隔离服里,汗流在你看不见的地方

隔离服里,汗流在你看不见的地方

摘下口罩的崔梦娇是这样的。李花摄

隔离服里,汗流在你看不见的地方

工人在高温下拼装桥梁。

南报融媒体记者 孟勃翰摄

8月6日上午8:30,阳光还没那么毒辣,却让人烦躁。南京鼓楼医院3号门入口的“发热分诊台”很醒目,记者随同分诊台护士崔梦娇“一起”工作:测体温、登记信息、血氧饱和度测量、采血、咽拭子采集……

3号门,鼓楼医院的东门,而分诊台是由玻璃房单独设立的,虽然两边的门都开着,而且有冷风机一直在吹,但当朝阳斜照过来时,玻璃房正好“沐浴”在阳光里,酷暑气流一下子让人头皮发麻,记者的后背明显感觉有汗水在流淌。坐在记者身旁的崔梦娇全副武装:隔离衣,口罩,防护面屏,医用手套……

“医生,我前几天到四川旅游,旅行团里有湖北人,也有新疆人,还有不知道是哪里的人,回来就有点感冒……”一名女子焦灼地来到发热分诊台。“请先到我这边来,先量个体温。”崔梦娇给这名就诊者量体温无异常,分诊台医生详细询问其流行病学史,开具了新冠肺炎筛查全套,首先进行核酸检测。“把嘴巴张开,我要开始咽拭子采集了。”这名女子有些紧张,崔梦娇先是安抚了一会,然后半蹲着全神贯注采集,几秒钟,采集结束,把样本放入采集管,贴上标签装入专用转运箱,最后用快速手消液清洁双手,接着打电话给工作人员来接样本。一套流程一气呵成。记者发现,在这个过程中,崔梦娇一直很温柔,动作更是轻柔。

“我站在这不干活都热得一头汗,你怎么没有汗?”对于记者的问题,崔梦娇拉下口罩,她的嘴边、鼻子上都是汗珠。“还有你看不见的后背。”崔梦娇告诉记者,她身上穿了3层衣服,最里面是纯棉衣服,第二层是白大褂,最外面是隔离服。记者摸摸隔离服,虽然不是很厚,但和一般衣料比起来依旧是“闷”。“全副武装后,其实不到10分钟,最里面的衣服就汗湿了。”会觉得不舒服吗?崔梦娇笑了,她说,每天忙得很,都没有时间感受不舒服。“戴着口罩、防护面屏,跟患者说话需要大声一些,否则患者听不清楚,喊几下就淌汗,已经习惯。”每天都在采集咽拭子,风险较大,会不会害怕?崔梦娇告诉记者,她今年28岁,是一名急诊科护士,也是一名党员,2月9日,她和伙伴们一起去驰援湖北,在那里呆了51天,天天与新冠病毒“过招”。

据介绍,因为防控要求,发热预检分诊、核酸采样等都需要独立空间,且需要在空旷处,所以“发热分诊台”前移到医院入口处。“发热分诊台”24小时值班,他们也分成了3班,崔梦娇说,一个班,她大概需要完成40个咽拭子样本采集及采血工作。“其实,除了抽血、采集,很多时候需要和患者沟通,一些患者不太理解,自己就是个简单的发烧,也没有到过高风险地区,为啥还要做核酸检测。绝大多数人听了我解释都很认同。”有时候,医护人员的安抚也是患者的一剂良药。每天,工作结束后脱掉隔离衣、医用手套时,是最舒服的,手会有些发麻,身上依旧是湿哒哒的,但已经很舒畅了。

通讯员 柳辉艳 南报融媒体记者 李花

固城湖环湖线新都市项目,王国富用汗水拼装“心”形大桥

“桑拿间”中,鞋底烫出多道醒目印痕

“热得都没感觉了。”8月3日下午,王国富从钢结构筒里爬出来,站在距离湖面20米高的防护架上乘凉。固城湖上风很大,但在阳光无遮拦照射下,汗水格外耀眼。

王国富所在位置是高淳区环湖线花山大桥,这里正在拼接全桥标志性构筑物——扬帆起航的“心”形主塔。如同“南京眼”的两个圆环一样,全长近2公里的跨固城湖大桥中心地带将形成一个巨大的“心”形,桥面从中穿过。

在打下数十米深的桩基和承台后,大桥眼下已进入水上钢结构主塔施工阶段。据介绍,主塔采用“四拱一塔”的异形结构,在国内同类桥梁中比较罕见。四拱同时伸向空中,高度达82.3米,并微微向桥面和桥纵向倾斜,好像扬帆远航,呼应高淳“中华民间造船水运第一县”美誉。

水浪拍打的承台上,钢结构主塔已伸展到第三节。每完成一节,都需要工人进入钢结构中空筒内进行混凝土支架搭建、拼接处构件的焊接等工作。此时正是下午3点后,在阳光暴晒下,钢结构表面滚烫。热辐射让钢筒内更像一个桑拿间。王国富和工友们在里面忙碌着,厚厚的工作服从胸前、后背渗出水印。他抹了抹脸上的汗,拎着衣领扇了几下说:“不全副武装不行,太阳暴晒皮肤受不了。碰到钢,也容易烫伤。”他抬起劳保鞋底展示,上面已经烫出多道印痕。矿泉水晒得发热,他一饮而尽。

两拱之间的横梁,不仅支撑着倾斜的风帆造型,更托起中心桥面的底座。记者站在横梁上心生恐惧,脚底也感觉到微热。而何万云师傅身上挂着绳子在这里搬运材料、焊接钢板,一忙就是两三个小时。他黝黑的脸上,灰与汗夹杂,形成一条条“沟壑”。桥下不远处就是乘凉的地方,还有空调,但何万云他们很少去享受,“一上一下太浪费时间,在这里吹吹湖风就行。我们都是干活的,没那么娇贵。”

施工单位中铁四局现场工程部部长吴校全向记者介绍,固城湖水位刚降就迎来高温,为避开最热时段,早上5点和下午3点后为两个施工时段。现场搭设了纳凉棚,配备了空调和矿泉水,防暑药品要求工人须随身携带,作业面也会隔段时间送一次水。

记者从高淳区新都市推进办了解到,环湖线(花山大桥及连接线)工程是区新都市建设重点项目,也是该区补短板的重要举措。原来,固城湖南岸与安徽相接,环湖交通长期断头。花山大桥及环湖道路的建设,将成为固城湖南侧最重要的交通要道,交通互联可节约30分钟。

高淳区城乡建设局副局长袁飞表示,环湖线工程的意义不止在交通上,它还整合了区内旅游资源,把西侧水慢城和东侧蒋山、花山等串景成线,打造完整的环湖旅游路线。花山大桥造型独特,也将成为旅游线上的独特地标,“环湖线的建设,将大大带动固城湖南部区域发展,助力高淳进入拥湖发展时代。” 南报融媒体记者 何钢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健康 » 隔离服里,汗流在你看不见的地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