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和“卫嘴子”女兵战友阿香的故事

我和“卫嘴子”女兵战友阿香的故事

文/逗逗(上海)

她,一枚能干的大美女,我的亲战友,曾用名:阿香,又名:酒包;职称:我儿子的“香妈”;我对她的昵称:老娘们儿。

新兵那年夏季,我们这些分到连队的兵都在紧张的业务训练中,她来了,从令我们羡慕的医院来到了连队,官方的说法是到正规连队接受正规的业务培训。

“京油子、卫嘴子”在她身上得到了极充分的体现,来自天津的她真是能说,最关键的是她说的我都爱听。看到我们每天被枯燥的电话号码折磨得不像样子,她颇为得意地告诉我们:“你们还在被背电话号码呀?我都已经上机了。”

羡慕嫉妒恨在我们这些需要熟练掌握“四功”的准话务员心中迅速蔓延着,急急地问道:“不背会电话号码怎么上机呀?”

我和“卫嘴子”女兵战友阿香的故事

“诶呀!背它干嘛呀?人家上来要多少号咱们给他拨多少号就行了!再说机台上有号码表,有问号码的我们就帮他查,查到了就告诉他,查不到就问基地总机呀!呦,你们不背还真不行,你们就是基地总机。”

我好奇地询问:“你们电话多吗?班长说我们值一个班要接几千个电话呢,累不累呀?” “不多不多,我值班的时候要‘76’的电话最多。不过呀,这个‘76’总是占线,我值班的时候它就没通过。”

“76”是哪里?我们的电话号码当年可都是3位数的,这是哪个单位的代码?还是什么别的?赶快好好背号码吧,争取早日上机,就可以知道“76”是哪里了。2个月以后我上机了,也终于搞清楚了“76”是哪里了,那是我们的一个友邻单位“Q6”支队,他们总机当年的号码是361。

业务训练期间的新兵是不允许外出的,热心的她会在外出的时候帮我们带这带那,包括老兵们最不爱带的西瓜,从来没有任何怨言。

我和“卫嘴子”女兵战友阿香的故事

考取军校后我们就断了联系,再次见到她时已是20年后的2012年了。一见面就被她没有丝毫变化的面容打动了,由衷地夸道:“这么多年,你怎么没有变化呀?”

好听的声音从她的口中传来:“我就纳闷了,20年前我是怎么活的,就辣么老嘛?”

聚会的席间,她发现儿子爱吃烤虾,从聚会到现在,每年儿子都能收到他香妈寄来的绿色有机烤虾。

聚会的时候她不光是酒喝得好,歌唱得好,关键是把我们照顾得舒舒服服,极有大姐大的风范。

前几年,我和夫君两地分居,每年寒暑假都会带着儿子去探亲,她知道后说:“逗逗,我真是心疼你,你是真不容易,你说这儿子看亲爹,得让妈妈带着跑大半个中国,诶!”

我和“卫嘴子”女兵战友阿香的故事

知道我这个吃货爱吃煎饼果子,她会告诉我,“再回家看老公的时候坐火车从从天津走,回头我给你买好了煎饼果子,你要是不爱下车,我就给你送到车站。”

去年,她去参加医院的战友聚会,拖着带病的老腰,给我带了满满一箱子的海鲜,结果为了赶车,我竟然没能请她吃上一口饭。

今晨,因为儿子申请吃西餐,我就时间充沛地履行着百货公司微商分公司司长的职责,刷着朋友圈,刚把“珍珠薯”的广告发出去,她就出现了,一大早就来给我捧场。

战友,一曲永远也唱不够的歌,一生也喊不够的情。爱你,香老娘们儿。

我和“卫嘴子”女兵战友阿香的故事

(图片由作者提供)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其他 » 我和“卫嘴子”女兵战友阿香的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