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冠未平,刚果惊现埃博拉疫情:让人心颤的“血魔”又回来了

01

如今谈起新冠疫情,很多人第一个想到的是美国。

的确,在一系列迷惑操作下,美国新冠疫情的防控工作依然不容乐观,超过10万人因此而去世。

然而很多人忽略了另一个疫情高风险地区:非洲。

5月26日,世界卫生组织表示“非洲是全球目前受新冠肺炎疫情影响最小的地区”。

但是,也仅仅是“目前”罢了。

从4月初感染人数不到9000到现在的11万,非洲的感染速度并没有明显放缓。

整个非洲54个国家全部报告了疫情,约半数国家已经出现社区传播。

新冠未平,刚果惊现埃博拉疫情:让人心颤的“血魔”又回来了

图片来源:网络

从数据上看似乎并不严重,但是这对非洲国家来说仍然是十分危险的。

欧美国家在疫情防控中付出的代价已经告诉我们,新冠病毒感染者的死亡率与院内治疗的普及率息息相关。

治疗与否,疾病的死亡率也会出现天差地别的变化。

中国在大规模使用方舱医院后,死亡率从初期的5%以上降低到2%左右。

而医疗系统被全面击穿的意大利死亡率一度超过10%。

更为夸张的例子是位于阿拉伯半岛的也门,据俄罗斯一家媒体报道,在也门亚丁地区的新冠病毒确诊患者中,死亡率达到了惊人的70%!

新冠未平,刚果惊现埃博拉疫情:让人心颤的“血魔”又回来了

图片来源:网络

如此恐怖的死亡率是也门医疗水平极度低下的结果,缺乏呼吸机与重症监护设施,会让治疗变得异常困难。

医疗资源的窘迫,便是当下非洲所面临的最重大危机。

众所周知非洲大多数国家还处于贫困落后的状态,很多人连基本的温饱都难以满足。

每一年,饥荒都会带走大量儿童的生命。

至于医疗资源更是少得可怜,很多地方没有像样的医院。

一旦疫情在这些国家进入“大爆发”的阶段,那么死亡人数会难以想象。

早在两个月前,就有世卫组织官员估计,非洲最终因新冠肺炎死亡的人会超过30万。

在新冠病毒的打击下,非洲人民的日子并不好过。

可是就在这时,一个更加危险的敌人出现了,它就是埃博拉病毒。

6月1日,世界卫生组织总干事谭德赛公布了一个令人担忧的信息:

刚果爆发了埃博拉疫情,目前确诊的6人里已经有4人死亡。

自1976年首次出现埃博拉疫情至今,这已经是第11次爆发了。

02

谈论起“对人类文明最危险的微生物”,丝状病毒属的埃博拉病毒一定是最佳的答案。

它的存在足以让世界上最好的医生与传染病学专家感到恐惧。

新冠未平,刚果惊现埃博拉疫情:让人心颤的“血魔”又回来了

图片来源:网络

在国际通用的生物安全等级标准中,丝状病毒被列为最危险的第四等级。

这个等级有多可怕呢?

我们看看各国的BSL-4(生物安全4级实验室)实验室就知道了:

专门的、远离城市居民区的独立建筑物,层层包裹、严密隔离并独立供氧的防护服,负压的实验舱环境,多道消毒关卡与气密门......

新冠未平,刚果惊现埃博拉疫情:让人心颤的“血魔”又回来了

图片来源:网络

我国唯一的BSL-4级实验室位于湖北武汉。

这里不仅保存着极为致命的病原体,也是我国传染病预防与控制的研究和开发中心(此前某国造谣“新冠病毒来自于中国实验室”,原因就在于此)。

如此严密的防护措施意味着在这里的科研人员研究的都是全世界最为致命的微生物。

高死亡率、无特效药、难以防护,一旦感染上,便是九死一生。

感染埃博拉病毒后的死亡率在30%-90%之间(根据其亚型不同),其中最为致命的扎伊尔型埃博拉病毒的致死率在90%左右,1977年刚果爆发的扎伊尔型埃博拉疫情的死亡率甚至达到了100%,所有感染者无一生还。

而埃博拉的恐怖之处不仅仅在于死亡率,还在于其恐怖的症状。

埃博拉病毒会引起埃博拉出血热,顾名思义,患者的典型症状多与出血相关。

感染埃博拉病毒后,患者除了会出现高烧、呕吐、腹泻等常见症状外,还伴随着难以遏制的多发性出血。

病程终末期的患者往往七窍流血,甚至呕出内脏碎块。

一位参与过救治埃博拉出血热患者的医生描述:“病人仿佛被病毒融化了一般。”

因此,埃博拉疫情也被人形象地称为“血疫”。

03

如果说新冠病毒是一个“狡猾的猎手”,那么埃博拉病毒就是“残暴的恶魔”。

有传染病学专家认为,人类并不是埃博拉病毒的“理想宿主”,因为人被感染后的死亡速度太快,往往导致病毒的传播链在杀死一小群人后就中断了。

新冠未平,刚果惊现埃博拉疫情:让人心颤的“血魔”又回来了

图片来源:网络

这也能解释埃博拉病毒没有在各大洲流行且间歇性爆发的原因。

它就像幽灵一般,总是毫无征兆地出现,又转眼之间离去。

每当它肆虐之时,总会整村整村地收割人们的生命,留下一片让人毛骨悚然的废墟。

而后,便再度消失在非洲密林的深处。

埃博拉疫情的出现与人类活动息息相关。

原本,埃博拉病毒存在着能够长期维持稳定传播的宿主。(目前这个宿主的身份尚且没有确定)

然而随着人类向森林不断“进军”,这些原本不会出现在人类社会中的病原体找到了与人“亲密接触”的机会。

或许是因为捕食野生蝙蝠,或许是被一只跳蚤叮咬。

而人类不断发展的交通工具更是为病毒的传播创造了绝佳的条件。

美国作家理查德·普雷斯顿在他所著的《血疫》中有这样一段话:

文明与病毒之间,只隔了一个航班的距离。

来自热带雨林的危险病毒,可在24小时内乘飞机抵达地球上的任何城市。

航空线路连接了全世界的所有城市,构成了一张巨大的网。

04

如今的刚果,正在面临着新冠病毒与埃博拉病毒的双重打击。

目前世界上仅有的几种埃博拉病毒疫苗尚未进入市场,没法提供有效保护。

一旦埃博拉病毒传播开来,那么对刚果医疗体系的冲击必定是毁灭性的。

2020年尚未过半,我们已经经历了太多太多,无论是天灾还是人祸。

从年初的疫情开始,似乎每一天都在见证新的历史。

我们的生活也在悄然发生着改变。

互联网的记忆是短暂的,很多人现在已经忘记了当初身处险境时的焦虑,忘记了当初“逆行者”们为我们做出的努力与牺牲。

6月2日,那位因治疗新冠而面容变黑的医生胡卫峰,虽然挺过了病毒的摧残,却倒在了并发症上。

我们又失去了一位伟大的战士,他给我们留下最后一张照片,是病床前竖起大拇指夸赞同事,以及庆祝自己在与病毒的搏斗中胜利。

新冠未平,刚果惊现埃博拉疫情:让人心颤的“血魔”又回来了

图片来源:网络

是的,他们让我们的社会重新焕发活力,他们从死神手里抢回了无数生命。

只是他们之中的一些人已经没有机会与我们一道分享胜利的喜悦了。

有人说,本以为2019已经够困难了,没想到2020直接开启了“地狱模式”。

这话不假。

不过我想说的是,或许2020给了我们太多的恶意,或许未来还会有更多的挑战。

但是无论怎样,请不要放弃希望。

05

疫情给经济带来的巨大损失,在近几个月里我们有目共睹。

很多商家、门店倒闭,一些家庭失去了稳定的经济来源。

但是尽管如此,我们的社会依然在有条不紊的运转,无数人在重重困难中不断创造新的机遇。

疫情之后,“地摊经济”再次焕发生机。

在很多城市,“走鬼档”、“大排档”重新走进了人们的视野。

新冠未平,刚果惊现埃博拉疫情:让人心颤的“血魔”又回来了

图片来源:网络

据报道仅成都一座城市,地摊经济模式就解决了10万人的就业问题。

而很多因疫情催生的新兴产业,也都走在了发展、壮大的路上。

看吧,社会的生命力就是这么强大,磨难并不是我们退步的原因。

相反,正因为经历了种种磨难,我们才能够明白:

除了生死,都是小事。

留得青山,赢得未来。

只要人还在,又何尝找不到光明的未来呢?

越是艰难,就越要笑得灿烂。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国际 » 新冠未平,刚果惊现埃博拉疫情:让人心颤的“血魔”又回来了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