杭州“家中走失案”前后:消失19天的妻子与最终被锁定的丈夫

杭州“家中走失案”前后:消失19天的妻子与最终被锁定的丈夫

失踪的来惠利。

在最初的寻人启事中,53岁的来惠利是从位于杭州市江干区三堡北苑的家里走失的。

根据家属的描述,当时是“7月5日凌晨”,“她身穿咖啡色吊带睡衣,和一双黑色鞋子,未带任何证件和手机”。更蹊跷的是,警方和物业等部门在此后的追踪调查中发现,来惠利“最后一次出现在监控中的时间是7月4日17时10分,没有监控显示其走出小区”。

无缘无故的消失和无头无尾的行踪,很快成了媒体和网友关注的话题。在对此案的分析描述中,有人说想起“蓝可儿案”;还有一些网红专程赶到事发小区开启直播,收获流量,也遭到了普遍指责。

最后,嫌疑人指向了那个淡定对警方和媒体讲述事发经过的人。7月23日晚,杭州警方通报来惠利已遇害,丈夫许某某(男,55岁,杭州籍)有重大作案嫌疑,已被依法采取刑事强制措施。

失踪

来惠利失踪后,家属曾接受杭州当地多家媒体采访。

她的丈夫许先生曾介绍,在他的陪同下,来惠利曾于7月4日上午在杭州市红十字会医院配齐高血压药物。当日17时10分,来女士和小女儿拿着蛋糕和书籍在电梯间内有说有笑回家。

在后来的追踪中,这被指是她最后一次出现在监控视频中。

许先生曾不动声色地向当地电视台介绍,7月5日0时30分许,他起身上厕所时妻子还躺在身边。等到5时许,床上只剩下自己一人。

“虽然以前没有发生过这种情况,但我以为她出去了,没有在意。”

据介绍,等到5日中午、傍晚来惠利都没回家吃饭,也无法取得联系,家人开始四处寻找并报警。

许先生还曾向电视台透露,妻子前段时间受失眠困扰。失踪后第二天,也就是7月6日下午,他收到了妻子此前网购治疗失眠的药物。

杭州“家中走失案”前后:消失19天的妻子与最终被锁定的丈夫

接受采访的丈夫。

寻找

来惠利失踪前,正在第二段婚姻关系中。

据其第一段婚姻所生的大女儿介绍,其与母亲并不同居一处,母亲与现任丈夫、小女儿一同居住在事发小区。4日17时10分,来女士最后出现在监控中,就是和小女儿拿着蛋糕和书籍出现在电梯间。

“哪怕是贴着墙出来,脚肯定会拍到的。”

来惠利的侄子向电视台介绍,家属已和警方反复查看所有的出入口的监控。“看了三个通宵,也没什么画面。”

他表示,警方已对地下室、天台、绿化景观做了地毯式的搜索,但也没有任何发现。

征得职能部门同意后,家属还连同物业抽干了小区隔壁的景观河。

杭州“家中走失案”前后:消失19天的妻子与最终被锁定的丈夫

抽干的河水。

关切

认证为来惠利家属的网友曾在社交平台发文,称系来的大女儿。

这名网友怀疑母亲来女士可能是被人强迫带离的。

“妈妈没有带任何东西离开,家里妈妈的东西只少了一件吊带睡衣。妈妈很喜欢这份工作,没去上班,也没有请假。”

7月19日12时许,四季青派出所工作人员曾告诉南都记者,案件已移交江干区分局,“成立了专案组。”随后,江干分局相关工作人员向南都记者确认,警方正全力调查此案。

来惠利失踪前在当地一家公司上班。

7月21日下午,该公司工作人员告诉南都记者,来惠利是外聘人员,主要从事办公室保洁工作。

“之前见过她,觉得她人还挺好的,和公司其他人相处得不错,一般会比其他人来的早一点点。”

该工作人员向南都记者表示,来惠利最后一次来公司上班是7月3日,当天是星期五,此后就再也没见过来女士。“(失踪)之后就有警方来公司调查了。”

杭州“家中走失案”前后:消失19天的妻子与最终被锁定的丈夫

来惠利最后一次出现在监控画面中。

落网

失联19天后,53岁的来惠利终于有了下落。

7月23日晚,杭州警方通报来惠利已遇害,丈夫许某某(男,55岁,杭州籍)有重大作案嫌疑,已被江干分局采取刑事强制措施。

通报称,7月6日20时07分,杭州市公安局江干区分局接群众求助,称三堡北苑居民来某某于7月5日凌晨失踪。针对该起失踪事件,江干分局立即组织力量开展调查寻人工作。

据介绍,在搜寻过程中,多处疑点引起警方高度重视,省、市、区三级公安机关迅速成立专案组,全力开展侦查工作目前案件侦办取得重大突破,失踪女子已遇害,其丈夫许某某(男,55岁,杭州籍)有重大作案嫌疑,现已被江干分局依法采取刑事强制措施。目前案件仍在全力侦办中,公安机关将根据案件侦办进展,于近期召开新闻发布会,及时通报有关案情。

值得注意的是,这份通报并没有提及网传的事发地“化粪池”,也没有透露嫌疑丈夫的心路历程。

采写:南都记者 诸未静 詹晨枫 黄小殷 实习生 伍美宣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其他 » 杭州“家中走失案”前后:消失19天的妻子与最终被锁定的丈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