浙大学生不满学校对强奸罪大学生留校察看,折射学校处罚严宽失据

猛犸新闻·东方今报评论员 陈思

夏日一到,罗裙骤短,男人的丑态骤多。

即便贞烈如我,亦有在商场林立白腿间目光游离的瞬间。不过一窥见身边婆娘似笑非笑间送出的盈盈秋波,一个性致勃发年轻人,就瞬间体验到了蓝色药丸也无法拯救的委顿。走吧,媳妇,看上哪个包了,我借呗有钱。

但,“凡人之所以贵于禽兽者,以有礼也”。在下半身支配下,浙大学生努某意图强奸女同学的行为,确实突破了大家的容忍底线。但是真正让舆论持续升温的导火索,显然是网友对法院判罚与学校处理不满。就连很多浙大的校友、学生都纷纷发文称“对学校的行为感到不齿。

舆论的愤怒可以一意孤行,但法律的尺度并非拍案而起。对于法院的判决不做评述,但是对于学校的处理,浙大学生们却有可以说道的空间。

浙大学生不满学校对强奸罪大学生留校察看,折射学校处罚严宽失据

浙大作为全国知名的双一流大学,是浙大学生心目中的是非分明、判罚公平的“象牙塔”。而浙大学生作为高知群体,对案件的是非曲直有着清晰的判断。并作为可能的利益相关方,努某的“留校察看”也让不少女生感觉人身安全受到威胁。同时,校内学生最接近风暴眼中心,又不断有“知情人”、“受害者”发布新信息。

多种因素交织之下,不少浙大学生对学校的不满持续升温,称对学校“感到失望”,甚至在网络上“口诛笔伐”。

教育部《普通高等学校学生管理规定》第五十二条规定,学生触犯国家法律,构成刑事犯罪的,学校可以给予开除学籍处分。注意,这里说的是“可以”而不是“必须”,决定权在高校。再者, 依据《浙江大学学生违纪处理办法》,“被判处有期徒刑被宣告缓刑的,给予留校察看或开除学籍处分”。由此可以看出,浙江大学的处理结果偏向“从轻发落”,法律法规上并无瑕疵。只是合规、合法,却不一定合理。

浙大学生不满学校对强奸罪大学生留校察看,折射学校处罚严宽失据

在学校的处罚中,“留校察看”的严重程度仅次于“开除学籍”,但是两者还是有着本质的区别。留校察看期间如果未犯此类错误,是可以申请取消留校察看处分的,也不会影响毕业。在人情社会现实中,留校察看,也往往会沦为走过场,惩戒力度有限。事发后努某晒旅游、秀恩爱“毫无悔过之意”的举动,似乎也印证了这种推断。

另外,高校如果要做到严宽相济、尺度合理,除了照搬校规外,还理应综合考虑犯罪行为的恶劣程度、社会影响,以及是否经得住“类比正义”的朴素拷问。从校内处罚尺度来看,2012年,浙大的苏某某,因盗窃罪被判处缓刑3年。2015年,浙大的吕某某因为盗窃被判处缓刑一年半,浙大给予了开除学籍的处理。2018年,吸毒学生武某,被留校察看……

从其他高校来看,哈工大两名学生因考试作弊被开除。另外,清华大学、复旦大学、南京大学、武汉大学等高校都有规定“构成刑事犯罪的,给予开除学籍处分。”偷盗、作弊,虽然并不更“高尚”,但是从性质上,却远没有违背他人意志,造成生理心理伤害强奸更恶劣。校方处理意见与公众情感上的差异,这说明高校在此类事件的执行细则标准上尚有漏洞,配套法规与制度设计欠合理性。

不知是否受持续发酵的舆论影响,7月20日晚,浙大发布了“启动后续调查”的通报。对此事,网络上有爆料者称努某“糟蹋了二十多个女生,大部分都是学妹。”如果爆料属实,那么浙大处理意见中“念其初犯”的理由就无法成立。爆料的真实性,相信不久将有结果。

几乎任何犯罪分子都会需要一个“改过自新”的机会,但“XX高校大学生”不应作为“从轻发落”的理由。大学生作为一个基本由成年人构成的群体,没必要被过分保护,承担自己行为所带来的后果,又何尝不是人生的重要一课?我们没理由因为对大学生有“成才”的期许,就忽略其“成人”的前提。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教育 » 浙大学生不满学校对强奸罪大学生留校察看,折射学校处罚严宽失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