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歌遇害3年后刘鑫改名,开始敛财:人一旦恶起来到底有多可恨?

01

刘鑫是谁?

她是3年前轰动一时江歌案里最重要的一个人。

3年后,她却改名了,变成了一个微博大V,还开通了打赏功能。

江歌遇害3年后刘鑫改名,开始敛财:人一旦恶起来到底有多可恨?

​如果不是最近她改名的消息上了微博热搜,也许我们已把她淡忘。

江歌遇害3年后刘鑫改名,开始敛财:人一旦恶起来到底有多可恨?

​很快,这件成年往事又随着热搜重新进入了我们的视野。

2016年11月3日凌晨,江歌接到刘鑫的电话,说最近受到前男友骚扰有些害怕,希望她到车站接她回家。

江歌遇害3年后刘鑫改名,开始敛财:人一旦恶起来到底有多可恨?

​江歌于是赶到车站接回刘鑫,但在到达公寓楼门口时被刘鑫的前男友拦住,三人发生了口角。

随后江歌叫刘鑫先进房间,自己与这名男子辩论,并挡着这名男子不许其进屋。

江歌遇害3年后刘鑫改名,开始敛财:人一旦恶起来到底有多可恨?

​后来就有了接下来的一幕。

外面尖叫声,撕扯声混成一片,江歌喊着救命,喊着报警,而刘鑫却关紧了房门。

生的那扇门就在眼前,她却怎么也进不去。

浑身是血,满地是血,江歌在自己的门口被刘鑫的前男友捅了22刀。

脖子、胸部、刀刀致命,她倒在血泊里,最终因失血过多而死亡,最后喊的话是,妈妈。

江歌遇害后,一直与她相依为命的妈妈,开始了漫长的异国官司之路。

江歌遇害3年后刘鑫改名,开始敛财:人一旦恶起来到底有多可恨?

​但让人寒心的是,当事人刘鑫却拒绝作证,200多天不露面。

她成了一个彻头彻尾忘恩负义之人。

一副事不关己高高挂起的姿态,好像不违法就没有错。

只有法律这一条界限,没有道德这一个标尺。

在很长的一段时间里,面对大众的口诛笔伐,刘鑫竟然能过得心安理得。

你以为她的逃避,是因为自责无颜面对江歌的妈妈吗?

你太高估她了。

16年的春节,距事发100天左右的时候,刘鑫做了新发型,换了美美的微信头像,在朋友圈发了笑容满面的自拍,她们一家人正在开开心心地过春节。

而江歌呢?再也不能回家和妈妈过春节了,这世间所有的东西都与她无关了。

而江歌的妈妈呢?在这个本应团员的节日里,抱着江歌的照片哭了很久很久吧。

江歌遇害3年后刘鑫改名,开始敛财:人一旦恶起来到底有多可恨?

​02

小人在狂欢,善者被人欺。

法律这条准绳无法给她定罪,但她却连人性最基本的道德都已丢弃。

强者心态最为恶劣的表现就是对弱者的欺凌。

如今,她改名刘暖曦,坐拥30万粉丝,还开通了微博打赏。

江歌遇害3年后刘鑫改名,开始敛财:人一旦恶起来到底有多可恨?

早有了自己的团队,靠着这件事件,榨干流量,为各平台引流,赚钱,活得风生水起。

还在今年清明节点赞了一条微博,“阿姨,血馄饨好吃吗?”

然后嫌不过瘾,给江歌妈妈发私信:“我看你热度也逐渐消退了,我上来帮一下你,不然你做不出文章了,太可惜了。”

江歌遇害3年后刘鑫改名,开始敛财:人一旦恶起来到底有多可恨?

​多么温暖的一个名字啊!

但在江歌妈妈这边,这个改名就意味着之前用“刘鑫”名字立案起诉的所有材料全部失效。

江歌妈妈必须重新举证,为法院提供刘鑫改名的证据,证明刘暖曦就是刘鑫。

在过去的九个月时间里,江歌妈妈来来回回,在两国间进行翻译和公证,才算是重新证明了。

她挑衅,讽刺,嘲笑……甚至肆无忌惮,因为她知道,我们不能拿她怎么样。

看着江妈妈死咬着这事不放,刘鑫的妈妈还冲江妈妈吼了一句:“是你女儿命短,不是你女儿掩护我女儿”。

还有无数刘鑫的追随者辱骂江歌妈妈:“为什么不能宽容点?”

也许,刘鑫改名刘暖曦,是想让往事翻篇。

但对于失去女儿的江歌母亲来说,这一页永远翻不过去。

就像2008年汶川大地震中,一个失去女儿的父亲,在接受采访中,用一口四川方言说了一句话,我至今记得清楚,他说:

别人都劝我看开些,但是我看不开,这是火落在自己脚背上,有多疼只有自己知道。

江歌遇害3年后刘鑫改名,开始敛财:人一旦恶起来到底有多可恨?

​03

一个人在作恶之后,居然还能得到追捧与打赏。

比起事件的本身,围观者的起哄更加可怕。

而这样的事情,早已不是第一次发生了。

江歌遇害3年后刘鑫改名,开始敛财:人一旦恶起来到底有多可恨?

​2017年11月8日,极限运动者吴永宁,在攀爬长沙华远国际中心时,出现意外,他两次竭力往上爬,但均未成功。

最后,不幸坠楼身亡。

吴永宁来自农村,原本在横店的剧组里做群演和武打替身,每天收入大概200元。

他有个患精神类疾病的母亲,看着自己每天微薄的收入,有时还无戏可拍,根本无法给母亲治病,他不得不另谋出路。

一次,他偶然将自己在10楼楼顶边缘玩平衡车的视频发到网上,出人意料地获得了130多块钱的打赏。

江歌遇害3年后刘鑫改名,开始敛财:人一旦恶起来到底有多可恨?

​在评论区里,很多人都发出了“牛X”、“666”、“艺高人胆大”这样的评论,对于一个原本默默无闻的小群演来说,这样的关注和支持无疑是一剂猛药。

在打赏与一众支持者的怂恿评论下,他好像找到了自己人生的方向,却同时也将自己渐渐拉入地狱。

从此,尝到了甜头的他把网名改成了“极限咏宁”,开始频繁的在各种平台上发出自己在各地高空的挑战视频,并且把“从来不带任何安全措施”作为自己的卖点。

为了让粉丝们享受一次次“心惊肉跳”的感觉,吴永宁一次次以命相搏。

有次,在海拔1000米的张家界翼装飞行平台边缘表演引体向上时,他因为手滑险些失手坠崖。

江歌遇害3年后刘鑫改名,开始敛财:人一旦恶起来到底有多可恨?

​然而这次与死神擦肩而过的视频,却让他收获了拍视频以来最高的一次点赞和打赏。

但对于这次大自然的警示,他并没有当真,而是一次又一次的挑战更高的难度,接受广告商无理的要求。

直到死神敲响了他的大门。

而造成这次不幸的,正是那些不断打赏要他挑战新难度的粉丝、催促他拍爬楼的客户,还有那个不断给他涨粉、让他把危险视频发出来的直播平台。

他的朋友痛心不已,说,“也许每一个打赏过永宁的粉丝和催促过他爬楼拍摄的客户,都参与了这场死亡众筹”。

尼尔·波兹曼在《娱乐至死》中写道: 人们的痛苦不是他们用笑声代替了思考,而是他们不知道自己为什么笑以及为什么不再思考。

造成这种不再思考麻木不仁的,是共情能力的腐坏与丢失。

在这个娱乐至死的时代,我们已越来越缺乏了共情能力。

而更可怕的是:你所有的苦难,满足了我畸形的快感。我的鲜血,成了喂食你的蜜糖。

江歌遇害3年后刘鑫改名,开始敛财:人一旦恶起来到底有多可恨?

​04

前几天,在沈阳发生了一件令人发指的事情。

沈阳大学2018级研究生王某宇,被本校男同学和两名女同学殴打并用水果刀捅伤。

现场画面触目惊心,王同学被利刃割伤多处,脸部被划痕,遍体鳞伤。

而让这三人做出这种恶行的,仅仅是因为不满奖学金分发问题,三番几次来找麻烦。

最后一次,王某宇说了句凡事都得按规则来。几人就火了,直接拿刀划他脸。

王同学的父母都是老实巴交的农民,看着被打的浑身是伤的孩子,哭成了泪人。

他们不明白,一向阳光帅气的孩子,怎么会得罪那些人。

而身为同学,因为几千块钱的奖学金,怎么狠心下得去手,把一个好好的小伙子伤成这个样子。

后来据知情人透露,施暴者中有一人家境其实不错,之所以三番四次找麻烦是因为觉得丢了面子。

一个人恶起来到底有多可怕?仅仅为了面子,就可以采用暴力手段,不惜伤害别人的生命。

而这样心胸狭窄的恶人,还不少。

江歌遇害3年后刘鑫改名,开始敛财:人一旦恶起来到底有多可恨?

​今年7月,刚刚大学毕业的女孩蒋丽(化名)在长沙韶山北路的一个公交车站打车准备回家。

突然一名男子手持利器从后背窜出,对了女孩的臀部就是一刀。

女孩猝不及防,当场流血不止,险些丧命。

凶手是一个32岁无正当职业的男子。

他害人的原因仅仅是因为生活不如意,喝了酒后,产生了报复社会的想法。

恰好看到蒋丽身着性感,又深夜一个人在路边,就断定她不是什么好人。

江歌遇害3年后刘鑫改名,开始敛财:人一旦恶起来到底有多可恨?

​还有前不久,大连女孩深夜被暴打的事。

女孩与一个陌生男子擦肩而过,男子突然对女孩施加重手,进行了长达一分钟的暴打。

手段之狠辣,令人不寒而栗。

事后有记者统计,该女子被拳击19下,脚踢10下,其中26下正中头部,晕过去后还被踹了6脚。

行暴的原因仅仅是和女朋友分了手,喝了酒,感觉世界上的女人都不是好东西。

《伊索寓言》里说:“所有冷血的人,都和蛇一样恶到极致。”

每个人都不希望别人把自己当做恶人,可是为什么恶的传播却比善要快得多,也猛得多?

因为为恶太容易,而选择“善”要付出的代价又太大。

这个社会诚然有很多不公平的地方,不如意的地方。

但在一念之间,是为善还是为恶,考验着我们人性的厚度。

生而为人,最可悲的就是:你生活在黑暗里,就以为整个世界都是黑暗的。

江歌遇害3年后刘鑫改名,开始敛财:人一旦恶起来到底有多可恨?

​05

知乎上有一个问题:有些人为何如此冷漠自私?

有一个高赞回到是这样说的:因为“事不关己,高高挂起”。

曾看到过网上有人发过一个帖子: “深更半夜跑滴滴的人都是怎么想的,真的有人为了钱不顾一切吗?”

帖子发出后,很多人在底下评论说:“深夜跑滴滴的都是要钱不要命”。

但一位网友的留言,让我扎心:

我没在深夜跑过滴滴,但我更能理解深夜跑滴滴的人。因为23~5点间,有深夜服务费,意味着跑同样的里程,能赚更多的钱。而且半夜不堵车,意味着平均时速更快,油耗更低,可以接更多单,赚更多钱。夏夜,晚上候车时不用开空调,可以省更多。 不过都是为了混口饭吃的劳动人民而已。

一个善良的人,永远是一个有共情能力的人。

前段时间《少年的你》最终票房定格在15.48亿。

很多人都觉得这是今年看过最有深度的一部电影。

我却在诸多影评中,看到了这样一条:

演员演的不错,就是感觉故事有夸大成分,哪有那么严重的校园暴力,我上了那么多年学,也没人暴力我啊。

不禁想起一句话:你没经历过,自然感觉不到疼,但你不能把别人的疼痛当做笑话。

一个没有同理心,没有了共情能力的人,内心是感受不到温暖的。

就像刘鑫,就像怂恿吴永宁一次又一次挑战极限的粉丝,也像那些把自己的快乐建立在别人痛苦之上的人。

而感同身受,才是人世间最高级的善良。

最近,电视剧《庆余年》热播,64岁陈道明又火了一把。

江歌遇害3年后刘鑫改名,开始敛财:人一旦恶起来到底有多可恨?

​他的演技没得说,但更多的是他的人品与修养。

有人在网上讲过陈道明的一个故事。

在一次聚会时,冯小刚提议让一位女演员跳支舞助兴,众人纷纷起哄。但只有陈道明看出了女演员脸上的尴尬。他站出来给女演员解围说:别人还是个小丫头,作为演员,不便跳这个舞,而且人家还穿着高跟鞋,不方便。

这一小小的举动,获得了网友无数点赞。

人在最脆弱的时候,感知能力会被无限放大,这个时候围观者的一举一动对我们的影响至关重要。

你永远想象不到你的举动对别人意味着什么。

学会站在别人的角度思考问题,是一个人顶级的修养。

在这个世界上没有谁是永恒的强者,也没有谁是永恒的弱者。

没有谁的生命是一帆风顺的,每一个人都有可能在某个瞬间成为弱者。

我们与恶的距离,往往就在一念之间,一旦捅破了这层纸,我们就会成为“恶”的帮凶。

这个世界的悲喜,都与我们相关。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其他 » 江歌遇害3年后刘鑫改名,开始敛财:人一旦恶起来到底有多可恨?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