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迅被“年轻小花”逼哭?别急,能撕又兴风作浪的姐姐来了

这两年小鲜肉不再霸屏,荧幕上亮眼的中年女性形象越来越多。

一个乘风破浪的【中女时代】,似乎正冉冉升起。

周迅被“年轻小花”逼哭?别急,能撕又兴风作浪的姐姐来了

先把时间拉回2015年:那年鹿晗回国,流量元年开启,无数小鲜肉偶像喷涌而出。

但这些倍受资本青睐的流量们,却大都没有创造出实绩——

鹿晗电视剧《择天记》口碑扑街,《海上堡垒》口碑票房双扑;

周迅被“年轻小花”逼哭?别急,能撕又兴风作浪的姐姐来了

吴亦凡主演的几部大导演大制作影片,也没一个能打的;

周迅被“年轻小花”逼哭?别急,能撕又兴风作浪的姐姐来了

杨洋+大火IP的组合,票房远不及预期亏损数亿。

周迅被“年轻小花”逼哭?别急,能撕又兴风作浪的姐姐来了

纵观近年国内的全民爆款,基本都是由“中女”抗鼎——

比如姚晨的《都挺好》;

周迅被“年轻小花”逼哭?别急,能撕又兴风作浪的姐姐来了

海清的《小别离》;

周迅被“年轻小花”逼哭?别急,能撕又兴风作浪的姐姐来了

马伊琍和袁泉的《我的前半生》;

周迅被“年轻小花”逼哭?别急,能撕又兴风作浪的姐姐来了

还有刘涛的《欢乐颂》,孙俪的《安家》等等。

虽然这些荧幕中年女性的形象塑造,依旧存在一些刻板印象的小问题。

但难掩这些“中女”身上耀眼的女性光辉。

周迅被“年轻小花”逼哭?别急,能撕又兴风作浪的姐姐来了

最近,中女之风更是越吹越大。刘敏涛的红色高跟鞋,《乘风破浪的姐姐》…中女正全面崛起。

并且姐妹们发现没?

其实这些独立、成熟、随性的中女,才是大多数观众更期待也更喜爱的女性形象。

周迅被“年轻小花”逼哭?别急,能撕又兴风作浪的姐姐来了

她们能回春,所长不意外。因为相比于鲜肉,她们更有实力和演技,不是资本吹起来的泡沫。

并且相比营销出来的面具明星,她们的形象也更真实鲜活。

周迅被“年轻小花”逼哭?别急,能撕又兴风作浪的姐姐来了

当然,国内“中女时代”的诞生,也曾经历过非常多的关卡与陷阱。

中女的背后,是几代女性的荧幕形象进化史。

1990~2000:“母”女时代

1990 年,中国第一部大型室内连续剧《渴望》播出,期间万人空巷,堪称妈妈辈的“圣剧”。

《渴望》主要是聚焦于女主刘慧芳的故事,她几乎是当时所有观众心中的“好女人典范”。

周迅被“年轻小花”逼哭?别急,能撕又兴风作浪的姐姐来了

“娶妻当娶刘慧芳”

而刘慧芳是怎么样一个女人?一个面部总是悲苦凝重的自我牺牲者,一个专门利人毫不利己的“道德楷模”——

恋情里她选择嫁给困难的王沪生,放弃深爱自己的宋大成;生活里,她被丈夫的姐姐百般刁难羞辱,她也选择善良以对;婚姻里,丈夫婚后在自己和初恋之间犹豫,她选择退出成全两人……

周迅被“年轻小花”逼哭?别急,能撕又兴风作浪的姐姐来了

她所代表的这种朴素、温顺、隐忍的女性形象,也反应并加强了当时社会对女性的道德标准和绑架。

这样的标准里,女性是彻底没有自我的。女性的生活就该是孝顺父母;侍奉丈夫;伺候公婆;养育子女;替子女养育子女。

女性只是家庭的附庸;是“伺候他人而生的人种”。

有多少妈妈辈是这样生活过来的?

周迅被“年轻小花”逼哭?别急,能撕又兴风作浪的姐姐来了

2000~2010:“爱”女时代

千禧年,琼瑶剧开始在内地爆发,姐妹们应该都是过来人。

在琼瑶阿姨的笔下,女性开始走出家庭和集体,也开始走出“伟大”道德。

她们大都以自己为王,以个性为王——

什么家庭,什么伦理纲常,她们不在乎。小燕子就是把皇宫闹得个底朝天也不怕。

周迅被“年轻小花”逼哭?别急,能撕又兴风作浪的姐姐来了

她们今生唯一且最重要的追求,就是和恋人一起——

红尘作伴活得潇潇洒洒,策马奔腾共享人世繁华。

周迅被“年轻小花”逼哭?别急,能撕又兴风作浪的姐姐来了

她们的人生,是恋爱永远大于天。

为了爱情,可以哭、可以笑、可以豁出一切不管不顾死去活来。

周迅被“年轻小花”逼哭?别急,能撕又兴风作浪的姐姐来了

琼瑶剧是用个人私情,去对抗那个时代对女性极端的道德要求。

但同时,她也引领着很多女性,走向了另一种极端。

在琼瑶的叙事逻辑里,爱情是一种神话。仿佛拥有爱情,拥有爱自己的男人,女性便拥有了一切且终极的快乐。

这当然不可能。

周迅被“年轻小花”逼哭?别急,能撕又兴风作浪的姐姐来了

但当时很多女性,这样相信了。

然后被所谓的爱,折磨得死去活来,甚至再次失去自我。

周迅被“年轻小花”逼哭?别急,能撕又兴风作浪的姐姐来了

周迅被“年轻小花”逼哭?别急,能撕又兴风作浪的姐姐来了

周迅被“年轻小花”逼哭?别急,能撕又兴风作浪的姐姐来了

周迅被“年轻小花”逼哭?别急,能撕又兴风作浪的姐姐来了

时代交接:短暂的“欲”女时代

2009年,《蜗居》横空出世。

剧中,爱情神话在赤裸现实面前,粉碎得渣都不剩。

周迅被“年轻小花”逼哭?别急,能撕又兴风作浪的姐姐来了

同时,都市女性的欲望开始被光明正大的展露出来。

遗憾的是,这欲望被展示得很狭隘:钱。

钱代替爱情,成了女性一切问题的终极解药。

为了钱,曾经的恋人不值一提;

周迅被“年轻小花”逼哭?别急,能撕又兴风作浪的姐姐来了

为了钱,插足别人婚姻也毫无芥蒂;

周迅被“年轻小花”逼哭?别急,能撕又兴风作浪的姐姐来了

为了钱,身体也不过是工具。

周迅被“年轻小花”逼哭?别急,能撕又兴风作浪的姐姐来了

虽然剧里,女性开始从爱情乌托邦走向现实社会。

但女性在现实社会中形象,被展示成为了拜金欲的累积。

周迅被“年轻小花”逼哭?别急,能撕又兴风作浪的姐姐来了

《蜗居》里的女性欲望,算是某种进步,只是进步不大——

因为它展示的女性,本质上只是从“因为爱抢男人”,变成了“因为钱抢男人”。

2010~2015:“少女”时代

拜金风很快就遭到了全方位的抵制。

2010年,《杜拉拉升职记》爆火。荧幕女性,开始真正从男人里走出,走向她们自己的事业与职场。

周迅被“年轻小花”逼哭?别急,能撕又兴风作浪的姐姐来了

只是,虽然国产剧中的女性走进了职场,但她们的形象大都是“小白花”。

单纯没心机,热情傻乎乎。

周迅被“年轻小花”逼哭?别急,能撕又兴风作浪的姐姐来了

荧幕中的女主角,永远都是各种不谙世事的少女。

周迅被“年轻小花”逼哭?别急,能撕又兴风作浪的姐姐来了

对老的恐惧,让电视剧恨不得在每一个镜头都戴上100层滤镜。

即使是很年轻的小花也要柔光+磨皮。

周迅被“年轻小花”逼哭?别急,能撕又兴风作浪的姐姐来了

“少女感”这样一个原本美妙的词,成了绑架女演员的枷锁。

一个女演员不管是30岁、40岁、50岁甚至60岁,少女感总是被不断提起不断强调。

周迅被“年轻小花”逼哭?别急,能撕又兴风作浪的姐姐来了

周迅被“年轻小花”逼哭?别急,能撕又兴风作浪的姐姐来了

以至于性格很酷的周迅,也一度因为《如懿传》显老,每天早上爬起来哭。

周迅被“年轻小花”逼哭?别急,能撕又兴风作浪的姐姐来了

周迅被“年轻小花”逼哭?别急,能撕又兴风作浪的姐姐来了

这样的年龄焦虑与“少女”焦虑,不断地压迫着女演员。她们自己的面孔特质,也逐渐在整齐划一的粉红少女中,变得面目模糊。

周迅被“年轻小花”逼哭?别急,能撕又兴风作浪的姐姐来了

但女演员的魅力,女性的魅力,难道只有少女感吗?

2020~2025:中女时代萌芽

从圣母,到爱情,再到金钱,最后是少女。

发现没?

以往的这些女性形象,本质上只是男性欲望的投射而已:

“圣母”是他们渴望的家庭中的贤妻良母,“爱情”是他们幻想的关系中的恋爱脑女,“金钱”是他们现实里的所需所求,“少女”是他们审美中的低幼形态。

几十年来国内荧幕女性形象,始终是在男权的凝视下变化。

周迅被“年轻小花”逼哭?别急,能撕又兴风作浪的姐姐来了

好在,这几年很多中年女性正在发出自己、属于女性的声音。

比如,质疑少女感的殷桃陈乔恩;

周迅被“年轻小花”逼哭?别急,能撕又兴风作浪的姐姐来了

周迅被“年轻小花”逼哭?别急,能撕又兴风作浪的姐姐来了

走出家庭生活重新找回自己的伊能静;

周迅被“年轻小花”逼哭?别急,能撕又兴风作浪的姐姐来了

离婚后,在事业上涅槃而生的刘敏涛;

周迅被“年轻小花”逼哭?别急,能撕又兴风作浪的姐姐来了

“爱情,放胆来吧,随它去吧”

以及,许多在《乘风破浪的姐姐》里依旧心怀梦想,肆意舞动的姐姐;

周迅被“年轻小花”逼哭?别急,能撕又兴风作浪的姐姐来了

这些姐姐们是在告诉世界,女性形象没有什么固定标准,女性更不必遵循男权的塑造。

这就是女性意识的可贵之处。

“中女”们并非要替女性安排一个“新标准”。而是试图营造一个宽松的氛围,打破各种“女性焦虑”,让女性能更开放更自在地去做自己。

如今时代里,有很多自身条件很好,又美又能赚钱的30+小姐姐,她们更像不愿被定义的张雨绮——

既有拿起刀和前夫互怼,然后果断离婚的气势;

周迅被“年轻小花”逼哭?别急,能撕又兴风作浪的姐姐来了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娱乐 » 周迅被“年轻小花”逼哭?别急,能撕又兴风作浪的姐姐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