普吉翻船后:到处是挂着志愿者牌的面孔,尽力匹配每个伤者或家属

本文3059字,阅读完需要10分钟

泰国普吉游船倾覆事件搜救工作已进入第二天,据外交部领事保护中心最新发布的消息,截至7月7日下午17时,该事故涉及124名中国游客遇险,已造成至少38名中国游客死亡(含21名尚待确认身份的遇难人员),8位中国人失踪,78名中国人获救。

7月5日,泰国普吉岛附近海域三艘船只突遭暴风雨,发生倾覆事故。

据泰国普吉岛政府7月7日发布消息,普吉游船倾覆事故已造成42人遇难,尚有14人失踪。

截至当地时间7月7日晚18时30分,当天的普吉海域附近搜救工作已结束。

最近进展:已造成38名中国公民遇难

当地时间7月7日晚间,三具遗体在phanwa码头上岸,南都记者获悉,这是当天发现的最后三具遗体。上岸后,所有搜救人员已全部撤回码头,明天继续搜救打捞。

普吉翻船后:到处是挂着志愿者牌的面孔,尽力匹配每个伤者或家属三具遗体在phanwa码头上岸。

当地时间7月5日18时45分左右,泰国普吉岛附近海域三艘游船突遭暴风雨发生倾覆事故。三艘船登记总人数为149人,其中一艘载有俄罗斯夫妇2人,一艘游船共载有42人。这两艘船上的人员均已全部获救。

目前已确认沉没的“凤凰号”游船共载有105人,其中92人为中国游客。

遇难者人数在不断更新中。7月6日7时40分,据泰方通报,7月5日下午普吉游船倾覆事故受影响的中国公民中,已有76人获救、1人死亡,仍有50人失联。当日15时,据外交部领事保护中心消息,遇险的中国公民中已有78人获救,47人失联,2人死亡。7月7日12时,遇难人数更新为33人(含16名尚待最终确认身份的遇难人员);当天下午14时,外交部领事保护中心发布消息,新发现5名遇难者遗体,死亡人数上升至38人。

7月7日17时,外交部领事保护中心发布消息,经排查,有3人未上船,普吉游船倾覆事故涉及中国游客实为124人。目前已确认78名中国人获救,8名中国人失联,38名中国人死亡(含21名尚待最终确认身份的遇难人员)。

南都记者获悉,目前所有遇难者遗体均送往普吉VachiraPhuket 医院进行初检,医院会公布检查程序,家属到达后可以到医院进行联络确认,医院设有咨询台并配备翻译。

普吉翻船后:到处是挂着志愿者牌的面孔,尽力匹配每个伤者或家属搜救现场,蛙人准备水下作业。

国务院安委会办公室应急管理部7月6日针对普吉游船倾覆事故发布通知,要求各地区、各有关部门和单位要深刻汲取近期国内外发生的重大事故教训,突出重点地区、重点行业、重点单位、重点环节,深入排查治理安全隐患。

中国驻泰国大使馆参赞兼总领事李春林7月6日率使馆工作组飞抵普吉,与事发后连夜赶赴现场的驻宋卡总领事馆工作组共同会见了泰方相关人员,敦促泰有关部门全力搜救。由中国外交部牵头的多部委联合工作组于7日凌晨抵达普吉,参与现场处置。

当地时间7月7日中午,南都记者从中泰双方代表在普吉岛查龙码头举行的发布会上获悉,中国政府联合工作组与两只中国救援队已到达泰国,参加搜救工作。

同日,泰国总理巴育在总统府表示对普吉沉船事件倍感痛心,督促各相关部门尽全力搜救,同时,要求在普吉设置指挥中心。下令普吉府府尹为事故救援指挥官,负责全部事故救援工作。

当地时间7日17时30分,泰方在普吉岛查龙码头指挥中心举行了第三场发布会,泰国海军第三舰队副指挥官介绍,当天的搜救范围为事发地500米半径海域,遇难者遗体有99%的可能已漂离沉船,沉船内几乎不可能有生还者。

普吉翻船后:到处是挂着志愿者牌的面孔,尽力匹配每个伤者或家属7月7日早上,泰国普吉岛查龙码头,船只都按要求没有出海停在海边,海面有直升机盘旋。

现场救援:一个伤者或家属要匹配一个志愿者

7月7日早上,南都记者在泰国普吉岛查龙码头看到,船只都按要求没有出海停在海边,海面有直升机盘旋。

查龙码头位于普吉岛东南,从这里出发的船主要前往珊瑚岛和皇帝岛。平时,这里每天都要迎来大量出海游客。受事故影响,今天的查龙码头格外萧条。

7月7日,泰国气象局发布天气预警,今日起至12日,安达曼海域海浪高达2-3米。经历此次风浪的中国游客告诉南都记者,当地时间5日早间普吉一直在下雨,早上7点半开始转晴,但到了下午16:30左右,乌云压顶,开始下暴雨,游客们不得不乘坐救援皮艇返航。下午17时45分左右,事故发生。

6日上午,中国驻泰国宋卡总领馆通报称,事故发生后,驻泰国使领馆第一时间启动应急机制。泰普吉府尹即赴现场指挥救援,海军、水警和旅游警察等相关部门紧急出动数艘救援船、直升机持续进行海上联合搜救,海事局、防灾减灾中心、游客协助中心及各大医院均参与救援工作。

普吉翻船后:到处是挂着志愿者牌的面孔,尽力匹配每个伤者或家属码头的搜救指挥中心,军方人员正在开会。

交通运输部已派员参加外交部牵头的赴泰工作组赶赴现场,并迅速集结了来自交通运输部广州打捞局的专业救助小分队(10名队员),携轻型潜水装备将于7日上午到达现场。

当地华人华侨主动集结成志愿者队伍,成为后期救援工作的重要力量。志愿者来自不同行业,有留学生、餐馆老板、导游、中文老师。在普吉当地收治伤者的医院中,南都记者注意到,到处都是挂着“自愿者/志愿者”牌子的华人面孔,甚至做到了“一个伤者或家属要匹配一个志愿者”。

幸存者讲述:”你不要拉我”是妻子对他说的最后一句话

“凤凰号”沉没的时候,18岁的肇庆少年小杰从一楼厕所破窗逃生,浮上水面后,发现自己的双臂血流如注。

这是他和四名好友高考结束后的毕业旅行,同去的阿政、小伟、小泾均在最后关头死里逃生,剩下的阿燊至今下落不明。

7月5日,是他们到普吉的第一天。出海的时候,蔚蓝的天空照着无垠的海面,他们在游艇上留下了一张合影。照片上,五个阳光少年背朝着镜头,亲密无间。

仅仅几个小时后,天气突变,巨浪掀起,船体下沉。7月7日,南都记者在普吉当地医院内见到了幸存者阿政,据他回忆,当船体倾斜,船身的一半已经没入水中,他逃到了甲板上。当他继续想往二楼跑时,背包的带子却勾住了护栏。一秒钟内,他顺着背包带摸到并解开了被勾住的地方,顺利挣脱。

普吉翻船后:到处是挂着志愿者牌的面孔,尽力匹配每个伤者或家属阿政在病房外接受完媒体采访,情绪依然很低落。

事后,阿政在脑海中修正这一刻——“五六秒钟”。从站起来到入水,整个过程就只有这五六秒钟。

这本是一场欢乐的旅行,有很多人都是全家一起出行。

今年22岁的斑斑刚刚结束了4年的大学生活。这次,她和爸爸、妈妈、弟弟一家四口来到了普吉岛。她还记得,5日中午那天天气特别好,海很平静,湛蓝湛蓝的。

“突然就开始刮风下雨。而且雨特别大,船身倾斜地可怕,几乎要翻了。”海水以惊人的速度往船舱里灌,斑斑的近视眼镜也被海水冲掉,“一下子就啥也看不见了。”随着船体倒置带来的剧烈抖动,斑斑被狠狠摔在了船舷上。

7月7日,南都记者在普吉当地医院见到了斑斑,她的左眉毛附近被撞出了一条大口子,缝了40多针。

事发时,斑斑爸爸也在二楼艰难地与风浪抗衡,在这场风暴中,他在海里被划伤了膝盖和脚面,走路只能一瘸一拐。

他的伤不算重,但他的妻子和儿子却和他阴阳相隔。在普吉当地医院,斑斑的爸爸认出了妻子下海时穿的衣服。

7月6日,来自浙江的郑亮曾向南都记者求助,自己的父母及姐姐一家五口人都在凤凰号上,事故发生后,只有父亲给他保了平安。

其余四位亲人再也没了消息。7月7日,他把微博头像默默换成了蜡烛。57岁的父亲郑兰庆成了一家人中唯一的幸存者。郑兰庆的妻子、女儿、女婿和18个月大的外孙女都在这场事故中不幸遇难。

郑兰庆还记得,当暴雨击打船只,游艇在海面上剧烈颠簸。一个浪打来,船开始倾斜,随后倾覆得很快。郑兰庆本来拉着妻子的手,两人说好了一起跳船。

第一次拉的时候,船只一颠簸,妻子受伤了,她对郑兰庆说,“你不要拉我。”

这成了妻子和郑兰庆说的最后一句话。

采写:南都特派记者 毛淑杰 张志韬 李冠祺 见习记者 詹晨枫

更多报道请点击专题普吉岛翻船事故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国际 » 普吉翻船后:到处是挂着志愿者牌的面孔,尽力匹配每个伤者或家属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