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班里任何一个同学发烧,新冠肺炎的概率微乎其微。”张文宏今天下午在浙报接受专访,信息量很大

钱江晚报·小时新闻记者 朱丽珍

一看到张文宏这个名字,很多人就会觉得心安。

因为“接地气”,这位复旦大学附属华山医院感染科主任、复旦大学上海医学院内科学系主任、上海市新冠肺炎医疗救治专家组组长,从疫情开始到现在,因为一个个网红金句登上微博热搜,已是家常便饭。

今天,浙江人张文宏回家乡作客,由浙报融媒体联合天目新闻直播,不光和大家聊了校园防护,还分享了自己当初学医的经验。可以说,从幼儿园说到大学专业选择,张文宏来了一个“全套”建议。

果然,一个多小时的采访,又有好几句话上了热搜。果然是张文宏。

当然,作为温州人,他也没少表扬家乡。“我还不是温州城里人,是‘乡下人’,但这样的等级界定毫无意义,事情是靠做出来的,这次疫情中,温州人靠脚踏实地赢得了认可。”

在现场,张文宏又说出了哪些金句呢?

“班里任何一个同学发烧,新冠肺炎的概率微乎其微。”张文宏今天下午在浙报接受专访,信息量很大

●第一件事要感谢温州人

“你能不能告诉我中性细胞和巨噬细胞的区别呢?姑娘,这些你都懂吗?(不懂)那我们怎么讨论呢?我的意思是说,今天去武汉支援的都是各级医院最厉害的医生,要相信他们在具体治疗中会有具体方案。”

“我跟你讲你一定听不懂的,因为我们读的书不一样,我讲的每一个汉字你都能听明白,但不知道是什么意思……”

之前张文宏的几个采访视频,其实让不少记者捏一把汗。虽然他说话接地气,但怼起人来,也是很直白,完全不跟你客气。

回到了家乡,作为中国抗疫领域的权威,自然躲不过要对家乡浙江的抗疫工作做一番点评。

“浙江在这次疫情中,防控做得非常好。第一阶段过后,复工复产几乎也是最早的。”张文宏说,因为前期防控策略到位,这个工作体系完全有实力应对接下来的情况。

听得出来,这些点评,他都是发自内心,而且都是脱稿回答。采访过程中,一提到温州人,张文宏的第一句话就让人意外:“第一件事要感谢温州人。”

“在疫情早期,他们(海外温州人)做得非常好,送了大量物资回国。”张文宏调侃,自己其实不算温州城里人,是下面县市的“乡下人”,“但这样的等级界定毫无意义,世界最终认可的是人们对于民众作出的贡献。在海外提起温州人,还是让人很感动,他们都是属于踏踏实实做事、非常勤勉的群体,往往这些人没有强大的背景,都是靠自己努力出来的成果。”

●班里任何一个同学发烧,新冠肺炎的概率微乎其微

目前浙江的学校基本已经复课,很多家长就会关心,孩子在学校里该怎么进行自我防护?要戴什么样的口罩?也有老师担心,万一有学生突然发烧了该怎么应对?

对于校园防护,张文宏细心地给出了建议。

校内传播是如何发生的?张文宏说,一定会有一个“零号病例”,而这个病例,一定是从家里带来的。所以关键的问题,不是学校课桌隔得有多开,而是家长要做好防疫。

“家庭防疫如果做得不好,零号病例一定在家里,之后才会涉及到课桌要隔多远的问题。”

现在都提倡人和人之间保持一米距离,但是在学校,尤其在课堂上,几乎很难实现。对此,张文宏倒很坦然。

“学校都有防疫手册,一条条看,可能要看几个小时,也不一定能非常理解,最关键的是要抓住核心的东西。几百条意见里,哪几条最重要。”

张文宏总结,要抓住三个核心点:

最核心的点,新冠肺炎疾病在传播过程中,最严重的就是人和人近距离接触的飞沫传播。所以学校要避免学生近距离接触,还是要戴口罩,“但一旦隔开了,比如在操场了,距离挺远了,就没必要戴口罩了。”

第二,飞沫会掉到桌子上,手会碰到桌子,所以要勤洗手;

第三,前面两点都做到位了,通风也很重要,可以降低互相之间飞沫传播的可能性。

另外,当然要加强医校之间的联系。

“每年开学,学校都会碰到这种情况,班级里有人发烧,老师就会很慌张,尤其今年,是不是新冠肺炎?”张文宏坦言,事实上,班级里任何一个同学发烧,新冠肺炎的概率微乎其微,第一时间不应该是担心,而是应该关心,手头有没有紧急预案,“要有一二三四的流程,和附近医院有比较好的联系,一旦学生体温升高,要按照流程,第一时间启动预案,到医院发热门诊检测。”

张文宏也安慰师生和家长,过于恐惧毫无意义,“夏天有很多传染病,除了呼吸道,还有肠道疾病,现在发烧大概率不会是新冠,拉肚子、出疹子也会发烧。”

●教室里戴N95口罩就是错误的

有些学校,为了所谓的防疫需要,提出闭环管理,不让学生进出。在张文宏看来,真正的闭环的确能降低风险,但实际上很多闭环是“假”的。“周末要回家了,环就破了。学生闭环了,老师回家了,也没有效果。”

强行把精力和时间放在闭环管理上,张文宏觉得意义不大。

另外,校园防疫不要让孩子生理心理上太难受,“跑步还要戴N95口罩,体育课也要戴口罩,就是不靠谱,教室里如果戴N95口罩,那是错误的,属于防护过度。”

他建议,教室里,戴薄薄的外科口罩就可以。另外,一堂课45分钟,课间休息15分钟,可以拆分。20分钟后休息5分钟,再上后面20几分钟,再休息,这样可以使持续戴口罩的时间减少。

“一校一策,原则是保证有效防护,但不让孩子太难受。”他说。

●中高考生:忘记发生的一切,疫情和你一点关系都没有

今年,中高考生的家长应该都有些紧张,生怕疫情会对孩子的学业产生影响,好在考试延期,能起到一定的缓冲作用。

对于毕业班的学生,张文宏重点提出两个字:忘记。

“不要让毕业班的人考虑疫情这个问题,让他们忘记,就当这场疫情没有发生过。好好准备考试,疫情跟你一点关系没有。当然,高考出了新冠作文题,还是要好好写。”

除了“忘记”之外,作为忙得连轴转的医生,张文宏在时间管理上也很有一套。上午查房看病人,下午还有很多活动,尤其抗疫期间,作为防疫工作人员,还是临床治疗组组长,他的任务还要给公众设置防疫策略。

这个时间怎么安排?张文宏说,首先要明白,什么事情最重要。

“防疫工作重要,是集体共克时艰。我们和美国、欧洲的医生交流,他们很好奇,我们是怎么做到让群众这么配合的?我说整个东亚民族都有这个特点:小心谨慎,对政策配合度比较好。当然这也是我们专家的责任,所以我会抽出时间写科普文章,在镜头前和大家交流。其实整个过程,也是展示我们中国专家团队、卫生策略的一个机会。”张文宏说,百忙之中还要抽出时间做这些事,是因为这些事很重要。

“又想打游戏又想成绩好,实际上比较困难。时间管理的关键,还是要在思想观念上要搞清楚,什么事情是重要的。”他说。

● 想赚很多钱来做医生恐怕愿望不能实现

很多媒体报道过,张文宏是高三时直接保送的上海医科大学,之后获得复旦大学博士学位,还是美国哈佛大学医学院、伊利诺伊州立大学微生物与免疫系的博士。

说起自己辉煌的求学经历,张文宏倒是云淡风轻:“在浙江统考时拿过当地第一名,而且还拿了各种奖。”

作为学霸,当初为什么选择学医?

张文宏说,挑专业取决于两方面:这个时代什么专业最吸引你?自己内心有什么想法和理想?

对于医生这个职业的理解,张文宏还是比较全面的。

首先他觉得医生收入不高。医学院的医生,像那些8年制的,一毕业就是博士,但仍只能当住院医生,在医院是被人“欺负”的等级最低的“小朋友”。

而且,医生工作很忙,常常要三班倒。

但无疑,这是一个受人尊重的职业。

“我那时觉得医生这个职业很吸引人。任何行当都有崇高的一面,但医生面对的是非常珍贵的生命,和其他职业就有区别。”

所以,什么样的人适合当医生?

“首先不是为了赚很多钱。如果是喜欢这个能治病救人、有高技术含量、相对比较稳定且受人尊重的职业,这是一个很好的选择。”张文宏说。未来,人类健康需要肯定是放在第一位的,医学科学的发展会越来越好,这个专业很值得大家去学习,“当然,医生最喜欢做的还是普普通通服务于大众的事,既能让专业得以体现,同时还能获得一份应有的报酬。”

●他还聊了几个“小问题”,都上了热搜

关于量体温

张文宏说,现在很多测量体温的方式都不是很准确,比如量手上的就不准。额温相对比较准,但不能在饭后和运动后测量,不然会偏高半度左右,最好是饭后一个小时以上测量。

秋冬季会不会出现第二波疫情?

当前,很多国家的疫情还在快速蔓延。在这种情况下复工复产,疫情控制不太好的国家,其整体的发病人数很难控制下来,特别到了秋冬季,疫情就可能反弹。

秋冬的第二波疫情是肯定的,只是没有发生在我们国家。到时候我们主要防控是输入性疫情。张文宏让大家不用过于担心,我国应对疫情的体系非常完整,已为防范疫情输入做好了准备。

做好常态化的管理,这一点是很重要的,而不是盲目的恐惧。盲目恐惧只有两个字,等死。

暑期能不能出省、出境旅行?

国内分红码地区、绿码地区,出省旅游问题不大;出境旅游,风险比较高的,像南美、南亚还有美国;欧洲风险已经下来了,相对低风险的是东亚地区,比如日本、越南,之后航班开通,去旅游问题也不大。但要想清楚,回来要隔离14天,你干不干?整体旅游恢复,应该先把境内游开放。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健康 » “班里任何一个同学发烧,新冠肺炎的概率微乎其微。”张文宏今天下午在浙报接受专访,信息量很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