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日本哭毁了的周迅

“一个人,他在十几年里面,慢慢地忘记了,也忘记了他最亲的人。

我们有些时候会想,人最宝贵的是记忆,可是当一个人连回忆都没有的时候,是什么呢?”

在这一期的《奇遇人生》里,周迅跟阿雅来到了日本爱知县的一处古宅。

随着周迅低沉沙哑的嗓音响起,76岁的道子女士宅也在古宅中做着家务。

在日本哭毁了的周迅

她每天都会清洁庭院,打扫房间里的尘土,把地板和墙壁,用干净的抹布清洁一遍。

在日本哭毁了的周迅

窗外鸟叫蝉鸣,配着竹影摇曳,窗内的道子女士,在闲下来的时候,会听听古典老歌。

在日本哭毁了的周迅

她的丈夫胜濑幸贞,已经患有阿尔茨海默症很多年了,虽然他已经记不起很多事情,但是道子女士跟这个家庭,仍然在负重前行。

幸贞的病情很不可思议,逐渐把周围的事物跟人,都忘得一干二净,唯一记得的只是歌曲。

在日本哭毁了的周迅

道子跟幸贞是相亲认识的。

两人第一次见面,由父母安排,他们都没怎么说话,第二次见面时,两人才坐了一两个小时的电车外出游览。

而两人第三次见面,就是在婚礼上。

在日本哭毁了的周迅

越过恋爱环节开启新婚生活后,两个人约定,幸贞拼命在外面赚钱养家糊口,道子就好好守护这个家。

在日本哭毁了的周迅

对于这样的配合,他们是非常有默契的。

幸贞是一位大学体育老师,在工作上很有激情而且富有创造力,研发了很多体育器材,在整个日本都能够推广。

在日本哭毁了的周迅

他在讲台上演讲的时候,也总是座无虚席,很多人特地邀请他去讲课。

在道子女士眼里,幸贞是个博学多才的好丈夫,有进取心有担当,在两个孩子眼里,他更是英雄。

他跟孩子拍过一张照片,大儿子小时候的照片就是一边吃东西,一边看着父亲,眼神里满是信赖。

在日本哭毁了的周迅

那个时候的爱情好像都是这样。

从相亲认识,到结婚生子,仿佛流水一样自然,不管是道子还是幸贞都在守护着家庭。

在闲下来的时候,阿雅问道子女士,有没有跟丈夫互诉过爱意,说过“我爱你”这三个字。

道子女士像女孩一样笑了,解释日本人很含蓄,不擅长直接说这种话题。

在日本哭毁了的周迅

但是他们有过这样的场景,幸贞先生喜欢唱歌,甚至上过《一展歌喉》节目,每当他练歌的时候,道子就会在旁边打着节拍助兴。

她记得丈夫最常唱的是《四季之歌》:“喜爱春天的人儿是/心地纯洁的人/像紫罗兰的花儿一样/是我的友人。”

在日本哭毁了的周迅

在这样的古宅里,年迈的道子女士,跟异国的周迅、阿雅唱起了上个世纪的老歌。

几个人从未曾相识,到认识了道子的家庭跟孩子,其实是很幸运的事情。

可说实话,听到道子女士温柔的声音,每天在积极生活的时候,也觉得很无奈,这个家曾经过得那么幸福。

可现在,幸贞先生却把所有事情都忘了。

周迅跟阿雅,走在渐渐昏暗的幽深小路上,她扭头跟阿雅说了一句:抛开痛苦层面,这是……很奇特的一件事情。

在日本哭毁了的周迅

山中不止岁月,可人还是知道的,万事,如梦。

在日本哭毁了的周迅

第二天,几个人在野外摘野花,再加上院子里种植的花朵,经过修建搭配后精心制成花束。

看到这么大年纪,只能一个人忙里忙外的道子女士。

周迅小心翼翼地问:贞先生对你的记忆,对这个家的大部分记忆,都已经不记得了,你不觉得很悲伤吗?

道子女士的回答很让人意外:“即使我丈夫他自己忘记了,可那些事情我们都记得,没有关系。

他现在很快乐,这也挺好,不是什么太悲伤的事情,我们也没有忘记他,很珍视他,我们看着他的背影,努力加油,再超过他的。”

在日本哭毁了的周迅

爱人不在一起也没有关系,只要他开心就好了。

现在道子每周都会开两次车,花费四十分钟的时间,去附近的疗养院看望丈夫,对这个年纪的老人来说,是件很难得的事情,但是道子女士仍然会涂上口红,去看望爱人。

在日本哭毁了的周迅

在疗养院里,幸贞先生跟大家一起唱着歌,牵着护理员的手在附近走动,看到道子女士后,突然大喊了一声:“妈妈”,两个人牵起了手。

幸贞先生的病情很严重,他已经不记得爱人的名字了,只能按照最亲近的“妈妈”来称呼妻子。

在日本哭毁了的周迅

在休息室里,幸贞先生管来探望的周迅叫小姐姐,说着谢谢,没想到那么漂亮的人能来看我,晃神间他又看到了旁边的阿雅,又拼命找补,说阿雅也十分漂亮。

接着幸贞像个小孩子一样,送给两个漂亮的小姐姐葡萄,然后自己演示怎么吃掉。

在日本哭毁了的周迅

得了阿兹海默症的幸贞,不仅忘记大多数事情了,连话语也常常不连贯。

一会儿说他是文部科学大臣,道子在一旁解释,幸贞曾经得了文部科学大臣奖,他对此非常开心。

一会儿在别人问到他关于“太太”的问题时,幸贞先生又回答上了:“兄弟是会吵架的”。

道子在旁边,看着昔日的爱人,丝毫不记得自己,又言语不清的样子,也是有些酸楚的吧。

在日本哭毁了的周迅

但她还是拿起乐谱,跟幸贞一起唱歌。

阿雅旁敲恻隐问了他好几次,知道旁边的女士,是谁吗 ?

幸贞先生是迷惑的,指着旁边的道子女士好几次,才弄清阿雅问的是谁。

在日本哭毁了的周迅

他并没有回答,又唱起了《四季之歌》:

“喜爱春天的人儿是,心地纯洁的人,像跨越岩石的海涅一样,是我的恋人。”

幸贞先生特别跳过前面的部分,只唱了歌中“恋人”的那一段,道子女士问他,“我是恋人吗?”幸贞嗯了下,又点了点头。

在日本哭毁了的周迅

这时的幸贞,也许是因为在爱人面前,好不容易清醒了一次。

说着:“我已经老得不中用了,说话也前言不搭后语,但是我也不能就这样撒手,所以才像现在这样,整天乐呵呵的吧!”

在日本哭毁了的周迅

晚上回到山里的古宅,几个人在庭院里喝着茶。

道子唱着民歌,几个人聊起了天,对于周迅问的“夫妻”这两个字,道子有着自己的看法。

每个人都是从父母身边长大的,可夫妻是从零开始商量着来的,生活到现在的,虽然大家都有各自的想法,但是后来都渐渐合为一体了。

至于人生只是一个人生活的方式,每个人都可以不一样,她想要的很简单,只要能够在死之前,觉得度过了不错的人生,就行了。

在日本哭毁了的周迅

在父亲得了阿兹海默症后,家里的长子从美国回到家里,希望能跟父亲再多见几次面。

第二天,他打算接父亲回家团聚。

在路上父亲已经不认得他了,叫他“哥哥”,说喜欢哥哥摸自己的头,因为要比常人更用力一点儿,长子只是笑着抹掉了眼泪。

在日本哭毁了的周迅

到家里,幸贞跟两个儿子在浴室里一起洗澡。

孩子们耐心地给父亲搓澡,一起泡在水里唱歌,像照顾小孩子一样照顾父亲,浴室里到处都是欢声笑语。

即使经历着,父亲认不得自己,经常称呼错人的事情,但是在这个家里,孩子们从来没有怨恨这种负面情绪,始终是向上的。

在日本哭毁了的周迅

在道子女士准备饭菜的时候,幸贞先生乖乖地坐在桌子上,等待开饭。

他看着准备食物的妻子,叫了声:“小姐姐”,道子听到后,不好意思地笑了:“我又成了小姐姐啊!”

在日本哭毁了的周迅

看到这个场景,周迅说了心里话:人生啊,我在想,如果这是我的先生,我肯定以泪洗面。

在日本哭毁了的周迅

但是道子女士,为了从疗养院归来的丈夫,只是做了一顿家常菜。

一家人吃饭后聚在院子里,幸贞先生又吹起了口琴,所有人都在默默听着跟往常一样的音调。

在合照的时候,道子终于鼓足勇气说出了那几个字儿:“我爱你哦。”

在日本哭毁了的周迅

幸贞先生欢呼得像个小孩子,念叨着:“我太高兴了,简直要流出眼泪来了。”

他时而清醒,时而不清醒,但偶尔还能想起来,道子是她的恋人,有次在庭院里,幸贞拉起了旁边道子的手,对她说:小道,我不想死。

道子女士轻声安慰着:嗯,那要长寿哦,得好好享受才行。毕竟孩子们都长大了,我们只要享受就行了......

在幸贞先生的世界里,似乎只剩了美好的东西,有音乐,有妈妈,有小姐姐。

他也会想起来,原来这些东西是属于一个人,那就是道子女士的。

幸贞先生过着纯粹又幸福快乐的生活。

那么,道子女士跟孩子们也是在向前看,他们把自己的家开成民宿,世界各地不同种族、性别的人,来跟他们聊天。

道子会做上拿手好菜,幸贞在的时候,会给孩子们变魔术。

对他们来说,忘记不是最可怕的东西,只要还有人记得,那就没关系。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娱乐 » 在日本哭毁了的周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