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最大的愿望不是“活着”,而是“活出生命的意义”

疫情截止至今已确诊7万多人,治愈人数4万多人,在这些治愈的人中,我相信除了医护人员的努力,更多的是因为他们自身的免疫力强,还有拥有渴望活下去的信念和欲望。

2020年的开端充满了各种“挑战”,中国的新型冠状病毒全面爆发,非洲25年来最严重的蝗灾,美国爆发40年来最致命的流感,澳大利亚山火逼近首都堪培拉,山火持续5个月……

很多人把自己的新年flag改成仅剩的“活着”,生命诚可贵,“活着”当然很刚要,但是那些奋战在一线的工作人员们,依然愿意冒着生命危险奔赴战场,我想更大的缘由来自于“活着的意义”,他们享受他们本职工作带来的意义,苦难存在的意义,怀有爱和信念带来的意义。

今天想要给大家分享一本感动了千千万万人的书籍《活出生命的意义》,它被美国国会图书馆评为具影响力的十本著作之一。

2020最大的愿望不是“活着”,而是“活出生命的意义”

作者弗兰克是著名的心理学家,也是20世纪的一个奇迹,在纳粹时期,作为犹太人,进入了被称作“死亡工厂”的奥斯维辛集中营,他不但超过了这炼狱般的生活,幸存下来,还将自己的经验与学术相结合,开创了“意义疗法”,替人们找到绝处逢生的意义,让生命得以煜煜生辉。

在《活出生命的意义》中,作者弗兰克讲述了在被称作“死亡工厂”的奥斯维辛集中营的故事,而最终能存活下来的人,身上都具有这样的共性:“知道自己为什么而活”。

正如尼采说的:“知道为什么而活的人,便能生存”。

弗兰克也在书中提到:“他对那些因放弃对未来的渴望而放弃生命的狱友嗤之以鼻,因为这些人死亡的原因不是因为食物或药品的匮乏,而是因为缺失对未来的渴望和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而活。”

“而可能找寻到生命意义的三个途径正是:工作(做有意义的事)、爱(关爱他人)以及拥有克服困难的勇气。

01迷恋工作,迷恋生命

谈到我们为什么要工作时,稻盛和夫先生曾经说过:人工作的目的是为了提升自己的心志。工作能够锻炼人性、磨砺心志,工作是人生最尊贵、最重要、最有价值的行为。

这次的疫情把我们困在家里,我们也渐渐意识到一个真相:“不是工作离不开我们,而是我们离不开工作。”

弗兰克作为一名著名的心理学家,在《活出生命的意义》中也讲述到,当他被集中营的琐事和苦难缠身时,就迫使自己去想别的事。想自己站在明亮、温暖而欢快的讲台上,面前坐着专注的听众。我在给他们讲授集中营心理学!通过这个办法,他可以成功地超脱出当时的境遇和苦难,好像所有这些都成了过去。

这正是弗兰克如此迷恋他的工作所带来的力量,想到他未来要去完成的事业和使命,顿时痛苦就被掩盖,生活有重新燃起了信念和希望。

我们在家一直是处于自动化的状态,而因为自动化可能导致我们的闲暇时间越来越多,而许多人不知道该如何利用这些大量的闲暇时间。

所以也出来很多“宅在家无聊不知道要干嘛”的人,没有了工作,反而使我们处于“存在之虚无”的状态。

即不知道自己必须做什么,应该做什么,甚至连自己想做什么都不知道。这样,他要么去做别人所做的事(随大流),要么做别人希望他做的事(集权主义)。

趁着这次疫情宅家的经历,我们也更应该意识到“自主工作”对于我们所带来的意义,我们需要去赋予“工作”意义,找到工作的内在驱动力。

作家丹尼尔•平克在他的著作《驱动力》中提出了一个“自我决定理论”,认为促使我们工作的内在驱动力取决于“自主”、“胜任”、“归属”这三要素。

“自主”即自己对生活拥有控制力,并感觉到自己的所作所为是重要的,也就是我们为我们所做的事情赋予意义和价值。

“胜任”即自己擅长于自己所做的事情。这个也与时间因素和精通程度有关。

“归属”是感觉在工作中能与他人建立联系。

而这种自主力、胜任感、归属感也正是我们获得幸福,迷恋生命的主要原因。

如果你想要获得生命的意义,不妨试着忘我的投入工作,迷恋工作。

2020最大的愿望不是“活着”,而是“活出生命的意义”

02深爱一个人,直到生命的尽头

看到弗兰克在《活出生命的意义》中流露出来的对妻子深深的爱意,我就为之感动不已。

就是那种超越肉体,超越时空的精神之爱,就是那个可以一想到她就可以盖过苦难的人,就是快到生命尽头,还让你念念不忘叮嘱着“爱她”的人。

作者弗兰克在意识到自己有可能将要面临死亡的时候,最后的遗嘱也是想要拖朋友转达给自己妻子的。

“听着,奥托,如果我不能回家看我妻子,如果你还能再见到她,请告诉她三件事。第一,我每时每刻都在思念她,请你一定记得转达;第二,我爱她胜过爱任何人;第三,我跟她结婚后那短暂的时光胜过一切,也超越我们在这里遭受的所有痛苦。”

我想在我们的生命中,陪伴我们度过最长时间的人,最应该深爱呵护的人,最首要的人,应该是“伴你终身”的爱人,其次才是我们的父母和孩子。

或许这个时代“深爱一人,直到生命尽头”的爱情婚姻太少了,我们总是缺乏信任,缺少理解,缺少忠诚,缺乏爱到内心深处的“爱”。

在弗兰克首创的意义疗法中:“爱不是被解释为仅仅是性欲和本能的副现象(即所谓升华)。爱与性一样,都是一种主现象。通常,性是爱的表达方式。只有作为爱之载体的性才是正当的,甚至是神圣的。

爱是直达另一个人内心深处的唯一途径。只有在深爱另一个人时,你才能完全了解另一个人的本质。通过爱,你才能看到所爱的人的本质特性,甚至能够看到他潜在的东西即他应当实现而尚未实现的东西是什么。只有通过爱,才能使你所爱的人实现他的全部潜能。通过使他认识到自己的所能和应为,他就会实现自己的潜能。”

好的爱情婚姻必定是伴随“爱”的,这种爱能爱“真实的对方”,即使不完美。

这种爱中除了激情还包含懂得,你们就好像是一面镜子,懂他的天性和本色,懂得如何去回应,懂得如何做自己。

就像陈果在《好的爱情:陈果的爱情哲学课》中说的:“在你越来越懂他的过程中,其实还有一件事也在发生——你会越来越懂你自己。当你越来越看清什么使你心动,什么是你的心之所爱,你也就越来越明白自己是个怎样的人。你深爱的品质,往往就是你渴望成为的自己。”

这种爱从“我”变成了“我们”,不再只单单想到自己,而是更多的想到我们的生活,我们的未来,我们的孩子,等我们老了以后,我们一起克服困难,变得是场景和地域,不变的是“在一起”。

像是在《爱的艺术》中弗洛姆对他生病的妻子说的:“亲爱的,不是你生病了,而是我们生病了,我们一起来克服它,我们能克服的。”

如果你想要获得生命的意义,不妨试着深爱一个人,直到生命的尽头。

2020最大的愿望不是“活着”,而是“活出生命的意义”

03赋予苦难意义,在重生中超越自我

有些苦难是不可避免的,比如成长的痛苦,苦难本身也不值得感谢,除非我们赋予它意义。

而我们对待“苦难”的不同态度,也决定了我们将会成为什么样的人。

正如弗兰克在《活出生命的意义》中在讲述到集中营生活时所提到的:“接受命运和所有苦难、背负起十字架的方式为他提供了赋予其生命更深刻含义的巨大机会,即便在最困难的环境下也是如此。他仍然可以做一个勇敢、自尊和无私的人。否则,为了活命,他会忘记自己的尊严,变得无异于禽兽。在这样的情况下,这种困苦环境所提供的能使人道德完善的机会,有的人会充分运用它,有的人会放弃它。这也决定了他是否配得上自己所遭受的苦难。”

要么怀着信念,对未来会有信念和勇气,努力寻找自己活着的意义,要么精神被苦难所侵蚀,变得麻木,逐渐走向毁灭。

回想起我自己在第一年艺考失败的经历,正是因为对自己的不断怀疑产生自卑,到后来我已经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继续画下去,整个人一直是麻木不仁的状态,每天早上不愿意醒来,也不愿意去画室,把自己蜷缩在一个角落,对周围的环境已经失去感觉,直到艺考的前一天,我竟心生直接弃考的想法,当然结局也只能是以失败告终。

就像是弗兰克描述到的“死亡工厂”里精神崩溃的犯人,一开始是早上拒绝穿衣洗漱,或者拒绝出操。任何劝说、任何威胁对他都不起作用。他就那么赖在那里,一动不动。如果这种情况是疾病引起的,他会拒绝去病号区,也拒绝做任何有助于自己恢复的事。他就那样放弃了。他缩在自己的躯壳里,不再关心任何事情。

第二年重新备考的时候,我把自己归零了,重新去爱上画画这件事情,明白自己想要去到更高的学府修炼,还有未来所在的艺术学院的大学生活,这使得我一直享受“辛苦”的艺考生活,找到了意义,就会发现即使是痛也快乐着。

我突然想到李欣频老师在《十四堂人生创意课Ⅱ》提到的一个观念:“晚上大死一次,清晨重新出生”。

也就是弗兰克在《活出生命的意义》中提到的“存在之本质”,对责任的强调反映在意义疗法的绝对命令中:“要像是在经历第二次生命,仿佛你已经获得重生;再不要像过去那样,一定要避免犯同样错误!”

意义疗法试图使患者认识到自己的责任,因此必须使他决定自己为什么负责、对什么负责以及对谁负责。

我们必须找回主动权,学会对自己负责,并且拥有自主力去掌控自己的人生,学会赋予苦难积极的意义,你要明白,过去一切的不如意只是提醒你“自我超越”,修正做法,获得重生。

在灾难面前,或许我们该庆幸自己能“活着”,并且在努力发现生命的意义。

如果生活无聊了,就尝试去做一份热爱的工作,深爱一个人,在苦难面前时刻怀有勇气和重生的信念吧。

愿你2020余下的日子,都是生命里有意义的日子。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健康 » 2020最大的愿望不是“活着”,而是“活出生命的意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