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台北故宫里展示的核舟,是我们小时候学的《核舟记》的核舟吗

中国台北故宫里展示的核舟,是我们小时候学的《核舟记》的核舟吗

《核舟记》是明朝文学家创作的一篇说明文。此文细致地描写了一件微雕工艺品——"核舟"的形象,其构思精巧,形象逼真,反映了中国古代雕刻艺术的卓越成就,表达了作者对王叔远精湛技术的赞美,以及对中国古代劳动人民的勤劳与智慧的高度赞扬。是所有学子都学习过的一篇非常非常好的文章。

中国台北故宫里展示的核舟,是我们小时候学的《核舟记》的核舟吗

1

从2004年开始,台北故宫与外界合作,陆续推出了一批宣传作品。在这些广告宣传片当中,《到故宫找惊喜》,充满了孩子式的顽皮和童趣,那枚当年差点被遗漏的雕橄榄核小舟成了故事的主角。

中国台北故宫里展示的核舟,是我们小时候学的《核舟记》的核舟吗

2

这枚雕橄榄核小舟,题材取自苏东坡的《后赤壁赋》。《后赤壁赋》是苏东坡在贬官湖北黄州时所写的。初冬的一个夜晚,苏东坡和友人携酒荡舟于赤壁之下,在小小的船舱中,我们看见苏东坡和两位客人悠然坐于舱内,面前的桌子上杯盘狼藉,在船舱外,还雕有童子、船夫和舵手。人物虽小,但细致生动的表情却各有不同。

中国台北故宫里展示的核舟,是我们小时候学的《核舟记》的核舟吗

3

这种橄榄树,生长于广东省增城地区,它的果实比一般橄榄要大,学名叫做乌榄,这种橄榄的味道酸涩,但是经过腌制之后,它却是当地人重要的食物。除此之外,果肉还可以用来榨油,皮可以用作染料,而它的果核,几百年来,又被当地的工匠艺人们,雕刻成各种各样的花篮、人物、动物和船只。

中国台北故宫里展示的核舟,是我们小时候学的《核舟记》的核舟吗

4

公元1737年,一批来自广东的橄榄核原料被送到了北京故宫造办处。一位老者模样的工匠,拿起它们仔细地看着,这位老人名叫陈祖章,和这批橄榄核一样,他也来自于遥远的广东。在造办处,像陈祖章这样的工匠有一个特殊的称呼:南匠。它指的是一些具有特殊工艺技术应宫廷急需、由地方奉旨送来内务府造办处效力的人员。在最鼎盛的时期造办处一共拥有四十二个作坊,集中了来自全国各地的能工巧匠,他们在造办处受到严厉管束,即使偶然不慎,也要受到责打,有些人甚至甘冒极大的风险逃离造办处。

也许正是因为眼疾的原因,八年来陈祖章一直没有做出什么好的作品。与家乡广东相比,造办处的待遇也并不高,他每个月的工资是造办处里最低的,只有钱粮银三两。公元1737年的这一天,陈祖章显得格外认真而专注。此刻,他小心翼翼地拿起了一个橄榄核,对着窗外射进来的光线仔细反复地观察着。陈祖章拿起了雕刻刀,开始了一刀一刀地雕琢。

这枚雕橄榄核小舟在制作完成之后,被送到了二十六岁的乾隆皇帝手中。看得出来,他非常满意这件作品,陈祖章的工资也跃升至造办处工匠每月最高的十二两白银。

很多的大陆游客都很自然地把这枚核舟,直接当作我们的语文课本里《核舟记》里的核舟了,网上也有台北故宫核舟为《核舟记》原型的说法,这也是核舟展品前游客众多的原因之一。而台北故宫方面和导游也没有过多地解释。其实,台北故宫展出的核舟,还真的不是我们课本里面的核舟。《核舟记》开篇即说,"明有奇巧人曰王叔远,能以径寸之木,为宫室、器皿、人物,以至鸟兽、木石,罔不因势象形,各具情态。",显然,《核舟记》中的核舟为明朝王叔远得的作品,而台北故宫的核舟是清朝陈祖章的作品。

两者虽同为精品和珍品,但不可混为一谈。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文化 » 中国台北故宫里展示的核舟,是我们小时候学的《核舟记》的核舟吗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