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萨克斯坦暴发“不明肺炎”,当地华人:很多人外出不戴口罩

搜索下载华舆APP(中新社旗下新媒体平台),关注全球华侨华人,浏览世界各国媒体新闻资讯,无需翻译——华舆在“手”,世界尽在掌握!

中新社·华舆讯 据俄罗斯龙报网报道 新冠肺炎疫情在全球继续蔓延之际,哈萨克斯坦曝出数百人“不明肺炎”的消息。哈国官方称,该不明肺炎具有“潜在危险性”,且患者比新冠确诊患者多两三倍。

不明肺炎在哈国流行 专家:99.999%仍是冠状病毒

中新社报道,哈萨克斯坦卫生部长阿列克谢·崔9日向媒体通报称,今年上半年国内肺炎发病率较2019年同期增长55.4%,总计确诊98546例。

据阿列克谢·崔介绍,今年上半年共有1772人死于肺炎,仅6月就有628人死亡。这些肺炎患者中有一部分是普通肺炎患者,其他患者的感染原因则尚不清楚。

哈萨克斯坦免疫学专家拉法伊尔·罗杰森指出,除新冠肺炎疫情外,哈萨克斯坦正在流行另外一种原因尚不明确的肺炎疫情。该类型肺炎患者的体内并未检测出COVID-19病毒,“原因虽然还无法100%确认,但99.999%仍是一种冠状病毒”。针对不明肺炎患者,采用的是与新冠肺炎重症患者相同的治疗方法。

截至9日,哈萨克斯坦累计确诊新冠肺炎患者53021例,治愈31277例,死亡264例。哈媒7日报道称,哈目前有2.8万人因严重的肺炎症状住院治疗,其中330人处于危重症状态,但他们的新冠病毒检测结果呈阴性。

阿列克谢·崔说,该不明肺炎具有“潜在危险性”。

然而,在阿列克谢·崔向媒体通报不明肺炎后的次日,哈萨克斯坦卫生部在社交媒体脸书上发布声明称,部分媒体称哈萨克斯坦出现“比新冠肺炎致命性更强的不明肺炎”是不实消息。

声明指出,世界卫生组织发布的《国际疾病分类》(ICD-10)规定,肺炎包括当临床诊断或流行病学诊断出现CVI--如肺部出现毛玻璃症状,但未经实验室检测确认。从这一点来说,和世界上其他国家一样,哈萨克斯坦一直在对这类肺炎进行记录和监测,从而可以及时作出决定,以稳定肺炎情况和新冠病毒感染的流行。

7月9日,中国驻哈萨克斯坦大使馆发布提醒称,今年上半年,哈萨克斯坦不明原因肺炎共导致1772人死亡,仅6月就有628人死亡,其中也包括中国公民。

在哈华侨华人:当地很多人外出不戴口罩

哈萨克斯坦暴发“不明肺炎”,当地华人:很多人外出不戴口罩

(图片来源:中国驻哈萨克斯坦大使馆微信公众号截图)

北京《新京报》报道,阿拉木图市的中国留学生陈强辉说,9日收到大使馆相关提醒后,留学生群体是非常恐慌的。“因为致死率很高,所以大使馆建议我们居家抗疫,尽量不要外出。”

陈强辉介绍,近期,他去超市购买必需品时发现,当地还有很多人外出不戴口罩。“华人群体就相对重视一些,基本就是居家隔离、出门戴口罩,目前学校的课也是通过线上进行的。”

他表示,大部分中国留学生都遵循居家隔离建议,但面对的一个困难是,部分身边人不遵守规定频繁外出,为其带来较大的风险。

另外一名在阿拉木图市的一名中国女性留学生说,她也是9日通过大使馆才知晓出现了不明肺炎情况的。她表示,身边目前没有出现肺炎患者,“我们都比较小心,居家隔离、出门戴口罩、及时消毒,大使馆前后发了两次爱心包。但是,本地居民对疫情的重视还是不够,有些人还是不戴口罩,或者口罩戴在下巴上,之前他们本地人有很多都不相信有病毒,现在疫情严重了,部分人才相信。”该留学生说。

一名在努尔苏丹工作的中国女性表示,其身边有同事或同事的家人、朋友陆续出现发烧、嗓子疼、咳嗽、无嗅觉味觉的情况,症状不一。她说,哈萨克斯坦自7月5日又开始第二轮的隔离,由于当地医疗资源比较缺乏,“新冠检测排不上队,医院只收呼吸困难的患者。现在,无论CT和新冠检测都非常难预约,大部分人有症状后会在家自己吃药治疗。”

还有一名在哈的中国留学生表示,虽然希望回国,但仍会遵循大使馆相关安排,不会盲目恐慌。

中亚国家疫情似有抬头 曝出多人死于“社区获得性肺炎”

除了哈萨克斯坦,其他中亚国家的疫情也似有抬头之势。

北京环球网报道,就在哈萨克斯坦通报“不明肺炎”消息的同一天,吉尔吉斯斯坦卫生部公共卫生部门负责人阿克玛托娃通报,过去24个小时吉全国新增4例新冠肺炎死亡病例,累计死亡人数已达116人。此外,8日吉全国有42人死于肺炎。

据阿克玛托娃介绍,在新增加的4例新冠肺炎死亡病例中,年龄最大的77岁,最小的55岁。此外,7月8日,吉全国另有42人死于肺炎,其中21人来自首都比什凯克。“今年3月至今,吉尔吉斯斯坦已有310人死于肺炎。”

阿克玛托娃还介绍说,7月6日,吉全国有29人死于社区获得性肺炎。今年3月至7月7日,吉全国已经有224人死于社区获得性肺炎。但9日通报中,“社区获得性肺炎”的名称已不再提及。

哈萨克斯坦的邻国土库曼斯坦是迄今为止唯一一个尚未官方正式通报有新冠肺炎确诊病例的中亚国家。然而,7月8日凌晨,土耳其驻土库曼斯坦大使馆的一名官员死于肺炎。但土库曼斯坦官员继续表示,该国没有新型冠状病毒病例。

有媒体报道称,从7月8日开始,土库曼斯坦的交警和执勤士兵必须佩戴口罩工作。7月6日起,市区公交车、小巴车和出租车司机以及市场摊贩均开始佩戴口罩。

对口罩需求的急剧增加致使口罩价格飙升。如果说一周之前,每5只口罩售价2.5马纳特,那么在7月6日,每1只口罩的价格就飙升到了5马纳特,7月8日,在阿什哈巴德市,一只口罩的价格已上涨至7马纳特。

另有数据显示,截至7月2日,乌兹别克斯坦只有9000例确诊病例,7月6日为1万例,7月7日就升至1.1万例。据《纽约时报》报道,乌兹别克斯坦之前新冠肺炎死亡率非常低,但上两周的死亡人数突然翻倍,有理由怀疑,乌兹别克斯坦境内也有了类似更高致死率的“不明肺炎”。(原标题:哈萨克斯坦暴发“不明肺炎” 其中包括中国公民)

来源: 龙报网

安卓用户,可在各应用商店搜索下载华舆APP(中新社旗下新媒体平台),关注全球华侨华人,浏览世界各国媒体新闻资讯,无需翻译——华舆在“手”,世界尽在掌握!

哈萨克斯坦暴发“不明肺炎”,当地华人:很多人外出不戴口罩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健康 » 哈萨克斯坦暴发“不明肺炎”,当地华人:很多人外出不戴口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