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安医学院遗弃实验动物,为什么难以接受?

西安医学院遗弃实验动物,为什么难以接受?

西安医学院遗弃实验动物,为什么难以接受?

西安医学院遗弃实验动物,为什么难以接受?

12月5日,陕西西安有网友爆料,西安医学院北校区疑对大量狗进行实验后遗弃,有的狗身上有疑似手术后的伤口,且还在流血,狗疼得一直在抽搐。

就在昨天,西安医学院官方微博发文回应,经现场了解情况,发现在按规定程序做完动物实验后对动物尸体处理中有不合适行为,反映了有些实验技术人员的不规范做法,要求相关人员立即妥善处理。学校要求临床医学院暂停动物实验,并进行整改。

西安医学院遗弃实验动物,为什么难以接受?

同时,校方也在情况说明中提到,医学实验课用狗进行实验教学是符合相关规定的,实验过程也是严格按照规定程序进行的,而曝光出来的问题,是发生在实验后动物尸体处理环节,并承诺对今后工作予以改进。

然而,校方的回应并不能消减网友的愤怒,残忍、虐杀等批评声此起彼伏,有网友说,心寒至极,用这种方法对待生命,还如何能教育学校里的医学生?

所谓实验动物福利,是指动物有福利避免造成不安和疼痛,也可以说是康乐生,安乐死。这些不会说话的实验对象,为了人类的幸福而受苦甚至牺牲,人们能够做的,首先就应该是将它们的痛苦减至最少。

实验中没有死亡的动物有两种命运——继续喂养或安乐死。北京大学生命科学学院的老师介绍,实验中没有死亡的和用于对比的动物将会被继续喂养,留作下次实验使用。一些大型动物比如猴子等实验后没有死亡,学校会一直饲养这些动物,直至自然死亡。中国农业大学生物学院一名工作人员说,没有死亡的小动物会被用二氧化碳进行安乐死,“我们要尽量减少小动物的痛苦”。

西安医学院遗弃实验动物,为什么难以接受?

在我国实验动物管理条例2003年讨论稿中,首次将动物福利单独列成一章,提出了要爱护实验动物,鼓励开展动物实验替代方法的研究应用以及涉及伦理问题的实验动物工作应遵循国家有关规范,符合国际惯例等观点。2006年科技部颁布了《关于善待实验动物的指导性意见》,成为迄今为止最专门化的有关动物伦理的政府文件,这些都标志着我国动物福利法制化的开始。

科技部《关于善待实验动物的指导性意见》中第六条指出,善待实验动物包括倡导“减少、替代、优化”的 “3R”原则,科学、合理、人道地使用实验动物。

第十一条:饲养人员不得戏弄或虐待实验动物。在抓取动物时,应方法得当,态度温和,动作轻柔,避免引起动物的不安、惊恐、疼痛和损伤。

第十七条:处死实验动物时,须按照人道主义原则实施安死术(既使动物在没有惊恐和痛苦的状态下安静地、无痛苦地死亡)。处死现场,不宜有其他动物在场。确认动物死亡后,方可妥善处置尸体。

第二十七条指出,玩忽职守,致使实验动物设施内环境恶化,给实验动物造成严重伤害、痛苦或死亡的;处死实验动物不使用安死术等七种行为,均视为虐待实验动物。因管理不妥屡次发生虐待实验动物事件的单位,将吊销单位实验动物生产许可证或实验动物使用许可证。

2011年6月,《陕西省实验动物管理办法》正式施行,其中规定“从事实验动物工作的单位和个人,应当关爱实验动物,维护动物福利,不得戏弄、虐待实验动物。动物实验中和实验结束时,在不影响实验结果的条件下,应当避免或者减轻给实验动物造成不安和疼痛。”

而《浙江省实验动物管理办法》也规定,“从事实验动物生产、使用的单位和个人应当善待实验动物,维护动物福利,不得戏弄、虐待实验动物;按照科学、合理、人道的要求,尽量减少实验动物使用量,减轻被处置动物的痛苦。鼓励开展动物实验替代方法的研究与使用。”

出于安全卫生的需要,实验动物死亡后的最终归宿是焚烧炉,但是在结束实验动物生命以及处理实验动物尸体过程中,越来越多的实验人员开始注重动物伦理,尊重实验动物为人类做出的贡献。

西安医学院遗弃实验动物,为什么难以接受?

交通大学医学院(原上海第二医科大学)校园里的实验动物纪念碑 图自《生命科学》期刊

1997年10月,在原上海第二医科大学(现交通大学医学院) 校园的墙上出现了一块黑色大理石的纪念碑,镌刻“魂归自然,功留人间”八个大字,被认为是我国最早的实验动物纪念碑。随后,北京、上海等多地均出现了各种类型的实验动物纪念碑。碑前常有人们供的鲜花。

西安医学院遗弃实验动物,为什么难以接受?

中国科学院上海实验动物中心建立的实验动物纪念碑 图自《生命科学》期刊

西安医学院遗弃实验动物,为什么难以接受?

北京大学生命科学学院为实验动物立的纪念碑 图自:北京青年报

西安医学院遗弃实验动物,为什么难以接受?

西安医学院遗弃实验动物,为什么难以接受?

俄罗斯: 实验鼠纪念碑 图自:知乎

而俄罗斯新西伯利亚细胞学和遗传学研究所(The Institute of Cytology and Genetics)为纪念生物学研究的无名英雄——实验鼠,建立了一个纪念碑。该雕塑描绘了一只鼠科学家正在编织一个DNA链。从实验鼠雕像的神态中,能够看到人类对待生命的敬畏与仁慈之心。

西安医学院遗弃实验动物,为什么难以接受?

2010年04月24日伦敦千人游行抗议,要求停止动物实验。图自:中新网

而每年的4月24日,则被定为“世界实验动物日”,这是1979年由英国反活体解剖协会(NAVS)发起确立的,旨在倡导科学、人道地开展动物实验,并严格遵守3R原则。

西安医学院遗弃实验动物,为什么难以接受?

2004年,四川医学科学院举办了一场特殊的葬礼,200只用于实验的小动物在燃烧的熊熊烈火中生命谢幕。当时的新闻报道说“到了焚化场后,两位身穿白大褂的工作人员轻轻地打开车门,将装着动物尸体的特制口袋抱出,小心翼翼地将动物尸体摆放在传送带准备火化。焚化炉前,摆放着一副挽联,挽联上书字:向为人类健康献出生命的实验动物致敬!默哀、鞠躬,200只实验动物尸体随着传送带慢慢送入焚化炉,转瞬间就与火苗熔为一体。”

西安医学院遗弃实验动物,为什么难以接受?

“3R”(减少、替代、优化)原则

减少(Reduction):是指如果某一研究方案中必须使用实验动物,同时又没有可行的替代方法,则应把使用动物的数量降低到实现科研目的所需的最小量。

替代(Replacement):是指使用低等级动物代替高等级动物,或不使用活着的脊椎动物进行实验,而采用其它方法达到与动物实验相同的目的。

优化(Refinement):是指通过改善动物设施、饲养管理和实验条件,精选实验动物、技术路线和实验手段,优化实验操作技术,尽量减少实验过程对动物机体的损伤,减轻动物遭受的痛苦和应激反应,使动物实验得出科学的结果。

其他国家如何保护实验动物福利

动物实验法规有两个关注对象:动物实验过程及实验动物关爱。实验动物关爱是对实验动物福利的保护及其权益的维护。为了避免人类以科学实验为借口,视实验动物于无生命的实验室工具,无视其感知痛苦的能力对其进行戏耍甚至虐待等诸多不道德行为,许多国家都订立了相关实验动物保护法规。

各国订立的实验动物法规各有不同,但于非技术层面的动物福利其基本立场是相似的。归根结底,动物实验法规规定了对待实验动物的三个准则,即:一、某动物个体被应用到某个实验项目中的次数;二、某实验项目中应用实验动物的总数;三、实验中对未施用麻醉剂的动物所施加的疼痛程度。

欧洲

欧盟理事会在1998 年决议采纳《欧洲实验用及其它科学研究用脊椎动物之保护公约》(European Convention for the protection of vertebrate animals used for experimental and other scientific purposes)成为欧盟法律的一部份,以使脊椎动物在试验过程中可以受到更为人道的对待。

瑞典

瑞典的实验动物法律体系来自两部涉及动物福利的通用法律:《动物保护法案》(Animal Protection Act)及《动物保护条例》(Animal Protection Ordinance)。瑞典农业部下设有与动物实验相关的理事会:国家实验动物监管理事会。该理事会负责根据立法制定具体的条款以约束相关从业者。其下设有七个地区性的伦理委员会,成员一半是科学家或医生,另一半来自非专业领域。

英国

英国人最先提出现在被欧盟国家广泛认同的进行动物试验时应该遵守的“3R”定律。英国被认为拥有世界上最严苛的实验动物保护法案,而且是唯一的在提出执照申请时需要做成本效益分析的国家。《动物法案1986》——Animals(Scientific Procedures)Act 1986,规定实验项目“必须使用最少量的实验动物、且应为生理敏感度最低的动物品种,造成疼痛及忧虑最少,避免长期的伤害,选用能够得到最好实验结果的动物品种。

美国

对脊椎动物的实验受限于1966 年通过的《动物权益法案》(Animal Welfare Act),《动物权益法案》规定所有该法案限定的动物个体,在实验中应给予明确符合标准的照料,但前提是制定的照料标准不能对“实验过程或实验方法的设计、流程概要与指导方针”相抵触。

日本

动物实验法规在日本完全是一种自律系统。于2000年制定并于2006年修订的《人道处置与管理动物法》(Law for the Humane Treatment and Management of Animals)仅包括一项与实验动物有关的条款。该条款说明相关的实验参与者应遵从“3R”原则,尽量少使用实验动物,且尽量减少实验动物所承受的痛苦。该法案并没有规定政府要对动物实验进行监管,实验方也不必将其应用的动物数量上报。

编辑:夏文、马冬(实习)

综合:科技部官网、《生命科学》2012年第11期、济南时报、赫贝网、人民日报、北京青年报、天府早报等信息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科学 » 西安医学院遗弃实验动物,为什么难以接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