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0年前的今天 第一次有人类选择在死后冷冻自己

50年前的今天 第一次有人类选择在死后冷冻自己

这个人名叫詹姆斯·海勒姆·贝德福德(James Hiram Bedford),是加利福尼亚大学的一名心理学教授。

50年前的今天 第一次有人类选择在死后冷冻自己

1967年的1月13日,詹姆斯因患有肾癌并转移到肺部而逝世,享年74岁。根据生前的遗嘱,詹姆斯自愿成为当时美国生命延长社团(Life Extension Society LES)实施人类冷冻计划的第一人,同时也是世界第一例人类冷冻。

50年前的今天 第一次有人类选择在死后冷冻自己

两年前的1965年6月,生命延长社团宣布可以免费为一人实施人类冷冻。由于当时詹姆斯已经病入膏肓,以现有的医疗条件无法治愈,随即很快成为生命延长社团计划的候选人。尽管如今我们不时可以听到有关人类冷冻的新闻,但在50年前这绝对是大胆且轰动的消息。

基于相关法律的规定,詹姆斯在正式确认死亡后的几个小时内被冷冻,而不是死亡前。人体冷冻技术的核心是玻璃化,也就是以超低温保存遗体,使体内一切的生理化学反应停止,包括血液、器官均以绝对固体形式保存。

50年前的今天 第一次有人类选择在死后冷冻自己

50年前的今天 第一次有人类选择在死后冷冻自己

但当时的技术条件还无法做到玻璃化,不少人认为这降低了詹姆斯最终复苏的可能性。他本人留下了10万美元用于人类冷冻法的研究,目的是希望能够在日后逐步改善其冷冻条件。他的遗体首先于亚利桑那州凤凰城的Cryo-Care 中储存了两年,然后于1969年被搬到加州的Galiso中。1973年从Galiso中被搬到了加州伯克利附近的Trans Time,然后1977年又在詹姆斯儿子那里待了很多年,他们用液氮保存其遗体。

1982年,詹姆斯的遗体最终搬到了阿尔科生命延续基金,后者是目前最大型的人体冷冻公司。1991年5月,研究人员对他的遗体进行了状况评价,认为遗体保存良好。

人类冷冻法无论在技术,还是法律上存在极大的争议。支持者认为,凭借一些针对动物的成功冷冻并复苏的试验,认为将人体冷冻至未来,并利用未来医疗技术实现复活的可能性很高,但反对者指出,人体冷冻不同于动物的冬眠,后者在冬眠时依然能保持缓慢的呼吸和心跳,但人体冷冻基于法律限制,不可能对活人进行冷冻,只有在法律意义上确认死亡后才能被冷冻。没有任何实验能证明,细胞在冷冻后还能保存完好,这是反方的观点。

由于目前不存在冷冻后复苏的成功例子,因此人类冷冻的有效性无法被证明。但确实有越来越多垂死的病人会选择人体冷冻,尽管其代价高昂,且不能保证能永久保存遗体。

50年前的今天 第一次有人类选择在死后冷冻自己

人体冷冻的费用非常昂贵,且服务的标准不一。收费从1万美元到20万美元不等,而且还分脑部及神经系统冷冻和全身冷冻,根据冷冻对象的范围,费用也不同。例如阿尔科生命延续基金的全身冷冻,就需要20万美元,但这只是最低费用标准。

50年前的今天 第一次有人类选择在死后冷冻自己

由于人体冷冻的时长无法保证,因此提供人体冷冻的机构一般可以确保其收费能够维持50年至100年的保存。为了便于长期服务,人体冷冻机构会为冷冻者建立一套基金来运营,以尽可能在不接收子女或是他人捐助的情况下延长保存期。

50年前的今天 第一次有人类选择在死后冷冻自己

不过依然存在诸多不可预知的因素导致保存中止,比如人体冷冻机构倒闭,或是所在地区政府宣布人体冷冻非法,又比如基金投资失败或物价升高,导致冷冻无法持续等等。此时人体冷冻机构会考虑转移冷冻设施,交由其他公司负责继续保存,也可能会降低保存条件,全身冷冻改为部分冷冻,又或是提高冷冻温度等。

如果判定冷冻无法继续,那么会依照殡葬条例对遗体进行处理。所有的这些可能性,都包含在最早提供的人体冷冻协议中,冷冻者本人是完全知晓的。即便如此,依然有不少人盼望着能够在未来复活,将自己托付给未知的技术。

只能说,有钱投资未来的人,就是不一样啊。

50年前的今天 第一次有人类选择在死后冷冻自己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其他 » 50年前的今天 第一次有人类选择在死后冷冻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