希望悲剧不再重演——张玉环案留下的警示

新华社南昌8月7日电(记者高皓亮 闵尊涛)2020年8月4日,江西省高级人民法院依法对原审被告人张玉环故意杀人再审一案公开宣判,撤销原审裁判,宣告张玉环无罪。

在位于江西进贤县凰岭乡张家村的张家老屋前,新华社记者针对有关问题,采访了张玉环。

努力适应新生活

希望悲剧不再重演——张玉环案留下的警示

↑张玉环(左)跟自己的儿子学习用智能手机通话(8月6日摄)。新华社记者 胡晨欢 摄

2020年8月4日下午4时许,张玉环走出南昌监狱大门,重获自由。此时,距离他1993年12月29日被逮捕,已过去近27年。

1993年10月24日,张家村两名失踪幼儿的遗体在村庄附近水库被发现,张玉环被认定为“杀人嫌犯”。历经两次上诉,江西省高院于2001年维持南昌市中院原判,判处张玉环死缓,认定他因生活琐事杀害了同村6岁和4岁的儿童。

案情重大,社会关注度高,但此前据以定罪的证据却疑点重重。

案发后,进贤县公安局的提取物证笔录和江西省公安厅刑事科学技术研究所所做的化验鉴定书,证实被告人张玉环穿过的工作服上沾的麻袋纤维与从水库打捞上来的麻袋均为黄麻纤维,这一鉴定被法院认定为张玉环杀人的主要依据之一。

江西省高院2020年再审认定,这一鉴定只能证明张玉环衣服所沾纤维和麻袋纤维同属黄麻纤维,并不能证明张玉环衣服上的麻袋纤维来源于该麻袋。

这只是张玉环改判无罪的理由之一。江西省高院再审认定,张玉环犯故意杀人罪事实不清、证据不足,按照疑罪从无原则,不能认定张玉环有罪。

曾经26岁的青年,现在变成了对外面世界近乎一无所知的“老头”。31岁的大儿子张保仁说,这些天教父亲用手机,他总嫌太复杂,当天教了,隔天就忘。

学会用手机是张玉环开始新生活的重要一课。张玉环说,刚到家时的激动情绪正逐渐平复,但他总是睡不着,闭上眼睛,还是会想以后的日子该怎么过。

多陪陪老母亲

希望悲剧不再重演——张玉环案留下的警示

↑张玉环(中)和儿子与母亲在自己入狱前的住处前留影(8月6日摄)。新华社记者 胡晨欢 摄

张玉环暂住在弟弟家的房子里,他现在最大的愿望,就是有个安稳的家。

自己的老屋和弟弟现在的屋子一墙之隔,屋顶坍塌,抬头能看到天,瓦砾石块散落一地。

案发时,做木匠的张玉环农忙耕种、农闲挣钱,前妻宋小女在家照看两个儿子,当时大儿子4岁,小儿子3岁。然而,因为这起案子,整个家庭破碎了。

父亲被指“杀人犯”,张保仁从小饱受异样眼光,13岁即外出闯荡,20岁那年,经亲戚介绍,到福建漳州海边打鱼挣钱。后来,他把弟弟张保刚也带了过去,弟兄俩把家安在了海边的村庄。

案发3年后,宋小女被诊断患子宫肌瘤,一直为张玉环各方奔走的她,担心拖累家人,无奈改嫁。2011年又被查出患宫颈癌,但无论多么艰难,她从未放弃替张玉环申诉。

张保仁、张保刚相继娶妻生子,弟兄俩出海捕鱼,孩子无人照顾,宋小女也跟着去了海边,帮忙照看孙子、孙女。

今年8月4日,张玉环案再审宣判,张保仁和弟弟、母亲提前三天从福建赶回老家,准备迎接父亲回家。

这些天,张保仁兄弟俩留在老家陪伴父亲。但再过几天,他们就得回到海边的家,出海打鱼。

张玉环的打算是,找一份能养活自己的工作,多陪陪自己84岁的老母亲。

希望悲剧不再重演

希望悲剧不再重演——张玉环案留下的警示

↑张玉环和儿子的手握在一起(8月6日摄)。新华社记者 胡晨欢 摄

再审宣判后,江西省高院有关负责人代表该院向张玉环赔礼道歉,并告知其有申请国家赔偿的权利。张玉环说,自己接受相关部门的道歉,并将委托律师申请启动国家赔偿和对相关人员的追责程序,希望悲剧不再重演。

张玉环案再审审判长田甘霖说,张玉环案的特殊之处在于,案件不属于“真凶再现”“亡者归来”等情形,而是按照“疑罪从无”的原则改判无罪。原审据以定案的证据没有达到确实、充分的法定证明标准,认定张玉环犯故意杀人罪的事实不清、证据不足。

在江西财经大学法学院教授、博士生导师黄华生看来,再审改判张玉环无罪,是“疑罪从无”原则在司法实践中的贯彻落实。但不容忽视的是,张玉环案发后第3年,我国修订刑事诉讼法,此前只作为学术观点存在的“疑罪从无”被写入其中。然而,透过张玉环案可以看出,虽有法律规定,但在司法实践中贯彻执行仍面临不少困难。

从一审到2019年决定再审并最终在2020年得以改判,张玉环案前后历时近27年。张玉环说,法律最终还了自己清白,但是否能更早、更快一些?

张玉环案辩护律师说,相关部门做好国家赔偿的同时,更应尽早启动追责,查补漏洞,推动疑罪从无、证据裁判等依法办案理念得到贯彻执行。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其他 » 希望悲剧不再重演——张玉环案留下的警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