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靖:常规又非常规的女喜剧演员

今年2月金靖收到了知乎推送的话题「如何评价金靖」。

她自己的回答是「又丑又漂亮」。

以大众审美来看,金靖算是中等之姿,将“丑”和“漂亮”两个相反的形容词同时用在自己身上,一如金靖给人们留下的一贯印象:鲜明却不突兀,戏多也很舒服。

金靖:常规又非常规的女喜剧演员

文 | 夜光少女

2016年金靖在《今夜百乐门》中圈粉无数,尤其是她和刘胜瑛搭档的小品《机场培训师》,令人惊叹“怎么会有人将除了耳朵以外的‘五官’利用得如此极致?”自那起,上海腔调、搞怪表情、夸张动作成了金靖的「风格」。

《今夜百乐门》之后,金靖演过《奇葩说》的小剧场上过《饭局狼人杀》,大大小小的综艺走一圈下来,人们发现金靖就是一个「抓马精」。对于金靖的抓马,有人说她“浮夸却不做作”也有人说她“浮夸又做作”,两个存在分歧的评论后面跟着的却又都是“喜欢她”。

金靖:常规又非常规的女喜剧演员

金靖:常规又非常规的女喜剧演员

这种看似有些“精分”的喜欢其实不单单是对金靖表演风格的认可,更多的是对她表演能力与创作能力的肯定。

就在刚刚收官的《欢乐喜剧人第五季》,金靖与刘胜瑛虽然没有夺冠,但从郭德纲给出的评价中,足以感受到对她们的认可。

金靖:常规又非常规的女喜剧演员

而在总决赛中,那个人们熟悉的金靖似乎有些变了。

1

从“树精”成长为“人”

红幕缓缓落下,金靖完成了她为数不多在舞台上落泪的作品。

关于《好运家族》的结局,究竟是要「一疯到底」还是要有「动人的落点」,事实上金靖和刘胜瑛在剧本编排阶段与吴彼争论了很久。

金靖明白,无厘头的剧情加上风格化的表演,是她与刘胜瑛的安全牌也是制胜法宝,“我甚至希望所有的作品都能一疯到底,就像《恋爱是种病》,女孩的情绪为什么总变来变去,原来是因为她节食不吃碳水,所以心情不好。”

金靖:常规又非常规的女喜剧演员

而《好运家族》作为一个传统小品,不仅限制了金靖与刘胜瑛的特色,吴彼所坚持的「动人落点」也让金靖挣扎了许久。

“我认为自己可能一辈子也没有办法演那种比较袒露内心脆弱的角色,做煽情的东西我觉着矫情,也怕自己演不好,把角色演恶心了。”金靖告诉记者。

抱着努力一试的心态,金靖按照吴彼安排的节奏来演,最后演哪里要留几秒,哪里不要说话,哪里要喊怎么喊。套路化的设计让金靖觉得很生硬,难以进入状态。

因为是复活选手再加上总能想出一些无厘头的idea,金靖、刘胜瑛成为导演们重点关怀对象,每次彩排后,都会指出她们有哪些问题,但在《好运家族》正式演出前的几次彩排,导演们一句话没说,对此金靖感觉恐慌,直到正式上台大幕拉开的那一刻,金靖突然「空白」了。

“正式演的时候我们一气呵成,从头演到结尾,所有原来安排的节奏全都忘记了。你会发现入戏后,当你情绪到那的时候,原本设计停留的那几秒是真的说不出话的。”

金靖:常规又非常规的女喜剧演员

总决赛那天金靖的一个朋友在台下看她演出,“他当时形容我说,以前看你演戏,我觉得你是个树精,在台上,根是不动的,可是你整个人都在这样乱晃。但你在演《好运家族》最后回头的那一刻,我看到了一个‘人’在舞台上,这就是你的进步。”金靖坦言:“以前我害怕在舞台上表露太多人心,因为我觉得这种东西如果展现不好就很露怯,但这次我要感谢吴彼,让我敢于去尝试。”

除了《好运家族》,在《欢乐喜剧人第五季》其它几部作品中,也可以感受到金靖作品中的变化,无厘头却不失人情味。比如《仙女姐妹》最后那句台词「以后别叫我仙女了,因为我已经准备好下凡了。」那种甜蜜的幸福感觉很真实。包括半决赛《爱的AB面》里「一起手牵着手,肩并着肩,走向好春天」的台词也很人性。

对于金靖来说,“可以在舞台上让观众感受到人性的温暖,是我的进步,也是更高级的喜剧。”

2

野生女喜剧演员的成长

非科班出身、不是专业喜剧演员的身份对于金靖和刘胜瑛而言似乎更像是一种优势。

“有很多厉害的喜剧演员,他们有能力去演绎编剧写给他们剧本,但说实话,我觉得我自己的演绎能力没有那么强,所以演自己想出来的故事会比较拿手。”金靖道。

就像《钟情咖啡馆》的创作灵感是「女孩们总是幻想自己被人暗恋着」;《机场培训师》的创作灵感是「飞机延误时一些乘客的恶劣态度」;《外企员工》的创作灵感是「那些招人烦的职场ABC」。目前为止,金靖和刘胜瑛出演的小品,绝大部分是她们生活中的故事,然后编剧团队可能会进行一些加工。

金靖:常规又非常规的女喜剧演员

作为90后喜剧人,金靖不用费力去想90后会喜欢什么题材的喜剧,她的技巧或者说创作基点就是“我自己喜欢,那么我做的作品一定会有跟我一样的人喜欢它。有共鸣的人们会觉得你说的就是‘我’的故事,因为我就在说我自己的故事”。凭借个人喜好为观众带去真实感十足的笑料,金靖、刘胜瑛算是喜剧界独一份的存在。

没有人希望参加比赛输着回去,面对带有竞技性质的《欢乐喜剧人》,敏感又骄傲的演员们要迈过自己心里那道坎很困难,所以一开始金靖很抗拒参加《欢乐喜剧人》,好在节目组导演反复劝说,让金靖改变了主意。

“在和导演聊的时候他问我们,难道不渴望回到荧幕前,为观众们带去欢乐吗?另外导演也赋予了我们一些意义,比如我们代表了女孩喜剧又代表了上海的南派喜剧,应该到北方喜剧占主导的《喜剧人》里表现出自己的个人特色以及地域特色。”金靖说道,“总之聊着聊着就被导演戳中了心里的那个点,我们想,行,就去参加吧。”

没想到,只参加了一期节目录制,金靖和刘胜瑛就因为挑战张云雷失败铩羽而归,在#刘金岁月的vlog#里金靖哭的很伤心,后来导演告诉金靖她们有复活机会时,金靖下意识的用“状态不好”“我怕自己不行”等理由回绝。

金靖:常规又非常规的女喜剧演员

当然,最后的结果还是重返舞台。而这次经历,也让金靖看到了一些问题。

从生活中汲取养料是金靖的优势,但这种未经修饰的野蛮生长枝桠过于分散难以找到主干。《欢乐喜剧人》总编剧娄晨跟金靖说:“你在喜剧小品这一块的经验不多,从而不能预想到一个作品可能会出现的不同效果。”金靖赞同道:“从入行到现在,我感觉自己一直处于懵懂的状态,我不知道自己的作品会是一个什么样的效果,只是考虑它好笑么?”

让作品多一些可控性,是金靖接下来需要提升的地方,同时她也希望能够获得更多尊重。

每到与选手PK的时候,金靖听到第一句话就是“她俩女孩子挺不容易的”。

第一次听还可以接受,第二次听出于尊重不好打断,第三次说这句的人是吴彼,因为比较熟金靖直接打断“我不喜欢你们这些男孩,比不过我就在那里说女孩不容易,我希望你们可以对我有一些客观的评价。就像对于你们的作品,我会评价你选题很好或者表演很好或者配合的节奏非常好,但为什么你们对我的评价只有女孩太不容易?我觉得我的作品值得更多。”

「女孩不容易」这五个字作为评价太过敷衍,甚至没有网友的评价来的全面,在金靖看来,前辈、同行们或许是好心,但她更想获得属于喜剧人的荣誉。

除了「女喜剧人」的title,金靖名字前常常出现「南派」两个字,“早些时候我们看到的喜剧是赵本山范伟老师,以为只有那样表演才是喜剧,但后来我发现,他们好笑是因为他们在讲自己的故事,而我将自己的故事讲出来,同样可以很好笑,喜剧应该是更富多彩各具特色的。”金靖坦言,“作为南方人,我在舞台上代表南方喜剧还有人在做,不丢脸也不低级。当人慢慢多起来的时候,我的标签就会越来越少,变得越来越纯粹。”

金靖:常规又非常规的女喜剧演员

在金靖眼中「全民喜剧」的时代已经到来,段子手们不仅可以直接把朋友圈变成秀场,还可以直接录制表演视频上传到抖音等短视频平台,“喜剧市场越来越包容,像我这样非科班出身的人都有机会登上《欢乐喜剧人》这么大的舞台,我觉着是对同样怀揣喜剧梦想的人的鼓舞,告诉他们,只要有本事让别人喜欢你,就总有会发光的那一天。”

虽然最后站在舞台上哭着说“只要我们不放弃,一定会有好运气”的金靖不漂亮也不搞笑,但却是她在《欢乐喜剧人》的高光时刻。

因为平凡而不凡,金靖努力展现自我的样子,像极了很多人理想中「自我」的样子。“我的平凡和普通寄托了很多人美好的期许,大家会喜欢我,因为他们喜欢这样自己。”

3

电影人生法则

金靖说自己是一个普通人,中游家庭、中游长相、中游成绩、中游大学,就是运气要比别人好一些。

金靖:常规又非常规的女喜剧演员

在上海政法大学新闻系念书期间,金靖和好闺蜜刘胜瑛就泡在了学校的话剧社和各大艺术节上,大四的时候,有一个老外想教即兴表演,金靖和刘胜瑛报了名。

毕业后,金靖进入电视台工作,刘胜瑛去了某国企。有一天,教即兴喜剧的老师推荐她们去北京参加即兴喜剧节。回到上海后,金靖和刘胜瑛辞去工作,举办了2016年上海即兴喜剧节,当时她们约好,喜剧节结束后再一起找工作。

没想到金靖和刘胜瑛在即兴节的表演被《今夜百乐门》的导演看中,邀请她们参演节目。“我们开始都以为他是骗子”金靖笑道,这种不真实感一直持续到面试,以至于状态松散差点被金星刷掉。

金靖:常规又非常规的女喜剧演员

再然后金靖、刘胜瑛在《今夜百乐门》中一炮而红,所有时间节点卡的刚刚好,接着,金靖顺利签约了米未。

和大多数90后一样,金靖受《奇葩说》的影响很大,“《奇葩说》改变了我的一些人生观世界观,帮我去思考一些以前没有想的事情,也帮我成长。”

参加完《饭局狼人杀》后,马东邀请金靖加入米未,于是金靖从上海搬到了北京。

金靖:常规又非常规的女喜剧演员

选择签约米未不仅是因为那里有一群志同道合的人,更重要的是可以让金靖在米未的庇护下尽情的做自己。

作为一名90后喜剧人,金靖具有「自我放大与自我表达」的特质,“彻底的做自己,越鲜明、越夸张、越格外才能够脱颖而出。”金靖坦言,“有时也需要人帮你在后面推你一把。”

尤其是幸运的次数多了,慢慢地会变成一种侥幸心理。

“我总觉着自己的运气和机遇特别好,导致后来很多机会摆在我面前时,我会想‘我要去吗?我不去,一定也可以怎么怎么样。’《欢乐喜剧人》的机会放在我面前,最后还是马老师劝我去参加的。”

参加完《欢乐喜剧人》,金靖也遇到了一些生活中的事,她发现自己就是一个非常平凡的人。“有时我呆呆地站在镜子前告诉自己,每件事情必须努力才会有收获,别人说你有天赋,说你是个表演天才,不要信以为真。”

能有现在的高度,在人们眼中金靖是一个「天赋型」喜剧演员,而在金靖看来,这或多或少占了「女喜剧演员」的性别便宜。“因为很多受众对于女孩搞喜剧的预期很低,你只要表现的稍微好那么一点点,他就会觉得你太棒了,所以我觉得这是我占的一个便宜。”

金靖所说的便宜或许是她被称为「天赋型」喜剧演员的原因之一,但她的作品之所以能够为观众带来真实感,更多的是因为故事切入点好,而这离不开金靖对于生活的观察和记录。

其实这个从弄堂里走出来的嗲囡并不是从小就很好笑,因为朋友不多,金靖开始观察爸爸的交流方式,在她眼中,她的爸爸更有趣。

金靖:常规又非常规的女喜剧演员

从那时起,“搞笑担当”的人设开始成为金靖的安全牌,她认为“其实每个人都有搞笑的一面,只不过是我能够在镜头前将它表现出来”。

没有什么事情能够禁锢住金靖的脚步和想法,受到幸运之神眷顾的她,每当遇到困难都会迎刃而解,但幸运之神送给金靖最好的“礼物”其实是刘胜瑛。

金靖:常规又非常规的女喜剧演员

从前谢幕时金靖会感谢很多人,但不会感谢刘胜瑛,这次演完《好运家族》后,金靖感谢了她一路上最重要的伙伴刘胜瑛。

“我觉得从大学开始我就在做不切实际的梦,为了即兴表演把工作辞了,然后办即兴节,上电视,来北京,我的每一个举动就像在梦里面一样,没有什么三思而后行,不知不觉就到这儿了。我的梦一直没有醒,是因为有刘胜英一直陪着我做这个梦,她一直在护着我这个梦。让我安心让我不怕孤独,我永远知道会有一个人陪我上台。包括《喜剧人》最后决赛的时候,她就问我,你想过要赢吗?我说我不应该赢,因为我有一个原则,就是电影人生法。”

“如果我活到90岁,我人生就是一部90分钟的电影。我现在27岁,等于我这个电影才演到27分钟。如果喜剧是我一生的事业,这个电影才演到27分钟,我就不应该赢比赛,这个比赛我就应该输,这样电影到后边才会有更大的高潮。参加《喜剧人》一开始我非常害怕输,后来我想到了电影理论,后面还有那么多东西要演,你在这儿就已经把日子给过美了,把你想要的东西都做到了,你后面该怎么演呢?如果这一刻我输了,我才知道,我才能够确信我说后面我还有更精彩。我们即兴当中有一个最主要的一个精神,就是活在当下。因为未来是不可预计的,过去也是没有办法追回的。你只有努力把这一刻过好,命运会给你惊喜。”

金靖:常规又非常规的女喜剧演员

即兴是金靖的人生态度也是她的喜剧态度,这让她与「变数」紧密相连,无法被模仿无法被取代,这条被她自己淌出来的喜剧之路,永远只属于一个人。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娱乐 » 金靖:常规又非常规的女喜剧演员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