别怕给科学家高薪,给刘永坦800万,他能都捐了

科学家的收入远远不如明星,已经是老生常谈了。然而奇怪的是,明星赚得再多仿佛都不够,总想着避个税,哭个穷;而科学家拿一点奖金好像也觉得烧手,还没捂热乎,又给捐了。

世间奇事有甚于此乎?越多越贪心,越少越知足,这是为什么呢?

近日,国家最高科学技术奖获得者,两院院士刘永坦把国家最高科学技术奖的800万奖金一并捐出,以自己和妻子的名义设立了奖学金,拿来培养母校哈工大的电子与信息科学人才。

别怕给科学家高薪,给刘永坦800万,他能都捐了

(科学家的爱情就是这样朴实无华而枯燥。我爱你,与子偕老,我爱你,奖学金里我俩名字各占一半。军功章上有我的一半也有你的一半。不像明星,爱的时候轰轰烈烈,只可惜花无百日红,分手也分得轰轰烈烈。)

刘永坦,何许人也?

刘永坦堪称中国的雷达之父。

他出生于南京的一户书香门第,父亲是工程师,母亲是教师。

他周岁的时候就遇上了南京大屠杀,跟着父母四处流离。从小爹娘就一边给他讲着《满江红》,一边告诉他,国家有难,实因太弱,有朝一日,定要报效国家,以科技兴国。

1953年,刘永坦考上了哈工大。当时哈工大的物理和数学还不算顶尖,刘永坦就自己找来各种原版教材,自己学。所以他的英语也是极好的。

后来哈工大为了创立无线电工程,派了六个顶尖的优秀学生去清华“取经”。刘永坦就是这六分之一。

别怕给科学家高薪,给刘永坦800万,他能都捐了

1959年,哈工大为了接国防工委的“大单子”,又把刘永坦派去成都电讯工程学院(成都电子科技大学)进修。

在学术上,刘永坦也称得上是“吃百家饭”成长起来的电讯工程专家了。正当他准备大展身手时,却因为时代的原因,他被派往黑龙江五常县种大米去了。(难怪五常大米贵,这里头有高科技人才整整两年的汗水啊!)

1978年,刘永坦回到了哈工大,还被提拔成了副教授。当年8月,他成了第一批公派出国的学者。

刘永坦本来英语就不错,再经过半年特训,语言上完全不存在问题。他被派到了英国伯明翰大学,跟着国际雷达技术领域的大师谢尔曼一起做研究。

在刘永坦之前,谢尔曼瞧不上中国留学生,一方面语言沟通有问题,另一方面专业素养也达不到他的要求,直到遇到了刘永坦。

刘永坦的勤奋和专业加上出色的语言能力打动了谢尔曼,他让刘永坦参加了新型雷达的核心部分信号处理器的研发。

刘永坦拼了。

别怕给科学家高薪,给刘永坦800万,他能都捐了

他自发放弃了节假日和周末,每天从早到晚泡在实验室里,终于让这个项目达到了国际先进水平。谢尔曼也对他大加赞扬,伯明翰大学授予他名誉研究员称号,并许以重利让他留下。

刘永坦完全没半点犹豫地拒绝了。1981年,他坐上了回国的航班。

从西方取了真经的刘永坦,急不可待地把自己在英国的所学用到了国内。

别怕给科学家高薪,给刘永坦800万,他能都捐了

90年代后,我国的雷达技术已经达到了国际领先水平。

2020年,刘永坦已到耄耋之年,他一生为中国的雷达事业做了巨大的贡献。

他这一辈子也没有享受过大富大贵,平时穿的也都十分朴素。

说实话,刘永坦院士比谁都有资格享享清福,含饴弄孙,拿着800万寻一个清静之处颐养天年。可是他没有,他还惦记着要给哈工大的学子们留个种子,让国防事业薪火相传。

何妨给科学家多一些奖励呢?他们的思想境界原本就比常人高上不少,该让他们过过好日子了。

这让我想起之前钟南山先生的儿子因为戴了一条爱马仕的皮带,令不少网友眼红。钟南山先生的儿子也是教授+博士生导师,国家级百千万人才,戴一条爱马仕的皮带都要上热搜,这说明我们还是不认可搞科研的拿高薪。

何妨多给科学家一些奖励,他们捐也好,花也好,都是他们应得的。我们应该鼓励多给他们奖金。

只有当科学家都拿了高薪,下一代才不会动不动就说:“我要去做网红。我要去当明星。”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科学 » 别怕给科学家高薪,给刘永坦800万,他能都捐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