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重门》:韩寒,时隔多年谈狂傲,我就是一块上海大金子

《三重门》:韩寒,时隔多年谈狂傲,我就是一块上海大金子

《三重门》:韩寒,时隔多年谈狂傲,我就是一块上海大金子

要骂一个作家,必须得先读过他的作品。这年头骂韩寒的多了去了,随便跟街上拿个大喇叭招呼,都能扯来几百个。可是除了千篇一律的“韩寒是个傻B”以外,我相信这几百个人里,至少那“几百个”并没有读过韩寒的书。

媒体时代造就人才,人人都有出十五分钟出名的机会。但韩寒却出名不止十五分钟,诚然与媒体力挺有关,但若真没有两把金刚钻,他也不敢揽这个瓷器活儿。有天我和朋友小宋闲聊,他一听我提韩寒,大手一拍二椅子:“这小子,已经把媒体那套游戏给玩儿绝咯!!佩服,老子佩服!!”然后立刻把他手头的《韩寒文集》借给我。

《三重门》:韩寒,时隔多年谈狂傲,我就是一块上海大金子

这就是韩寒,了解他的人并不会去人云亦云地鄙夷他,因为读过,所以共鸣,因为共鸣,所以理解。就拿《三重门》这本小说为例,经历过中考高考的朋友,只要稍微读几章,就会产生一种“英雄惜英雄”的悲壮感,主角林雨翔是个挣扎在应试教育一线的特殊人才,而当年我们谁身上又没有那耍校场的两下子呢?

得出的结论只能是:我们被应试教育折腾了,磨平了,我们成为了规范人才。规范人才在世界上遍地开花,于是我们只是普通人而已。韩寒写的就是我们,写的就是我们这帮从应试教育的夹缝中过五关斩六将闯荡过来的“胜利者”,但胜利之后,我们回首身后,浩浩汤汤,其实胜利,并未到来。

《三重门》:韩寒,时隔多年谈狂傲,我就是一块上海大金子

林雨翔是从应试教育夹缝中站起来的胜利者吗?显然不是。这本书里我一直觉得他其实就是一个彻头彻尾的普通人,甚至连图书简介中“特殊型人才”都算不上。看得出来,韩寒喜欢的作家显然有钱钟书,他在《三重门》的行文中,多次运用钱钟书式的幽默。钱钟书先生的《围城》,试图塑造一个普通人方鸿渐,一生平庸、很懦弱、但同时也很善良。实际上韩寒笔下的林雨翔也是这样一个人。

我们的教育制度中,不存在“学生”或者“孩子”,我们从来都是把他们当成大人。只是一方面,我们用大人官场上那套来教育他们,而另一方面,却又从来不把他们的话当一回事儿——因为他们在生理上还是孩子。于是,中国人从小就学会了虚伪和狡猾。于是,在纵横捭阖的国际政治舞台上,中国人玩的鬼把戏远比萨科奇莫克之流要来的高明。亦幸,而又不幸。

《三重门》:韩寒,时隔多年谈狂傲,我就是一块上海大金子

《三重门》的语言也是很经典的。韩寒玩弄文字游戏已经到了炉火纯青的地步。如果你想看煽情的东西,这书不是首选;但如果想看丫如何变着法儿地骂人,本人愿意倒贴钱把这书送给你。 韩寒的幽默是钱钟书式的,含蓄,但却绵里藏针。他骂人很像卖掺水酒的,故意让买的人自己先抱着一瓶假酒咂摸滋味,然后趁其不注意换上一小杯装门面的正品货,哇靠!还真他妈的辣!!

当有的人还在高考前拼命背书写卷子的时候,韩寒已经一拍手一跺脚说了句“爷我不在这儿混了!”然后,他就出书了,出书了就红了。我佩服他,一个人能在十七八岁的时候,就对自己的未来充满信心,这不是常人能做到的。我们至今仍旧生活在迷惘中。

《三重门》:韩寒,时隔多年谈狂傲,我就是一块上海大金子

当时有家报刊针对《零下一度》和《三重门》对韩寒展开批判。更白纸黑字分析了《三重门》结尾,韩寒写给所有读者的话:这小子想干什么!?居然敢说自己是一块上海大金子?狂的没边儿了!?

我想说的是,说韩寒狂的人,肯定没有注意到韩寒在所谓“一块上海大金子”的落款前,写着那样一句鼓励所有读者的话:记住,我是金子,我要发光的。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娱乐 » 《三重门》:韩寒,时隔多年谈狂傲,我就是一块上海大金子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