胃口,饭食清淡简单,两三个月下来,体重大都要减少一点。秋风一起,胃口大开,想吃点好的,增加一点营养,补偿夏天的损失,补的办法就是“贴秋膘”:在立秋这天各种各样的肉,炖肉烤肉红烧肉等等,“以肉贴膘”。

啃秋:“啃秋”在有些地方也称为“咬秋”。寓意炎炎夏日酷热难熬,忽逢立秋,将其咬住。在江苏无锡、浙江湖州等地,立秋时吃西瓜、喝烧酒,认为如此可免疟疾。江苏各地立秋时吃西瓜“咬秋”,认为此举可防止生秋痱子。在北京,咬秋的习俗为立秋日早上吃甜瓜,晚上吃西瓜;天津则讲究在立秋的那一时刻吃西瓜或香瓜,据说这样可免腹泻。清朝张煮的《津门杂记·岁时风俗》中就有这样的记载:“立秋之时食瓜,曰咬秋,可免腹泻。”而啃秋的习俗到了上海则变成了向亲友邻舍相互馈赠西瓜的习俗。在山东,人们立秋“咬秋”吃的是饺子。立秋当天,年长之人会在堂屋正中供一只盛满五谷杂粮的碗,上面插上三灶香,祈求“立秋”过后五谷丰登。

精灵之约•节气“植”说│上海的二十四节气花园立秋

食秋桃:在浙江杭州一带有立秋日食秋桃的习俗。每到立秋日,人人都要吃秋桃,每人一个,桃子吃完要把桃核留藏起来。等到除夕,悄悄地把桃核丢进火炉中烧成灰烬,人们认为这样就可以免除一年的瘟疫。

除了以上提到的各地立秋习俗之外,我国民间还有吃面条、饮水清暑、祭祀土地神等习俗。各种各样的立秋习俗,表达了人们对幸福美满生活的向往之情,也给我国的民间节日增添了更加丰富的色彩。

立秋物候

一候凉风至:西方凄冷之风曰凉风。温变而凉气始肃也。《周语》曰火见而清风戒寒是也。指的是刮风时人们会感觉到凉爽,此时的风已不同于暑天中的热风。

二候白露降:大雨之后,清凉风来。而天气下降茫茫而白者,尚未凝露,故曰白露降,示秋金之白色也。说的是大地上雨后或早晨会有雾气产生。

三候寒蝉鸣:秋天感阴而鸣的寒蝉也开始鸣叫。寒蝉,《尔雅》曰寒螿(jiāng,现作“螀”,为古书上的一种蝉)蝉,小而青紫者;马氏曰物生于暑者,其声变之矣。需要说明的是在汉语成语中,“寒蝉凄切”和“噤若寒蝉”都分别提到了“寒蝉”,但前者指的是某种蝉类(亦即“寒蝉”),而后者说的却是“冬季的蝉(众所周知,蝉类到了冬天不是挂了便是卵或若虫的状态,当然不可能鸣叫了)”。

立秋花讯

立秋时节,夏意仍浓的上海植物园,您将会邂逅这些“意犹未尽”的绚烂夏花和初具雏形的累累秋实:

紫茉莉(Mirabilis jalapa):别称胭脂花、宫粉花、粉豆花、地雷花、潮来花、洗澡花、夜饭花、夜繁花、丁香叶、苦丁香、夜丁香、夜来香、夜娇娇、状元红、状元花,紫茉莉科紫茉莉属一年生草本,原产热带美洲地区。其花夜开昼谢,为著名的“夜精灵”植物。上植多处花境、林缘可见栽培或野生。

精灵之约•节气“植”说│上海的二十四节气花园立秋

枫杨(Pterocarya stenoptera):别名元宝树、水槐树、水柳、枰柳、麻柳、枰伦树、水麻柳、蜈蚣柳、白杨、大叶柳、大叶头杨树,胡桃科枫杨属落叶乔木。广布我国黄河以南地区,初秋果序渐熟,枝头如串串元宝倒挂,故有“元宝树”之别称。上植多处林带、水滨可见,有同属近种湖北枫杨(P.hupehensis)、华西枫杨(P.macroptera var.insignis)。另外再向广大养花爱好者透露一个偏方——花盆中一旦出现蚯蚓,可将枫杨嫩叶捣碎、加水稀释(或可加水煮沸再冷却)后,浇入盆土内,即可驱除(而非杀死)蚯蚓。

精灵之约•节气“植”说│上海的二十四节气花园立秋

构树(Broussonetia papyrifera):又名楮(chǔ)树、楮实子、构桃树、构乳树、沙纸树、谷木、谷浆树、假杨梅,桑科构树属落叶乔木。原产我国,分布于黄河流域及以南地区,东亚、东南亚亦见,上植各处可见栽培或野生,此时正值构树雌株进入果熟期,满树星火点点,引得百鸟争食,蔚为壮观。园中另有同属近种楮(B.kazinoki)物候期相近。

精灵之约•节气“植”说│上海的二十四节气花园立秋

剪夏罗(Lychnis coronata):或称剪红罗、剪春罗、碎剪罗、剪金花、雄黄花、阔叶鲤鱼胆、山茶田,石竹科剪秋罗属多年生草本。分布于华东、华中,上植草药园可见栽培。

精灵之约•节气“植”说│上海的二十四节气花园立秋

荷花(Nelumbo nucifera):别名莲、莲花、水芙蓉、草芙蓉、芙蓉、芙蕖、红蕖、藕花、菡萏(hàndàn)、水芝、水华、水芸、水目、泽芝、玉芝、灵草、溪客、静客、中国莲,睡莲科莲属多年生水生草本。广布亚洲、北美等亚热带和温带地区,上植多处水体可见,园艺品种超过150个,尤以植物大楼前缸栽荷花最为引人注目。

精灵之约•节气“植”说│上海的二十四节气花园立秋

睡莲(Nymphaea tetragona):又名子午莲、茈(zǐ)碧莲、水浮莲,睡莲科睡莲属多年生水生草本。原产东亚、欧洲及北美,上海植物园多处池塘可见栽培,并有温带睡莲和热带睡莲两大类。睡莲的花瓣对阳光的反应特别敏感,其中温带睡莲白天开花而夜间闭合而热带睡莲则反之,如同人类睡眠,故称“睡莲”或“子午莲”。

精灵之约•节气“植”说│上海的二十四节气花园立秋

长木王莲(Victoria ‘Longwood Hybrid’):睡莲科王莲属多年生大型水生草本。上植二号门水池可见栽培。其花夜开昼合,单朵可持续开放三天,且花色可随开放天数逐渐由白变红,亦即上植“暗访夜精灵”夜游活动中的明星植物。

精灵之约•节气“植”说│上海的二十四节气花园立秋

决明(Cassia tora):又称草决明、羊明、羊角、马蹄决明、还瞳子、假绿豆、马蹄子、羊角豆,豆科决明属一年生草本,原产我国长江以南各省区,上植草药园可见栽培。

精灵之约•节气“植”说│上海的二十四节气花园立秋

木槿(Hibiscus syriacus):又名木棉、荆条、喇叭花、朝开暮落花、无穷花,锦葵科木槿属落叶灌木。原产非洲大陆,分布于热带和亚热带地区,并有多个园艺品种,是上植“美槿佳荷”夏季花展中大放异彩的主角之一,亦是韩国国花。

精灵之约•节气“植”说│上海的二十四节气花园立秋

紫薇(Lagerstroemia indica):古称“紫微”,又名痒痒花、痒痒树、怕痒树、痒笑树、不耐痒树、惊儿树、紫梢、官样花、紫金花、紫兰花、蚊子花、宝幡花、饱饭花、鹭鸶花、西洋水杨梅、百日红、满堂红、满树红、海棠树、佛祖树、无皮树、猴刺脱、猴郎达树,千屈菜科紫薇属落叶小乔木或灌木。原产我国,分布于长江流域,印度、澳大利亚、菲律宾、越南、日本、朝鲜亦见,上植各处可见栽培,并有同属近种南紫薇(L. subcostata)、福建紫薇(L. limii)以及园艺种银薇(L.indica‘Alba')、翠薇(L.indica‘Rubra')、矮紫薇(L.indica‘Petite Pinxie')等,尤以盆景园大型合栽式作品《铁骨铮铮》中紫薇古桩以及近蔷薇园处紫薇古树最为著名。

精灵之约•节气“植”说│上海的二十四节气花园立秋

糯米椴(Tilia henryana var. subglabra):或称糯米树、粉椴、亨利椴树,椴树科椴树属落叶乔木,分布于华东地区,上植牡丹园可见栽培。

精灵之约•节气“植”说│上海的二十四节气花园立秋

鸡矢藤(Paederia scandens):又名鸡屎藤、主屎藤、臭屎藤、鸡屙藤、鸡脚藤、玉明砂、雀儿藤、斑鸩饭、女青、却节、解暑藤、皆治藤、牛皮冻、毛葫芦、臭藤根、臭藤、甜藤、香藤、五香藤、臭狗藤、母狗藤、狗屁藤、白毛藤、清风藤——这一长串的别称,大都离不开一个“臭”字,盖因其叶片揉碎后有股鸡屎般的异味(“矢”古通“屎”)。为茜草科鸡矢藤属多年生草质藤本,原产长江以南各省区,上植多处可见野生。虽说“臭”名昭著,嫩茎叶却可蒸食、熬汤或加工食品。

精灵之约•节气“植”说│上海的二十四节气花园立秋

紫菀(Aster tataricus):又名青菀、紫倩、小辫、返魂草、山白菜,菊科紫菀属多年生草本,分布于我国北部及日本、朝鲜半岛,上植草药园可见栽培。

精灵之约•节气“植”说│上海的二十四节气花园立秋

黄秋英(Cosmos sulphureus):又名硫磺菊、硫华菊、黄波斯菊、黄芙蓉,菊科秋英属一年生草本,原产墨西哥,上植多处花坛、花境可见栽培。其头状花序四周一圈金黄色的“花瓣”其实是无法结果的舌状不孕花,唯一的任务就是让昆虫在很远的地方就能发现它们,从而吸引昆虫来给花序中央的管状花传播花粉。

精灵之约•节气“植”说│上海的二十四节气花园立秋

玉簪(Hosta plantaginea):别名白萼、白鹤仙、白鹤花、玉春棒、玉泡花、白玉簪,百合科玉簪属多年生草本,原产我国及日本,上植多用作花境、林下栽培,并有各类品种400多个。

精灵之约•节气“植”说│上海的二十四节气花园立秋

南川百合(Lilium rosthornii):百合科百合属多年生草本,分布于我国四川、湖北和贵州,上植草药园可见栽培。

精灵之约•节气“植”说│上海的二十四节气花园立秋

阔叶山麦冬(Liriope muscari):又名短莛山麦冬,百合科沿阶草属多年生常绿草本,分布于华东、华中华南及西南,上植多见于林下地被栽培并有园艺种金边阔叶麦冬(L.muscari ‘Gold Banded')花期相近。

精灵之约•节气“植”说│上海的二十四节气花园立秋

换锦花(Lycoris sprengeri):石蒜科石蒜属多年生草本,原产华东、华中,上植多处林下可见栽培,长筒石蒜(L.longituba)花期相近。

红姜花(Hedychium coccineum):姜科姜花属多年生草本。原产我国西南及东南亚、南亚,上植草药园可见栽培。

精灵之约•节气“植”说│上海的二十四节气花园立秋

梭鱼草(Pontederia cordata):亦名海寿花、北美梭鱼草,雨久花科梭鱼草属多年生湿生或挺水宿根草本,原产美洲热带及温带,上植多处水域可见栽培。

精灵之约•节气“植”说│上海的二十四节气花园立秋

火星花(Crocosmia crocosmiflora):亦称雄黄兰、标竿花、倒挂金钩、黄大蒜、观音兰、金扣子,鸢尾科雄黄兰属多年生草本。原产非洲南部,上植多见于花坛、花境布置。

精灵之约•节气“植”说│上海的二十四节气花园立秋

再力花(Thalia dealbata):或称水生竹芋、水竹芋、水莲蕉、塔利亚,竹芋科水竹芋属多年生湿生或挺水宿根草本。原产美国南部和墨西哥,上植多见于各处滨水驳岸栽培。其花朵形态结构复杂,且雌蕊花柱有机关,小型昆虫前来采蜜时会被强力卷曲的花柱牢牢夹住,在原产地可以借助蜂鸟的喙完成传粉。

精灵之约•节气“植”说│上海的二十四节气花园立秋

立秋养生

立秋是进入秋季的初始,《管子》中记载:“秋者阴气始下,故万物收。”在秋季养生中,《素问·四气调神大论》指出:“夫四时阴阳者,万物之根本也,所以圣人春夏养阳,秋冬养阴,以从其根,故与万物沉浮于生长之门,逆其根则伐其本,坏其真矣。”此乃古人对四时调摄之宗旨,告诫人们,顺应四时养生要知道春生夏长秋收冬藏的自然规律。要想达到延年益寿的目的就要顺应之,遵循之。整个自然界的变化是循循渐进的过程,立秋的气候是由热转凉的交接节气,也是阳气渐收,阴气渐长,由阳盛逐渐转变为阴盛的时期,是万物成熟收获的季节,也是人体阴阳代谢出现阳消阴长的过渡时期。因此秋季养生,凡精神情志、饮食起居、运动锻炼、皆以养收为原则,具体地讲,把中医理论中,事物属性的五行(木、火、土、金、水)分类归纳:如自然界中的五音(角、征、宫、商、羽);五味(酸、苦、甘、辛、咸);五色(青、赤、黄、白、黑);五化(生、长、化、收、藏);五气(风、暑、湿、燥、寒);五方(东、南、中、西、北);五季(春、夏、长夏、秋、冬)。人体中的五脏(肝、心、脾、肺、肾);六腑(胆、小肠、胃、大肠、膀胱、三焦);五官(目、舌、口、鼻、耳);五种形体(筋、脉、肉、皮毛、骨);五种情志(怒、喜、思、悲、恐);五声(呼、笑、歌、哭、呻)。

由此可见,秋内应于肺,肺在志为悲(忧),悲忧易伤肺,肺气虚则机体对不良刺激的耐受性下降,易生悲忧之情绪,所以在进行自我调养时切不可背离自然规律,循其古人之纲要“使志安宁,以缓秋刑,收敛神气,使秋气平;无外其志,使肺气清,此秋气之应,养收之道也”。

立秋养生,首先是精神调养——要做到内心宁静,神志安宁,心情舒畅,切忌悲忧伤感,即使遇到伤感的事,也应主动予以排解,以避肃杀之气,同时还应收敛神气,以适应秋天容平之气。其次是起居调养——在立秋之季已是天高气爽之时,应开始“早卧早起,与鸡具兴”,早卧以顺应阳气之收敛,早起为使肺气得以舒展,且防收敛之太过。立秋乃初秋之季,暑热未尽,虽有凉风时至,但天气变化无常,即使在同一地区也会出现“一天有四季,十里不同天”的情况。因而着衣不宜太多,否则会影响机体对气候转冷的适应能力,易受凉感冒。再者是饮食调养——《素问·脏气法时论》说:“肺主秋……肺收敛,急食酸以收之,用酸补之,辛泻之。”可见酸味收敛肺气,辛味发散泻肺,秋天宜收不宜散,所以要尽量少吃葱、姜等辛味之品,适当多食酸味果蔬。秋时肺金当令,肺金太旺则克肝木,故《金匮要略》又有“秋不食肺”之说。秋季燥气当令,易伤津液,故饮食应以滋阴润肺为宜。《饮膳正要》说:“秋气燥,宜食麻以润其燥,禁寒饮。”更有主张入秋宜食生地粥,以滋阴润燥者。此时可适当食用芝麻、糯米、粳米、蜂蜜、枇杷、菠萝、乳品等柔润食物,以益胃生津。最后是运动调养——进入秋季,是开展各种运动锻炼的大好时机,每人可根据自己的具体情况选择不同的锻炼项目,如打拳、舞剑、游乐等保肺健身的秋季运动。

精灵之约•节气“植”说│上海的二十四节气花园立秋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文化 » 精灵之约•节气“植”说│上海的二十四节气花园立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