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依扎:己所不欲,勿施于人(抑郁症后又上热搜让人心疼)

一个心理咨询匠带你进入自己内心的世界,喜欢的关注吧!

热依扎:己所不欲,勿施于人(抑郁症后又上热搜让人心疼)

文/老K

随着,热依扎爆出自己抑郁症的事情,很多身患抑郁症的朋友开始关注她。

但是也有很多“不怀好意”的人开始在diss她,认为她穿衣风格有问题,甚至很多时候觉得她拿抑郁症炒作。

热依扎:己所不欲,勿施于人(抑郁症后又上热搜让人心疼)

我看到网上特别扎眼关于热依扎的评论,其中最过分的大概就是诸如什么你穿这样的衣服就是为了XXX。

紧接着热依扎迅速在网上把这位素人网友的微博挂了出来,顺便要进行维权,换句话说,无冤无仇这样诋毁别人,换做任何人都觉得没问题,可就因为热依扎是明星,所以她就该人格被侮辱?

热依扎:己所不欲,勿施于人(抑郁症后又上热搜让人心疼)

热依扎挂人告人的时候,吃瓜群众认为你赚这份钱就该承受这些。

可我并不这样认为,我觉得公众人物是可以被更多人监督,并且也要承受活在聚光灯下的压力,可这并非代表其他人可以对其人格进行侮辱,因为这不是评价,是语言暴力,甚至是违法犯罪。

说实话,了解我文章的朋友大概都知道,我写的大多数是关于心理学的文章,优质心理学文章有个特点就是尽量克制,要学会呈现事情,分析原因,这和心理咨询很像,所以我一直沿袭这个风格,尽量减少观点站队。

但是这次我选择“破例”,不只是为热依扎站队,更多是对语言暴力说“不”。

热依扎:己所不欲,勿施于人(抑郁症后又上热搜让人心疼)

前两年《那年花开月正圆》热播时,屏幕偶尔放大的镜头对准烧伤后的俞灏明,依然可以看见脸上的伤疤,可能会给强迫症患者带来些不适。

然而,每次追剧时,看到屏幕上方的弹幕依然会咯噔一下:

“俞灏明我觉得就别复出了,不适合了!以后就只能演恶人”

“俞灏明说话跟张不开嘴似的”

“俞灏明舌头也烧坏了吧,能不能好好说话”

“那么丑,那么坏”

“丑八怪多作怪”

......

我承认这是一个看脸的时代,但凭什么在这个时代要对人如此苛刻,从火灾中逃出,甚至还救出别人,回归正常生活后,反倒网友却开始侮辱他?

凭什么?在纪录片《我的灵魂没有伤疤》中,他曾说到:一直以来说了很多希望啊、愿望,但大家依然说的是过去的点。

站在那些无良网友的认知中就是,你赚那么多钱,你活该如此,不想被DISS可以退出娱乐圈啊,俨然一副反正我骂你两句不用负责,事不关己,高高挂起的样子。

网络暴力和校园暴力一样,都是群体心理之恶的表现,都有这么几个角色“施暴者、起哄者、默默不作为吃瓜者”。

热依扎:己所不欲,勿施于人(抑郁症后又上热搜让人心疼)

8.13天津火灾时乔任梁曾在微博上的发言:

“不是飞蛾扑火、自取灭亡只为津、发达的网络、万能的微博、请人肉出那些英雄们、记住他们的模样、帮助他们的家属、共度当下的难关、因为一切都会好起来的。”

因为遣词造句的不妥,遭到网友大量的攻击、批评:

“你的语文是体育老师教的吗?”

“你的智商真感人,不会说话就别说话”

......

明明是好心,却被批得体无完肤。

后来我们知道,乔任梁永久离开了我们,虽然他的去世不一定和这些有直接关系,但间接的网络暴力却怎么都逃不掉。

再往近说,雪莉事件被大家炒的沸沸扬扬,很多人在人家离开时纷纷表示可惜,可背地里没事继续做着黑暗处的“键盘侠”攻击他人,这绝不是少数。

网络暴力就是一场社会霸凌。

似乎很少会有人想要了解真相,大多数人是凭借着表面的证据,站在道德制高点恣意批评别人。

每个人的咒骂就像是一把把利箭,把受害者的心灵扎成靶子,让人心碎到绝望,甚至以死来解脱。

热依扎:己所不欲,勿施于人(抑郁症后又上热搜让人心疼)

在写下这篇文章之前,我曾经专门参加过一次互联网心理学沙龙,在座的老师对互联网“杠精”、“键盘侠”等进行过分析。

在一个打字不需要负责的社会中,网络语言暴力是一件再正常不过的事情。

人们在互联网上可以肆意发表言论,的确是过去被压抑的反向形成啊,嘴巴很过瘾,满足感有如吃到奶的婴儿。

那些在不明真相的前提下对事件当事人施以唾沫飞溅式辱骂的网民,也只不过想向妈妈讨口奶吃罢了。

精神分析观点认为,人们的人格发展种需要经历“口欲期、肛欲期、俄狄浦斯期"。这个顺序中,并非随着你的年龄增长你就会顺利进入下一个阶段,倘若成长不顺利,就会固着在前一个阶段,潜意识会通过各种方法日后提醒你完成过去未顺利完成的任务。

键盘正是施暴网民用以弥补口欲期未满足之残余所使用的最便捷、最痛快、最不用负责任的工具。通过敲击键盘,污言浊语跃于屏幕,有哪句说哪句,点击发送,相当于在千万人面前完成了一场歇斯底里式的道德演讲,满足感立竿见影,顿时身心舒畅。

热依扎:己所不欲,勿施于人(抑郁症后又上热搜让人心疼)

他们无需考究事件真相和人物情绪,就像婴儿无需考虑妈妈的现实处境与情感体验,贪婪地渴望着妈妈的乳头,享受着对这个世界无所不能的掌控。

​遭遇语言暴力我们该怎么办呢?

记得之前,我看金庸小说有句叫,他强任他强,清风抚山岗,他横由他横,明月照大江。

做到这样,需要人格相当成熟,对于刚刚经历抑郁过后的热依扎我想有些难为她,倘若真做到了那也是超脱物化了,并不符合她的年龄。

但《寒山拾得问对录》寒山问:“世间有人辱我、轻我、笑我、欺我、贱我,如何处置乎?

拾得答:“你且忍他、让他、避他、耐他、由他、敬他、不要理他。再过几年,你且看他。”

这两句倒多少有些好理解,因为做出如此事情的人,大多时候内心是分裂的,他们着急地抛弃自己不想面对的那部分人格,并将其安放在他人身上。

(此处已添加圈子卡片,请到今日头条客户端查看)

(⭐️优质心理学和心理成长社区,这里会每日分享优质心理学和精神卫生知识,大家一同成长讨论吧!)

对于被语言暴力虐待者,要明白那些施暴者的恶语只是对方有些东西用坏了不想要而强塞给你而已,并不是你的。必要的时候,在关系上离施暴者远一点。

因为那些施暴者从自己的语言中都是折射出自己的丑陋,你不需要做什么,他们自己就会因为内心病态模式搞得痛苦不堪,这是必然的,不然拾得为何让你再过几年,且看他呢。因为这样的人多半是喜欢遇事外归因,并且缺乏修养成长的,早晚在现实中吃大亏。

奉劝那键盘侠还没事多看看自己,少操他人的闲心吧。

⭐️更多心理疗愈文,可以参考我的学习经验:

神经症患者的“圣经”,森田疗法究竟说了些什么?

我见过500名焦虑症患者,总结出他们的康复经历供你选择

想让焦虑症的Ta痊愈,作为亲属你需要这样做!

焦虑症的康复就像一场马拉松,有耐心、决心的人才能最终走向终点

针对焦虑症的康复,有时候“慢”即是“快”

焦虑症半年差点住院,走出后我想告诉你为何“接纳”很重要

战胜焦虑症:记住“面对、接受、飘然、等待”这四个词

都知道在焦虑抑郁中接纳很重要,但是很多人做不到,这里几个故事启发你一下!

专业测试:心理健康VS心理不健康(含专业心理测评量表)

治愈强迫、焦虑、抑郁等神经症的5个关键因素

如何走出抑郁症(正念冥想方法引导)

学习接纳抑郁,发现抑郁带来的积极影响

如何在抑郁期间应对工作高压力

心理学讲解除痛苦要“接纳自己”,那么到底什么是接纳自我?

一位抑郁症患者的自救指南(细节指导,建议收藏)

焦虑症康复后,我发现这些真相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娱乐 » 热依扎:己所不欲,勿施于人(抑郁症后又上热搜让人心疼)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