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闺蜜”施法,女子相信施降情术能与男星恋爱被骗超400万元

8月8日据媒体报道,做场“法事”就能生意兴隆,施个“降情术”能与知名男星相爱,这种听起来荒诞不经的事,却在现实生活中真实上演。浙江杭州余杭区星桥街道有一女子深陷骗局被骗超400万元。

童小姐(化名)今年30岁,住在杭州余杭区星桥街道,是一家经营多年的童装店主,因款式新颖、定价合理,一直以来生意都很不错,也渐渐积累起了一批老客户。

有一位女客户李某,经常联系童小姐购买童装,两人通过微信加了好友,因为非常聊得来,慢慢成了闺蜜。童小姐会将自己生活中的一些私事和李某倾诉,李某也会认真地倾听,还会帮她出谋划策。

请“闺蜜”施法,女子相信施降情术能与男星恋爱被骗超400万元

2017年5月,童小姐因为生意不顺向闺蜜李某诉苦,可对方听了后却说这根本不算事,还说自己是做佛牌销售的,只要她帮忙做场“法事”,能让童小姐生意兴隆。童小姐抱着试试看的心态,按照李某要求向对方转了1660元。

不知是不是心理作用,店铺的生意貌似好了很多。童小姐和李某的交往也越来越密切,两人相约一起出国旅游,甚至在得知童小姐生日后,李某和老公专程从吉林老家赶到杭州来给童小姐庆祝生日,让童小姐非常感动。

后来,童小姐又因为和男友的感情问题向闺蜜求助,这次李某推荐了“降情术”。哄骗童小姐说,只要对其男友施“降情术”,男友就会死心塌地钟情于她。童小姐深信不疑,在李某诱导下先后转账90余万元,但结果还是和男友不欢而散。

2018年9月,童小姐对闺蜜李某说,自己一直喜欢一个当红男星。李某称可以帮忙认识男明星的助理,只要童小姐购买一块和男明星一样的佛牌,双方就可以加微信做朋友了。出于对偶像的崇拜,童小姐这次又果断花钱并如愿和“偶像”通过微信聊上了天。

请“闺蜜”施法,女子相信施降情术能与男星恋爱被骗超400万元

2019年7月,“偶像”突然向童小姐表白,两人迅速确立了男女朋友关系,童小姐难掩激动之情。这次,闺蜜李某又开始“献策”了,说为了防止偶像变心,要做一种可以控制男人的“法事”,以后还可以和偶像见面,甚至结婚。

就这样,2018年9月至2020年2月,童小姐为了能和偶像恋爱、见面、结婚,一共向李某转账50余次,花费金额330多万元。

直到2020年6月,因迟迟未能见到“偶像”,童小姐起了疑心,和闺蜜李某一再确认,对方也总是拿各种理由推脱。意识到被骗后,童小姐来到余杭区公安分局星桥派出所报案。

接到报警后,余杭公安立即组织警力成立专案组,通过深入调查,锁定诈骗嫌疑人李某等人,并于2020年6月11日、12日在吉林省吉林市抓获李某等犯罪嫌疑人4名。

经查,女子李某,26岁,在吉林老家从事微商工作,专门帮人代购一些佛牌赚取差价。据李某交代,其与童小姐认识后,以闺蜜相称,通过聊天、庆祝生日、出国旅游等方式博取童小姐信任,多次以生意兴隆、稳定感情等理由诱骗童小姐购买佛牌、做“法事”。

后来,李某听说童小姐想要追求某知名男星,其伙同朋友陈某、丈夫、母亲等人设计骗局,由李某的朋友陈某冒充男星本人及助理,通过微信与童小姐保持联系。童小姐出于对闺蜜的信任,先后向李某转账420多万元。

目前,李某等4名犯罪嫌疑人已被余杭公安依法采取刑事强制措施,案件进一步侦办中。

延伸阅读:姑娘网上邂逅高富帅 因为“爱情”被骗77万

一个渴望爱情的“灰姑娘”,在网上邂逅“高富帅”,你喜欢的样子他都有,他阳光帅气、多金细心、温柔体贴、嘘寒问暖、关心备至,灰姑娘迅速的坠入爱河开始“网恋”。

2019年12月,陕西省西安市未央区人民检察院受理了一起诈骗案。2019年10月初,犯罪嫌疑人谢某在各大交友平台虚构自己的身份、收入、房产等,寻找作案对象。通过世纪佳缘交友网站认识了受害人小美(化名),双方添加微信开始聊天,犯罪嫌疑人谢某以和受害人小美“谈感情”为由,开始让小美通过扫码进入到其租赁的赌博网站并带领其进行下注,声称会带她“走上人生巅峰”。

在此期间,谢某既是“男友”也是“客服”,最终公安机关认定,小美共计被骗77余万元人民币。

近日,未央区检察院依法对谢某以涉嫌诈骗罪批准逮捕。

惊人秘密!一小伙本想恋爱却遭遇骗局 稀里糊涂被骗30余万元

家住云南省建水县的王晓鹏(化名),18岁便参军入伍,2015年结束了8年军旅生涯的他,复员后拿着十几万元的转业费,回到老家买了一辆货车,干起了运输生意。一直单身的王晓鹏已经年近30,他越来越渴望能够拥有一份真挚的爱情。

王晓鹏性格比较内向,工作之余唯一的爱好,就是用手机在网上聊天。2016年9月4日,一个网名为“倪宝宝”的女孩走进了他的世界。两个人通过陌陌相识,后来还互相添加了微信好友,在得知王晓鹏从事长途货运之后,女孩总会在深夜时陪他聊天,这让王晓鹏觉得女孩特别贴心。

在交流中,女孩告诉王晓鹏,她的本名叫倪敏杰,在建水县周边居住,在蒙自市政府部门工作,今年25岁,至今单身。随着两人频繁的聊天,没过多久,王晓鹏向女孩表示想以恋爱为前提交朋友。

为了表达自己的诚意,王晓鹏立即给对方发了两个红包,一个是代表我爱你的520元,一个是代表一生一世的1314元。开了一年多的长途货车,王晓鹏有心想从事其它行业,他把这个想法和女孩说了,没想到女孩十分支持。

2016年9月中旬,王晓鹏卖掉了货车,之后,王晓鹏和女孩聊天的时间更多了。看到王晓鹏每天沉溺于聊天之中,姐姐也多次提醒他网络交友要谨慎。而王晓鹏对于姐姐的话并未上心。

在接下来的聊天中,女孩告诉王晓鹏,自己被王晓鹏清秀的长相所吸引,而且随着接触,她越来越觉得王晓鹏是个不错的男孩。她表示,愿意和王晓鹏确立恋爱关系。

心仪的女孩终于答应成为自己的女友,王晓鹏喜出望外,当即表示想要和对方见面,亲口向女孩表达爱意。然而,女孩表示自己人在江苏,无法见面,等她回到云南,再约时间,王晓鹏对此并没有产生怀疑。在随后的时间里,女友告诉王晓鹏,如果他真的爱自己,就给自己发红包,不同的金额有着不同的意义。

陷在热恋中的王晓鹏对女友的话丝毫没有怀疑,随着一笔笔金额转走,在虚拟的网络世界中,两个人的感情似乎也有了突飞猛进的发展。在这期间,女孩也会邮寄一些特产和礼物送给王晓鹏,这让王晓鹏认为,自己的付出是值得的。2016年9月15日,女友突然对王晓鹏说,她被家里人欺负了,非常伤心,希望王晓鹏可以安慰自己。

王晓鹏为了让女友在家里扬眉吐气,直接给自己心爱的女人连续发了两个红包。一个是801.3元,另一个则是数额更大的8013元。尽管王晓鹏数次为对方打款,但是他始终都没有见过自己日思夜想的这位女友。王晓鹏后来又提起过见面的想法,却遭到对方接连的拒绝。

就在王晓鹏开始怀疑的时候,女友突然告诉王晓鹏,她要送一部手机给王晓鹏作为生日礼物。没过多久,王晓鹏收到了一部从蒙自邮寄来的手机,价值近3000元。至此王晓鹏便彻底打消了对女友的怀疑。

二人此后依旧是通过文字的形式,在虚拟的网络中保持联系,但女友的嘘寒问暖,让王晓鹏倍感舒心,二人的感情也随之不断升温。王晓鹏不想仅通过文字与女友恋爱,他再次提出想要与女友见面,虽然女友答应了,但随后又以哥哥出车祸去世和父亲生病住院为由,一次次的拒绝了他。

随后女友的母亲也时不时出现在微信上,表示接受她们的交往,王晓鹏更加觉得两个人的事情会有一个好的结果。面对女友又一次提出的发红包要求,他当即把8888元的红包发了过去。钱刚刚转账过去没多久,女友就表示父亲也同意了他们的婚事,但是随即她又提出,结婚之前还有一个小小的要求,要王晓鹏打过去十万零一元的彩礼。

虽然王晓鹏瞒着家里人花光了卖车款20余万元,但为了能和女友终成眷属,王晓鹏决定再拼一次,他从高利贷处借了8万元,最终凑够了彩礼钱,打给了女友。然而没过几天,又传来一个噩耗。女友因为奶奶的突然离世,随即提出了婚期要延期3年。

但没过多久,女友彻底却消失不见了。而此时的王晓鹏,给女友转账的金额已经高达30余万元,直到这一刻他也没有见过女友本人。眼看着高利贷即将到期还款,王晓鹏一筹莫展。

最终,在姐姐的一再追问下,王晓鹏如实说出了自己与女友的交往过程,并把双方的聊天记录交给姐姐查看,然而在这些聊天记录中,除了文字,只有一条对方发过来的语音记录,而王晓鹏的姐姐在听到这段唯一的语音后,竟然发现了一个惊人的秘密。

原来,王晓鹏的这位女友在和王晓鹏谈恋爱的同时,还以一名男子的身份,在网络上与王晓鹏姐姐的一位女性朋友刘某交往,而这条语音正是刘某发给对方的,对方又将这条语音转发给了王晓鹏。直到此刻,王晓鹏才如梦初醒,原来自己早已深陷于一个网络爱情骗局当中。骗局彻底被揭穿后,王晓鹏在家人的劝说下,来到建水县公安局报了案。

接到报案后,建水县公安局立即组织警力展开侦破工作。然而,在调查过程中,办案民警发现,王晓鹏对于这名神秘女友,除了网名叫“倪宝宝”以外,一无所知。

就在警方着手展开调查之际,建水县公安局又接到一名中年男子文强的报警,他称自己被一个网名叫“我是女王”的人骗走了4万余元,该案的作案手法与王晓鹏案如出一辙。民警分析,两起案件极有可能是一人所为,可以并案侦查。

经查,梅某,就是网络账号“倪宝宝”“我是女王”的实际使用者梅智英,而李某,正是梅智英的丈夫李文华,根据转款记录显示,有多笔赃款正是通过李文华的微信账户转出提现。通过排查,警方发现,两名嫌疑人租住在建水县高坡村的一幢出租屋内。随后,警方对二人展开抓捕。

警方调查发现,2016年8月至2017年8月期间,两名被害人共计向梅智英转账近百次,转账金额共计34万余元。2018年4月4日,云南省建水县人民检察院,以梅智英涉嫌犯诈骗罪,向云南省建水县人民法院提起公诉。2018年5月18日,云南省建水县人民法院,依法公开审理了此案。

冒充未婚女诈骗 却辩称为了爱情

根据梅智英法庭上的陈述,她与本案的被害人之间是恋爱关系,并不存在诈骗行为。庭审中,梅智英一再辩称,王晓鹏是出于真心喜欢自己的目的,才会给自己发红包,而自己对王晓鹏也是付出了感情,双方是真心实意的恋爱关系。在收到对方的钱款后,自己也回馈了等额的礼物作为回报。

虽然梅智英一再为自己的诈骗行为进行狡辩,但在警方调查中发现,梅智英在实施诈骗的过程中,出现的所谓的家人,完全是她自己,自导自演的一个骗局。骗局中的所有人物,都是梅智英为了实施诈骗而精心设计的。

(原标题:为施“降情术”与知名男星相爱,女子豪掷400余万元,结果……)来源:北晚新视觉综合 法治日报 平安巴南 央视网流程编辑:TF021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其他 » 请“闺蜜”施法,女子相信施降情术能与男星恋爱被骗超400万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