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国庆再发离婚诉讼声明,请求法院判离,「庆渝年」大戏还能唱多久?

李国庆再发离婚诉讼声明,请求法院判离,「庆渝年」大戏还能唱多久?

6月17日晚间,当当网创始人李国庆在微博发布文章《关于离婚诉讼的公开声明》,称希望法院在实施基础上尽快判离,结束这场闹剧。

李国庆称,自从去年10月俞渝公开诽谤污蔑他和他的家人之后,两人已恩断义绝,再无任何可逆转的空间。同时,他认为俞渝不离婚的目的是拖延离婚程序,控制当当,且不能排除通过赢得时间转移资产的可能。

在文中,他向俞渝隔空喊话:“离婚自由,公平分配各45%,8%小股东都在支持我,谁才是当当真正最合适的leader?我现在就敢要求召开股东大会裁决,你敢吗?我还愿意员工集体匿名投票表态,你愿意吗?”

钛媒体注意到,就在前几日,李国庆俞渝离婚案二审开庭。李国庆在开庭前向媒体表示,自己并不知晓此次庭审的内容,仅质证并不会宣判结果。同时,他还戏谑地说:“我想起来都恶心,都分居两年零五个月了,还怎么质证。”

据了解,俞渝在法庭上提交了一些证明夫妻双方感情未破裂的证据,包括两人去年一起旅游、收到玫瑰花,还有一大半蘑菇等。同时,还举证李国庆情绪偏激,不适合接管当当网。

由于本次审理为“质证”环节,所以两人离婚一事仍未有最终结果。

当日庭审结束后,俞渝一言不发径直离去,李国庆则向媒体大倒苦水,称看到俞渝在法庭上秀恩爱感觉“很恶心”,自己才是这场婚姻的受害者,并强调目前最大的诉求是离婚和平分股权。同时,提出自己要重新执掌当当,将其打造成为百亿美金的企业。

李国庆再发离婚诉讼声明,请求法院判离,「庆渝年」大戏还能唱多久?

图片来源@网络

继4月份率领部下到当当网抢夺公章之后,李国庆与俞渝再次进入股权争夺“暗战”之中。

俞渝拒不离婚,李国庆既要股份也要吞下当当

过去这一年,李国庆与俞渝之争,频频进入公共视野,被网友们戏称为「庆渝年」。

据了解,双方现阶段最大的矛盾,还是在于股权的分配。此前,俞渝提出只能给李国庆25%的股权,如果他同意就和平离婚,但李国庆坚持要求平分股权。

按照李国庆的说法,他在当当网的持股是被渐渐稀释掉的。2010年当当上市时,李国庆的持股比例为38.9%,俞渝仅为4.9%,作为当当网联合创始人,俞渝并不甘心做李国庆“背后的女人”。

据海克财经报道,在当当实行私有化之时,俞渝曾提出双方持股一人一半,李国庆同意了。后来,当当退市完成,俞渝又提出一人拿出一半股权分给儿子,当时这部分股权放在了俞渝名下。在一系列股权交割过程中,他没有意识到正在经历一场权力的变动。“俞渝签什么,我签什么,我看都不看,信任嘛。”

等到股权交割完成,李国庆才意识到自己的股权被稀释了大半。随着俞渝成为当当第一大股东,李国庆也被夺权,后来便有了出走创办“早晚读书”项目,与俞渝“开撕”的种种热议话题。

不过,俞渝方面对上述说法予以否认,称2016年8月到9月,俞渝、李国庆及其儿子三人签署文件,持股比例分别为56%、24%和20%,签署历时数月,律师及公司管理层均有参与,并没有骗取股权行为。

今年4月的“抢公章”一事,进一步加剧了双方的矛盾。当日,李国庆身穿格子外套,戴黑色棒球帽,背深色双肩包,在部下们的簇拥下,穿过前台与办公区,从容拿走当当网几十枚公章。同时,在当当网办公处张贴《告当当网全体员工书》,历数俞渝的「七宗罪」,包括逼迫李国庆退出公司、无视股东权利、盲目失当裁员、攻击李国庆并公开抹黑及其家人,拒绝离婚等问题。

俞渝方面则给予了强烈反击,包括报警、宣布公章作废等。当当网副总裁阚敏对外透露,今年2月份以来,李国庆一直在向俞渝和当当借钱,借钱规模大致为几千万左右,“理解他的公司经营有问题,所以要借钱维持经营”,暗示这才是李国庆逼宫的核心原因。

这次双方彻底撕破脸之后,在当当网的归属权问题上,也日渐针锋相对。

“某企业信息查询平台”数据显示,俞渝目前持股64.2%,李国庆为27.51%,双方股权加起来超过90%。按照李国庆的意愿,平分股权之后,再加上部分小股东的支持,他将占据半数以上股权,重新执掌当当网的可能性很大。

李国庆再发离婚诉讼声明,请求法院判离,「庆渝年」大戏还能唱多久?

当当网股权穿透图

这也是俞渝日前在法庭上证明夫妻双方还有感情,不同意离婚的核心原因。

可以预见的是,这场离婚“胶着战”还将继续,夺权大戏随时可能再次上演,而在两人“撕逼”背后,当当网近年来的发展究竟如何?

当当图书业务受挤压,股权分割矛盾下难言乐观

2016年,当当网退市时,市值不足2010年上市时的四分之一,仅剩下5.3亿美元。

彼时披露的2015年第三季度财报显示,当当网净亏损额达到2810万元,已连续三个季度亏损,颓势相当明显。到了2018年,市场借由海航欲收购当当一事,才再次了解到当当经营情况。

数据显示,当当在2016、2017年的营收分别为95.5亿元、103.4亿元,净利润分别达到1.32亿元、3.59亿元。2019年,当当又透露2018年销售达到116亿元,经营利润则为4.7亿元。

从业务层面来讲,2017年当当放弃竞争力不强的消费类电子、日用百货的自营,确实走出了一条漂亮的增长曲线,然而令当当引以自傲的图书市场,正被一步步蚕食。

在B2C网上零售图书市场,京东是当当最大的竞争对手。在2017年,京东就曾援引第三方数据调研机构易观数据,称2017年第三季度京东图书占比36.2%,超越当当35.1%的市场份额,成为该领域的第一。

彼时,当当方面对该数据提出质疑,并列举出版业上市公司公开数据,称当当的图书销售额至少是第二位的2倍还多,“这种优势在2017年三季度依然保持”。

然而,到了今年一季度,这一优势被京东打破了。据AI财经社报道,原当当高管童元表示,今年1月-2月,京东图书的市场份额已超过当当。另一位当当中层人员则表示,一季度京东图书没超过当当,只是迫近。

不管是哪种说法,都可以看出当当主营业务受到挤压,在其他消费品类又无法与京东、天猫抗衡的情况下,当当网的未来发展难言乐观。

更令人堪忧的是,李国庆与俞渝之间相互指责、推诿还将继续,恐影响当当业务正常发展,以及后续相关资本动作,两人经营公司多年,对此应该心知肚明。

据《人物》报道,去年十月,在李国庆与俞渝“开撕”之时,多位当当离职人员曾写过一封公开信,信的开头就写到:“夫妻争产,原属家事,外人本不宜置喙,佢料竟演成旷日持久高潮迭起之狗血剧,满村争说李俞事,举国群众尽吃瓜,社会观瞻殊为不堪。”

信的后半段,敦促两人回到事情本身,以协商方式消解争议,为双方保留一丝体面。

如今,再看两人的态度,恐怕未将上述劝告放在心头,在“夺权”的道路上一去不复返,也将几十年来的情谊彻底碾碎。

至于当当,在夫妻二人股权分割的矛盾下,或长期处于动荡摇摆之中,未来何去何从,谁也无法给出一个确切答案。(本文首发钛媒体App,作者 | 柳牧宗)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其他 » 李国庆再发离婚诉讼声明,请求法院判离,「庆渝年」大戏还能唱多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