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文宏:世界疫情高峰还未到来,控制基本上要两年左右

7月19日,由复旦大学管理学院推出的“瞰见”云课堂系列线上公开课,邀请上海市新冠肺炎医疗救治专家组组长、复旦大学附属华山医院感染科主任、复旦大学上海医学院内科学系主任张文宏教授,复旦大学管理学院院长陆雄文教授,复旦大学管理学院管理科学系、弘毅讲席教授胡建强,从医学、管理学、决策学等多个角度,探讨全球疫情态势、平战结合之下的精准防控以及疫情下的全球化之路。

张文宏:世界疫情高峰还未到来,控制基本上要两年左右

世界上的疫情高峰到现在为止没有到来

管院教授陆雄文提问,中国的疫情得到有效的控制,但是受全球疫情的影响,还在对外防止输入,对内防止反弹,目前形势和未来趋势如何?

“这次疫情最大的问题,就像我们当时预测过的一样,到了夏天以后它还消停不了。”张文宏表示,原来大家有预测,这次疫情是不是像SARS一样,到了夏天以后,会有一个低潮。但是目前,新冠疫情还是处在持续的传播过程,所以世界上的疫情高峰到现在为止没有到来。

“没有高峰你就永远不知道它的低谷在哪里,它还没有形成一个折点。”

从全球来讲,疫情的第二个特点是不均匀性。张文宏表示,疫情的不均匀性,就意味着世界之间是不平衡的,不平衡的不同地区之间如何进行沟通,这会成为一个大的问题。

疫情控制基本上是两年左右

张文宏认为,按照病毒的传播链,事实上现在很难停下来。

一般来说,疫情持续流行两年就下来了。大多数城市里的人获得了一个接近群体免疫的水平,它的流行力就下来了。农村地区因为大家比较疏远,就不受影响,所以这个流行病就下来了。

他称,就全球来讲,病毒可能会无休止地存在,但是疫情最终会得到控制的,控制基本上也就是两年左右,它的流行率一定会下来的,这个疫情不结束,疫苗很快也就会出来了。

疫情考验社会治理能力,中国抗疫的决心很大

各国防疫抗疫的策略不同,有没有最好的模式?国际抗疫和中国模式的内在差异和背后肌理如何?

张文宏说,各国在疫情起来之后的反应速度可以做一个沙盘推演,就会发现,中国这一次的决心比他们大。“一开始就采取封城,在城市里彻底隔断,隔断以后使得病毒失去了传播的机会,这是武汉。在其他地方扩大检测,检测以后立刻隔离,这些事情都做到了100%。”

疫情也考验着社会治理能力。

张文宏说:“在武汉,我们把整个城市shut down,shut down就是在整个外面封掉,里面关掉,关掉以后在涉及到各个经济的小的区域里面,我们要小的区域能够继续存活。这个事实上对于社会的要求是很高的,物资输送到每一个社区,这么多人全部都不工作,然后要养活他们。”

与此同时,国家放开,这也是一个很大的挑战。参与对话的教授胡建强表示,这也是在研究的一个问题:是否有些模型和数据能够帮助政府做出比较好的决策。

到底放多少人进来是我们可以忍受的?张文宏表示,世界上其他国家也在做这一模型。

中国目前采取“熔断”措施,“你好我就开,但是如果每一个航班进来超过5例以上,对不起,我就暂时关掉,等你好了我再开。”张文宏称,最大的一个问题是,世界上到底忍受的限度是多少?“我们熔断5例,5例是不是太严,是不是给它10例呢?”张文宏表示,这个会成为很大的一个数学问题,但是也是一个防控的问题,所以这个问题非常艰难,是一个多学科的问题。

精准防控,其他地方不停摆

目前,世界上可以总结出哪些抗疫经验、教训?

张文宏称,目前到了夏天,疫情还在拼命地往上面奔,这个情况对全世界来讲,超出了很多人的预想。但他仍表示,很多经验可以总结。

第一个总结是中国的经验,对于爆发的城市,像武汉,彻底地封城,最终两个月内把病毒搞定。但是大多数国家很难对社区的管理达到这个水平。

如果做不到,第二个策略也值得学习,像欧洲是值得学习的。它的一个做法是,一旦有病,在家隔离,但是如果病得很重,医院收治。

“它的一个平衡点在哪里?重症病人的数量不要超过医疗负荷,如果不超过医疗负荷,整个病死率可以降到很低的水平。”

所以策略就出来了,只要医疗没有达到这个瓶颈,就可以开放社会。轻症的病人在家隔离,不需要去医院去看;如果加重,就到医院,但是只要到医院,就有足够的床位,那么病死率就降到很低的水平。张文宏表示,在美国、欧洲,现在大多数死亡的人都是85岁以上的人,或者80岁以上的人。

还有第三种策略,像中国、日本现在控制得那么好,仍面临着世界疫情不断输入。

“我们的策略就是北京这样的策略,一旦出现局部的爆发,进行精准的防控,但是在这个区进行精准的防控,其他区继续上班。”

“精准防控,其他地方不停摆,这个策略也是非常好的。”他说。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健康 » 张文宏:世界疫情高峰还未到来,控制基本上要两年左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