杭州失踪被害女子丈夫:案发后回家给女儿送饭自称“警察”,曾是舟桥连官兵,与前妻之子在杭州工作

齐鲁晚报·齐鲁壹点记者 陈晨

7月23日晚,持续半个多月的杭州女子离奇失踪事件终于有了结果。杭州警方发布通报,失踪女子已经遇害,其丈夫有重大作案嫌疑,已被采取刑事强制措施。

就目前披露的信息来看,所有的事情,都发生在杭州当地一个名为“三堡北苑”的小区内。确切地说,所有事情发生在4号楼内。

妻子

三堡北苑距离杭州东站仅十几分钟车程,小区不大,共有6栋居民楼。有四个门可以进入小区,分别是北门(即正门),东门,东门旁的一个消防通道,以及通往南邻公园的南门。4号楼就在东门附近,有18层高,每层4户。该幢居民介绍,每层中间两户房子的面积是50多平,东西两户的面积为70多平。

离奇失踪多日现被确认遇害的来女士,就住在8楼中间靠东一户。

来女士家门口对着楼梯间。门上贴着春联和一个倒“福”字,上面还有一个“光荣之家”的小牌匾。门口一侧是鞋架,另一侧的墙面上挂着几把雨伞和雨衣。

当地居民介绍,前段时间,杭州的雨连绵不断。

前几日,小区内外贴满了寻找来女士的寻人启事,包括沿街商铺,小区内的公告栏,各个楼道口,每个电梯内等。寻人启事上有来女士的照片和体貌特征:53岁,身高158cm,不胖不瘦,精神正常。

杭州失踪被害女子丈夫:案发后回家给女儿送饭自称“警察”,曾是舟桥连官兵,与前妻之子在杭州工作

张贴在小区门口的寻人启事,现在已经被撕掉

警方发布通报前后,寻人启事大部分已被撕掉。

来女士是一家公司的保洁人员,据当地媒体报道,她属于退休后返聘,退休工资加保洁的工资,每月收入有七八千元。

来女士与现任丈夫许某某育有一个小女儿,此前来女士还有过一段婚姻。

当时三堡北苑小区还是三堡村,来女士嫁了过来,与前夫育有一个女儿。现在大女儿也有了自己的孩子。寻人启事上面,留的就是大女儿跟女婿的联系方式。

后来来女士跟前夫离婚。邻居说,离婚后的来女士没有离开三堡村,跟现任丈夫许某某结婚后,他们继续住在三堡村。后来两个人生下了女儿,今年已经11岁。

六七年前,因为三堡村拆迁,三堡北苑小区成了村民们的安置房。邻居说,分房政策是按人头分,每人60平。这么算下来,来女士一家三口可以分到180平。他们现在所住的房子50多平,另外还有一套120多平的房子。

许某某此前在接受当地媒体采访时也提到,他们家还有一套房子正在装修。

来女士前夫的父母也是三堡村人,现在跟来女士住在同一小区内。

前夫母亲告诉齐鲁晚报·齐鲁壹点记者,离婚后他们便跟来女士没了来往。来女士失踪4天后,她得知了这个消息,不过并没有多问什么。老人说,当初来女士和前夫离婚,是因为“夫妻关系不好”。老人家提到,离婚前他们曾借给许某某一些钱,后来许某某还不上了。

来女士娘家在距离三堡北苑约两公里的一个小区。来女士嫂子曾对齐鲁晚报·齐鲁壹点记者说过,来女士的父母已经去世,她还有一个哥哥和一个姐姐。

“表演”

在杭州警方的通报中,来女士遇害,55岁丈夫许某某有重大作案嫌疑。

通报中,许某某是杭州籍。来女士嫂子说,许某某是浙江诸暨人。在跟来女士结婚前,他与前妻有个儿子,现在杭州工作。

在来女士失踪的前几天,许某某曾接受过当地媒体采访,并讲述了来女士失踪前的行程。

7月4日上午,许某某和来女士到过当地一家医院。下午,来女士带小女儿到一家书店买书,还买了蛋糕。下午5点04分,电梯监控拍下来女士最后的画面,她拎着东西跟小女儿一起回了家。

小女儿对齐鲁晚报·齐鲁壹点记者表示,妈妈带她去买的是面包而不是蛋糕,那天并不是她的生日。

这天晚上,家人一起吃了晚饭,晚上10点左右上床睡觉。

许某某称,7月5日凌晨0点30分,他起床上厕所时来女士还在,凌晨5点半左右起床后,发现来女士已经不在身边。

7月6日下午,来女士工作单位打来电话,告知来女士未到岗。晚上家人向当地派出所报警。

当地媒体在采访许某某时,他表示凌晨5点半发现来女士不在时“没有在意”“这个很正常”。当地媒体继续询问,之前是否出现过这种情况,许某某的答案是“没有”。

他还认为,来女士不可能是一个人出去的。“我女儿怎么办?我的生活怎么办?我老婆什么时候回来?是死是活都不知道。”这些话都出现在当地媒体对许某某的采访中。

7月23日晚杭州警方通报后,很多网友说,许某某的先前采访,其实就是一场“表演”。

杭州失踪被害女子丈夫:案发后回家给女儿送饭自称“警察”,曾是舟桥连官兵,与前妻之子在杭州工作

警方通报后,7月24日上午,小区内已经没有吸污车作业

丈夫

其实早在警方出通报前,大量网友便在网络上表达了对许某某的怀疑。小区居民也表达过对许某某的怀疑。

一位居民说,许某某跟来女士因房子问题发生过矛盾,并且“他之前当过兵”。记者从许某某一位战友处获悉,许某某1984年入伍,不过不是侦察兵,而是一名舟桥连官兵。

也有同层的邻居说,从未听到过来女士夫妻二人吵架。来女士嫂子最后一次见她,是失踪的前一周,他们一家三口正一起散步。许某某在接受当地媒体采访时,说夫妻二人关系和睦。

关于许某某的职业,当地媒体采访时他说自己有固定工作。有人说他是小区物业工作人员,所以对小区监控了如指掌,但这一说法遭到了小区保安的否认。住同一层的邻居曾提起过,许某某是“开车的”,在地铁站工作。来女士嫂子也表示过,许某某的工作“好像是在地铁站那边。”

7月24日齐鲁晚报·齐鲁壹点记者曾到杭州地铁公司询问,楼下保安请示领导后表示“要找人去公安”。齐鲁晚报·齐鲁壹点记者从杭州地铁工作人员处拿到了该公司公关部门的电话,但一直无人接听。

早在7月20日中午,齐鲁晚报·齐鲁壹点记者曾在来女士家门外见过许某某一面。当时只有来女士小女儿一人在家,许某某一手拎着饭,一手敲响了门。早些时候小女儿曾说,“爸爸去上班了”“中午会回来给我送饭”。

面对询问,许某某面色温和但一言不发。他在敲门时说了句“警察”,随后小女儿把门打开。许某某进门后摆了摆手,随后把门关上。

女儿

根据杭州警方通报,来女士家人的报警时间为7月6日晚上8点07分。从许某某口中的7月5日凌晨5点半起床上厕所时发现来女士不见时推算,已经过去了约40个小时。

来女儿大女儿及侄子在前期接受当地媒体采访时,表示他们花了两个通宵,查遍了小区内的监控,但就是没有发现来女士的踪影。

“进口出口反复仔细的查过了。”“包括楼顶地下室,我们都找过了。”“警方还出动了警犬,整栋楼挨家挨户都检查过了。”“把小区附近一个池塘的水都抽干了。”

如上所说,多位小区居民也表示,曾有民警入户调查,“冰箱的每一个人抽屉都打开看过,洗衣机也打开查看,家里的每一个地方都查看过。”来女士同住一层的邻居还表示,民警进行了两次入户调查。

7月20日,齐鲁晚报·齐鲁壹点记者曾在来女士家门口与其小女儿进行过一次对话。她说自己一个人在家,“爸爸上班去了”,家人嘱咐不能随便开门。

这名11岁的小女孩说,妈妈是在晚上不见的,虽然当时自己也在家,但并没有听到过异常声音。妈妈不见了好多天,她说很想妈妈,还跟着大人去过派出所,但是妈妈一直没有被找到。

7月23日晚杭州警方发出通报后,齐鲁晚报·齐鲁壹点记者再次来到了来女士家门口,值守在门口的两名男子说,家里没有人在,“大女儿来过,刚刚离开。”

网上一直在传,来女士遭到了“碎尸”,被丢进了化粪池。齐鲁晚报·齐鲁壹点记者在7月20日就曾见到小区里来了吸污车。7月23日,最多时有4辆吸污车在4幢楼附近同时作业。通过小区东门看到,下午民警从化粪池中发现了一样东西,装进一个黑色塑料袋中带走了。

杭州失踪被害女子丈夫:案发后回家给女儿送饭自称“警察”,曾是舟桥连官兵,与前妻之子在杭州工作

7月23日下午,民警从小区东门附近的化粪池发现了东西,拍照后装进黑色塑料袋带走

杭州警方在通报中表示,“目前案件仍在全力侦办中,公安机关将根据案件侦办进展,于近期召开新闻发布会,及时通报有关案情。”至于事情真相是否真如网友猜测,这还要等警方的继续通报。

许某某已经被警方控制了。此前他在接受当地媒体采访时,提到“我女儿怎么办”。不知他在行凶时,是否想起过“女儿怎么办”。

本文由#树木计划#作者【海岱新闻】创作,在今日头条和齐鲁晚报网、齐鲁壹点客户端独家发布,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其他 » 杭州失踪被害女子丈夫:案发后回家给女儿送饭自称“警察”,曾是舟桥连官兵,与前妻之子在杭州工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