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00亿抗疫特别国债来了,个人能否购买?你想知道的都在这里

一万亿抗疫特别国债将在6月18日开始招标发行,首发1700亿元。

这三期抗疫特别国债将采取记账式国债发行方式,发行对象主要是机构投资者,个人投资者也可购买。

受访人士认为,特别国债对资金面的冲击不大,但未来央行仍可能会采取一定手段对冲。

“三连发”,首批抗疫特别国债发行正式拉开大幕!

那么,什么是特别国债?个人能否购买?筹集的钱用来干什么?对资金面影响几何?未来政策将如何走?《国际金融报》记者采访多位专家,期望能为大家解答疑问。

前三期发行1700亿

据财政部消息,此次共将发行1700亿元的特别国债。

6月15日,财政部宣布,为筹集财政资金,统筹推进疫情防控和经济社会发展,决定发行2020年抗疫特别国债(一期)和2020年抗疫特别国债(二期)。

根据通知,一期国债为5年期固定利率附息债,竞争性招标面值总额500亿元;二期国债为7年期固定利率附息债,竞争性招标面值总额500亿元。两期国债定于6月18日招标,6月19日开始计息,招标结束至6月19日进行分销,6月23日起上市交易。

6月16日,财政部又下发了第三期抗疫特别国债的通知。

三期国债为10年期固定利率附息债,竞争性招标面值总额700亿元,将于6月23日招标,6月24日开始计息,招标结束至6月24日进行分销,6月30日起上市交易。

故名思义,特殊国债是特殊时期的特殊举措,《政府工作报告》明确,今年赤字率拟按3.6%以上安排,财政赤字规模比去年增加1万亿元,同时发行1万亿元抗疫特别国债。上述2万亿元全部转给地方,建立特殊转移支付机制,资金直达市县基层、直接惠企利民,主要用于保就业、保基本民生、保市场主体。

1700亿抗疫特别国债来了,个人能否购买?你想知道的都在这里

个人投资者可购买

特别国债的作用是什么?

“通过发行特别国债,借民间储蓄转为政府带动经济复苏所需要的正常支出,大大减少了西方世界财政赤字货币化导致的通胀和资产泡沫。”复旦大学金融研究中心主孙立坚此前对《国际金融报》记者表示。

光大银行金融市场部分析师周茂华对《国际金融报》记者解释称,“之所以发行特别国债,主要原因一是不会增加地方赤字规模;二是发行机制灵活,特别国债审核流程简便,只要人大常委会审议;三是特别国债用途明确等。”

但与之前市场预期的不同,首批特别国债的发行并没有全部或是部分定向投资,而是全部市场化发行。

记者注意到,按《2020年记账式国债招标发行规则》招标工作执行,不但机构投资者可以购买,个人投资者也可购买。目前已有承销机构表示,此次发行将面向个人投资者。

对此,苏宁金融研究院高级研究员陶金告诉《国际金融报》记者:“从发行方式看,三期一共1700亿元的特别国债按照普通记账式国债执行,无特殊安排。之所以这样安排,背后可能是出于不占用太多商业银行流动性以致影响实体经济资金投放的考虑。市场化的发行方式也一定程度上否定了之前赤字货币化的猜测。”

方正证券首席经济学家颜色表示,国债既是财政的重要工具,也是金融市场的核心产品,坚持市场化发行可让中外资金融机构广泛参与投资,这是构建多层次资本市场的基础,利于构建成熟完善的国债市场。

用于增加公共卫生投资

我国此前共发行过两次特别国债,第一次于1998年应对亚洲金融危机,财政部定向对工农中建发行2700亿元特别国债补充国有银行资本金,第二次于2007年发行1.55万亿元特别国债,用于成立中投公司。

此次发行的特别国债不同以往,贴上了“抗疫”标签,将主要用于保就业、保基本民生、保市场主体,包括支持减税降费、减租降息、扩大消费和投资等。

6月12日,在国务院政策例行吹风会上,财政部副部长许宏才表示,抗疫特别国债,主要用于有一定的资产收益保障的公共卫生等基础设施建设和抗疫的相关支出,包括支持小微企业发展、财政贴息、减免租金补贴等。各地可以在分配的额度内按照一定的比例预留机动资金,解决基层特殊困难的急需资金需求。

“各地可以在分配的额度内按照一定的比例预留机动资金,解决基层特殊困难的急需资金需求。当然,更主要的还是用在有一定资产收益保障的公共卫生等基础设施的建设和抗疫相关支出方面。但也可以按照一定比例用来解决一些特殊问题。”许宏才说。

上海财经大学现代金融研究中心副主任奚君羊此前对《国际金融报》记者表示,通过国债筹集的资金应切实用于解决老百姓的困难问题,比如保障失业、低收入人群,保障就业、提升消费能力等。他指出,资金也可以适度投入新基建等项目,但一定要注意规模保持在合理范围内。

对资金面影响较小

7月前发行完1700亿的特别国债是否会对市场流动性产生影响?专家表示,特别国债对资金面的冲击不大。

首先,目前市场流动性充裕,利率水平总体平稳。5月中上旬,市场流动性相对宽松,市场隔夜利率一度运行在1%下方,金融机构“滚隔夜”加杠杆、期限错配交易增多,资金出现空转和脱实向虚。

“为抑制资金套利,央行自中下旬对公开市场操作进行边际调整,隔夜利率开始向短期政策利率靠拢。本月有2期合计7400亿MLF到期,6月15日央行一次性缩量续作了2000亿元,净回笼5400亿元,但从市场利率走势来看总体平稳,反映当前流动性还是比较充裕的。”民生银行首席研究员温彬告诉《国际金融报》记者,加之上个月有1万亿元地方政府专项债券提前发行,降低了本月地方政府专项债的发行压力,因此,首批特别国债发行不会对市场流动性造成压力。

此外,目前发行的特别国债占总额度1万亿元的20%左右,规模有限。业内人士表示,央行发行特别国债的节奏均匀,且若能把地方政府债券的主要发行量放到七八月份,则能减轻特别国债发行的压力。

“1700亿元的发行规模对市场流动性的影响应该较小。”陶金说,短期内可能对市场造成程度较小的波动,这同时取决于央行是否采取一定规模的市场操作或降准等对冲措施。

国泰君安固收团队表示,事实上,与5月份专项债冲击相比,这一次特别国债造成的供给压力边际减轻。6月份环比来看,利率债供给压力将边际减轻。

“一方面,记账式国债计划发行规模约3800亿元,较5月份的6800亿元大幅减少44%,而地方债供给约环比减少74%(假设月内匀速发行);另一方面,仅考虑增量的特别国债,6月18日至7月末,周均发行1600亿元左右,远远不及5月份单周供给达到5000亿至7000亿元。”国泰君安固收说。

对于债市的影响,陶金指出,由于债市的驱动因素更多涉及经济复苏情况、货币政策、利率走势等,尽管短期内可能会受到流动性上的边际波动,但中长期看,债市走势并不受特别国债发行的明显影响。

未来降准仍有必要

目前流动性总量“合理充裕”,流动性压力的减小背景下货币政策投放较为收敛。未来配合特别国债的发行,是否会有新的动作?

“考虑到适逢上半年末考核时点,季节性流动性压力仍然存在,预计央行将继续加大公开市场操作,并有可能重启28天逆回购操作,保持短期市场流动性稳定,支持特别国债发行。”温彬表示。

而陶金则指出,尽管短期内流动性和债市受到特别国债的影响可能较小,但未来央行很可能会采取手段对冲。“对于1万亿元的特别国债发行,央行很可能会采用降准和适时公开市场操作等手段进行一定程度上的对冲,同时其他类型的政府债券如国债、地方债等,可能会在一定时期内放缓发行节奏。”陶金指出。

光大证券固收首席分析师张旭认为,6月底前降准的概率较高。原因在于,2015年地方政府置换债密集发行阶段,央行多次降准进行配合;在今年1月地方政府专项债密集发行前,也进行了降准。当前临近半年末,且在月底前有5400亿元公开市场资金到期。值得注意的是,今年以来政府债券融资规模较大,其中一部分资金会于6至7月支出,这部分资金的“解冻”也可以提高银行的超储水平,弥补特别国债发行所造成的流动性消耗。

温彬也指出,未来降准仍有必要。“从下阶段看,国债、地方政府专项债、企业信用债等还有超过4万亿元待发行,因此全面降准仍有空间和必要,通过货币政策更加灵活适度操作,配合积极的财政政策,降低政府和企业发债成本,稳定和扩大内需,支持宏观经济继续企稳回升。”

记者 曹韵仪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财经 » 1700亿抗疫特别国债来了,个人能否购买?你想知道的都在这里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