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访」凌潇肃:我越认真,导演越想笑

2017年底,凌潇肃参与了演技比拼节目《演员的诞生》。其中一场《最爱》的表演,将“沉寂”的凌潇肃再次推到了公众视野。这个片段走红网络后,凌潇肃一夜之间收到了很多剧本。他从中挑出了两个,一个是《中国合伙人2》,一个就是近日上映的《特警队》。

在采访中,凌潇肃与记者分享了这段“离奇”的经历。电影导演丁晟找到他时,他正在午睡。然后他“稀里糊涂”去了北京文化办公室,不明就里地脱光了衣服,第二天一大早就奔训练营了。他光知道电影的名字叫《特警队》,知道导演是执导自己喜欢的电影《解救吾先生》的丁晟,知道自己是男一号,就糊里糊涂地成了《特警队》的一员。

「专访」凌潇肃:我越认真,导演越想笑

“我这么一个老弱病残,也40岁了,腰椎间盘突出,外加很严重的腰肌劳损,腿半月板积水,跟腱也有问题。找我,不难为我吗?我跟你讲,这就叫临危受命,骑虎难下。我完全是冲着丁晟两个字去的,没有看过剧本就签了合同,就是慕他的名而去的。”

凌潇肃在电影《特警队》里饰演的角色叫“刘浪”,是蓝剑突击队二队的队长,这是一个有点“痞”却又实力超群的特警角色,骁勇无畏、重情重义。在电影里,刘浪接到了捣毁制毒基地的秘密任务,作为突击队的队长,他需要带所有特警队员们“回家”。

为了更贴近生活中的特警,凌潇肃和其他演员在拍摄前进入到北京市公安局反恐怖和特警总队,接受了15天全天候封闭式的专业“魔鬼”集训,训练项目包括战术、枪械、动作和装备等多个方面。等到戏开拍,训练还没有停止。

「专访」凌潇肃:我越认真,导演越想笑

“丁晟要求我们每一天早上,别管有你戏没你戏,八点钟全部都得去。有戏的拍戏,没戏的训练。”在杂乱的现场,演员们自备哑铃、杠铃,甚至就地取材,就在现场捡铁块练习。参演电影的特警队员也在其中,拍戏时他们是凌潇肃的队友,下戏了他们又是凌潇肃的教官。

凌潇肃回想起这段拍摄经历仍然觉得印象很深刻,他为这个角色付出了很多,也希望“刘浪”能成为继“洪世贤”之后又一个被观众记住的角色。“一个已经很牛了,希望刘浪是第二个。”

除了电影外,凌潇肃近段时间还以综艺嘉宾的身份活跃在大众视野里。在参加完《哎呀好身材》后,他又带着妻子唐一菲上了《妻子的浪漫旅行》。在节目中,凌潇肃和唐一菲率真、大大咧咧的性格,以及两人的相处方式引发话题不断。

谈起自己参加节目的理由,凌潇肃回答得很简单。“它(《妻子的浪漫旅行》)是一个大家都非常关注的节目,非常焦点的节目。我的想法永远是非常非常单纯的。”聊起节目播出后网友的评论,以及对于两人矛盾的质疑。这个西北汉子特别耿直地说:“我还怕伤害?我是被千锤百炼过来的人,我是中国最不怕伤害的人之一。”

「专访」凌潇肃:我越认真,导演越想笑

界面文娱对话凌潇肃

界面文娱:之前您说《演员的诞生》之后接到两部片子,《特警队》是其中一部吗?

凌潇肃:《演员的诞生》之后我接了两部电影,一个就是中影的《中国合伙人2》,一个就是这个。这个电影找我的时候我正在睡午觉,经纪人给我打电话说,你下午到北京文化办公室来一下,说丁晟要见我。我也不知道什么事就来了,来了以后丁晟说,你好,我是丁晟。我说导演您好,我特别喜欢您之前拍的《解救吾先生》。他又说,我这儿给你准备了一篇纸,你能试试戏吗?我说这没头没脑的,试什么戏?他说,我要拍一个电影叫《特警队》,现在缺一个男一号,我觉得你蛮合适的。你要想来的话,就试个戏。我说行吧,然后就试了一段警察审讯犯人这场戏。

然后副导演帮我搭戏,试了大概五分钟吧。试完了以后,导演说挺好挺好,突然就让我把衣服脱了。我当时特别惊讶,他接着说,对,我们这个要光膀子,要有块的。然后我一下就给脱了,脱了以后站墙那儿,副导演就各种拍,正面、侧面、转身,特别像被关在监狱。我上台试戏也就罢了,还脱光了让你拍了一顿,就差脱裤子了。结束之后他们让我回去等信吧,我就走了。

界面文娱:那个时候身材怎么样?

凌潇肃:我一直身材都很好,一直都在有控的范围之内。因为我是专业拥有好身材二三十年,从小就身材好,练体育的。你看我拍的《跤王》、《关中匪事》,就没有不好过。我上电影学院的时候,人送外号搓衣板,就是在我的八块腹肌上是可以洗衣服的。所以我对身材这个事不是特别的在意,腹肌拥有太多年,实在没什么稀奇了。

「专访」凌潇肃:我越认真,导演越想笑

界面文娱:我看您节目里也不忌嘴,怎么保持的?天生的吗?

凌潇肃:练,大运动量,每天练。我现在就是伤很重,都40岁了,训练强度不如以前了。运动员只要一停下来是很容易发胖的,任何一个运动员只要停下来,或是退役,那身材就呼一下跟气球一样吹起来了。所以我基本上都保持着运动状态,不敢让自己真正休息下来。

界面文娱:刘浪这个角色气质特别硬汉,和您之前塑造的角色很不一样。您怎么把自己的性格或者气质,和这种硬汉气质相结合的?

凌潇肃:当时我就问导演,我说你干吗选我,我这么一个老幼病残,也40岁了。丁晟说,我这个片子里的人物没有那么大,也就33。那我就不乐意了,我说你找个33岁的人来演多好。找我,不难为我吗?我腰也不行,腰椎间盘突出,外加很严重的腰肌劳损,腿半月板积水,跟腱也有问题,我承受不了这么大运动量的影片拍摄,还有集训。我说你换人吧,你别选我了。他说不行,没时间了。所以我完全就是被他拉下水的,他各种鼓励我,激将我。

界面文娱:怎么鼓励的?

凌潇肃:他说我不拍的话,我人生此时不搏更待何时。大家都希望我有新作品,现在给我机会,我不上,一顿激将。其实我在训练营的时候就已经觉得不行了,因为我特别怕中间受伤,我拍不了给人撂半截了怎么弄?那不损失更大?但丁晟让我放心,剧组会保护好我的。可是在训练营的时候,我就已经受伤挺多的了。

我跟你讲,这就叫临危受命,骑虎难下。我听说有的人是等了好几个月才来的,但我真的是头天中午在睡觉,第二天一大早就奔训练营了。我稀里糊涂地就来了,光知道这部电影叫《特警队》,连剧本也没给我看。我完全是冲着丁晟两个字去的,没有看过剧本就签了合同,完全是慕他的名而去的。

「专访」凌潇肃:我越认真,导演越想笑

界面文娱:当时在训练营是什么情况?主要是训练哪些项目?

凌潇肃:训练营时间很短,我们就只有15天时间。其实也有半个月了,但现在我觉得非常短。你要演一个真正的特警,不在那儿受训半年,我觉得都不行。15天时间里要学的东西特别多,比如说拿枪,你不能拿着就完了,所有的姿势,包括插枪、拔枪、装弹都要很熟练。我们怎么可能在15天之内完成这个事?实际上我们连拍摄到结束60多天。每一天就跟训练营一样。

界面文娱:每天都在魔鬼训练?

凌潇肃:每天都在练,丁晟要求我们每一天早上,别管有你戏没你戏,八点钟全部都得去。有戏的拍戏,没戏的训练。《特警队》跟以往的拍摄不太一样,以往的拍摄是有统筹、有计划、有通告的,这个没有,所有人每天早上七点半出发,然后去现场等着,我们经常一等好几天没有我们的戏。那就去练。所有的教练都在,所有的特警都在。平时他们是我们的教练,在戏里他们是我们的队员。

「专访」凌潇肃:我越认真,导演越想笑

界面文娱:这样的安排时间,片场有人跟导演提出异议吗?

凌潇肃:我当时就跟他提出异议了,我是现场唯一一个敢跟他叫板的人。我说你把我们这么多人都拉到这儿,也没戏。他说没戏你训练啊,但每天拍摄的场地完全没有训练的条件。比如我们第一站去的京郊大仓库,那个仓库最起码废弃30年了,杂草丛生,脏得不得了。我们在里面拍戏,每一个工作人员都要戴两层口罩才能喘气,待10分钟就得出去一趟。而且那里没有任何的健身器械,车把你往那儿一送,就结束了。我们最后就自备哑铃、杠铃,用工厂的废铁练,就地取材,就差在那儿焊杠铃了。

界面文娱:您之前说自己是那种拍戏之后反复回想的演员,在《特警队》里面有没有哪场戏,或者是哪一段让您一直回想?

凌潇肃:我跟你说,《特警队》拍摄第一个场景的时候我们都没有拿到剧本。在训练营的时候,我天天都催他的剧本,我说我到底演谁?我到底是干吗的?他就一直让我们在这儿训练,他看明白了就给我们安排角色。他心里有数,他说反正我是队长,是男一号,其他的人物谁演谁他还没想好,但是正在渐渐地给他们对号入座。

界面文娱:他有没有跟您讲是看中您什么特质?

凌潇肃:对,我说我这么老幼病残,怎么找我?他说他觉得我骨子里有种喜剧的东西,可笑。不知道为什么,我越认真他越觉得想笑。这个是他想要的东西,因为他特别不喜欢搞得一本正经,他想还原一个生活中的状态。

「专访」凌潇肃:我越认真,导演越想笑

界面文娱:这个片子是喜剧吗?

凌潇肃:后来我们拍成了喜剧,有点喜剧的偏向。

界面文娱:所以拍摄过程中都是没有剧本的,让演员自由发挥的成分比较多?

凌潇肃:几乎一直都没有,只有场景。每场戏导演都会跟我们排练,现攒。导演在不停地修改自己的剧本。

界面文娱:您之前接受采访比较少,好像最近这段时间才开始多起来。

凌潇肃:没有,不少。因为我是觉得没有什么可采的,这个是电影需要宣传,其他时间没什么可采的,有什么可采的。

界面文娱:您之前说自己是一个无趣的人,您怎么形容自身的性格?

凌潇肃:我实际上是比较两极的性格。其实我很内向,但内向又不是说不想表达自己,就是性格内向。但是有的时候,我又有强烈的要自我表达的欲望。就是很有自己的想法,但是性格又内向,基本上这样的性格。

界面文娱:最近跟演技相关的综艺节目越来越多了,您也说《演员的诞生》给您的职业带来了转折。您觉得这样的节目能确实给演员带来名气或者机会的提升吗?

「专访」凌潇肃:我越认真,导演越想笑

凌潇肃:我倒没有想名气的提升,如果想那个就特别不单纯了。但是我觉得在众人面前表演是一种锻炼。人越单纯,做一件事情越能做好,想得越多越完蛋。

我上这个节目,是受到我妻子的鼓励。但是我完全没有想到它能给我带来这么大的影响。当时就是觉得好累,连觉都睡不好。因为时间太短了,节目不给你排练的时间。

界面文娱:如果本色出演一个角色,您想演一个什么样的?

凌潇肃:其实我觉得不存在本色出演,任何一个角色都不存在本色。因为人的性格本身就是非常多面的,我们人类有共同的弱点,也有共同的优点,这是演员能演绎角色的可能性。共情,这个是一个前提。正是因为我们面临的是困境和环境是一样的,所以说才有表演这门艺术。

人的性格就像一个圆球,比如说眼睛。你说它有多少个面?它有无数的面。但是它镶在你的眼眶里头,你睁开眼睛的时候,别人可能看不到整个眼球,只能看到你眼睛透露出来的瞳仁。那么这个瞳仁是你想要给别人看到的,还有90%是在眼眶里。

界面文娱:这么多年,您怎么看《回家的诱惑》给您带来的这么持续的影响力?

凌潇肃:我觉得特别好,总比演完以后让大家没印象好。我觉得能被大家记住的就是成功。一个演员一辈子能演到两个家喻户晓,让人念念不忘的角色,这辈子就太值了。一个已经很牛了,希望刘浪是第二个。

「专访」凌潇肃:我越认真,导演越想笑

界面文娱:您现在看到那些调侃,或者表情包是什么样的心态?

凌潇肃:我挺高兴的,我也笑,我看到什么都笑。我没有什么放不下的,大家喜欢你塑造的角色,我觉得是好事。就算他恨你,他恨的也不是你,他恨的是角色。他恨你证明他看了,而且看得很认真,他被带进去了。

界面文娱:经过这个剧本之后,您之后挑剧本会更加谨慎吗?

凌潇肃:怎么说呢?当年就像小米加步枪打仗一样,有条件要上,没条件也得上。哪有那么多选择。

界面文娱:那如果现在还有类似的人物形象找到你,你会演吗?

凌潇肃:那我就得看我对它感不感兴趣,我肯定是演我感兴趣的。

界面文娱:最近您上了综艺《妻子的浪漫旅行》,在里边主动提起了自己的婚姻,还有生活中的矛盾,当时为什么想上这档节目?

凌潇肃:因为这个节目大家很喜欢看,它是一个大家都非常关注的节目,非常焦点的节目。我的想法永远是非常非常单纯的。

「专访」凌潇肃:我越认真,导演越想笑

界面文娱:参加节目之前有纠结吗?

凌潇肃:不纠结,特别不纠结。而且我跟我太太特别不愿意在人面前秀恩爱,我们想让大家看一下我们的生活中不好的时候,展现一下不和睦的时候,不知道为什么,我们也搞不清。可能就是因为不懂套路,不按套路出牌,所以大家觉得还挺真实,要是特别懂套路,我觉得可能也就没什么意思了。

其实我们就是不愿意在人面前,让人觉得我们很恩爱,特别奇怪。生活中没有摄像头的时候还没有这种感受,在节目里反而吵架。不过您说有没有矛盾,咋可能没有,谁家没有矛盾?

界面文娱:你有担心过这个节目会给您或者家庭带来过伤害吗?

凌潇肃:从来不担心。

界面文娱:您会看评论吗?

凌潇肃:看,我还怕伤害?我是被千锤百炼过来的人,我还怕伤害?我是中国最不怕伤害的人之一。

界面文娱:您现在对于婚姻生活的理解是什么?

凌潇肃:还是得三观统一,老生常谈。三观不统一,一天都过不下去。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娱乐 » 「专访」凌潇肃:我越认真,导演越想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