进口三文鱼经历“过山车式”周末损失上亿美元 外媒曝挪威三文鱼养殖链的“数宗罪恶”

北京新发地市场切割进口三文鱼的案板中被检测出新冠病毒后,几天之内,三文鱼在全国多个城市的市场、商超、餐厅全面下架,这一系列配合疫情防控的措施显然是必要的,相关行业也无奈地承受前所未有的冲击。挪威大型三文鱼加工商Hofseth大中华区总经理李路15日接受《环球时报》记者采访时表示,在没有确凿证据的情况下,将新发地出现的疫情完全归因于三文鱼是不公平的,这起事件给这一行业带来的损失将达上亿美元。

进口三文鱼经历“过山车式”周末损失上亿美元 外媒曝挪威三文鱼养殖链的“数宗罪恶”

上下游供应链损失惨重

食品安全历来受到中国消费者的高度重视,任何一则负面消息都可能在短时间内对购买行为造成明显影响。尽管目前尚未有直接证据证明在新发地出现的新冠病毒来自三文鱼本身,但新发地相关负责人面对媒体采访时透露的信息已造成市场对三文鱼的恐慌。

“这个周末是过山车式的,甚至当周五(12日)早些时候看到相关新闻时,我还认为不会影响我们在上海的库存,但影响迅速显现出来”,李路告诉《环球时报》记者,过去几日,正在犹豫的客户直接取消订货计划,还可以取消订单的客户全部选择取消,货物已在路上的客户开始协商可否延迟交付或降价交付。

这种影响正从下游的零售商向全行业层层传导。据《环球时报》了解,北京的超市发、物美、家乐福等超市已经下架了三文鱼,供应三文鱼的北京多家日料店也遭遇顾客大量退订的情况。类似的情况也不同程度地发生在上海等城市。

李路表示,当下压力最大的是一线的经销商和市场内做批发的商户,一些规模足够大的商家经手的三文鱼数以吨计,如今这些货物全部成为烫手山芋,并且每日都在贬值。最为尴尬的是那些已经装机启运的三文鱼,抵达中国各口岸时可能面临清关压力。这些冰鲜不仅需要支付冷库的使用费,一旦超过保质期,还会因无法销售而令商家血本无归。

关注三文鱼渔业信息的新闻网站Salmon Business公布的数据显示,全世界三文鱼养殖户每年都要向中国出口约10万吨的三文鱼。其中,智利、挪威、澳大利亚、加拿大等是中国主要的三文鱼进口来源国。今年1月到4月,在中国进口的所有冰鲜三文鱼中,挪威占据45%的绝对份额。据挪威海产品委员会今年年初提供的数据,今年4月中国从挪威进口的三文鱼比去年同期增长97%,达3141吨。

李路认为,虽然此次风波不至于影响国内三文鱼行业的长期发展,但对上下游供应链而言依然损失惨重。李路给《环球时报》记者算了一笔账:假设中国市场今年能够进口6万吨冰鲜三文鱼,平均每个月进口5000吨,乘以每吨10万元左右的进货价格,停止销售1个月的损失就已达5亿元人民币,加上冷冻三文鱼以及受到连带影响其他进口海产品,整体损失预计超过7亿元人民币,也就是上亿美元。如果再考虑到受影响的日料店等餐饮企业、进口海产品流通过程中的各种成本等,影响将更加巨大。

李路还透露,最近他熟悉的一家经营新西兰海产品的公司同样受到波及,本周原计划运往中国的两批帝王鲑订单也被取消。

作为挪威一家老牌三文鱼加工商,Hofseth的三文鱼产品年产量超过10万吨,由于近几年才进入中国市场,去年向中国出口三文鱼产品不超过100吨。但对于中国的庞大市场,李路始终寄予厚望。“在中国国内疫情得到有效控制后,我期望能够尽快恢复正常运营”,李路说,中国的三文鱼消费市场远远没达到饱和程度,所有海产生鲜的同行也都非常看好中国市场。“由于新发地出现的疫情,进口生鲜行业预计会在短时间内受到非常大的冲击,这是很不幸的”。李路说。

病毒来源及传播路径尚无定论行业不甘进口三文鱼“背锅”

除了遭受到的经营压力,最让李路和业内人士难以忍受的是此次新发地出现的新冠病毒被归咎于进口三文鱼。在采访过程中,李路多次强调,目前没有任何证据证明是进口三文鱼携带有新冠病毒,更大的可能是新发地市场内发生了交叉感染。

“最令人遗憾的是,部分媒体报道只提及三文鱼,却忽略了发现新冠病毒的地方是‘切割进口三文鱼的案板’”,李路对《环球时报》记者表示,目前还没有证据显示是三文鱼携带了新冠病毒,在京深海鲜市场也没有检测出阳性,但三文鱼却仿佛成了“罪魁祸首”,这令他和同行有种莫名“背锅”的感受。

多位流行病学和病毒学专家近日均表示,三文鱼案板上检出新冠病毒阳性样本不能证明三文鱼本身可以感染并携带新冠病毒。14日,挪威海产局发布声明称,挪威食品安全局确认,新冠病毒不会对海产品安全构成影响,因尚无已知案例表明,新冠病毒可以通过受到污染的食物或水进行传播。根据目前掌握的新冠病毒传播机制,不太可能因食物或水造成污染。

李路告诉《环球时报》记者,挪威出口到中国的三文鱼均接受过严格检验检疫,但之前并未包括核酸检测,主要检测的是部分可能会对水体造成污染或可传染其他鱼类的病毒,几乎不存在人和鱼类可以共同感染的病毒。在新发地出现疫情后,包括上海在内的多地海关都已经要求到港的生鲜产品进行核酸检测,但尚未有检测出阳性的公开报道。

北京市疾控中心新冠肺炎疫情防控专家组成员杨鹏日前表示,通过全基因组测序发现病毒是从欧洲方向来的,初步判定与输入性有关。15日,中国疾控中心流行病学首席专家吴尊友表示,病毒“肯定不是北京原发地发生的,是从外地引进的”,病毒“更像欧洲的”,可能来自欧洲国家,也可能来自美洲国家,也可能来自俄罗斯。武汉大学医学部病毒研究所教授杨占秋15日接受《环球时报》记者表示,过往研究表明,冠状病毒不会感染鱼类等水生生物,三文鱼作为中间宿主的可能性几乎没有,他倾向于水产品或者牛羊肉、禽肉等在国外被加工过程中被病人污染,后经冷链运输被带入中国。

跟杨占秋的观点类似,一些学者认为目前还不能排除三文鱼等海鲜产品被污染成为病毒传播媒介的可能性。中国农业大学食品学院副教授朱毅此前对媒体表示:“三文鱼大概率不是被新冠病毒感染了,而只是被新冠病毒污染了,目前还没有发现过人和鱼共患的传染性疾病。”“病毒从进口的渠道进入中国,这个路径是完全可能的。”朱毅说,低温冷链条件下,病毒的存活时间明显延长,三文鱼后期还需要切割,和人的接触的时间是最长的。在养殖、捕捞、储运、分割、售卖这些过程当中,如果被新冠病毒感染者的飞沫、痰液、粪便、尿液接触,就存在被病毒污染的可能。

新发地出现的病毒很可能由海外输入,但其是否是通过三文鱼被污染而传播尚无定论。耶鲁大学全球健康政策与经济学副教授陈希15日对《环球时报》记者表示,根据北京市13日通报的消息,新发地市场发现40件环境阳性样本,目前还未披露除切割进口三文鱼的案板外的其他阳性样本是什么。李路也认为,应当公布其余的阳性样本是什么物品或什么生物。

外媒:曝挪威三文鱼养殖链的“数宗罪恶”

在挪威北部海域,坐落着巨大的海上三文鱼“农场”,每个养殖场都养着上万条鱼。调查记者弗洛丁私带摄像机潜入了养殖场,“我知道会看到鱼因为拥挤而喘不过气,但眼前的景象更为恐怖:大量鱼挤在肮脏、充满它们排泄物的海水里。许多得病的三文鱼身上布满大如手掌的溃疡,有的已变成S型畸形鱼”。统计表明,养殖三文鱼的死亡率高达20%,此外,高密度养殖也让鱼虱泛滥成灾。

进口三文鱼经历“过山车式”周末损失上亿美元 外媒曝挪威三文鱼养殖链的“数宗罪恶”进口三文鱼经历“过山车式”周末损失上亿美元 外媒曝挪威三文鱼养殖链的“数宗罪恶”进口三文鱼经历“过山车式”周末损失上亿美元 外媒曝挪威三文鱼养殖链的“数宗罪恶”进口三文鱼经历“过山车式”周末损失上亿美元 外媒曝挪威三文鱼养殖链的“数宗罪恶”

人工繁殖三文鱼

除了养殖条件恶劣,人工养殖的三文鱼还威胁到了野生三文鱼的生存。挪威海洋研究所研究员斯卡拉表示,目前挪威野生三文鱼数量约为53万条,人工养殖的则有4亿条。每年约有18.3万条养殖三文鱼逃离养殖场进入海洋。它们不但与后者争夺食物,还将鱼虱传染给后者。更糟糕的是,两者交配繁育的后代适应力差,繁殖能力低、这直接“污染”了野生三文鱼的基因。近35年来,野生三文鱼的数量锐减50%。

进口三文鱼经历“过山车式”周末损失上亿美元 外媒曝挪威三文鱼养殖链的“数宗罪恶”进口三文鱼经历“过山车式”周末损失上亿美元 外媒曝挪威三文鱼养殖链的“数宗罪恶”

报道还称,人们喜欢三文鱼,主要是看中它的肉质及营养。野生三文鱼在海洋里摄食虾蟹,这让它们富含Omega-3脂肪酸,虾青素则让三文鱼鱼肉拥有亮丽的色泽。然而为了让养殖三文鱼迅速长大,人们投放了混合黄豆植物蛋白和化学合成虾青素的饲料,因此养殖三文鱼的质量远远不及野生三文鱼。

进口三文鱼经历“过山车式”周末损失上亿美元 外媒曝挪威三文鱼养殖链的“数宗罪恶”

野生三文鱼颜色鲜红 如图右

进口三文鱼经历“过山车式”周末损失上亿美元 外媒曝挪威三文鱼养殖链的“数宗罪恶”

野生三文鱼

三年前,在youtube视频网站上曾转载了至少两部有关挪威养殖三文鱼的视频,一部讲的是挪威养殖三文鱼出现危机,大量三文鱼逃离养殖场,数量远远超过野生三文鱼;还有一部标题非常直白:挪威养殖三文鱼,世界最毒食品。

进口三文鱼经历“过山车式”周末损失上亿美元 外媒曝挪威三文鱼养殖链的“数宗罪恶”进口三文鱼经历“过山车式”周末损失上亿美元 外媒曝挪威三文鱼养殖链的“数宗罪恶”

养殖场工人穿着防护服戴着防毒面具往网箱里喷洒杀虫剂

进口三文鱼经历“过山车式”周末损失上亿美元 外媒曝挪威三文鱼养殖链的“数宗罪恶”

据英国路透社15日报道,由于北京新发地市场切割进口三文鱼的案板中检测到新冠病毒,挪威数家农场已确认,往中国出口三文鱼被暂时叫停。中国占据全球三文鱼销量的5%,此次进口三文鱼风波已经引发整个行业在全球范围内的小幅震荡。

进口三文鱼经历“过山车式”周末损失上亿美元 外媒曝挪威三文鱼养殖链的“数宗罪恶”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其他 » 进口三文鱼经历“过山车式”周末损失上亿美元 外媒曝挪威三文鱼养殖链的“数宗罪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