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些搞迷信活动的贪官,是求心安还是求前程?

撰文 | 周宇 编辑 | 马宁

2月2日,福建省厦门市副市长李栋梁被“双开”了,在他的通报中,再次出现了“参加迷信活动”的表述。政知道(微信ID:upolitics)相信各位已经都注意到,不论“老虎”还是“苍蝇”,存在“参加迷信活动”问题的已经不算少数。

梳理下来发现,除了传统的供奉佛像、请大师布局风水等活动以外,奇葩的也不少,为了廉政“金盆洗手”的、改国道为自己“命格”加码的、甚至还有自己当巫师的……

供佛像赃款藏在佛龛下

对那些供佛的贪官来说,与其说他们摒弃马列主义信仰宗教,不如说是为自己的心虚找一个安放。从目前公开的贪官信佛案例中,无一能看出对佛教有真正的理解,陪伴在佛像左右的,是淫秽光盘、烟酒玉器、赃款赃物。

比如内蒙古自治区政府原副秘书长兼法制办主任武志忠把家里一间屋子专门装修成佛堂,供奉了近百尊大大小小的佛龛、佛像、佛塔、佛画,把念经拜佛当作每天必修功课。但在供奉佛像的柜子下面,竟存放着近百张不堪入目的黄色淫秽光盘。

那些搞迷信活动的贪官,是求心安还是求前程?

[武志忠在办公室]

深圳原市委常委、政法委书记蒋尊玉涉嫌贪腐过亿,他家里也有一间佛堂,供奉着十几尊佛像,但书柜里不见一本书,摆的全是烟酒、玉器、古董、字画。

内蒙古赤峰市原市长徐国元更让人哭笑不得,他每收到一笔赃款,都要先在“佛龛”下面放一段时间,祈求“平安”。

河北省邯郸市国税局原局长许建恩把赃物连同两尊金佛装进保险柜,运回老家埋在大树底下。案发后,他的反思竟然是“不该将佛埋在地下”。

按风水搞城市规划

和供佛的干部相比,相信风水的官员更多。大致也可能分成两类,一类利用风水做城市规划,一类直白地利用风水保佑自己的官运财运。

广东省揭阳市委原书记陈弘平自己本身就是一个狂热的“风水粉”,曾公开提倡说风水是一门非常高深的科学,还要求“党政干部要带头加强学习”。休息时会头戴草帽,手拿风水罗盘,上山下乡看风水。在他主政下的揭阳市的规划处处显示他的风水观,2010年建成的“揭阳楼”、已经奠基的“榕江观音阁”、规划中的“金木水火土”五城门等等,都是他的“杰作”。奇葩的是他还划拨公款为自己建造风水陵墓。即便到了法庭上,陈弘平嘴里不停念叨的还是“因果报应如影随形”,忏悔词为“我惭愧晚节不保,害了父老乡亲。将来法庭判的是我法律上的罪,我还有道德上的罪。”政知道(微信ID:upolitics)看到这里表示眼已瞎。

那些搞迷信活动的贪官,是求心安还是求前程?

[陈弘平]

宁夏原副主席白雪山也是一位痴迷风水的“老虎”。他在担任吴忠市委书记后曾力推吴忠市区北扩,使市区与黄河连为一体,还修建了中华黄河楼仿古建筑群。当地官员认为他这样做的目的多半是认为黄河是“龙贯宁夏”的主脉,搭上母亲河,能飞黄腾达。为了永镇风水,白雪山还在市政府大楼正对的盛元广场中轴线上立了一个巨大的青铜鼎。

那些搞迷信活动的贪官,是求心安还是求前程?

[吴忠市盛元广场上的青铜鼎]

铁道部原部长刘志军在一些项目开工竣工时,都会请“大师”选择黄道吉日,也算是风水的一种。

信风水谋升官发财

还有一些官员信风水就是赤裸裸的为自己谋升官、某发财了。

最著名的应该算是四川省委原副书记李春城了,他曾将家里老人坟墓迁往成都都江堰,聘请风水先生做道场改风水,有企业为此花费千万元。成都一个重大投资项目接连发生突发事件后,李春城还安排道士为企业“作法驱邪”。

湖南省政协原副主席阳宝华在一个地级市任书记时,为求官运亨通,听信“大师”,把市委大院的门封掉,在别的方向另开一门。

山东省农业厅原党组副书记单增德经“高人”指点,把办公桌放在办公室入口,正对着窗户,虽出入不便,但正好对着窗外阳光,美其名曰“向阳”,座位背后墙上挂上一幅山水画,所谓“靠山”。

没有最傻眼,只有更傻眼的是,做科技工作的领导也信风水!广东省河源市科技局原党组书记、局长黄翀胤不仅在乡镇上建造风水屋,还在其居所专门设一间风水室,以求官运亨通,当然他已被双开。

算《周易》违规发奖金

接下来政知道(微信ID:upolitics)给您盘点一些比较小众的官员搞迷信活动的方式。比如2014年春节,广西桂林市永福县县委书记黄永跃拍板决定,给全县副处级以上领导干部发放了100多万元补贴,这可是在八项规定之后发生的事儿。在发补贴的过程中,他本人并没有搞特殊,也只是分得了4.1万元。

之所以在冒着巨大风险的情况下还敢这么做且不“利己”,原因竟然是黄永跃自己按照《周易》推算的结果。

当巫师靠丧葬敛财

这虽然是个“苍蝇”,但估计也“后无来者”了。四川仁寿县始建镇马湖村村支书袁小清有两个身份,一个是村支书,另一个是巫师,且在当地已不是秘密。在他当村支书的20年终,有14年当巫师。据他说,巫师一事,师从岳父。经这些年锻炼,“功力”深厚。并表示“自己不仅能给死人‘跳神’做道场,还能看风水,为人消灾”,自称仁寿县公安局新建的办公大楼,甚至连县公安局局长和政委办公室的朝向都是他给看的。

他的营生已经形成“产业链”,其妻经营丧葬用品店,所有收入加起来,一个月可达两三万。

那些搞迷信活动的贪官,是求心安还是求前程?

[袁小清口供]

为廉政“金盆洗手”

2013年8月5日,贵州省普定县组织部和纪委对新上任的干部进行的一次创新的廉政警示教育,采用的方式是“金盆洗手”。当天下午,在普定县城关镇陇嘎村廉政教育示范基地的院子里,一个木架上放着一个金色的盛满清水的盆,前面站着18个人,是普定县刚刚任命的18名副科级领导干部。每个人都要念一句警示词,将双手伸入盆中接受教育。

好吧,这个可能不完全算迷信活动。不过就算生活需要一些形式感,这个戏也过了点儿。

那些搞迷信活动的贪官,是求心安还是求前程?

资料 | 北京青年报 北京晨报 新快报 人民网 成都晚报 新华网 新京报 成都晚报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风水 » 那些搞迷信活动的贪官,是求心安还是求前程?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