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中情局如何干预外国选举?现在是否收手不干了?

作者:谢远东

01

上周六,特朗普在塔尔萨举行疫情以来首次竞选大会。现场出现了尴尬的一幕,近三分之一席位空空荡荡。媒体很快爆出,原来有一帮小朋友抢座,显然,特朗普不会放过这起恶意事件。在美国竞选史上,这还是第一次出现。可以预料,随着美国大选进程的推进,操纵美国大选毫无疑问也将成为一个热门话题。

2017年6月,普京总统回答有关俄罗斯干预2016年美国总统大选问题时,他说,“全世界都在干预别国选举,最积极的是美国。”他这一说法为自己解围的同时,也说明,干预别国大选是有效的:从基辅到布鲁塞尔,从华盛顿再到伦敦,外国势力总有插手之处。

说美国干预大选,尤其是中情局干预选举,这是不争的事实。操纵1948年意大利大选是中情局开山之作。发布煽动性的宣传,为中意的候选人提供资金,精心策划选举活动,中情局使出浑身解数,保证意大利中间力量在与对手意大利共产党的较量中占据优势。

意大利之役取胜后,1948年的行动成了中情局“模板”,在“很多很多国家”与对手苏联克格勃角力时:从智利、圭亚那到萨尔瓦多和日本,屡试不爽。

美国中情局如何干预外国选举?现在是否收手不干了?

1970年智利阿连德当选总统离不开中情局的支持

冷战结束了。无论是对莫斯科,还是华盛顿来说,数十年的意识形态之墙化为无形,也都过时了。自此俄罗斯情报部门干预外国选举,不是为了某种意识形态,而是促进分裂,为威权主义补台,播下混乱的种子,进而使民主脆弱,乃至丧失合法性。

中情局呢?在21世纪,华盛顿至少两次利用过或考虑过中情局干预外国选举。

02

2000年在塞尔维亚,中情局花费数百万美元对付南斯拉夫总统米洛舍维奇竞选连任。米洛舍维奇即是与莫斯科结盟的共产主义者,也是一个塞尔维亚民族主义者,还被国际社会视为严重践踏人权者。20世纪90年代中期,他在波黑发动种族清洗。几年后,在科索沃也有同样的行动。北约因此在1999年对米洛舍维奇的军队发动空袭,并以战犯身份起诉他。1994年至1997年担任克林顿总统幕僚长的帕内塔说,“米洛舍维奇被视为一个坏人,具有影响力,如果不采取措施对付他,他将会把这个世界彻底颠覆。”

2000年的选举就提供了这样一个机会。克林顿当时的巴尔干特使奥布莱恩说:“我不知道我们是否公开表示过我们的目标是政权更迭,但我们没有看到米洛舍维奇能够领导一个正常的国家。”从1999年中到2000年底,美国在塞尔维亚项目上花费约4000万美元。这些资金不仅支持米洛舍维奇的反对派,还支持独立媒体、民间组织。奥布赖恩解释说,通过这种公开接触,目的是在选举中创造公平的环境。

非政府组织暗中影响了塞尔维亚的选举,美国中央情报局也在秘密地做。1991年至2014年期间,约翰-西赫尔担任中情局的行动官员。他只知道,2000年在塞尔维亚一次干预选举的“成功”行动。他回忆,在克林顿通知部分国会议员后,中情局开始“支持、资助和帮助特定的反对派候选人,这是主要的事情。”他解释说,中情局向反米洛舍维奇的竞选活动输送 “肯定有数百万美元”,其中大部分是在与塞尔维亚境外反对派领导人的主要助手会面时,当场“给他们提供的现金”。

克林顿在一次采访中证实,他授权中央情报局干预2000年的选举,以支持米洛舍维奇的对手。“我对此没有意见,因为米洛舍维奇是一个冷血杀手,造成了数十万人的死亡。”冷战时期的美国总统认为,可以通过削弱共产党候选人来加强外国的民主,克林顿也认为,可以通过反对米洛舍维奇来加强塞尔维亚的民主。“那家伙是个战犯,我不认为米洛舍维奇是民主候选人,我以为他是在试图摆脱民主。” 克林顿说。

美国中情局如何干预外国选举?现在是否收手不干了?

米洛舍维奇和夫人

在塞尔维亚,中情局的重点是影响思想,为反对派的竞选活动提供资金和其他形式的援助。克林顿说:“我们没有操纵投票,也没有故意欺骗选民。”

美国国会领导人知道,也支持这个秘密计划。参议院多数党领袖特伦特回忆说,当他得知中情局的行动计划时,他全心全意地支持。“米洛舍维奇完全失控,我们不会入侵,那里一团糟,我们必须做点什么。”

与美国其他政府机构不同,中情局可以秘密行动。当时在巴尔干半岛担任中情局行动官的道格拉斯解释说:“美国情报界对这次选举的参与是实质性的,因为华盛顿使用了我们国家权力的所有工具来创造一个令美国满意的结果”。

但这够吗?随着选举的临近,克林顿担心米洛舍维奇会通过作弊来获得胜利。根据最近解密的记录,在投票前两周,克林顿对俄罗斯新总统普京说,“这些选举非常重要,但可能不会公平。米洛舍维奇在民调中落后,他很可能会窃取选票。”普京则抱怨北约去年的干预,“轰炸南斯拉夫的决定,没有征求我们的意见。这不公平。”

美国的民主促进组织也有同样的担忧,他们要确保米洛舍维奇不作弊。一家美国非政府组织训练了1万5千多名活动人士监督投票。选举当天,计票结果显示,米洛舍维奇以微弱优势领先。然而,核查结果揭示了真相:米洛舍维奇输得一塌糊涂。抗议爆发了,米洛舍维奇被迫辞职。

20年后,已退休的美国情报官员对在击败米洛舍维奇的关键作用的信心十足。西赫尔说,美国发挥了“巨大的作用”,秘密和公开战术的“结合”产生了“积极的结果”。不过,无法评估中情局的确切影响。“衡量它很难,”但塞尔维亚政府官员确实将他们的胜利归功于中央情报局。“许多关键的角色成了后续政府高级官员,他们告诉我们,因为我们的努力才有他们的成功。

也有美国高级政府官员对此感到不安。2000年担任中情局副局长的约翰-麦克劳克林说:“我知道一些相关的事情,但我不能说。”这种不安是有道理的:中情局对2000年大选的干预并不代表该机构在冷战后的行动。毕竟,没有几个战犯是可以用选票来罢免的。西赫尔补充说,对华盛顿来说,“操纵选举”已成为“最后的手段”,而塞尔维亚事件是“完全的例外”,部分原因是米洛舍维奇的暴行,还有就是反对派“善于接受”、“可信”和“有吸引力”。“目的正当,手段正当……风险在于,你可能会做一些在某些人看来不符合美国风格的事情。但结果是,这个种族灭绝的疯子不再掌权。”

为什么应该在塞尔维亚采取秘密行动?克林顿简单回答道,“这是一个死亡的门槛,而米洛舍维奇越过了这个门槛。”

03

2004年,美国总统小布什差点又批准了一次这样的行动。

这个故事是在白宫战情室展开的。从夏到秋,美国国家安全官员一直在权衡:让中央情报局秘密干预选举。这一次,目标将是伊拉克。

2003年3月,美国入侵伊拉克。几周后,萨达姆政府倒台,但没有发现大规模杀伤性武器。为了证明这场战争的正当性,布什重申了改变伊拉克政治体系的承诺。2003年末,他宣称“伊拉克的民主将会成功”,其公民将会拥有民意代表。时任中情局高级官员的穆尼奥斯说:“对当时的美国政府来说,举行自由和公正的选举极其重要,因为这实际上证明了入侵是正当的。”他说:“我们没有找到大规模杀伤性武器,那时我们有点绝望地想证明自己,至少我们可以在这个地方建立民主。”

美国民主促进组织向伊拉克投入了大量资源,开展了大量项目,帮助制作选民教育材料,培训政党官员,促进政治辩论和动员投票。

选举的目的是让选民决定国家的发展方向。布什遇到了一个问题:情报显示,他青睐的候选人阿亚德-阿拉维可能会在定于2005年1月举行的伊拉克首次议会选举中败选。

美国中情局如何干预外国选举?现在是否收手不干了?

2005年伊拉克选举投票的妇女

美国情报部门认为,是伊朗在操纵选举,阿拉维的反对派因而受益。时任中情局副局长的麦克劳克林说,“他们就在隔壁,他们有能力,他们和一些领导人关系密切。”怀斯在大选前驻扎在伊拉克,几年后,他成了那里的中情局站长。他将伊朗对伊拉克选举的干预描述为广泛的:“金钱、激进分子、威胁、勒索和准军事存在。”

就是否采取秘密行动,布什和顾问们进行了反复讨论。时任美国驻伊拉克大使约翰-内格罗蓬特定期在巴格达参加跨部门电话会议,议程只有一个:中央情报局的选举干预。内格罗蓬特说:“我们确实认真考虑过这个问题。”他“对这种可能性持开放态度”。

到了定夺阶段,白宫向国会领导层简要介绍了计划。时任参议院少数党领袖汤姆-达施勒表示:“最重要的一点是,现在有一个机会,可以通过某种方式进行接触,从而带来更有把握的结果。”达施勒说,该计划包括“许多我们认为是不合适的和不可取的活动”。但他不愿透露行动细节,

对中央情报局来说,干预伊拉克选举不过是新世纪的老把戏。2004年秋天,他们开始行动。 “美国最初是在财政和媒体上支持温和势力,” 2007年阿拉维说。后来,这种援助“出人意料地停止了”,“借口是美国不想干预”。

在中央情报局、国会和白宫内部,一直有一群官员反对暗中干预选举。内格罗蓬特回忆说,中情局的代表“最不愿意参与”这次行动,因为一旦被发现,中情局就会遭致批评。麦克劳克林说,毕竟,我们入侵了一个国家,让它变得民主,到那时,破坏他们的选举会有多虚伪?”穆尼奥斯说,“如果你破坏选举,而且这件事被人知道了,而且事情经常会泄露,那么某某人因为中情局做了某某事而获胜的消息传开了,那么你已经开始的整个外交政策就毁了。”

国会领导人也反对。对达施勒来说,理由有两方面。如果暴露出来,“看起来会多么可怕”。第二,“已经不是冷战了,做我们20年前做的事情是不合适的,这与我们国家的本来面目不符。”达施勒在众议院的对手南希-佩洛西 “非常强烈地”反对该计划。佩洛西找到了国家安全顾问康多莉扎-赖斯作为盟友。

布什不愿意暗中干预选举,还有技术上的考虑。麦克劳克林说:“在干预选举方面,你想要十分干净利落。我参与了很多秘密行动、计划和决策,你总是要问自己,我们会有哪些意外?”

中情局的计划搁置。

2005年1月,在动荡和恐怖袭击的双重影响下,阿拉维在选举中惨败。与德黑兰关系密切的执政联盟随后掌权。

04

那么,中情局的角色在后冷战时期有什么变化呢?

当俄罗斯情报机构再次操纵世界各地的选举时,中情局采取了相反的做法。与普京的说法相反,华盛顿几乎放弃了秘密干预选举的做法。根据美国多位官员的说法,塞尔维亚的行动是 “非常”的措施。伊拉克选举,不涉及米洛舍维奇这样的统治者,美国决策者认为秘密行动的风险太高。从那以后,否定伊拉克行动的背后逻辑成为常态。

不过在美国间谍机构领导的说法也有两种:一种是坚持该机构不再秘密干预选举。曾在2011年和2012年领导中情局的戴维-彼得雷乌斯表示,他“不知道……在这些行动中。”曾在2013年至2017年担任中情局局长的约翰-布伦南的保证更为笼统:“在奥巴马总统和小布什总统任期内,从来没有人试图影响民主选举的结果。我们认为这样做是与民主背道而驰。中央情报局曾以外国选举为目标,但在过去18年里,情况并非如此。”

还有人认为并不绝对,暗示中情局虽不再影响海外选举,但不一定停止。“没什么了不起的。这不是情报部门在冷战时代的那种灵活机动。” 2000年时,麦克劳克林是中情局二号人物,他可能参与了米洛舍维奇行动。布什政府就伊拉克计划进行了辩论,奥巴马政府也考虑过类似的提议。“这些想法并不是不会重新出现,但至少在(奥巴马)政府,它们会遭到拒绝,”在奥巴马总统任期内担任国家安全高级官员的托尼-布林肯表示。

在第二类人中,2009年至2011年担任中情局局长的帕内塔最为坦诚。他说,他从未“参与”直接篡改选票或散布虚假信息。但在极少数情况下,中情局确实在选举前影响了外国媒体,以“改变国家内部的态度”。“即使我们是在秘密行动,”他说,“你也必须确保使用的公开手段传达信息。”“即使是这种操作也存在风险。毫无疑问,这是一场赌博。”帕内塔说,这就是为什么这是最后的选择,为什么更激进的策略被搁置一旁。”

美国中情局如何干预外国选举?现在是否收手不干了?

2016年美国大选,俄罗斯干预一直是媒体话题

这样来说,中央情报局暗中干预选举已成例外,而非常态。确切的真相尚不清楚,但确实发生了转变。这种转变标志着与冷战时期的背离。美国前国家情报总监内格罗蓬特谈到这种转变时说:“坦率地说,这种政治行为的确是过去的一部分。伊拉克使我相信,他们对(选举)干预毫无兴趣。”

持怀疑态度的人会坚持认为,美国情报部门的负责人在撒谎。除了最特殊的情况,中情局操纵外国选举都将弄巧成拙。一个原因与冷战结束有关,冷战使中情局失去了长期目标:对抗苏联。米洛舍维奇就是其中之一,他是那个时代的遗迹。2001年9月,中央情报局发现了反恐的新重点,即无人机袭击和准军事行动,而不是干预选举。

冷战后,美国领导人宣布了一个以自由和公平选举为特征的自由民主时代,从遏制共产主义到促进民主的转变,使得暗中干预选举变得更加危险。正如前中央情报局局长迈克尔-海登解释的那样,“干预选举过程违背了我们自己的基本信念。你可能想要公平竞争,你可能想要这样做只是为了国家安全,但这感觉不太对。”麦克劳克林说,“如果你在干预选举,而且被曝光了,那你就会比你在冷战时期表现得要虚伪得多。冷战时期,这类事情往往会被当作业务成本而得到原谅。”

近年来,大国间的竞争再度出现,美国与许多外国选举都有利害关系。故事的新进展也为互联网改写。美国大选暴露于外部,尤其是互联网的干涉下。华盛顿的官员们不愿采取这种行动,是因为这种行动会让他们的国家变得脆弱。“如果你在一个玻璃房子里,不要扔石头,”彼得雷乌斯说。“在互联网方面,我们是最大的玻璃房子。”

数字时代也增大了操纵外国选举秘密行动保密的难度。彼得雷乌斯说:“对华盛顿来说,被逮住是件大事。如果美国被确定造谣或篡改选票选举,它会破坏我们的信誉和我们的政策努力,造成与我们推广价值的背离。而美国价值是我们软实力的核心。“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国际 » 美国中情局如何干预外国选举?现在是否收手不干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