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AI:蒙着眼睛走,从地下到主流的嘻哈之路

GAI:蒙着眼睛走,从地下到主流的嘻哈之路

所有音乐爱好者,都不会忘记2017年那个夏天。《中国有嘻哈》这款综艺节目的爆红。

这款节目于2017年6月24日在爱奇艺独家播出,9月9日收官。2017年12月,获“2017中国综艺峰会匠心盛典”年度匠心剪辑、年度匠心视效、年度匠心品牌营销、年度匠心编剧、年度匠心导演、盛典作品等奖项。

不论这些奖项是否可以体现这款节目的制作水平,不论hiphop圈内人对它的评价如何,也难以掩盖它带来的深远影响。

它开启了中国hiphop的新纪元。从此,中国hiphop正式从地下走上主流的视野。

GAI:蒙着眼睛走,从地下到主流的嘻哈之路

同时,一大批性格鲜明,让人爱憎难分的rapper,进入了主流的视野。

其中的佼佼者,莫过于把“勒是雾都”这个口号喊遍大江南北的双冠军之一——GAI。

《火锅底料》《天干物燥》《苦行僧》……GAI用一首又一首带着鲜明中国特色的说唱作品,洗听众的脑。爱之者称之为“江湖说唱”,厌之者称之为“山歌”。

粉丝们对GAI还有一个爱称,“四句跪”。意思是GAI的副歌部分,往往旋律性特别强,非常有记忆点,传唱度极高。

最出名的,莫过于有嘻哈上那著名的四句歌词,“一往无前虎山行,拨开云雾见光明,梦里花开牡丹亭,幻想成真歌舞升平”。从听众,到导师,无不为之拍案叫绝。

《中国有嘻哈》之后,GAI是融入主流最成功的说唱歌手,这与他在rapper中出类拔萃的扎实唱功密不可分。

因为他的唱功,他天然有着“出圈”的能力。有嘻哈后,他登上过《蒙面唱将》,《我是歌手》,也参加《我要上春晚》。可惜,因为hiphop圈的一些负面事件,rapper被官方整体打压,他迅猛的上升势头而终止。在《我是歌手》中,他被强制退赛。

GAI:蒙着眼睛走,从地下到主流的嘻哈之路

而2020年开播的《我是唱作人2》,再一次将GAI带入了音乐爱好者的视野。他作为唯一一名rapper,与一众唱作人同台竞技,展现自己的原创作品,展示自己身上不同的可能性。

《烈火战马》《极乐》《蒙着眼睛走》《兰花草》《别留》,每首歌都截然不同。你已经很难把GAI定义为一个单纯的rapper。

“社会GAI”

GAI,本名周延,1987年生人,出生在宜宾市珙县芙蓉煤矿。

在矿上做会计的父亲为了让学业拔尖的姐姐读更好的学校,以两万元的代价买断工龄搬家到了威远县城,靠承包中巴车谋生。那年,GAI十岁。

GAI从小胆大包天,脾气又臭又硬。初一,班里的“大哥”想捉弄一下这个新来的小子,被GAI不客气怼回去。于是“大哥”当着全班人的面,连续揍了GAI三天。

GAI决定以暴制暴。于是他开始和“道上大哥”混在一起,打架,抢劫。他初中就有了纹身, 文了一个“拳”字,可惜文成了错别字。

常在河边走,哪有不湿鞋,社会青年GAI后来果然出了事。他捅伤了别人进了少管所,父母花了几千元解决麻烦。

GAI:蒙着眼睛走,从地下到主流的嘻哈之路

为了避免更大的麻烦,父母决意要送他离开威远。他报名参军,却因犯过事没能通过政治审查。后来父母托人帮忙,送他去了重庆水利水电职业技术学院。

毕业那年,学校分配锅盖到江苏一家化工厂,他拒绝了。他凭一首《霍元甲》拿了百事新星大赛重庆赛区冠军,并靠着这个冠军得到了在一个小酒吧驻唱的机会,每晚30元工资。

别的歌手站在台前唱歌,他就在暗处角落打响指,哼和声。即便如此,老板也觉得30块一天并不值。后来他逐渐锻炼自己的唱功,作为驻场歌手流转在一个又一个酒吧。

从校园混混到酒吧黑暗角落里的和声歌手,这就是GAI最初的音乐故事。

嘻哈之路

自贡、内江、宜宾、铜梁、永川……GAI在川渝二线城市的酒吧里飘来飘去,虽然唱功不断提升,但是他的日子过得朝不保夕,浑浑噩噩,不知路在何方。

机缘巧合下,GAI在酒吧认识了 Bad Kidz 的说唱团体的带头人 Tory。GAI从Tory身上发现了他不具备的东西,就是自己创作的能力。

GAI羡慕极了,能唱自己的歌在他眼里是一件更高级的事情。于是他加入了Bad Kidz,并正式拥有了自己的英文名,GAi。

万事开头难。Tory 带他入伙时,他写不出词,跟不准节奏,只能唱唱副歌。后来他模仿其他 rapper 写过几首普通话的歌,在说唱圈内毫无反响。

Tory后来带他进入了一个更大的团体,GOSH的前身,Keep Real。在那里,他第一次体会到了,在台上表演,台下人齐刷刷举起手为他呐喊的感觉。然而,他的说唱作品,始终无法形成影响力,不成气候。

GAI:蒙着眼睛走,从地下到主流的嘻哈之路

直到《超社会》的出现,一切都改变了。

GAI:蒙着眼睛走,从地下到主流的嘻哈之路

“我的兄弟都文过肩龙 戴的金项链

我开洗浴中心 不送啥子消费券

我开赌场 赚坨坨钱 菜刀加棍棍

打的幺的哥 跑得快 还有大老二

啥子面面药都吃 就是没打过针

老大的婆娘我都日日得我脑壳昏……”

这首歌,纯粹,脏,真实地反映了底层生活。GAI凭着这首歌和MV,在地下说唱圈一举成名。

更有甚者,GAI吸引到了当时在国内说唱圈非常有名,Trap风格的先行者,Wudu Montana,加入了GOSH。据称当时Wudu有些犹豫,但听了《超社会》后,他决定马上入伙。

从此以后,GAI在方言说唱上,一发不可收拾。而别人所没有的街头混迹的经历,成为了GAI嘻哈之路上,无穷无尽的创作源泉。于此同时,他那不堪的过往、那草莽的性格,也在hiphop圈内树敌不少。他的兄弟有多爱他,他的敌人就有多恨他,多看不起他。

GAI的嘻哈之路,就这么磕磕绊绊来到了2017的《中国有嘻哈》。

“社会主义GAI”

《中国有嘻哈》以及之后的故事,大家已经耳熟能详了。

同样作为双冠军之一,与PG ONE相比,GAI的发展轨迹可谓是“一飞冲天”。

与PG ONE依旧我行我素,不断爆出吸毒、约炮,甚至与“好姐姐”李小璐上演了一出“吃饺子”的好戏相比,GAI真的可以说是规规矩矩,一步一个脚印慢慢走了上来。

他的微博叫做GAI爷只认钱,他说自己是穷人家的孩子,当初甚至和Mai买伴奏预付的500块钱,手头紧的时候都借故要了回去。然而有嘻哈之后,他把100万的奖金全部捐了出去。他说,“我以后挣得不止这个数”。

GAI在有嘻哈之后,登上《蒙面唱将》的节目,并且获得了猜评团对他唱功的一致夸奖和认可。他并不是一个天才,也没有接受过音乐科班训练,而是一点一滴在酒吧驻场里练起来的。在《唱作人2》中,他说,“我其实是自卑的,因为我没有乐理知识。”

GAI:蒙着眼睛走,从地下到主流的嘻哈之路

这两年中,他为人熟知的作品,变成了《爱如潮水》《沧海一声笑》《华夏》《烈火战马》这类的歌曲,已经不再纯粹是说唱,更多地形成了GAI自己的一种风格。

在接连上过好几个综艺节目后,GAI在主流乐坛的名气也越来越大,为了顾及影响,他把自己早期的一些作品下架了。例如那首成名曲《超社会》,现在在网络上,你很难再找到这首歌了。

在《我要上春晚》上,潘长江问他:“快使用双截棍,嗯哪咋地,你说这算嘻哈吗?”GAI的脸冷抽了一下。然后他拿着话筒说:“我觉得算,我认为一切能让人嗨起来的音乐,都算嘻哈。”

凡此种种,让hiphop的核心听众,觉得GAI已经不是从前的那个他了,不再real。

然而他满不在乎。

GAI:蒙着眼睛走,从地下到主流的嘻哈之路

他说:“我需要钱生活。生活得更好、环境更好之后,我才会创作出更得意的作品。当我吃饭都吃不上的时候,我还怎么给你创作呢?”

他说:“我敢爱敢恨为什么非要在微博上表露出来呢?一帮不如你的人在讨论你,你去理会他们干吗?”

他说:“我已经洗干净了,再也不要回到那摊污泥里。”

助理让他把“洗干净”这三个字解释清楚了。

他说:“我是块玉,洗是水洗,净是精致的意思,我已经被雕琢得很亮了。”

聪明的rapper,real的歌手

与一众rapper相比,为什么GAI是最火的那个?

在rapper中,GAI是最聪明的。

何谓聪明?相比于一众地下的rapper来说,GAI知道,什么应该做,什么不能做。

放放狠话,展现一下个性,突显一下人设,即便是会引来一些人的讨厌,这也是无伤大雅的。因为取悦所有人,是不可能的。做一个左右不靠的骑墙派,往往无法赢得任何一边的青睐。

而“原教旨主义”hiphop的一些延伸产物,是不能去碰的,例如吸毒,例如混乱的个人生活。一碰,就碰到了官方的红线,你不死谁死。

GAI在采访中说过一句话:“这个蛋糕很大,吃的人很多,我希望你不吃,也不要弄脏它。”

不仅如此,GAI的在选题的时候,也倾向于传播一些正能量、民族特色的东西。他清楚知道,主流听众想要什么,官方想听到什么。

在歌手中,GAI是最real的。

Hiphop在国内还是一个小众的圈子,不可否认,它有独特的魅力。而主流的听众,在接触到这种音乐时,不可避免地被吸引。

Keep real,respect,现在已经成为年轻人的口头禅。

而Hiphop歌手的那种Swag范儿,也非常贴合年轻人的脾气。

这种叛逆、自我的风格,在现在这个个人意识不断压倒集体意识的时代,对年轻人有强大的吸引力。所以现在越来越多的主流歌手也在尝试引入一些hiphop的元素。

而在主流的舞台上,GAI对说唱有毋庸置疑的专业性和压倒优势。

GAI的出众的实力。

Rapper中首屈一指的唱功,鲜明的中国风说唱,这是所有人说烂的。

GAI的核心实力,在于他通过作品想表达的东西。不得不说,GAI的歌词,在一众rapper的作品中,是最言之有物的。

当别的rapper在刻意模仿美国的说唱、臆想着自己没经历过的“匪帮老大、美女如云、灯红酒绿”的生活时,GAI用超社会告诉你中国真正的底层小混混是怎样的。

GAI:蒙着眼睛走,从地下到主流的嘻哈之路

当别的rapper在歌词中充斥着我nb你sb、我有钱你没出息的时候,GAI在说“我盼的是梁园月,渴的是东京酒,等的是洛阳花,撰的是章台柳。”

当别的rapper讲究技巧、flow、腔调的时候,GAI在传递“上马龙,下马虎,披荆又斩棘。头顶天,踩黄土,挥动我大旗”的中华民族精神。

在别人的作品趋向于同质化的时候,GAI从他的经历、从他的愿望中汲取灵感,创造了完全不同的东西。

即便是diss,GAI也不同于一般rapper单纯的爆粗口,“你梦想的画面我早就经历,我的听众有你妈老汉和你的亲戚”,让人拍案叫绝。

戏剧性冲突的人设。

有魅力的人,往往有一个特点——“偏偏”。

混过社会,凶悍的gai,偏偏是一个内心柔软的人。在纪录片《川渝陷阱》里说,我最想要的是一个家。与一些个人私生活混乱的rapper相比,GAI与她媳妇王斯然的爱情可谓是牢不可破。在婚礼上,GAI像孩子一样止不住地哭泣,令人动容。

GAI:蒙着眼睛走,从地下到主流的嘻哈之路

他唯利是图,但又知道什么东西更重要。GAI说,GAI爷只认钱,结果有嘻哈后,他把100万奖金捐了出去。

他嚣张,但却讲道理。GAI说,那些idol、偶像,来一个死一个,但是接触了黄子韬、张艺兴之后,“是他站在这里而不是你”,“不了解别人你没资格说”,“respect”。

这种矛盾但又自洽的人设,你能说不real吗?

GAI:蒙着眼睛走,从地下到主流的嘻哈之路

GAI,一个充满野心的歌手,他对自己的定位远不止是在hiphop圈。

GAI,一个带着镣铐的舞者。这支舞,他将越跳越自由。

GAI,一个毁誉参半的rapper,他永远不会在乎讨厌他的人怎么想,他甚至不会在乎喜欢他的人怎么想。

他只是坚信,自己的路一定是对的。

从地下到主流,这条嘻哈之路,他蒙着眼睛走。

GAI:蒙着眼睛走,从地下到主流的嘻哈之路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娱乐 » GAI:蒙着眼睛走,从地下到主流的嘻哈之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