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姐姐”当道“后浪”来袭,“网剧”大爆发,白玉兰奖评委怎么看?

今天上午,第26届上海电视节白玉兰奖评委见面会如期举行。

和往年不同,本届白玉兰奖评选首次采用中国评委集中在上海、国际评委线上参与的方式进行,因此台上清一色“中国面孔”,电视剧评委会主席、导演郑晓龙,中国电视剧单元评委:演员何冰、编剧李潇、导演沈严、演员殷桃,纪录片评委梁红,动画片评委王雷一一亮相,与媒体见面。

“姐姐”当道“后浪”来袭,“网剧”大爆发,白玉兰奖评委怎么看?

同时,今年电视节首度将“重点视频网站首播电视剧”纳入白玉兰奖评选,在网络逐渐改变影视行业生态的当下,全球范围内,主流奖项对网生影视内容的欢迎与认可,已成为不可阻挡的趋势。

和传统电视剧相比,这些作品呈现出什么样的独特气质?又将怎样影响整个影视剧行业的发展?这些问题成为本次见面会的热议焦点。

8月7日晚,各个奖项在“白玉兰绽放”颁奖典礼上揭晓,将通过东方卫视、纪实人文频道以及部分视频平台播出。

“姐姐”当道“后浪”来袭,“网剧”大爆发,白玉兰奖评委怎么看?

Q:今年入围白玉兰奖的电视剧呈现出怎样的整体风貌?

郑晓龙:国产电视剧近些年的平均水平在提升。而今年随着网站首播电视剧的加入,入围的作品无论是题材还是样式都很丰富,这对于我们这届评审来说,是很大的挑战,我们对认真对待。

殷桃:最大的感受是,今年的作品风格非常多样,类型丰富,题材宽广。对我来说也是一次很好的学习机会。

“姐姐”当道“后浪”来袭,“网剧”大爆发,白玉兰奖评委怎么看?

Q:更容易被什么样的作品打动?

郑晓龙:我会有一些我自己的审美要求。比如说细节的真实,包括人物、美工、摄影的把握,是不是重视细节,是我非常看重的。

何冰:我从来没有这样,用宏观和审视的目光去看电视剧,甚至还要带着比较的目光,这种感觉有些陌生。后来,我做了一个决定——在看任何一部戏或者演员表演的时候,把自己当作一个纯粹的观众。如果我用自己仅有的那些可怜的经验,去横挑鼻子竖挑眼,这是对作品最大的不尊重。人心见人心,这个作品是否触动了我?就是这么简单。

殷桃:表演可能很难有一个具象的标准,相信每个评委都有自己的独特审美,但从大的层面而言,没有太大不同,我个人认为创作的专业度和人物的鲜活度是重要的标准。

“姐姐”当道“后浪”来袭,“网剧”大爆发,白玉兰奖评委怎么看?

Q:入围名单中,也有一些年轻面孔的出现,怎么看待这股新鲜力量?

何冰:有些话,作为评委我暂时还不方便说。但我可以说的是,至少我个人内心没有设任何一个门槛。未来,任何一个结果出现在我们面前,一定是我们融合所有评委的意见,达成统一的结果,因为每一个演员都很努力。

“姐姐”当道“后浪”来袭,“网剧”大爆发,白玉兰奖评委怎么看?

Q:无论是这次入围的女演员,还是现在大热的电视剧、综艺,越来越多30+女性成为观众热议的话题。女性题材作品迎来了大爆发吗?

殷桃:我觉得这可能只是一个阶段性的现象。因为观众的喜好和口味,也是不断变化的。可能近两年大家喜欢这个题材,那么就涌现出比较多的作品,也许过两年又关注老年人题材了。当然,“姐姐”型的演员越来越受到关注,可能也是因为稍有阅历和人生经历的女性,所能传达的东西更丰富。

“姐姐”当道“后浪”来袭,“网剧”大爆发,白玉兰奖评委怎么看?

Q:如何看待“重点视频网站首播电视剧”首度纳入白玉兰奖评选?

沈严:技术进步是大势所趋。电视剧不再只是电视上播放,无论在哪个平台播出,未来也许叫它“连续剧”或者“长剧”更合适,在我看来,网络剧和传统剧并没有代沟。只是网络本身的海量空间,给了创作者更丰富地表达自由。

郑晓龙:在我看来,这些电视剧虽然在视频网站上播出,但除了播出平台以外,和传统电视剧并没有太大差别。它并没有因为技术原因带来生产方式和观看方式的改变。但技术的发展,未来一定会带来生产方式的变化。比如,一些有着强烈互联网基因的影视剧开始涌现,观众直接参与互动并决定剧情走向,这种作品在我看来,才是真正的网剧。

“姐姐”当道“后浪”来袭,“网剧”大爆发,白玉兰奖评委怎么看?

Q:网剧精品化的道路该怎么走?

郑晓龙:制作上的精品化,不仅仅是网剧的要求,整个电视剧行业都应该如此。这个和制作团队、经费和周期都有密切关系。网络随着播出市场的变化,收费方式相比电视台更多样化,收入多了,制作的经费也更充裕。

在互动方式上,也有自己独特的优势,比如弹幕这样的即时反馈,就是电视台所不能比拟的优势。未来应该更多利用这样的互动和技术优势,带来全新的样式突破,这样才能成为真正意义上的网剧。

“姐姐”当道“后浪”来袭,“网剧”大爆发,白玉兰奖评委怎么看?

Q:今年最佳摄影和最佳美术两个奖项的入围名单中,很大比例是“重点视频网站首播电视剧”。网络播放的电视剧在个性化美学的表达上,是否更有优势?

沈严:随着整体制作水准在提升,个性化表达是技术发展后的一种选择。其实文艺作品都应该有强烈的个性化色彩,允许个性化的美学和表现,这才是社会本身的丰富和美好。

在我看来,网络剧和传统剧没有代沟。长视频和短视频的代沟,这种代沟可能更大。

“姐姐”当道“后浪”来袭,“网剧”大爆发,白玉兰奖评委怎么看?

Q:未来,会考虑参与到网剧拍摄吗?

殷桃:对我而言,只会考虑这个剧本、角色是不是合适自己,不会考虑播出平台。

沈严:当然不会拒绝。这个时代,拒绝网剧就想拒绝手机一样难。

何冰:这是时代的要求,我们是被时代选择。影视从业人员其实一直是根据观众的要求在创作。如果观众的反应速度和接受的东西已经远远超过你,那你可能就被时代甩掉了,所以我们要不停地适应时代。

来源:周到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娱乐 » “姐姐”当道“后浪”来袭,“网剧”大爆发,白玉兰奖评委怎么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