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地又见大头娃娃,固体饮料被忽悠成特医奶粉,获顶格处罚200万

经过2003年安徽阜阳劣质奶粉事件、2008年震惊全国的三聚氰胺毒奶粉事件后,一提起到奶粉,年轻的父母们就立刻绷紧了神经,生怕惨剧再次上演。每位父母都希望自己的孩子能健康长大,但不是所有父母都有辨别奶粉真假的专业能力,这就给了那些想发黑心财的人可乘之机。

近日,湖南郴州“大头娃娃”事件有了最终的处理结果,商家涉嫌虚假宣传,造成严重后果和极坏的社会影响,被顶格处罚200万元人民币。这个处理结果不少网友都表示认可,但我们仍需要警醒,类似的事件并非孤例,早已有先例被曝光。为何还有家长不断掉进陷阱?为何“假奶粉”屡禁不止?

多地又见大头娃娃,固体饮料被忽悠成特医奶粉,获顶格处罚200万

就在郴州“假奶粉”事件处理期间,广州又爆发了以“贝儿呔”、“敏儿舒2号”两款产品为主的假奶粉事件。约有60名家长在网上维权,控诉10余家医院向家长推荐这种本来是固体饮料的假奶粉。

在这一起起的“固体饮料冒充特医奶粉”的事件中,利益相关方众多。让我们疑惑的是:一款普通的固体饮料,为什么能在各大医院被多次当作“特医奶粉”来推荐?其中是否有利益牵连?

多地又见大头娃娃,固体饮料被忽悠成特医奶粉,获顶格处罚200万

面对这种质疑,商家和医院的说法截然不同。商家称,公司和医生不存在利益输送,商家并不清楚医院为何会推荐他们的产品。医院却说,经销商私自印制处方签,假装医生的名义推荐。听起来双方都是清清白白,只是碰巧“赶上了”。

但仔细一想,双方的说法都是经不起推敲的。若没有利益相关,医院为何要冒着违法的风险给素不相干的商家打虚假广告,郴州事件中,早就有一位医生因为给家长推荐这款“特医奶粉”被停职?商家的说法就更假了,先不提经销商私印的来路在哪,难道受害的家长们在医院挂号、排队碰到的是假医生?是商家会易容术,混进了医院内部?

多地又见大头娃娃,固体饮料被忽悠成特医奶粉,获顶格处罚200万

事实是,几乎所有过敏体质婴儿的父母购买特医奶粉时,都是从医生那里获得推荐的。特医奶粉利润高,销量稳定,这也是无数黑心商家对其趋之如骛的原因。商家私下入驻,医生引流并拿回扣,这一条便捷又直接的黑心产业链的尽头,不知是多少个无辜受害的孩子和痛苦自责的家长。

这样的现象,就真的没有办法监管吗?

加强监管一事说起来容易,但要厘清责任,归咎到位,却不是那么轻松。这些产品,要说是假货,它也是通过质检了的,比如郴州事件的生产厂家就没被处罚;要说虚假宣传,它也在产品包装上标注清楚了。唯一值得质疑的,就是医生以“特医奶粉”的用途,有意无意地向父母推荐。这些打擦边球的行为,很难对其进行标准化的监管,而一刀切禁止售卖面向婴幼儿的固体饮料,却又容易误伤合规合理的生产者们。

在加强监管,鼓励举报黑产业链的同时,监管者可以考虑,要求生产固体饮料的产商在包装和宣传上应与奶粉有明显区分,并加上“固体饮料并非特医奶粉,不得长期饮用”的标识,最大限度地降低消费者被误导的可能性。

多地又见大头娃娃,固体饮料被忽悠成特医奶粉,获顶格处罚200万

食品药品领域关系着我们的健康大事,而婴幼儿的食品药品的选择,我们更要慎之再慎。黑心商家的逐利本质并不会因为对象是婴幼儿而改变,作为消费者,我们所能做的,就是擦亮我们的双眼,让孩子们健康、安心地成长。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其他 » 多地又见大头娃娃,固体饮料被忽悠成特医奶粉,获顶格处罚200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