乌鲁木齐疫情指向同一来源,与武汉、北京不同,一半人完全无症状

文 | 健识局 纪佳文

编 | 健识局 严冬雪

本文来源于《财经天下》周刊合作伙伴大健康品牌“健识局”,未经许可,严禁转载

“有一半病人一开始没有症状,有一半病人完全没有症状,还有一些病人有症状,但是大概只有五分之一的病人有发烧,更少的病人有乏力的表现,临床表现非常不典型,非常轻,影像学改变早期也不明显。”

8月11日晚,央视《新闻1+1》节目中,白岩松专访国家卫健委医疗救治组成员、东南大学附属中大医院副院长、重症医学专家邱海波,对此次乌鲁木齐新冠疫情问题作了解答。

乌鲁木齐疫情指向同一来源,与武汉、北京不同,一半人完全无症状

邱海波指出,这次乌鲁木齐疫情源头单一,所有病例都指向一起聚集性社交活动。因年轻人更常参与社交活动,所以早期确诊病例以年轻人和女性居多,临床症状较轻,发展成重症也比较少。早期轻症病例感染后在家,造成后期家庭聚集性病例增多,老人和小孩确诊增多,重型和危重型病例人数也上升。

本次乌鲁木齐疫情,在发病和临床特征等方面,与武汉、东北和北京有所不同。在武汉时,病人确诊时,至少有一半或三分之二的病人有发烧、咳嗽、肌肉酸痛、乏力等表现。但这一次乌鲁木齐疫情确诊病例中,超过半数病例临床症状不明显,这就造成了病毒传播的隐患。

邱海波表示,无症状感染者占比大,给疫情的防治带来了两个方面的挑战:

一是对于潜伏期的病人,他会发展成确诊病人,还是会一直是一个无症状感染者,这需要注意。所以对于核酸阳性,我们认为处于潜伏期的无症状感染者,会收到医院里,给予他休息、充分的营养,以及一些中药干预,希望他不要变成确诊病例。

二是这些病人大多会转成确诊病例,一旦有症状,胸片上有影像学改变以后,治疗会上得更积极,这样治疗的窗口期就拉长了,对于整个治疗干预,窗口前移,或关口前移提供了机会。但它也带来另一方面的挑战,由于很多病人感染了无症状,不属于密接,一密或次密接,那他就有可能会在家里待着,这样的核酸阳性人员就有可能造成家庭传播。

武汉贡献13万毫升恢复期血浆,同时把所有的新冠免疫球蛋白调到了乌鲁木齐。

“这个抗疫里程确实有点长,我也希望它能尽快结束”,邱海波在央视《新闻1+1》节目中说。

1月20日至今,本该在南京工作的邱海波教授,从武汉到东北,从东北到新疆,他三度出征,一直奔波在抗疫最前线。7月18日晚,邱海波抵达新疆乌鲁木齐,指导当地开展疫情防控与临床救治工作。

乌鲁木齐疫情指向同一来源,与武汉、北京不同,一半人完全无症状

邱海波是国家卫健委医疗救治组成员、东南大学附属中大医院副院长、重症医学专家,被称为“重症八仙”之一。身为一个新疆人,邱海波说,“回家做一点我自己的贡献,这是我觉得心理特别踏实的。”

本次新疆疫情,呈现出与武汉、东北和北京疫情都不相同的地方,无症状感染者多,给疫情防控和救治带来了更大的挑战。邱海波说,所有专家都会尽最大努力,给患者百分百的希望。

新冠肺炎整体救治的路径,越来越清晰。邱海波介绍,诊疗方案已经有了七版,正在根据武汉、东北、北京的疫情,逐渐形成第八版诊疗方案。同时,对重症、危重症患者呼吸支持等诊疗方案正形成国家型规范,治疗的规范化、同质性明显提高。

为了做好危重患者的救治工作,目前已经从武汉调了13万毫升恢复期血浆,同时把武汉所有的新冠免疫球蛋白调到了乌鲁木齐。

对于自己的“万里抗疫里程”,邱海波说,“作为一个重症医生,能够在疫情暴发时、有病人需要我的时候,做出自己的贡献,这是ICU医生应该去做的事。虽然这个里程有点长,我也希望这个里程能尽快结束,但每次疫情暴发时,我都能为重症病人出一份力,让他们活下来,活得更好。”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健康 » 乌鲁木齐疫情指向同一来源,与武汉、北京不同,一半人完全无症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