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徒生离开我们145年了,他的童话依然美好

安徒生离开我们145年了,他的童话依然美好

无论对上帝还是对所有的人,我都充满爱意!

——安徒生

2020年8月4日,丹麦作家安徒生离开我们已经145周年了。

《海的女儿》《豌豆上的公主》《皇帝的新装》……这些我们耳熟能详的童话,都出自安徒生的笔下。在他的童话世界里,世间万物仿佛都具有了灵魂。孩子被奇妙的故事打动,大人则被故事中的人生哲思吸引。

今天,让我们一起来重温他写的故事——《城堡上的一幅画》,在这个故事里,我们会看到,世上没有绝对冷酷无情的人,每个人的心底深处,都会有一个最柔软的地方。

安徒生离开我们145年了,他的童话依然美好

《城堡上的一幅画》

作者:安徒生

这是秋天,我们站在城堡上,望着海上的许多船只和对面远处在晚霞中隆起的瑞典的海岸线。在我们后面,城垒陡峭地向下倾斜。这儿有许多美丽的古树,它们枯黄的叶子正在从枝子上萧萧往下落。

再下面就是木栅栏围着的凄凉的房子。这些房子的内部——哨兵在这儿巡逻——是既狭窄而又阴惨。不过最阴惨的是铁栏杆后面的那个黑洞,因为在这儿坐着许多囚徒——罪行最重的犯人。

安徒生离开我们145年了,他的童话依然美好

落日的一丝光线射进一个囚犯的小室里来。太阳是不分善恶,什么东西都照的!那个阴沉的、凶恶的囚犯对这丝寒冷的光线狠狠地看了一眼。一只小鸟向铁窗飞来。鸟儿向恶人歌唱,也向好人歌唱!它唱出简单的调子:“滴丽!滴丽!”不过它停下来,拍着翅膀,啄下一根羽毛,使它脖子上的羽毛都直立起来。

这个戴着脚镣的坏人望着它,于是他凶恶的脸上露出一种温柔的表情。一个思想——一个他自己还不能正确地加以分析的思想——在他的心里浮起来了。这思想跟从铁窗里射进来的太阳光有关,跟外面盛开的那几颗春天的紫罗兰的香气有关。

这时猎人吹起一阵轻快而柔和的号角声。那只小鸟从这囚徒的铁窗飞走了;太阳光也消逝了;小室里又是一片漆黑;这坏人的心里也是一片漆黑。但是太阳光曾经射进他的心里,小鸟的歌声也曾经透进去。

美丽的猎狩号角声呵,继续吹吧!黄昏是温柔的,海水是平静的,一点风也没有。

叶君健 译

选自《安徒生童话全集》,上海译文出版社

读而思

1835年,安徒生第一个童话集出版后,他写童话的兴趣和欲望不断增长,“童话的种子就在我的心中,只要有了水,有了一丝阳光,它们就能发芽开花。”有了这股创作动力,也因此有了后来的《皇帝的新装》《夜莺》等一系列童话作品。

通过这些童话,安徒生把童心、信仰、真善美,把对虚伪、邪恶的批判带给全世界的人。在他所营造的这片童话森林里,花、草、树木、街灯、玩具……都被赋予了灵魂,拥有一颗可以去爱、去发现美的心。每一个进入森林的人,都会被其中的温暖和柔情感动。

与此同时,他的童话也有现实批判和人文关怀的一面,幽默中也蕴含对社会丑恶现象的善意批评。事实上,在安徒生看来,写作童话的初衷不仅是为了孩子,同样也是为了大人。“孩子们只懂得其中的花絮,而成年人才能明白其全部。童稚性只是我的童话的一部分,幽默才是它们里面的盐”。

《城堡上的一幅画》就包含安徒生对人性问题的思考。关在城堡中的囚徒是罪行最重的犯人,当太阳照进囚室,他却狠狠看了眼这束寒冷的光线。但太阳是不分善恶的,依旧散发着光热,小鸟也在铁窗边歌唱。

囚徒的心也因此变得柔软,脸上露出“温柔的表情”。人性是有两面的,正如英国诗人西格里夫·萨松所说:“我心有猛虎,细嗅蔷薇。”即便是犯下深重罪行的犯人,只要心间有了爱意,也会变得温柔和善、小心翼翼,生怕惊扰了片刻的美好。

文 / 七 点

END

出品:武汉市文学艺术界联合会 新媒体中心

监审:邓鼐 监制:吴晓君 编辑:张杰

文章来源:为你读诗微信公众号

投稿:[email protected]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文化 » 安徒生离开我们145年了,他的童话依然美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