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州母乳喂养立法议案的博弈

广州母乳喂养立法议案的博弈

南都讯 近日,《广州市母乳喂养促进条例(草案修改建议稿)》在广州市人大常委会官网上公开征求意见,我国第一部促进母乳喂养的专门法规进入人大立法程序,并经过了第一轮的审议与修改。与提交审议前的条例草案稿相比,这版修改建议稿做出了不少调整,反映出了这部“自下而上”的立法议案遭遇的第一轮博弈。

“母乳喂养是很私人的事,立个法干什么?管得着吗?”这种想法,是市民李小姐听说母乳喂养立法这件事后的第一反应。实际上,这种疑问也是立法程序启动之前要解决的一个重要问题,即立法的必要性,立法部门此次花了很大精力在这个问题上。

《广州市母乳喂养促进条例》的立法议案是“自下而上”,由广州市雷建威等74名广州市人大代表在今年1月的市第十五届人大第四次会议上联名提出的。由人大代表提出立法议案后进入正式立法程序,这在地方立法进程中并不多见。这个议案在今年市“两会”上亮相后,引发了关注。雷建威称,“一旦正式立法,这将是全国第一部为母乳喂养单独立法的地方性法规。”

“立法促进母乳喂养,重点在于促进,是否母乳喂养是母亲的权利,立法也并不是向母亲提要求,而是调动各方力量,完善各种措施和环境,从鼓励和帮助的角度,为母乳喂养提供便利。”市人大社会建设工委相关负责人强调,母乳喂养是私权的领域,如果立法,就要处理好公权与私权的关系,“通过行使公权,让大家能更好地行使私权,而不是干涉私权”。

实际上在第一轮审议过程中,关于母乳喂养的权利与义务问题,有人提出过,母亲有母乳喂养的义务,法规应进行规范。不过这种观点未得到采纳,该法规坚持了“母乳喂养是母亲的权利而非义务”的基本设定。

焦点

政府补贴母乳妈妈是否可行?

在7月底的市人大常委会议上,《广州市母乳喂养促进条例(草案)》(以下简称“草案稿”)正式提交,进行第一次审议。一天半的会议过后,《广州市母乳喂养促进条例(草案修改建议稿)》(以下简称“修改建议稿”)在广州市人大官网上公布,公开征求意见。

比起最初的草案稿,这份修改建议稿做了不少改动,关于政府职责是其中一处。原草案稿中对于政府职责做了更具体的规定,包括目标是:“政府应当逐年提高本市母乳喂养率。2030年,零至六个月婴儿纯母乳喂养率应当达到百分之六十以上。”

在修改建议稿中,这一条被删除,对于政府职责的表述是:“各级人民政府应当倡导科学母乳喂养,为母乳喂养提供支持和保障。”修改是源于,有意见认为,具体行动目标不适宜在法规中作明确规定。

原草案中还有一条曾经引起关注:“为促进和支持母乳喂养,政府可以对实行母乳喂养的母亲给予适当补贴”,但有意见认为,认定母亲实行母乳喂养的标准难以界定,导致该条文可操作性不足,且进行补贴的迫切性有限,因此删掉了。

“这本来是好事,却删掉了。”市人大常委会委员赵同顺表示遗憾。雷建威也感觉很遗憾,“这部条例更多讲的是社会各方的促进支持,但对哺乳妈妈本身提得太少,这个补贴关键不是钱多钱少,而是体现一种支持态度”。对于难以执法的问题,他认为,有时候不用太强求要百分百确定是母乳喂养了再发补贴,“相信没有母乳喂养还厚着脸皮去申请补贴的人是少数”,他说,二审中还会坚持这一建议,希望能加回去。

景区、游乐园是否应建母婴室?

对用人单位、医疗机构、公共场所等社会各方支持体系的规范和要求,是该法规最为重头的部分,也是现阶段哺乳妈妈最为期待的部分。

“现在广东产假有6个月,休产假时免不了带娃出门逛逛,才发现公共场所的母婴室有多重要!”市民黄小姐回忆,她的孩子小月龄的时候,喂奶间隔在3个小时左右,要正经带娃出趟门,免不了在外面给孩子喂奶、换纸尿裤,就必须选择设有母婴室的地方,要是不得已需要在公共场合喂奶,即使有哺乳巾,她也会觉得非常难堪,“更别说还要带宝宝去医院看病、体检、打疫苗,公共母婴室是‘刚需’!”

公共场所的母婴室建设方面,广州近年来补上了不少功课,至2018年12月,广州已建成母婴室658间,数量超过走在前面的上海(至2018年底有612间),而其中约七成都是在2018年间建成的。

在修改建议稿中,列明了六类应建母婴室的公共场所,包括:设置妇产科、儿科、预防保健科或者计划免疫科等科室的医疗机构;火车站、轨道交通换乘站、长途客运车站、高速公路服务区、机场等交通运输场所;图书馆、博物馆(文物建筑及遗址类博物馆除外)、文化馆、美术馆、青少年宫、市民活动中心、妇女儿童活动中心、体育场(馆)、购书中心等公共文体服务场所;政务服务中心、便民服务中心等公共服务机构;儿童公园等旅游休闲场所;建筑面积5000平方米以上的商业零售经营场所。在这六类场所,母婴室还需要与主体设施工程同时设计、同时施工、同时交付使用。应建未建的公共场所,应当增设母婴室。

从广州目前的母婴室分布来看,医疗系统、交通系统的数量较多,这也是哺乳妈妈最有“刚性需求”的场所,而文体休闲场所、商场需要“补课”的较多,这些场合育婴设施的完善,对提升新妈妈生活质量、提升城市文明水平意义重大,尤其是老城区、老建筑,增设、完善母婴设施的空间还很大。

应建未建母婴设施的公共场所,也需承担相应的法律责任:由其行业主管部门责令限期改正,并给予警告;逾期不改正的,对单位处二万元以上五万元以下的罚款。

与最初草案稿相比,“景区、游乐园”被从应建母婴室的公共场所里删除,理由是有意见认为景区的范围过大,部分景区不适宜建设母婴设施,如宗教场所。“把景区、游乐园删掉,只保留了公园要建设母婴设施,缩小了范围,是否合适?”市人大常委会秘书长陈小清提出。

企业用人单位应该建母婴设施吗?

黄小姐现在已经休完产假恢复上班,她打算把母乳喂养坚持到孩子一岁,因此成为了一名“背奶妈妈”,在单位里每隔四五个小时需要用泵奶器把母乳泵出保存,下班再带回家,作为孩子第二天白天的口粮。好在单位工会辟出了一间“爱心妈妈小屋”,放了冰箱,专供“背奶妈妈”们使用,“一开始不知道有这样的地方,还用过偏僻女厕所里的储物间。”

对用人单位母婴设施建设提出要求,也是母乳喂养促进条例中的重要内容,草案稿中对此提出过明确的规定:“育龄女职工在200人以上的单位应当建立为哺乳期女职工提供具备母乳采集、储存功能的爱心妈妈小屋”,“爱心妈妈小屋”是广州市工会系统近年来在各用人单位、公共场所推行的母婴空间,广州不少大企业或机关单位已配备。据调研,至去年12月,全市共建成“小屋”531家,其中公共场所189家,受益女职工一万余人次。

在修改建议稿中,“育龄女职工在200人以上的单位”这一限定条件被修改了,应当提供母婴设施的用人单位变为“机关事业单位”,对于企业用人单位,则使用了“鼓励”的提法。

为什么改变了对企业用人单位建设母婴设施的约束?因为有意见认为对企业规定过多义务可能会导致其宁可不招女职工以规避建设义务。

“对企业现在变成了‘鼓励’是否合适?”陈小清认为,企业的女职工很多,至少大中型企业应当有母婴设施的建设,而不是鼓励。

应限制在医疗机构内 宣传推销奶粉吗?

谈到母乳喂养,绕不过的一个话题是母乳代用品,即婴儿奶粉。在条例草案稿中,对母乳代用品生产经营者列出了四条规定,其中两条是禁止规定。在修改建议稿中,这部分内容被弱化。

其中,对于母乳代用品外包装标注要求的规定引起不少关注,即,要求母乳代用品生产经营者应当在母乳代用品包装标签上,使用醒目的文字加注“提倡母乳喂养”或与其相似的忠告语,不得使用“人乳化”、“母乳化”或类似的名词。

在一审后,这条被删除了,原因是母乳代用品生产经营者大部分不在广州市内从事生产活动,广州市地方性法规对发生在本市行政区域外的生产行为无权进行规范。

条例中还提出,母乳代用品生产经营者不得在医疗机构宣传、推销或者免费提供母乳代用品。禁止医护人员在不符合医学指征情况下建议哺乳期妇女使用母乳代用品,医疗机构及其人员不得推销宣传母乳代用品。

对于这些限制措施,审议中也有不同意见,市人大常委会委员郭凡认为,这对于选择母乳代用品的人群获得专家咨询服务似有不公平,“这类人群一种是主观不选择,一种是母乳不足,是客观存在的情况”。他提醒,立法要把握好这个界限,保障不选择母乳喂养人群的权利。

采写:南都记者 李文 实习生 马雅

摄影:南都记者 谭庆驹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时政 » 广州母乳喂养立法议案的博弈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