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1世纪的第二个十年,我们的新职业

天下网商记者 李丹超

伦敦泰晤士河南岸,矗立着西欧最高建筑,310米高的碎片大厦。登上72层的观景台,可以俯瞰伦敦城全景。

1998年的世界,比尔盖茨发布Windows 98系统,中国互联网迎来快意恩仇的江湖时代,数以十万计的程序员,构成了产业的主体。

2010年的世界,乔布斯发布iPhone 4,中国人进入移动互联网元年,数以千万计的普通人在360行之外的新兴职业里,收获金钱、理想和美好生活。

星辰斗转,万物生长,万物互联。这个世界所孵育的工种宛若文艺复兴期间涌现的各类工匠,杂花生树,遍地玄妙。

21世纪的第二个十年,我们的新职业

在2015版《中华人民共和国职业分类大典》修订时,话务员、BP机寻呼员等职业因为逐渐消失被移除,网络与信息安全管理员等新兴职业则被请进目录;在新中国成立70年来历次国庆群众游行队伍中,单一的工人农民队伍变为快递小哥等多种职业。

2019年11月,中国人民大学劳动人事学院发布《阿里巴巴服务新消费平台带动就业机会测算研究报告》。报告显示,阿里巴巴带动服务新消费就业机会1363万个,包含线上劳务交易型就业、线上服务交易型就业、商户展示型就业和互联网企业直接就业机会。

快速发展的年代,芳林新叶催陈叶。在刚刚过去的21世纪第二个十年,我们记录下一些“新叶”,它们因时代而生,平凡如尘埃,也如塔身之钻石。

村上春树有本书《碎片,令人怀念的1980年代》,看过的人说:每篇文章像一个单独的碎片,但联合在一起,便构成了繁花世界。

21世纪的第二个十年,我们的新职业

生产关系之变:4000分和130户

中国最牛“村花”崔云,过去十年,她攒下4000多分淘气值,打败全国99.9%的网购用户。

崔云4000多分淘气值的背后,是安徽宣城市东山村数百名留守妇女和老人——他们将无数衣服、帽子、洗衣粉等微小又细碎的需求,汇集于她,通过淘宝、天猫得以满足。

21世纪的第二个十年,我们的新职业

中国最牛“村花”崔云

有数据显示,截至2018年12月,全国非网民规模5.62亿,其中农村地区非网民占比63.2%,蕴藏了无数柴米油盐的新消费需求。“村花”崔云,成为这个群体连接互联网的钥匙,用热心肠和省钱经带着全村一起消费升级。

类似崔云,在神州30个省、1095个合作县、3万多个村寨,还有阿里巴巴的三万名草莽兄弟——村小二。他们多数在村里开着一家类似小卖部的体验店,帮村民从网上代购任何想要的东西,也能把村民的农产品通过互联网卖到任何地方。

业内人士指出,互联网是一种全新的生产关系,通过技术重新梳理行业全部或部分产业链的供需关系,把供需关系推向新的平衡形态和平衡周期。

浙江诸暨山下湖镇,每至夜晚,街巷空无一人。紧闭的屋内灯火通明,人们高声笑语、意气风发,57岁的海爸沉浸在珍珠直播的奇妙之夜。他所在的新长乐村,130户做直播,2018年淘宝直播带货13.5亿元。

河北张北县两面井乡玉狗梁村,这个练瑜伽“走火入魔”的村子,终于有希望摆脱生活的单调清苦,村妇女主任靳秀英开始带着村民一边直播练瑜伽一边卖藜麦了。

21世纪的第二个十年,我们的新职业

对着镜头练瑜伽的玉狗梁村也能赚钱了

今年双11,淘宝直播有李佳琦和薇娅,也有近2万名农民主播、40多位县长和村长;有银泰百货15万一线柜姐,也有无数镜头之外的直播间装修师、直播间场控……过去一年,淘宝直播带动的就业接近400万。

阿里研究院院长高红冰说,阿里新经济平台让中小企业、妇女、农村居民、残疾人等群体获得了前所未有的平等参与机会。如宁波的视障云客服团队,经过培训、电脑装上读屏软件后,今年双11他们第一次冲在一线。

生产力之变:无人仓和新技术

李强,两次参加国庆阅兵,身份却从军人变成了快递小哥。国庆70周年庆典的群众游行队伍当中有1000名快递小哥,媒体评论:他们是新时代新职业的代表,首次亮相群众游行活动,说明人群的职业构成越来越多元化,折射出70年来中国在政治、经济、文化等领域翻天覆地的变化。

如果说,20世纪80年代后“农民工”大量进城,是中国城镇化加速的标志;那么,21世纪10年代300万“快递小哥”,恰是中国线上购物、数字经济等新业态繁花似锦的象征。

据国家邮政局统计,2018年,全国快递业务量超过500亿件,新增社会就业20万人以上。从纯人力肩扛手提的“苦力活”,到自动化智能化的“人机协作”,发展近40年的快递行业自身也在技术的变革中孕育出全新的工种。

菜鸟无人仓,利用AI技术,让大量机器人在仓内协同作业。王飞飞曾是菜鸟奉贤仓库的一名出库打包人员,如今成了无人仓机械臂运营师,负责保障无人仓的自动运营。

21世纪的第二个十年,我们的新职业

王飞飞检查机械臂的使用数据

科学技术是第一生产力。作为一家平台型科技公司,阿里巴巴在不断提升技术基础设施的能力,目前10万多名员工中,6万多名为科学家和工程师。

阿里云人工智能工程师郭莉琳,跟50多位工程师同学通宵达旦写代码三年之后,杭州1300多个交通信号灯、4500多个摄像头连通网络,城市交通神经系统装上智慧大脑。

此前,阿里巴巴智能服务事业部发布了招聘信息,招“机器人饲养员”;后来,杭州市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局红头文件表示,“机器人饲养员”被纳入杭州市专项能力考核项目。

在阿里巴巴对外开放的智能服务底层中,每个商家都可以拥有自己的智能客服机器人。郑璐从客服主管转行国内第一批人工智能训练师后,专门帮商家训练客服机器人“店小蜜”。在阿里生态体系内,人工智能训练师的数量逾万名。

21世纪的第二个十年,我们的新职业

郑璐说,训练“店小蜜”就像调教孩子

中国人民大学劳动人事学院劳动关系系主任吴清军说,从历史来看,技术一直是就业机会创造者,往往带来“新的需求被满足”、“学习成本”加速降低,从而降低社会总成本,扩大社会总消费。

生产资料之变:大数据和新供给

五年跳槽十几次,照样收到源源不断的offer,这是浙江义乌某电子商务公司员工黄祖胜。去年,他考取了钉钉数字化管理师,先后帮助10余家公司重新搭建组织架构、人事结构和管理体系,年薪从7万涨到25万。

21世纪的第二个十年,我们的新职业

像黄祖胜这样的钉钉注册数字化管理师已经超过70万人

金煜冰,银泰百货仅此一位的用户体验调研经理,工作主要是和用户开座谈会、陪用户喝咖啡、尾随用户逛街。在走出来、聊出来的数据样本下,他的一份调研报告,将服务银泰1000多万线上会员。

阿里巴巴创始人马云曾说,第一次技术革命,煤是主要的生产资料;第二次技术革命是石油和电;第三次技术革命以创新驱动,数据成为最重要的生产资料。

2019年4月,人社部发布通知,正式确认了13个新职业信息,如数字化管理师、人工智能工程技术人员、大数据工程技术人员、物联网工程技术人员、无人机驾驶员,皆是基于庞大数据分析实现技术应用。甚至于在教育部公布的最新高校新增专业名单中,排在第一名的也是大数据。有人因此大胆预测:大数据分析师是未来10年的“金饭碗”。

今年双11,2000个制造业产业带、5000多家数字化工厂通过阿里巴巴B2B向消费者直供源头好货。消费者需要什么就生产什么,这个看似简单的逻辑在大数据时代才变成真正可操作的现实。扬州市曙光牙刷厂厂长屠新业,按照阿里的数据调研生产了一支9块9的电动牙刷,日销万单。

21世纪的第二个十年,我们的新职业

数据分析改变了传统车间

已经有500个商家与天猫合作成立了“互联网新品部”,这些几乎涵盖全行业的“新品创新官”将通过消费者大数据洞察,满足新消费需求,成为供给侧改革的新力量。

中国人民大学劳动人事学院课题组组长杨伟国教授认为,数字经济平台是对冲就业下行压力的有效组织形式,在提供包容普惠型就业的同时,也创造数字化新就业,是平台效应最大的正外部性。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其他 » 21世纪的第二个十年,我们的新职业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