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到水木年华被23岁的乐评人嘲讽,我的青春受到了冒犯

《乐队的夏天》首播,看到水木年华真诚地站在舞台上,他们有点惶恐,又对舞台心生敬意。只是他们离开舞台的时间太久,久到未曾预料到时代变化,所带来的焦躁和戾气。

看到水木年华被23岁的乐评人嘲讽,我的青春受到了冒犯

23岁的“专业”乐评人,甚至带着点得意,“我作为一个23岁的年轻人,他们这种中年人的油腻,根本打动不了我,我没有获得一丝感动。”言语之间,急于要凸显自我,仿佛自己就是品味独特的鉴赏大师。

看到水木年华被23岁的乐评人嘲讽,我的青春受到了冒犯

你还别说,这个时代,这样“追求自我”年轻人越来越多。他们对一切事物刻意追求不同,显得自己品味与众不同;而一边又对某些神曲妥协和吹捧,庸俗又无知。他们没有耐心,对于自己不认同的事物肆意抨击,偏执而又浅薄。

看到水木年华被23岁的乐评人嘲讽,我的青春受到了冒犯

我和朋友讨论起关于水木年华参加《乐队的夏天》的表现,朋友们大多是充满敬意,虽然没有太多的惊喜,但是诚意和勇气,包括没有再唱《一生有你》,都足以让观众对于水木年华保持尊重和敬意。

看到水木年华被23岁的乐评人嘲讽,我的青春受到了冒犯

其中一位朋友气愤地说,暂且不说,这个乐评人是如何从一首《青春再见》里听出中年人的油腻,这种对于前辈乐队,40多岁依然有勇气站在舞台上,被别人点评来说,已经值得鼓励,乐评人是极其的幼稚和不尊重。

“你可以说他们的音乐过时了,已经不是潮流了,也可以说把机会留给那些年轻的乐队,甚至可以说时代变了,不属于他们了,但唯独不能不尊重,轻视他们。”

看到水木年华被23岁的乐评人嘲讽,我的青春受到了冒犯

水木年华对于很多人青春意味着什么?在很多80后和90后看来,水木年华是他们曾经在校园的记忆符号,是青春的印记,《一生有你》是对心爱女孩的表达;《在他乡》是离开家乡求学,对于家乡的怀念,《青春再见》是对青春已逝的遗憾和不舍。

我想这种青春的情愫,对于那些浅薄又无知的一些年轻人来说,是根本无法体会的。他们对这种情感的漠视和不尊重,对于那些听着水木年华的歌度过青春的人来说,是悲哀和愤怒。

看到水木年华被23岁的乐评人嘲讽,我的青春受到了冒犯

就像缪杰后来的回应,“他们可以左右舞台,但是他们左右不了这个世界。”

水木年华“消失”了大概近十年的时间,是存在很大的争议。距离他们上一次发专辑,已经可以追溯到10年前,两位成员在舞台上也很坦然,这些年拍电影,做公益,但是他们还是想改变对于水木年华的标签,他们也想有机会,玩出新的音乐。

看到水木年华被23岁的乐评人嘲讽,我的青春受到了冒犯

我们也在今年的《乐队的夏天》里,也看到那些年轻的乐队,大多数的年轻人热血又脚踏实地。比如傻子与白痴,超级斩,福禄寿,这些年轻的乐队同样优秀,而且有着年轻一代的成熟与包容,他们身上散发着的从容与安静,让我惊讶!

看到水木年华被23岁的乐评人嘲讽,我的青春受到了冒犯

或许时代真的变了,但我更希望看到的不是某些年轻“乐评人”的狂妄和自大。而是那些脚踏实地,热血又张扬的年轻乐队,去接过上一代人的接力棒,这样整个音乐环境才会越来越好吧!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娱乐 » 看到水木年华被23岁的乐评人嘲讽,我的青春受到了冒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