留守女孩676分报北大考古系引争议:谁知道梦想和现实哪个更残酷

湖南耒阳留守女孩钟芳蓉,自小随爷爷、奶奶生活,自六年级起更是进入寄宿学校独自面对学习,然而争气的她今年考出了文科676的高分,位列全省第四。全校50名老师在校长的带领下,连夜进村报喜,村里更是放鞭炮庆祝。

就在人们为此女孩送上真诚的祝福之时,这女孩又以志愿填报北大考古系再次引发人们热议,热议焦点无非是:考古专业一向冷门,孩子家庭条件又不是很好,能考全省文科排名第四的好成绩,足可以选择一个热门的、赚钱多的专业,选择冷门专业太吃亏了。

即使是赞赏钟芳蓉选择的诸多网友,也是抱着美好的憧憬猜测:该生因毕业于北大考古系,是有可能进入某211院校当教授或者进入某知名博物馆享受国家编制的,因此持前景一片大好的乐观态度。

不难看出,大家在评价钟芳蓉的志愿选择的标准是基于现实的残酷性,而非考虑梦想的价值。

留守女孩676分报北大考古系引争议:谁知道梦想和现实哪个更残酷

那么,坚守一些不热门的梦想是不是就意味着现实会很残酷呢,在现实生活中,到底是放弃梦想,向现实妥协更残酷;还是坚守梦想,不向世俗的价值观妥协更残酷?

01

男女都怕入错行

中国有句古话叫“男怕入错行,女怕嫁错郎。”然而男女平等,婚姻自由的今天,嫁错郎可以再选,而入错行无疑是人生的第一大痛事。

2008年,以660多分的高考成绩排名青海省理科前5的周浩,在父母的劝说下,放弃自己想去的北京航空航天大学学机械的梦想,报考了炙手可热的北大生命科学专业。

然而,一向喜欢动手的他,因误入侧重理论与分析专业而痛苦万分,而他的学习热情也几乎在自己不擅长的领域被消磨殆尽。

为了改变这种现状,重新找回学习热情,他曾谋划过转专业,转学校,甚至休学一年,用体验打工的苦累来警醒自己屈从现实,然而休学一年后又回到北大的他,更加不适应本专业。

万般无奈之下,他将自己的人生选择彻底推倒重来,选择了北京工业技师学院。从全国数一数二的名校到读一个毫不入流的技校,这让世人看足了笑话。

然而找到学习兴趣和热情的周浩却一头扎进自己所感兴趣的数控技术研究中去,在学校老师的精心栽培和自己的深度钻研下,周浩终于找准了自己的位置,屡屡在全国数控技能大赛上拔得头筹。

如今他留校从教,学校也为他解决了编制和户口问题。而他更是会以饱满的热情一直奋进在追求梦想的道路上。

留守女孩676分报北大考古系引争议:谁知道梦想和现实哪个更残酷

除此之外,2015年考入北大医学部的王琛琪,在入学不足一个月后,深感专业学习的痛苦,不得不退学复读,2016年再次考入北大信息科学专业,这才又鼓起了学习深造的风帆。

还有入读清华大学精密仪器专业的邹英杰,同样因选错专业而退学复读,直到复读两年后才重新考入北大光华管理学院就读。

像这样因选择了自己不感兴趣的专业而无法适应学业的例子并不在少数,而能有勇气退学复读,重新选择的尚在少数,而那些因为现实的残酷而坚持在自己不感兴趣的领域中挣扎的人们,其实更加痛苦和无奈。

留守女孩676分报北大考古系引争议:谁知道梦想和现实哪个更残酷

02

中国有多少学生能坚守自己的梦想?

每年喜欢上小徐老师的语文课、喜欢文学的孩子有很多,但高考过后,能坚持学中文的孩子却少之又少,无非是家长反对,孩子迷茫,似乎选择金融、财经类更能挣脱现实的残酷,然而,又有多少孩子在密密麻麻的报表和材料整理归类中崩溃,成为赚钱的奴隶,有谁知道这有多残酷?

小徐老师多么希望,当我在问孩子们想学什么专业,将来想干什么事业时,能两眼放光地给我一个肯定的答案。然而,现实中,要么学生没有梦想,要么有梦想,也被我们这些已被现实打败的人早早掐灭了孩子追求梦想的火焰。

人工智能公司调查报告显示,72%的毕业生表示如果可以重填志愿,自己会重新选择专业,而在高考填志愿时,69%的学生并不知道自己专业学什么,自己未来又想做什么,这不能不说是人才的浪费,同时也是人生的悲哀,而这一现象也注定了未来人生的残酷现实。

留守女孩676分报北大考古系引争议:谁知道梦想和现实哪个更残酷

03

坚守梦想的模样应该是怎样的?

毅然选择北大考古专业的留守女孩钟芳蓉称自己喜欢历史,受樊锦诗先生的影响,想追寻樊老的足迹,去读研深造做研究。

樊锦诗先生的一生就是坚守梦想的模样,这位生在西湖湖畔的柔弱婉约的女子,把一生都献给了黄沙漫天,荒无人烟的敦煌莫高窟。

她从24岁进入敦煌实习,曾因体弱多病,水土不服而提前结束实习期,然而当毕业时,敦煌写信向北大要人时,樊锦诗又毅然选择前往这个生活条件极差的地方,并在之后50多年,将一生献给了敦煌的探索、保护及敦煌艺术的传播。

与深爱的爱人两地分居,孩子无人照看且无法去一所像样的学校就读,加上极其艰苦卓绝的生活环境等等,都没有让她放弃,反而让她全身心地投入到敦煌文化的研究与传播中去,她说:“我是敦煌的女儿,睡时想着敦煌,醒了还是想敦煌,生活就是这样简单而快乐。”

如果不是梦想的支撑,谁又能体会到深入到某一事业中去的充实和快乐呢?因此,残酷的终究不是现实,而是无所适从的人生境遇。

留守女孩676分报北大考古系引争议:谁知道梦想和现实哪个更残酷

眼科医生陶勇曾劝诫高考生要坚持选择自己感兴趣的专业就读,因为只有坚守理想才能有力量克服一个又一个关卡,而没有梦想支撑的选择,人生的每一个头上关卡都会难以逾越。

钟芳蓉同学既然以樊锦诗先生为榜样,想必不会不清楚考古专业的工作性质,而明知道考古专业不被世人所看好,依然坚守自己的梦想,相信她会在此领域坚定地追随前辈的足迹走得更远,成就个人价值,这与那些碌碌无为之辈相比,谁的人生更残酷可想而知。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教育 » 留守女孩676分报北大考古系引争议:谁知道梦想和现实哪个更残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