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有任何预兆,快手做了个女团

“快手出女团了”

“火线妹唱的好乖,爱了爱了”

“蔡蔡真的值得好的出道起点”

“有点期待KSgirls去参加选秀节目”

“第一次看逗逗跳舞”

“啥时候出个快手男孩啊”

快手上关于快手女团的讨论热度持续走高,长期关注7位出道女孩的忠实粉丝在评论里为各自爱豆应援,颇有一种“自己饭的爱豆终于扬眉吐气一次”的欣慰与骄傲。

没有任何预兆,快手做了个女团

《创造营2020》收官当晚,硬糖少女303正式成团出道。前后间隔20分钟,快手高调推出快手女团“KSGirls”, 并官宣首支官方MV《多彩视界》。

不同于选秀女团成团路径,快手女团未经选秀综艺节目积累用户基础作为铺垫,省去粉丝参与投票pick环节,甚至摒弃练习生人设包装打造的养成过程,7位女孩直接C位出道。

舞担蔡冰,弹唱达人陈逗逗,二次元担当火线妹,rapper担当刘安然,童颜少女贺雅婷,精神小妹担当曾沛馨,舞蹈系学霸陈春雨,7种不同类型女生被快手选中,站上由快手重新定义的女团舞台。

盛名与质疑纷至沓来。一方面,快手女团slogan“每个勇敢做自己的女孩,都在C位”,《多彩视界》混剪宣传片一如既往精准触达公众情绪,受到无数认同。另一方面,公众对艺人容忍度越来越高的普遍争议被放大到7位“非典型女团”的女孩身上,无论颜值还是唱跳业务能力都被大众拿来对比、审视、挑剔。

“标准女团”什么样,是否女团只能允许一种标准的形态存在,快手如何定义女团,女团定义权应该掌握在谁的手中?“快手女团”仅是出于玩票性质,还是进军偶像产业的信号?快手女团能否打破“出道即巅峰”女团魔咒?

没有任何预兆,快手做了个女团

快手女团:不定义女孩,都在“C位”

无论是女团THE 9、硬糖少女 303,抑或是风光无两持续霸屏热搜的姐姐们,偶像成团的路径颇为一致:经纪公司向平台输送练习生/艺人,练习生/艺人通过《创造营》《青春有你》《乘风破浪的姐姐们》等偶像选秀节目持续曝光,制造话题热度,反复强化“人设”,实现最大限度地圈粉。然后经过颜值、唱跳实力、观众缘、人气、综艺感等多维度赛制pk晋级,由粉丝或评委投票,最终成团出道。

对于练习生而言,参加节目本身即是个人出道生涯一部分,随着节目播出周期,人设、话题热度逐渐养成。

然而快手女团无论是成团方式,跳过全民选秀、实力考核环节直接出道,还是女团成员背景,都与常规女团路径大相径庭。

事实上,快手女团推出的直接导火索源自快手女孩儿们无缘《创造营》。

快手影视内部人士告诉娱乐资本论,按照最初设想,快手影视希望与《创造营》达成合作,向后者输送快手深度用户。然而经她们精心挑选出来的女孩,最终被拒之门外。

平台作为向市场输送偶像的关键力量,拥有定义女团的审美权,某种程度上决定着女孩们的出道资格。

然而平台们选择未来偶像的标准通常很难把握,孟美岐式兼具颜值与实力练习生顺理成章晋级出道,杨超越、虞书欣式专业水准不过关但胜在热搜体质与观众缘的练习生也有机会携流量出道。杜华女士在《姐姐》节目中阐述的女团标准更为直接:外形养眼、黄金比例、有基本功。所以颜值、实力、观众缘、流量、背后的资本,都有可能成为影响偶像诞生的决定性因素。

话语权不对等,几十位快手女孩失意创造营舞台,快手影视因此决定自行搭建舞台。背靠快手3亿日活平台,有流量、不差钱、还有无数真实精彩的女孩,加上此前同视频平台的合作基础,快手影视迅速在1个月的时间内完成角色转换,成为游戏规则制定者。

比起颜值即正义或是业务能力必须过硬,快手理解的女团是青春、多元、真实,女孩们可以是甜美风,也可以是御姐范,还可以很酷,她只是女孩,什么样的女孩都可以出道。

一如快手女团官宣文案:不是所有姑娘都能站在舞台中央,不是所有姑娘生来都有背景,也不是所有姑娘都愿意遵循这个世界给“女孩子”下的定义。

千姿百态才是生活的真实模样,这7个女孩是快手上所有平凡女性用户的缩影。而在快手上,每个勇敢做自己的女孩子,都在“C位”。

不去定义,不必处心积虑争抢C位,甚至不用刻意包装打造人设。标准女团人设通常被人为包装,女孩们必须收敛自己本身光芒,任由他人赋予标签。而快手女团,严格来说女孩已经并非完全素人,他们生长于快手生态,早已完成自身人设打造。在快手用户眼里什么样,在公众面前就该是什么样。

没有任何预兆,快手做了个女团

素人女团or网红女团

快手女团跳过选秀养成过程,自然也需要花时间弥补因捷径导致的更为苛刻的市场接受度。

不少人质疑,“开个快手号,人人都出道”,更像是为快手争取新用户的营销口号。事实上,出道并非毫无门槛可言。

快手女团中舞蹈担当蔡冰,此前参加过韩国练习生训练,跳舞基本功过硬,风格偏韩范,曾经为蔡徐坤MV做示范。陈春雨,舞蹈系学霸,拥有北京舞蹈学院以及奥特兰大学双硕士,快手2013年用户。陈逗逗和火线妹是快手网红,二者在快手上分别拥有粉丝数量2574.8万、1342万,流量不亚于一线明星。

没有任何预兆,快手做了个女团

陈逗逗优势在于,她可以连续唱一百首串烧歌曲不停歇。火线妹属于二次元电竞少女,日常就是在快手开直播打游戏。安然是rapper担当,贺雅婷长相偏日系,属于童颜少女、人美歌甜。曾沛馨则是团队精神小妹担当,快手影视工作人员称其为“10个杨超越的合体”。

被快手选中的女孩,本身自带流量,她们在各自圈层已经形成粉丝沉淀,几乎都是快手3年以上深度用户。

快手女孩人设打造是在直播间完成的,常规意义上的女团在大荧幕前为观众唱歌跳舞,快手女孩通过直播间给大家唱歌跳舞,快手直播间即是她们舞台。她们更懂互联网,擅长与粉丝互动打交道,清楚如何营销自己。

其次,她们真实且独立的特质与快手底层价值观相契合。

真实意味着不过度包装自己。7位女孩子几乎没有偶像包袱,火线妹,即使被粉丝称为煤气罐、火箭筒也不介意,自己也加入恶搞阵营将照片p成煤气罐,KSGirls煤气罐。

她们现在收入已经大为改善,但在饮食上依然低调朴实,遇见标价昂贵的衣服也会吐槽。像贺雅婷和曾沛馨,早期依靠服装卖货为生,被选中去广州合体拍《多彩视界》mv,被问到上次去广州目的,回答称进货(因为广州都是服装城)。

火线妹大一时因为爸妈心脏病发作而退学,陈逗逗,现在已成家庭经济支柱,这些女孩大多来自三四线城市,因为家庭原因不得不过早的独立自主。

没有任何预兆,快手做了个女团

快手女团与传统女团相左的是,传统经纪公司希望对女生实现绝对控制,女孩不必太有主见,安分守己做个听话的“工具人”即可,业内传言称,杨超越经济公司就曾限制其玩某社交产品。女孩们业务能力甚至不需要多突出,因为太优越容易脱离掌控。但在快手看来,女孩们都是独立的个体,首先是人,其次才是女团艺人。

女孩们可以对自认为不合理的安排说不,快手也尊重女孩们说不的权利。女孩们不再只是配合表演的花瓶,她们开始被允许有主见、有想法。

传统女团审美标准,正在被快手有意消解。为了避免被主流审美绑架,快手影视最后放弃“不完美”女孩的营销方案,每个女孩子都是精彩完美的。为了打造青春、真实、多元的女团概念,快手影视避开头部明星与网红,克制使用资本的力量快速集结成团。强调女孩们粉丝一定要参差不齐,甚至女孩高矮胖瘦都要参差不齐。

七个女孩,七种类型,代表了目前女孩对美的七种向往。用户画像上也求到了最大公约数,像陈春雨粉丝主要集中在30-45岁,逗逗的粉丝稍微低龄,火线妹受众多为虎扑直男,蔡冰粉丝多关注美妆等等。

没有任何预兆,快手做了个女团

快手影视更大的野心

爱奇艺《青春有你》与腾讯打造的《创造营》系列已经相继落幕,优酷《少年之名》《乘风破浪的姐姐》依然强势霸屏。青春和梦想的故事被复制到另一个节目继续上演,抖音日前联合四大经纪公司推出《练习生请开播》,《青春有你3》数日前官宣启动招募,新一轮的男团选秀又要拉开帷幕。

没有任何预兆,快手做了个女团

但一个综艺节目显然不能承载起偶像团体的未来,即使严格按照工业化流程打造偶像团体,也无法决定市场对于偶像是否买账,出道即巅峰是不少偶像团体面临的集体困境。

公众质疑在于,缺乏造星经验的快手推出女团的意义是什么?缺少综艺热度的快手女团如何走出出道即巅峰怪圈,实现大范围出圈?

事实上,非典型快手女团的意义在于,快手在《创造营》《青春有你》《乘风破浪的姐姐们》之外为公众提供了另一种女团可能:女生们不必是资本裹挟操纵的花瓶,不必刻意包装人设,你就成为你本来的样子,勇敢做自己。

练习生们也并非只有综艺节目这一个出口,短视频平台凭借流量优势正在成为偶像产业最大变量。

对于快手来说,打造女团概念既是当下一次品牌营销策略,也是对整个快手影视生态搭建的一次有益助力。

没有任何预兆,快手做了个女团

快手影视通过女团概念可以让更多女性用户对平台产生价值认同,在快手,勇敢做自己,就可以被更多人看见。“人人都出道”不现实,但“开个快手号”却可以为快手新增无数女性用户。

此外,“每个勇敢做自己的女孩子,都在C位”理念也同此前大范围出圈的《存在即完美》《看见》宣传片一脉相承。快手底层价值观没有改变,聚焦每一个人,每一个人都是自己的英雄。

值得一提的是,《存在即完美》《看见》《多彩视界》均出自快手影视团队,不断出圈的混剪宣传片让快手影视从幕后走到台前,此前快手影视还首次线上发行院线电影《空巢》。

按照快手影视方面的规划,未来平台内部资源会全力为女孩倾斜。影视剧、参投电影、音乐,多元化全方位发展。目前陈逗逗已经录制四首歌曲,全年录制目标是八首,火线妹已经做好两首。另有两位成员确定参演微剧,配合明星出演小短剧。此外还有各种商务活动、品牌宣传、线下活动,快手女团首先可以满足集团内部需求。

偶像批量制造背后,或许隐藏着一个更为宏大的影视版图。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娱乐 » 没有任何预兆,快手做了个女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