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35亿元刷新A股最贵“分手费”天价离婚会否冲击康泰生物

文/羊城晚报全媒体记者 戴曼曼

一个疫苗销售员的“逆袭”成就了市值高达近千亿的A股上市公司,而近期康泰生物(300601)被关注则因为一则公告宣告实控人杜伟民因解除婚姻关系并进行财产分割拱手将1.61亿股公司股份转让给前妻,按照5月29日收盘价146元计算,杜伟民此次的“分手费”高达235.06亿元,刷新了A股最贵的离婚纪录。

而天价分手费的背后,不仅杜伟民的“逆袭”之路再度被翻出来讨论,更多目光则聚焦在是,巨额财产分割叠加此前康泰生物30亿定增方案遭交易所问询是否会冲击公司未来发展。

天价“分手费”创下A股纪录

动辄涉及A股公司高管的离婚,纷纷被标以“天价离婚”且不断创出新高。5月29日晚,A股上市公司康泰生物公告宣布,因解除婚姻关系并进行财产分割,公司控股股东、实控人杜伟民拟将1.6133亿股公司股份(占公司总股本23.99%)分割过户至袁莉萍名下,按照5月29日收盘价146元计算,杜伟民此次的“分手费”高达235.06亿元,刷新了A股最贵的离婚纪录。

在A股资本市场,康泰生物被视为近年来生物疫苗领域的大牛股,尤其是今年以来,其股价连创新高。今年2月康泰生物曾发布公告称,将与艾棣维欣(苏州)生物制药有限公司合作研发新冠状病毒(2019-nCoV)DNA 疫苗,更是助长其股价腾飞。

从2017年2月上市发行价3.29元,到最新股价收盘146元,股价涨了44.38倍达到近982亿元,截至5月29日,康泰生物的总市值已经高达981.84亿元。

235亿元刷新A股最贵“分手费”天价离婚会否冲击康泰生物

虽然花了235亿元离婚,但对于杜伟民来讲,实控权还在自己手上。从公告中来看,杜伟民与袁莉萍签署了《一致行动人与表决权委托协议》,袁莉萍同意将所持公司股份的表决权等股东权利委托给杜伟民先生,并与其建立一致行动关系。

换句话说,杜伟民虽然把股份划出去了,但实际上还是公司他说了算。因为杜伟民及一致行动人持股数量及持股比例均未发生变化,杜伟民实际控制人的地位未发生变化。

其中,公告中还特别提到,经双方事先沟通,杜伟民依据自身意愿行使或委托其他方行使袁莉萍所持标的股份对应的表决权,如双方有不一致意见应以杜伟民意见为准,袁莉萍对杜伟民行使投票表决权的投票事项结果予以认可并同意,确保杜伟民对康泰生物的实际控制权。

消息刚公布股民就质疑

对于上市公司来讲,实控人离婚且进行财产分割,无疑是对于公司前景带来极大的不确定性。从公告内容来看,康泰生物也是再三强调实际控权并不发生改变。原本是想给资本市场吃下“定心丸”,但羊城晚报全媒体记者已经从网络的公开评论和报道中,探得质疑的声音,目前康泰生物的股价处于历史高位,为何此时俩人选择离婚,离婚是否将会出现“前妻减持”?

事实上,资本市场之所以有这样的声音出现,则是因为近年来被誉为“技术性离婚”的出现,2017年5月,证监会发布“史上最严减持新规”,重点对上市公司5%以上股东、控股股东等大股东减持进行限制,A股市场不乏出现离婚“精准”分割股权,意在减持套现的案例。

值得留意的是,在此次权益变动前,实控人杜伟民持有3.45亿股股份,占总股本的51.26%,袁莉萍的持股为0。

之所以市场中的小散们有这样的疑虑,是因为公告中则已经明确告知,关于杜伟民及袁莉萍未来的持股计划信息披露义务人不排除在未来12个月内增加或减少其在上市公司中拥有权益的股份的可能。

乙肝疫苗大佬的“逆袭”再获关注

随着天价离婚的披露,康泰生物和他的实控人杜伟民再度进入公众视野,有关于这位国内乙肝疫苗大佬的“逆袭”之路再度受到关注。

据天眼查信息显示,深圳康泰生物制品股份有限公司(康泰生物)成立于1988年8月,是深圳市首批高新技术企业之一,主要从事生物制品的研发、生产和销售。2008年,康泰生物进行战略性资本重组,注册资本3.57亿人民币。

目前,康泰生物主营业务为人用疫苗的研发、生产和销售,目前主要产品有重组乙型肝炎疫苗(酿酒酵母)(10µg、20µg、60µg三种规格)、b型流感嗜血杆菌结合疫苗、麻疹风疹联合减毒活疫苗、无细胞百白破b型流感嗜血杆菌联合疫苗等产品,公司为国内最早从事重组乙型肝炎疫苗(酿酒酵母)生产的企业之一。

同时,公开信息中,杜伟民的发家史则与已经退市的长生生物有着密切关系,从公开报道中描述中梳理起来的时间脉络则是——1963年出生在江西的一个贫困山区的农民家庭,1984年,他考入江西省卫生学校检验专业;1987年被分配至江西省卫生防疫站从事环境检验工作,并在当年考入江西教育学院化学系;1995年,他“下海”成了长春长生生物科技股份有限公司的销售经理赚取“第一桶金”;2001年,其持股50%的广州盟源生物该公司以43.79万元购入长生实业0.68%的股权;在2008年,康泰生物面临重组时,杜伟民通过产权交易所购买了其大部分股权,成了康泰生物的实际控制人;2017年,康泰生物成功上市,当时其发行价为3.29元/股。

从公报报道中来看,此前,杜伟民也被卷入过时任国家食药监局药品注册司生物制品处处长尹红章受贿案中,不过对此,康泰生物曾对外否认事件与公司有关。

今年2月公告研发新冠疫苗后,其股价暴涨50%再度引发质疑。今年5月,康泰生物高达30亿元的定增方案浮出水面,但其定增对象竟包含一名同业竞争公司大股东,不仅引发市场热议,更是令深交所创业板紧急下发关注函,要求康泰生物说明,其确定此次定增发行对象的过程、依据,以及是否合规等问题。

235亿元刷新A股最贵“分手费”天价离婚会否冲击康泰生物

那些年,A股离过最贵的婚

2011年5月13日, 国内“公关第一股”的蓝色光标发布公告称,因离婚财产分割,公司股东孙陶然与前妻胡凌华于5月10日完成前者所持公司有条件限售股1155.5万股份的分割事宜,其中孙陶然获得604.5万股,占股本的5.03%;胡凌华获得551万股,占股本的4.59%。按照彼时计算,离婚“损失”市值达1.6亿元。由于孙陶然和蓝色光标当年的关注度,一度成为当时的热议话题。

此后,A股实控人或者高管的“天价离婚”隔段时间就会出现:2013年10月,神州泰岳董事长王宁因离婚将其所持有1.2亿股分割至前妻安梅名下,该笔股权价值达12.3亿元;2017年1月,一心堂控股股东阮鸿献、刘琼两人已办理离婚手续,股份分割后,二人持股市值分别为37亿元和20亿元。

同年1月,梦洁股份董事长姜天武与妻子伍静签署了《离婚协议》,将1.27亿股股份分割过户至伍静名下,市值约10亿元。时隔三年后,梦洁股份的“离婚”依然有余热,因为梦洁股份请来薇娅带货晋升“网红概念股”带来7涨停市值暴增37亿后,前妻伍静通过集中竞价交易和大宗交易减持公司股份,引发“套现”质疑。

近年来,A股最贵离婚纪录屡屡刷新。在康泰生物杜伟民离婚之前,A股天价离婚费用的纪录保持者则为昆仑万维的周亚辉。2016年,A股上市的网游公司昆仑万维发布公告称,根据《北京市海淀区人民法院民事调解书》,公司董事长周亚辉与妻子李琼达成财产分割约定,按照彼时媒体计算,李琼分得的市值已已超过76亿元。当时,据媒体报道,这一天价分手费打破了此前三一重工高级副总裁袁金华与前妻王海燕离婚时所创下的22.6亿元的A股最贵分手费纪录。

来源 | 羊城晚报●羊城派

图片 | 唐志顺

责编 | 孙晶

审签 | 曾敏妍

实习生 | 黎采怡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财经 » 235亿元刷新A股最贵“分手费”天价离婚会否冲击康泰生物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