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我们看珠峰登顶时,我们在看什么?几个杭州平凡人说:每个人都要攀登生活中的高峰

万千期待中,今天(5月27日)上午,2020珠峰高程测量登山队成功登顶,世界第一高峰的“身高”即将迎来历史性更新。

巅峰时刻,全民沸腾。虽身未必能至,但看似遥远的珠峰,其实离我们并不远——每个人的生活中,一样有着高高低低的“山峰”需要翻越。

穿行在西湖群山之中的快递员小哥,爱爬山的户外用品店店员,曾登顶珠峰、来杭开启新征程的前登山队员……我们和这些身在杭州的普通人,共同观看了珠峰登顶的直播,也听他们说了那些翻越生活“山峰”的故事。

创业、“搬砖”、送快递、开一家小店……谁说就不需要勇气、坚持和热爱呢?

平凡如你我,一样可以“登顶”。

钱江晚报·小时新闻记者 陈曦 张蓉 黄小星

当我们看珠峰登顶时,我们在看什么?几个杭州平凡人说:每个人都要攀登生活中的高峰

杨倩在店里关注直播

人物:杨倩,户外用品店店员

我爬西湖群山,也能看到山上的风景

上午9点,下城区凤起路沿线一间户外用品店,店员杨倩正在电脑前观看珠峰登顶直播。

她今年27岁,是一个登山爱好者,从2018年开始,她坚持每周登山。“我主要是爬西湖群山,几个小时下来也很耗体力。不过和登顶珠峰的队员比,差太多了。”

看到画面中队员登顶的那一刻,她激动地发了一条朋友圈:“登顶珠峰是人类的极限、探索自然的壮举!敬佩那些为珠峰量身高的勇士,点赞!”

她也希望,有机会去攀登更高的山峰。“在登山过程中,心情很平静,很专注,感觉就是在不停克服难关、坚持再坚持,然后到达顶峰,体验一览众山小。”

因为疫情,杨倩经营的户外用品店生意直线下降。“以前是线下销售为主,但现在很多商家都转向了网络平台、直播卖货。”曾对电商一窍不通的杨倩,决定转型。她把这次转型比喻为爬山,“有的人爬到了山腰,有的可能快到顶了,我还在山脚下,但只要坚持往上走,总有机会看到山上的风景。”

当我们看珠峰登顶时,我们在看什么?几个杭州平凡人说:每个人都要攀登生活中的高峰

黄刚公司的员工

人物:黄刚,创业公司老板

我到过珠峰大本营,从登山队员身上学到“无我”精神

上午9点30分,西湖区黄龙某创业公司办公室,员工也在观看珠峰登顶直播。

公司老板黄刚曾是一名援藏工作者,到过珠峰大本营,对西藏、对珠峰,有着特殊情结。今早一到办公室,他就让公司的员工打开链接,实时关注动态,希望能第一时间见证登顶瞬间。

“尽管人类早爬上了珠峰,但实现直播,却是头一遭,在极高海拔、极低温度的环境中,对中国的整个技术团队、硬件设备是一次‘大阅兵’,看似简单的一个科研活动,背后折射出的是我国科技和后勤保障的进步。”早在一周前,黄刚就开始关注,“科研工作者很不容易,我国科技工作者所做的工作,是一种‘无我’精神支撑的科研活动。”

2006年,黄刚曾跟随一群登山队员,从西藏日喀则前往珠峰登山大本营,那是他距离珠峰最近的一次。他记得开车每穿过一个山口,登山队员就会默念,向山致敬。在海拔5200米的珠峰登山大本营,黄先生目送登山队出发,也在那里等他们凯旋。“一种出征的感觉,当时心情很澎湃,忍不住想冲上去和他们一起前行。”黄刚说。

当我们看珠峰登顶时,我们在看什么?几个杭州平凡人说:每个人都要攀登生活中的高峰

人物:吴靖,研一学生

我也立了一个目标:每天跑操场五圈

上午11点,下城区武林路一家网吧里,25岁的吴靖打开网页,观看珠峰登顶画面。

他今天休息,和朋友相约到网吧打游戏,但打开游戏页面之前,他决定,先看一会儿直播。

“我在新闻中,看到几十年前中国人登顶珠峰,好像很艰难,但现在看画面中的登山队员,状态都很好,也比较轻松的样子,这说明技术进步,科技更加发达了。”看了一会儿,小吴忍不住对坐在旁边的朋友说,“这些人真厉害,我肯定做不到。”

他有点触动,他研一在读,觉得自己缺乏的,正是像登山队员一样锲而不舍的精神。“有时候在学习中遇到难题,就想着做不出来就算了,打篮球、踢足球这类运动也是,每次都坚持不了几天。为了克服,我最近给自己订了一个目标,每天坚持跑操场5圈,”小吴说,现在坚持了不到一周,希望能一直坚持下去。

当我们看珠峰登顶时,我们在看什么?几个杭州平凡人说:每个人都要攀登生活中的高峰

杭州街头,凑在一起看珠峰登顶直播的外卖员。

人物:于永浪,快递员

我挑着扁担在西湖山间送快递,忙到没时间看直播

同一时刻,在西湖景区的群山之间,33岁的于永浪,正忙着用扁担,挑着各式各样的物品上山送货。爬过近200个台阶,到达宝石山半山腰,送完一趟货,他习惯性地站在面湖的平台上喘口气,“整个西湖都在脚下,觉得心旷神怡,也算别有一番滋味。”

手机上,几个公众号都推送了同一条新闻——中国登山队登顶珠峰。“他们太厉害了,肯定也很辛苦。”于永浪匆匆浏览,来不及细看。

2016年,于永浪孤身从江苏来到杭州,成为一名快递小哥,负责西湖景区内,宝石山、曙光路、孤山路、北山街等方圆一公里的快递运送。

“这些地方很特殊,不少单位都在半山腰处,送货上门都要爬山,低的有170多个台阶,高的有370多个台阶。” 于永浪说,平时,每天上午和下午,他都要各送一趟,“到了快递高峰期,一个地方我就要用扁担挑两三次货上山。”

“一开始,看着车卸了一堆货要送上山,确实很打怵,但跑得多了,我已经渐渐适应了。”台阶往往20多级一组,如果货物少,于永浪往往能一口气爬上近200个台阶,如果货物太多,中途,他就会停下来,对着西湖喘口气。

当我们看珠峰登顶时,我们在看什么?几个杭州平凡人说:每个人都要攀登生活中的高峰

于永浪

对于永浪而言,最大的难关是杭州的高温天,“空手上山,人都会一身汗,何况还拎着那么多东西。来杭州这几年,我已经从200斤瘦到了160斤。”

然而,当每晚回到宿舍,与留守老家的妻儿视频时,当每个假期带着礼物回家看望他们时,当年底自己的奖金增加,于永浪又会觉得,摆在自己面前的台阶也没那么难爬,“成功从来不是那么容易的,需要一步一步走下去。”他说。

今天的一路上,于永浪想着,电商的“618”狂欢又要到了,自己将迎来新一轮的奔忙。他还忍不住想,那些离自己遥远又专业的队员,在登顶之后,心情是不是也和他每天送完快递一样感慨。

当我们看珠峰登顶时,我们在看什么?几个杭州平凡人说:每个人都要攀登生活中的高峰

2017年,石磊曾成功登顶珠峰。

人物:石磊,前登山队员,现在杭州创业

我曾登顶珠峰,现在也相信自己能迈过创业的坎

不巧,石磊的腿,在昨天因为运动受伤。他一个人在杭州家中,看了电视里珠峰登顶的直播。作为一个曾登顶过珠峰的登山队员,万般复杂的情绪如鲠在喉。

“当然特别替这次的登山队员们高兴,但也觉得他们非常不容易,盼望他们早点完成测量任务,安全下撤。”石磊说。

他还对2017年登顶珠峰的经历记忆犹新。2017年5月17日,凌晨2:30分,一行人从珠峰大本营出发,匆匆解决了早饭。夜色幽深,繁星密布,远处,传来时断时续的雪崩声。

这已经是石磊第三次向登顶发出挑战:第一次,作为向导的夏尔巴人罢工,登山季暂停;第二次,遇上8.1级的尼泊尔地震,石磊经历九死一生,从积雪堆中爬了出来,还有队友不幸遇难。

他不想让未能登顶的心结伴随自己一辈子。出发4天多时间,伴随他们的,是冰爪在雪地上行走的声音。一路行进到海拔7950米的4号营地,他们准备在晚上7点开始冲珠穆朗玛峰峰顶。

午夜时分,杳无人烟。冲顶前需要换氧气瓶,不熟悉操作的向导,却弄坏了面罩,无奈,石磊只能换一个老款面罩上山。他走得越久,越感觉到呼吸沉重,他把氧气开到最大,还是呼吸困难,窒息的感觉渐渐笼罩了石磊,他不由得心生恐惧,害怕自己再一次面对死亡阴影。

电光火石间,石磊灵光一现,他用手一摸氧气面罩,原来,上面挂着厚厚的冰。他好不容易把冰抠下来,呼吸立刻顺畅了。

5月22日凌晨3点20分,石磊终于登上了珠穆朗玛峰峰顶。

石磊觉得,登山是很宝贵的经历,让他看淡了平常生活中的很多琐事,“在大自然面前,人是很渺小的。登山带给我的,远比征服、成就多得多,这是人生必须要做的一件事。在登山的过程中,会遇到危险和威胁,但当体验过这些东西,你更会觉得,生命是最重要的。”

如今,石磊在杭州创立了一家户外公司,业余也会作为领队,参与一些公司的团建项目。因为疫情,石磊刚开启的项目受到了冲击,他没有灰心,隔离在家的日子,他积极健身,还开了一个短视频账号,分享自己从前在路上的经历。

创业也像一场新的攀登。石磊觉得,他终将迈过这些坎。

(杨倩、黄刚、吴靖为化名)

你怎么看待中国测量登山队成功登顶珠峰?你生活中有哪些“高峰”?欢迎在评论区说说~

本文为钱江晚报原创作品,未经许可,禁止转载、复制、摘编、改写及进行网络传播等一切作品版权使用行为,否则本报将循司法途径追究侵权人的法律责任。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财经 » 当我们看珠峰登顶时,我们在看什么?几个杭州平凡人说:每个人都要攀登生活中的高峰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