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国庆:我离婚难,普通人会更难

今天看了新闻刷到李国庆的一张新闻截图,因为正在喝咖啡,真的,笑喷在桌面上。

李国庆:我离婚难,普通人会更难

李国庆:“我都分居2年零5个月了,还得质证感情破裂与否……”

然后我发在了微博上,底下一群读者笑出了鹅叫。

笑了一会儿,联系上李国庆,想代表女粉丝们去做个采访。

我把图发给他,先核实一下:“李总,这是您的原话吗?”

“啊!是啊!可把我郁闷的!”李国庆:“全世界都知道我分居,分居了2年多了,还不能离婚吗?我问审判长,这,这,我也需要合法的性生活啊,这要是再不判离婚,那我要是找个人儿,算出轨还是算怎么着?”

我赶紧问:“审判长怎么回您的?”

“他说这么干算出轨……”李国庆的声音低了三个度。

我尽量让自己的声音里听起来没有任何笑意:“喝,真够闹心的,不过,审判长也只能这么说啊,不然呢。”

李国庆:我离婚难,普通人会更难

“可是人家美国、德国都不是这样啊,他们离婚也不是一下子就离完的,也有一个过程,可是只要提出了离婚,人家交女朋友就没有障碍了啊。”

“这是在中国。话说您要是真的有点那啥事,会在离婚时有什么惩戒措施,比如说少分财产什么的?”——眼看着采访变成了咨询。

李国庆:“嗨!不是那样的,我也是刚刚知道,律师给我普及了,中国离婚案中财产有补偿的情况,是某一方有同居这个程度的行为,才会在财产分割上有倾斜。”

“同居?”

“是的,偶尔的出轨,什么的行为,不能作为少分财产的依据……”

“这……”

这一点其实和我的律师朋友们说的差不多。

那种电剧里动不动上演的“你背叛、你出轨、你这个贱人我要让你净身出户!”的场景,都是一厢情愿的神话。

李国庆:我离婚难,普通人会更难

“不荒唐吗?互相都到这个地步了,感情早就破裂了……”

“可是俞老板没觉得感情破裂?”

“那是因为争取时间对她有利!她怎么可能对我还有感情?全网吊打我泼墨我把全家人的面子扯下来在地上踹的不是她吗?我已经离家出走,独居了2年又5个月,我现在啥也不求了,就求一个离婚,离婚,不行吗?怎么这么难……”

我想了想,问了一个问题:“李总,如果第一次法院没判离婚,您会怎么看这个结果?”

“啊!怎么会不判?怎么可能不判?分居2年以上了,双方都已经撕到这个程度了,为什么不判?怎么可能?”

我:“emmmm,据我所知,中国法院离婚诉讼,第一次不判离的概率远远大于判离。”

“怎么会呢,她都那样对我了,大家都看到的,我有充分的证据证明我们分居……”

我慢条斯理地说:“是啊,李总,可是据我所知,有那种丈夫犯下强奸罪,或在外面嫖娼被抓,还有严重家暴,把妻子打伤的,鼻梁都打骨折的,可是就是没判离婚的啊。”

“……”

我:“可多着呢,哪天新闻里没有啊?成都一个女教师,都被丈夫打得耳膜穿孔了,女儿也被打,女儿被拎起来在地上摔,用脚踹,就这样了,一审也没判离啊。”

“二审也没判离。”

最后,她上诉——发回重审,而且媒体纷纷曝光了此事,一度这件事成为了社交媒体上的热点,终于,在两年以后,

历经6次庭审,成都女教师芦苇(化名)才终于被准许离婚……”

李国庆:我离婚难,普通人会更难

李国庆听的愣住了。

“这,这,这样?”

他陷入了沉思:“难怪律师也跟我说,第一次起诉不判离是有可能的。不过我证据很充分啊,很充分啊,全世界人都知道我一个人独居,在狗窝里住了快2年半了……”

不知道为什么,我想起来这个问题:“离婚冷静期的事儿,您怎么看?”

虽然离婚冷静期是针对那种去民政局协议离婚的夫妻,但我还是想听听李国庆对于这件全民吐槽的民法典新设定的看法。

很显然,他槽点已满,火力全开:“怎么能这样呢?这不是搞笑吗?怎么可能呢?如果是要协议离婚,那一方想拖延,不是能把对方拖个一两年?拖不下去你再去法院起诉吧,你知道吗?法院起诉离婚也有新规定,新规定,在2021年以后,如果一审不判离,第二次提起诉讼,需要再等候一年,一年!以前是半年,现在改了,改成了一年!不是有媒体出来解释吗说,即使协议离婚走不通,也可以走法院诉讼离婚吗?其实,法院诉讼离婚这条路径,也是改了啊!”

啊?!!

是的,改了。

李国庆:我离婚难,普通人会更难

耳膜被打穿孔,不判离,稀罕吗?

不稀罕,还有出轨、有私生子+家暴的,还伴随了正式分居四年,依然不判离的呢……

广州日报报道,广州市民小玉和阿福,结婚十多年,有一子一女,但丈夫在外有了新欢,还有了一个孩子。

阿福还对小玉有过家暴。

但是,在法院起诉离婚时,法院一审没有判离。

李国庆:我离婚难,普通人会更难

如果换做2021年,这对夫妻更加离不了婚。

首先,如果双方有一方不同意,那必然是可以在民政局系统里拖上半年以上,比如,双方说好了去协议离婚吧,可是要先预约(没错儿,要预约——这个没写在民法典里面,但是,实际上是已经约定成俗,在很多地区都需要预约登记离婚,预约期要提前1个月到1周不等)

好,预约成功了,到了去申请离婚的那一天,即使双方配合,也只能是先登记申请,一个月后才能来办理,而这一个月后,某一方反悔不出现,离婚申请即告取消。如果你们还想离婚,只能是把上述流程再走一遍。

预约——冷静——登记,来回搞两次,是不是至少可以拖你半年?

好,想离婚的那一方终于被拖到绝望了,不再寄希望于协议离婚,而是转而向法院起诉,法院立案倒还好,立案期限是三个月。(离婚诉讼审理期限最长不超过3个月,当天可以立案,法院负责通知被告。法院接到起诉书,必须当场审查,符合立案条件的,应当当场予以立案受理。对于不能决定是否可以立案的,应当根据案件性质,在7天、15天或者30天之内决定是否立案。对于不符合立案受理条件的,应当裁定不予受理。)

通常,按照法律规定,离婚案会在6个月里审理完毕。

但是,以李国庆案为例,他是在2019年7月提交了离婚申请,而现在马上2020年7月了,疫情等等其他不可控的原因,很显然,他的离婚案,还没看到结果。

假如一审没有判离。

依法,可以在6个月后再次提起申请。

不过——进入2021年,民法典正式生效后,这个期限就要改为1年,12个月后。

李国庆:我离婚难,普通人会更难

现在我们回来看看成都女教师离婚案。

她被家暴,她女儿被家暴,一审二审都没判离。最后上诉发回重审,2年多后才判了离。

如果这个过程摊在2021年后,光一审不判,再次起诉,就先等一年。

期间如果有种种不确定因素,如李国庆离婚案,1年了才第一次开庭,光一审,从起诉到拿到判决结果,就得先等一年。

从2021等到2022,可能有了结果了——一审不判离,行吧,您请回,2023年再来起诉。

好勒,2023年,她又走进了法院。

这次,从立案到双方交换证据到质证到庭审到最后判决结果,不排除疫情或其

他不可控因素,大约在2024年,她有可能会拿到第二次判决结果。

如果第二次判决结果还是不判离呢?

一年后,2025年见。

2025,上述流程再走一轮,而最后可能法官真的实在也是看不下去了,第三次诉讼终于判决了离婚,此刻,至少已经是2026——2027.

一个想离婚的人,而且是心志极其坚韧、处境极其无奈,不屈不挠要离婚的,真的要离婚成功,有可能会在7年后。

7年,后。

人家七年之痒都痒完了。

一个三十岁的人,奔着四十去了。

一生的黄金岁月有几年?

普通人也就是二十岁到五十岁,普遍大家都在25岁—35岁期间结婚,而现在,一旦行差踏错,准备好,7年时间,来打离婚官司。

更多的人,如果心志不坚定,性情软弱,得过且过,大概率就是各种隐忍,打落门牙肚里吞着,消耗着自己的健康,最后就这么耗着呗。

耗着耗着,一辈子就过去了。遭不住的,没准早早得病,撒手人寰。

也叫白头偕老。

李国庆:我离婚难,普通人会更难

回头再看。

李国庆和俞渝,那是上市公司的两个老大在争产。

他们都有自己的律师团队、公关部门。

咱们普通人呢?

普通人去找个律师写离婚诉状,几万块律师费,都抖和一下吧?找到靠谱的律师还行,不靠谱的律师呢?

领一本结婚证,现在成本就是几十块钱,据说是19块。

而当你知道领这本证之后的风险是什么,你还急着领证吗?

领证之后,你被殴打,那叫家暴,家暴取证有多困难你知道吗?

我就问:

被扇耳光算家暴吗?

被打断一根肋骨算家暴吗?

把孩子举起来往地上摔算家暴吗?

对不起,这些在你来看,就是家暴的事实,在法庭上很大可能不被采信为家暴。(参考之前的成都女教师离婚案,都判决完了,法官还对媒体说,我对家暴的认定持有不同意见)

李国庆:我离婚难,普通人会更难

你被扇了耳光,如果没有人证,没有录像,没有伤痕,没有后遗症,后遗症没有经过医院证明,对方又矢口否认,那对不起,就算白打。

打断肋骨了算家暴?

未必。

首先,你得有报警记录。

其次,你报警完了,警方有没有给你回执?(理论上是必须给,但经常不给)

回执中记录了什么样的事实?记录了你被打的事实吗?(经常不会被记录)

你去医院验伤了吗?(99%的被家暴妇女都会忘记或羞于去医院)

没错,你被打断了肋骨,可你这次受伤是他导致的吗?有证据关联吗?

有他口供承认吗?

普通医院的证明够吗?法医鉴定有吗?

你知道去哪找法医做鉴定吗?

你得有上述非常充分的证据链,才能证明,你被家暴了。

而就算证明了这一点,也未必能够被判离婚。

法官也许就是会认为,你们的关系还值得被抢救一下。

甚至是那些摆明了在法庭上戾气十足的人,口口声声说离婚就要杀老婆的男人,法官也未必第一次会判离婚。

为啥未必会判?

我讲个真实案例你就知道了。

有位有正义感的法官,退休后在家中被一男子持刀刺死。

凶手和这位法官的交集是在二十多年前,1994年,傅法官判决了一起离婚案。

而这个垃圾男离婚后各种不顺,他这样的人本来就是人渣,怎么可能顺呢?但他把自己人生的所有不顺,都归咎于前妻和他离婚了,同时也归咎于判决离婚的法官。

李国庆:我离婚难,普通人会更难

说白了,那些满身戾气,脑子里都是坏水、人格破碎不稳定的人,在任何关系里,都是炸药蹲在容器里。(男性居多)

他们在社会,就是社会不安定因素。

他们在亲密关系里,亲密关系的另一方,就是他们的容器。

而国家和社会都很清楚,有那么一个女人当他戾气的容器,俗话说,老婆孩子热炕头,还能让他消停点,搞不好对社会的伤害还更小一点。

一旦没有,他们指不定怎么四处泼溅他们的糟糕的黑暗人性呢。

没错儿,被他们锁定的、吞噬的、控制的女人那一方真的很可怜,可是,“谁让你已经被他逮住了呢?”

这事儿就跟落水鬼一样。

解救了你,那落水鬼要找替身的,没有替死鬼,它不会消停的。

李国庆家俩口子,都是文化人儿,都是亿万身价,还有一堆律师公关给出主意,最后离一次婚,兀自难堪到这个程度,不管男人女人,你可看看你自己折腾得起吗?

说来说去,又回到了源头上。

结婚有风险,离婚非常难,入市请谨慎。

如果在离婚程序已经严苛到今天这个份儿上,你们还是恋爱脑熊熊燃烧,渴婚若狂,就盼着一次“真爱”解救了你自己人生所有的问题,那我只能说,真真好言劝不了该死的鬼了。

祝你好运。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其他 » 李国庆:我离婚难,普通人会更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