记忆中的“六一”儿童节

在这个六一前夕,让我们一起来回忆,回忆我们再也回不去的——童年。让我们手牵手,一起唱响那首我们心中的歌。

池塘边的榕树上

知了在声声叫着夏天

操场边的秋千上

只有蝴蝶停在上面

黑板上老师的粉笔

还在拼命叽叽喳喳写个不停

等待着下课

等待着放学

等待游戏的童年

当我们懂得童年的美好时,童年在我们的人生中,已渐行渐远,永不回头……

(一)

那天,是个雨后天晴,阳光明媚的好日子。早上八点半左右,我所在的亓家庄小学,全校同学每人肩上扛着小板凳,在老师的带领下,正雄赳赳气昂昂地走在村庄唯一的街上。所到之处,吓得公鸡母鸡们嘎嘎嘎呼扇着翅膀跑得远远的,看家狗们也虎视眈眈的对着队伍狂吠不止,走出家门撵鸡打狗的社员们,站在家门口看着我们,对我们投来羡慕的目光。

记忆中的“六一”儿童节

你一定很好奇,这队伍是到哪,去做什么?

告诉你吧!今天是“六一”儿童节,我们全校师生要到河边的大柳树下,欢度我们的节日。

我们扛着凳子,你推我搡,嬉笑打闹着往前走。出了村庄,见路边的小草,在阳光下,闪着绿莹莹的光,地瓜叶也水灵灵的,能掐出水来。

我们下了坡,走在了大桥上,见桥两侧,河水咕咕向前流着,偶而有一二只白色的水鸟贴着水面飞来飞去。不远处的大柳树,粗壮的村干,巨人般矗立在林子里,万千枝条正随风婆婆起舞。

河岸边有一个很大的树林,成片成片的树,密密麻麻望不到边。地上常年腐叶堆积,草木茂盛。雨后,地上会长出大片大片的地皮菜,青绿色,软滑软滑的,采回家,洗后炒鸡蛋做汤,味道绝佳。

记忆中的“六一”儿童节

树林里,只有大柳树下,有这么一大片平坦的草地。因为刚下过雨,脚下还有一汪汪的积水。有同学不小心踩了水,就“哎呦”大叫起来,惊得树上的喜鹊喳喳叫着飞走了。

老师指挥着我们支好凳子,按年级排队坐好。校长站在前面讲了几句话,联欢会就正式开始了。

同学们有唱歌的,跳舞的,有诗朗诵的。每演完一个节目,大家都给以热烈的掌声。

我坐在小板凳上,走了神。看着天上飘飘悠悠的白云,想像着自己如果把云披在身上,也在天空飞来飞去,是不是像荡秋千一样好玩?

正想得出神,旁边同学拽着我袖子把我拉了起来,说轮到我们班大合唱了。我木木地站起来,和同学们一起唱那首老掉牙的歌曲“我是公社小社员,手拿小镰刀……”唱着唱着,我又走了神。

因为我发现大柳树的树杈上,端坐着一个大大的椭圆形的鸟巢,一根又一根树枝交错着,连接着,穿插着又并列着,真是巧夺天工,简直是完美的艺术品。鸟巢里不时有肉红色的小鸟伸长了脖子,四处张望一下,吓得赶紧又缩回巢里。

记忆中的“六一”儿童节

我看得出了神,忘了唱歌,忘了一切。

当铺天盖地的笑声把我惊醒过来时,我发现自己一个人孤零零站在前面,同学们早已坐回了坐位。我羞得满脸通红,赶紧低头走到自己的坐位上。

刚坐定,便听到校长喊我的名字,我赶紧又站了起来。原来是宣布少先队员名单。我们一年级第一批,共五位同学加入少先队员,其中包括我。

校长亲自给我系上红领巾,我手抚摸着红领巾,觉得这红色,把整个树林都燃亮了。

记忆中的“六一”儿童节

(二)

开完联欢会,见天色还早,老师就吩咐,男同学跟着男老师在上游洗澡,女同学们由女老师领着去下游玩游戏。

我们村小学只有五个老师,四男一女,加上校长和烧水的大爷,共七个人。全都是临时工,由村委发工资,记工分。

学校在村东首,两排旧草屋,外加一东厢房烧水间,一片空地,一棵大槐树,上悬一破钟,这就是整个学校的全貌。

每天清晨,全校师生在空地集合,出早操。

因为学校没有操场,出操时全校师生围着村庄跑一圈,就算是出操完毕。回到学校解散后,四人一组,在空地上一起洗脸。

洗脸盆是自己砖厂用泥巴烧的那种大花盆,打水是轮班制,四人一组,轮班打水。

值班的同学拿着盆,排队打水。烧水的大爷站在灶台前,手握一葫芦大瓢,往每个盆里倒半瓢热水,再从一旁水缸里舀半瓢凉水,水就算打好了。

记忆中的“六一”儿童节

打好水的同学小心翼翼端着兑好水的洗脸盆,放到等在空地上的组员面前,四个人一起蹲下来,双手并拢,争先恐后地捧起水往脸上泼,没有肥皂,更别提什么洗面奶。一把清水,男同学只用水撩泼两下,洗得浮皮潦草。女同学比较仔细,又拍又打,洗得慢。值班的男同学就等得很不耐烦。按规定,值班同学要等四人全部洗完后,把洗脸水统一倒在墙角的排水沟内,把盆放到原来的位置,这个班才算圆满完成。

每天早晨全校师生一起洗脸的场景,简直像傣族的泼水节一样热闹。空地不大,时间紧迫,一百多人,摩肩接踵,熙熙攘攘,像忙碌的小蜜蜂。小马雀也来凑热闹,成群结队地,呼一下飞过来,寻寻觅觅之后,又呼一下飞到树梢上。空地上像集市一样嘈杂,笑声水声,泥盆的叮当声,水流声,声声入耳。捧起的水花,在空中,打一个滚,又跌落到盆里,间或打在盆沿上。洗完脸,也沒毛巾擦,拿袖子抹一下,就赶紧跑回家吃早饭去了。

从家里吃过早饭,才重又走回学校,开始一天的学习生活。

学校里唯一的女老师十九岁,姓王,叫翠兰,人长得标致动人,说话声音也特别好听。她教三年级,平时我们没机会接触,这会,她领着我们一帮女生,一起嘻嘻哈哈,走在河边的沙滩上。

记忆中的“六一”儿童节

我们女生清点好人数,排队跟着翠兰老师往西走,刚走几步,老师说,把鞋子都脱了给我,你们尽情地玩吧。

河的下游有个小坝,我们站在坝上玩跳水游戏,那溅起的水花,把水里的小鱼吓得四散而逃。

我们并排站在大坝上,老师喊一二三,跳!我们便如一条条跃起水面的小鱼,扑通一下,直直栽到了水里。紧接着,一起从水里站起来,哈哈哈笑起来。

笑声划过流水,随风吹的很远很远。一直到岁月的尽头……

跳累了,我们两个人一组,一起展开小花手绢,屏声静气的靠近小鱼,小鱼儿在水里游来游去,一点也没注意到危险正悄悄来临,我们哗哗一下扑到水里,把手绢往水面一举,一两条小鱼便在小手绢的花叶间挣扎了,小鱼的肚皮在阳光下,亮晶晶的。

记忆中的“六一”儿童节

我们家乡河里的小鱼,油炸后味道特别鲜美,是如今还停留在我舌尖的,带着乡愁的美味。

翠兰老师趁我们疯玩的时候,在岸边用手掐了好多野芹菜,水嫩嫩的野芹菜,像极了老师的青葱岁月。

记忆里的儿童节,被时光刻录成光盘,每年都要反复放映。只要心态好,即使到了八十岁,依然可以活得像儿童一样纯真有趣,一样可以对自己说,儿童节快乐!

(图片来自网络,如侵权,马上删除)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美文 » 记忆中的“六一”儿童节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