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徽唯一全盲考生再战高考 总分635分超一本线120 分

新安晚报 安徽网 大皖客户端讯 作为安徽省今年唯一一名全盲考生,合肥考生昂子喻一直备受关注。考试结束后,他感到压力很大,尤其是高考成绩出来的前一天晚上,他紧张得难以入眠……7 月23 日上午,当高考成绩出来的那一刻,昂子喻感觉浑身都轻松了:总分635 分,高出安徽理科一本分数线120 分。对一名盲人考生来说,这个分数十分难得,而这也意味着,与其他考生相比,昂子喻和他的家庭要付出更多努力。从小到大,昂子喻经历了怎样的人生?是什么让他在学习上一步步实现突破?盲人考生高考是怎么进行的?昨日,新安晚报、安徽网、大皖客户端记者走进昂子喻家,聆听他的求学往事。

安徽唯一全盲考生再战高考 总分635分超一本线120 分

昂子喻一家。

父亲自制放大版教材

昂子喻今年19 岁,在他三四岁时,被发现视力有些问题,经医院检查确认,由于视网膜病变,双眼视力正在减退。“检查结果让人难过,孩子从小自立性很强,而且他也想和其他孩子一样到学校读书。”昂子喻妈妈说。

在小学三年级时,昂子喻的视力更差了。书本上密密麻麻的字,他只能看清楚字体较大的那些。为此,爸爸将课本上的内容,全部输入到电脑里,将字体放大数倍后,再打印出来。整个小学阶段,他所用的教材都是父亲为他特制的。

“孩子小学学习成绩还不错,在班级里排前三名。”昂子喻妈妈说,孩子也没有觉得自己跟同学有什么不同,总体来说还是非常自信的,而且也很好学。

赴青岛系统学习盲文

进入初中,昂子喻的成绩也一直名列前茅。但中考那年,他受到了打击。“中考没有盲文试卷,况且他对盲文也不熟悉。”父亲说,昂子喻没能参加当年的中考。

不过,合肥教育部门为昂子喻继续求学指了一条道路,去青岛盲校。青岛盲校用盲文教学,组织学生进行考试,昂子喻可以系统地学习盲文,并参加之后的高考。“他是以第一名的成绩进入青岛盲校的。”父亲说,昂子喻在盲校上学一年后申请转回合肥,并进入合肥六中学习。

记者了解到,昂子喻第一次接触盲文是在初二时,当时他跟着合肥特教学校一名老师,学习盲文4 节课,共约8 小时。“这位教语文的特教老师把自己知道的盲文,都教给了昂子喻。”妈妈说,这位老师对英语和数学等科目相关的盲文了解得不多,所以昂子喻学习盲文之路暂时中断。到了青岛盲校,昂子喻的盲文水平大幅提升。

去年高考觉得没考好

在合肥六中求学期间,昂子喻和同学们上一样的课,考一样的试,跟其他同学没有什么两样。从青岛盲校带回的高中阶段全部97 本盲文教材,是他和同学唯一的区别。“有了盲文教材,课本上的内容就不需要别人念给我听了。”不过,昂子喻说学校开展的各种考试,还是需要家人念出来,并帮忙写答案。

记者了解到,在合肥六中组织的多次模拟考试中,昂子喻的成绩都还不错。去年,昂子喻参加了高考,当年考了551 分,比安徽理科一本分数线高出55 分,也被一所医学类高校录取。“孩子感觉高考发挥得不太好,所以想复读一年。”妈妈说,家人尊重孩子的意见,所以经过多番考虑后答应了他。

高考上午考试最难熬

昂子喻告诉记者,连续两年高考,他都是一人一个考场。盲文试卷是单面打印的,每科考试试卷有33 页。为了方便答题,他坐在考场中间,四周的桌子都可以用。

“盲文试卷的考试内容和普通试卷是一样的,不同的是图形类题目会少一些,一般用高考卷其它同等难度的试题代替。”昂子喻说,自己考前很少有盲文模拟试卷可以做,这个发现也是自己第一年参加高考时才知道的。

按照相关规定,全盲考生每科考试时间延长50%。“上午场一般是两个半小时,他需要3 个小时45 分钟,这很消耗精力。”妈妈说,上午场延长了,但下午场开始的时间与其他学生是一样的,昂子喻中午很难好好休息。“还好现在都熬过来了,今年成绩考得也不错。”

学习之外最爱听评书

记者了解到,盲文试卷印刷成本复杂,盲文以“方”为单位,每个方有6 个点,通过这些点的排列组合,可以表达不同的意思。一般需要两个“方”才能表达一个汉字音节。盲人考生在答题中,用手摸着盲文试卷来答题,花费的时间要比普通考生长得多,而在平时的学习中投入的时间也要多。

“对我而言,因为视力原因,平时课外活动很少,闲暇时我最爱听评书以及一些中外名著。”昂子喻告诉记者,他爱听单田芳的评书,也喜欢打开电脑播放一些中外名著听,家人对他的学习没有要求,但强烈的求知欲和自尊心让他不甘屈于人后,看不见他就用耳朵去感知世界,去获取知识。

昂子喻告诉记者,他在上小学的时候,因为视力原因,经常做作业做到晚上9 点多,同样的功课,他的学习过程需要更多时间,这也让他很珍惜课后时间。同时在上课时,他保持高度专注,老师每一句话,他都牢记在心,经常下课后,静静地坐在座位上回味课堂内容。

感谢一路帮过他的人

“我没法像其他同龄人一样看到这美丽的世界,但我希望做一个对社会有贡献的人。”昂子喻说,不管是在学习还是在生活中,甚至是外出,除了父母,他得到很多好心人的帮助。让他难忘的是,有一次去北京参加夏令营,他和另外一名盲人要去一个地方,可是从地铁下来后迷失了方向,是好心人把他们送到了目的地。

“故天将降大任于斯人也,必先苦其心志,劳其筋骨,饿其体肤,空乏其身……”在家中,昂子喻说这是他很喜欢的文章,还有海伦·凯勒的《假如给我三天光明》等。从这些文章中,他懂得人应该珍惜生命。在采访中,昂子喻还不忘感谢一路帮助过他的人。

丁心颖 新安晚报 安徽网 大皖客户端 记者魏鑫鑫 王吉祥 摄影报道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教育 » 安徽唯一全盲考生再战高考 总分635分超一本线120 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