弗洛伊德之女:爸爸改变了世界

弗洛伊德之女:爸爸改变了世界

美国时间6月2日夜里,在威斯康星的风暴之中,世界上最大(长140英尺,宽70英尺)的自由悬挂式美国国旗被撕碎,凌乱而又尴尬的飘在空中。

这不仅是一种警示,更是一种讽刺。

如今的美国,正遭遇着一场极大的动乱,让本来已经撕裂的社会,变得更加对立。

乔治-弗洛伊德之死,引发了席卷全美的示威抗议,非裔美国人的愤怒彻底点燃了美利坚。

但问题也随之而来,这场骚乱还能持续多久?骚乱之后,一切会有所改变吗?

警察与黑人的进一步撕裂

与1992年洛杉矶种族大骚乱一样,这一次骚乱的起因也是警察对黑人的暴力执法。

杀死弗洛伊德的警察德雷克-肖万(另外三名警察也遭到指控)已经遭关押,并被控二级谋杀,等待法律的审判。

有消息称,德雷克入狱后精神压力巨大,甚至有自杀倾向。估计他也没想到,在自己看来很"正常"(德雷克所在的警局8年里至少428次使用"锁喉"招数,其中65%针对的是非洲裔美国人)的执法,却引来如此大的反响和抗议。

这反映了警察暴力执法的系统性问题,也揭露了美国司法体系对非裔美国人的"不友好"(或者更应该用“残酷"来形容)。

有美国专家曾分析,由于黑人的经济和社会地位普遍较低,所以美国社会中存在着一种偏见:黑人更可能铤而走险去犯罪。

别说生活在底层的黑人,就连处在中上层的NBA球星也屡次遭遇警察的暴力执法,比如2015年塞弗罗沙被警察打断左腿,赛季因此报销,后来他将纽约市政府和涉事的8名警察告上法庭,最终接受了纽约警局400万美元的和解,但从始到终,纽约警察局都没有公开道歉。

英国教育家赫-斯宾塞曾说过,“人人反对偏见,可人人都有偏见。”

偏见这东西飘忽不定,看似无形,却时时刻刻影响着每一个人。

推特上有一段视频一度非常火,随着示威行动逐渐升级,有暴徒打砸抢烧店铺,但警察到场之后不问青红皂白就把几个店主(当然是黑人)给抓了起来,旁边的美女记者一再提醒警察劫匪跑了,可终究还是无用。

另外一段视频,同样讽刺。一名白人男子透过自家的窗户,看到一群游行示威的黑人正在楼下走过,于是他竖起大拇指,为这些黑人加油,可令他没想到的是,楼下的人回馈了他两块石头,砸碎了玻璃,而他也只能无奈的大喊冤枉,“我是支持你们的!我是支持你们的!”

解决偏见的唯一办法,只能是互相理解,互相包容。NBA公认的GOAT乔丹就曾坚信这一点,当年不仅帮助了有色人种促进协会,也给国际警官协会捐款,希望以一己之力拉进双方的关系。

成为美国第一位黑人总统后,奥巴马也曾努力限制警察的暴力执法,但等到特朗普上台之后,一切化为泡影。特朗普不仅无意弥补这种裂痕,反而成为了激族矛盾的"罪魁祸首"。

如今,这种裂痕只会进一步扩大。

这次的骚乱能改变什么?

当然,警察暴力执法只是一个侧面,持续400年的种族主义才是根源。

随着抗议活动的逐渐升级,很多体育圈的人开始走上街头,参与到这场反种族歧视的运动中来。

弗洛伊德之女:爸爸改变了世界

作为反种族歧视的先驱,86岁的NBA传奇、有着指环王之称的比尔-拉塞尔也忍不住走上了街头,加入到示威队伍当中。

与詹皇不断的在社交媒体上高喊"如果现实没有改变,斗争绝对不会停止"不同的是,拉塞尔不仅用实际行动支持抗议活动,同时也看到了现实的一面。

“我的妻子带着我看了一些抗议,她说这些抗议很有感染力,也很有影响力,并且问我是否想到过自己一生都在经历这样的事。”拉塞尔说,“我说,一切都没有改变。当然,我们会看到一些改变,但大多数时候都不够。”

弗洛伊德之女:爸爸改变了世界

美国女子网坛新星科科-高夫也参加了佛罗里达的抗议活动,并发表了演讲,她说的一句话感染了在场的所有人,“让我感到难过的是,我现在要抗议的东西,跟我祖母50年前抗议的东西一模一样。”

就连前美国总统奥巴马也公开发布了一个视频,劝黑人群体不要以为一次骚乱就能解决问题,这是一场持续的斗争,“我们没有能力一下子就根除存在了400年的种族主义。”

弗洛伊德之女:爸爸改变了世界

有人还拿出了《时代》的一张经典封面,那最初是1968年拍摄的,画面中一名年轻黑人在前跑,一群警察在后面追,反映的是1968年的种族骚乱(因马丁-路德-金被杀而引发的)。到了2015年,美国再次爆发种族骚乱,《时代》就在封面上划掉1968,写上了红色的2015,并且灵魂拷问道,“什么改变了?什么没有改变?”

如果把2015年也划掉,再写上2020,这张封面似乎仍然不"过时"。

作为美国开国元勋以及第三任总统,托马斯-杰斐逊在他那本长篇专著《弗吉尼亚笔记》(18世纪80年代所写)中,曾悲观的断言了如今的种族主义问题,他甚至提出了相当激进的观点:让黑人和白人彻底分离,生活在不同的地方。

如果杰斐逊生活在今天,那他一定会被吐沫星子淹没,但他给出的理由却依然发人深省,“白人根深蒂固的偏见;黑人关于他们所受伤害的无数记忆;新的挑衅行为;大自然所创造的真正的差异以及其他许许多多情况会使我们分裂成许多派别,制造动乱,这些动乱除非一个或另一个种族灭绝,否则永远不会停止。”(摘自商务印书馆2014版《弗吉尼亚笔记》)

如何制造真正的改变

就像杰斐逊所悲观的那样,从建国到现在,美国一直被种族主义的阴影笼罩着。

NBA名帅、勇士主教练史蒂夫-科尔声讨说,“让我们面对现实,我们是一个建立在奴隶制上的国家。如果我们觉得奴隶制度已经彻底废除了,那么我们就是睁眼瞎,就是故意说瞎话,现代社会被数世纪来的种族主义和奴隶制深深地影响着。”

弗洛伊德之女:爸爸改变了世界

一位白人女孩在社交媒体上表示,“如果他们(黑人)仍然是奴隶,这一切就不会发生了。”

更准确的说法是,作为制度层面的奴隶制确实已经废除了,但隐藏在人们心里的奴隶制阴影却不那么容易根除。

所以一次骚乱不会解决所有问题,而且骚乱迟早会结束,那个问题始终会来:骚乱之后呢?

在前面提到的演讲中,科科-高夫后面还说到,“我们要劝说那些非黑人朋友,让他们参与到这场运动中来”,“所有人都不能再沉默!马丁-路德-金说过,好人的沉默比坏人的残暴更糟糕”,以及“利用手中的选票去做出改变”。

弗洛伊德之女:爸爸改变了世界

而一向格局远大的乔丹则提到了一个根本性的问题(乔丹为此捐了一亿美金),“这件事110%跟教育有关。我的父母就总强调说,教育是与他人连结的最好办法,教育是让黑人变强的最好办法。要成为最好的自己,必须接受良好的教育。真正的伸出援手,就是给人自己站起来的机会。”

虽说种族主义的阴影依然非常沉重,但不代表改变不会出现。如果没有群体性的抗争,种族隔离也不会被取消,黑人也不会得到选票权……

只是这个过程,从来都是道险且长,它不仅需要黑人群体的自我抗争和努力,也需要其他群体的支持和改变,甚至更需要国家层面的改变。

当然了,在任何时候,这个世界(或者说人性)都是充满混乱的。

人们既看到警察推倒白发老人(头摔至流血),而无动于衷,也看到警察下跪道歉,甚至跟黑人一起载歌载舞;

人们既看到国民警卫队镇压抗议人群,也看到国民警卫队的士兵泪洒当场,拒绝对抗议人群施暴;

人们既看到有黑人暴徒打砸抢烧,也看到有正义的黑人保护无辜的人,甚至是与暴徒做斗争。

或许还是要说那句话,雪崩面前,没有一片雪花是无辜的。

在美国示威抗议活动逐渐升级之际,美国的俄亥俄州有年轻人玩起了弗洛伊德挑战,挑战的内容是重现弗洛伊德受虐的场面,玩得不亦乐乎;

还有警察继续跪压抗议者的颈部;

弗洛伊德之女:爸爸改变了世界

弗洛伊德之女:爸爸改变了世界

甚至还有警察拿枪(催泪瓦斯枪)对准了示威者以及他的小女儿,有人还拿这张照片跟当年越战的经典反战照做对比;

……

然而,这一切在以下这个场景面前,都失去了力量:

NBA名宿斯蒂芬-杰克逊(弗洛伊德的发小)扛着弗洛伊德的女儿,小姑娘脸上绽放着笑容,兴奋的喊了一句,“爸爸改变了世界!”

弗洛伊德之女:爸爸改变了世界

也许她还不知道死亡的意义,也不知道世界的复杂,更不知道改变世界从来都不易,但人性的光辉却鼓舞着被压迫的人,也照耀着所有人,包括那些仍然迷途未返的人。

米兰-昆德拉曾说过,“永远不要认为我们可以逃避,我们的每一步都决定着最后的结局,我们的脚正在走向我们自己选定的终点。”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国际 » 弗洛伊德之女:爸爸改变了世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