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NG回应索赔吃鸡电竞手小叮当五千万,公布5分钟语音截图

因合同纠纷,18岁的知名电竞选手左梓轩(ID:小叮当)及其母亲,被RNG俱乐部(以下简称“RNG”)以违约为由告上法庭,索赔5000万元违约金,江西省上饶市中级人民法院已对该案进行立案。左子轩的代理律师介绍,左梓轩与RNG在签约权益和知情权等方面产生分歧,导致此次合同纠纷(详见报道《斗鱼约满后不愿在虎牙开播,吃鸡电竞手小叮当遭俱乐部索赔5千万》)。

对此,4月25日,RNG方面回应称,并不存在“未与左梓轩协商,便与虎牙直播达成协议”的情况。

律师:战队工资发了 直播工资尚欠

RNG相关负责人李明(化名)25日向南都记者表示,RNG起诉左梓轩的消息属实,“双方要靠走法律途径解决问题也是无奈的选择。左梓轩方面一直拒绝和公司进行沟通,同时在此期间对外持续传播不实信息,比如被欠薪。目前,公司不欠左梓轩方面一分钱”。

据左梓轩的代理律师、上海段和段律师事务所的律师汤淡宁介绍,小叮当与俱乐部有两份合约,一是战队约,二是直播经纪约。“在2018年5月6日签约后,战队基本工资未按时发放过。经催讨,直至2018年11月才第一次发放基本工资。”汤淡宁说:“目前,战队基本工资还在发放。”

汤淡宁称,2019年4月,左梓轩妈妈为追讨之前的直播工资和礼物等直播收入,被RNG要求先签署《经纪代理合同补充协议》,而在签了《经纪代理协议补充协议》后,RNG方面才把2019年3月之前的直播收入都给了。此后,2019年3月至10月,没有发放过一分钱的直播收入。至11月,经叮当妈妈反复催讨,补回了2019年4月的直播收入。

5分钟语音通话或涉及虎牙合同

此前,汤淡宁曾向南都记者表示,2019年12月31日之前RNG方面没有跟小叮当或者相关人员协商过合同签订的具体事项。

对此,RNG方面表示“RNG与虎牙签约并未与左梓轩协商”的说法并不属实,“转平台签约一事,我们始终都在与小叮当(左梓轩)方面积极沟通”,李明说。

根据RNG方面出示的聊天截图显示,12月6日,RNG工作人员曾与左梓轩母亲有时长达五分钟的微信语音通话,内容或涉及虎牙合同相关事宜。

RNG回应索赔吃鸡电竞手小叮当五千万,公布5分钟语音截图

RNG提供的聊天截图显示,双方在2019年12月6日曾有5分钟的语音,内容涉及虎牙合同。

李明还表示,俱乐部在2018年4月底签约左梓轩时,左梓轩正经历被曝出开挂等风波,“因为小叮当最早也是俱乐部OW分部的一员,且公司觉得他的实力不错,是可以培养的,所以就与小叮当妈妈沟通签约事宜,他的签约费非常高”。

“这两年,公司在小叮当身上的投入,远大于经纪合同所获得的收入分成”,李明例举包括了左梓轩参与RNG与全家便利店的直播宣传、参加斗鱼平台和蓝洞举办的比赛、成为《全民跑R》第二季宣传视频中唯一出镜RNG俱乐部选手、安排绝地求生大赛解说等。

对此,汤淡宁表示,RNG公布的2019年12月6日微信截屏属实,当时俱乐部向左梓轩妈妈沟通的内容主要是集中在两方面,“首先是说虎牙是天价合同,总价肯定比斗鱼高,但不透露签约具体条件,也不给具体合同条款;其次是左梓轩妈妈再一次催讨了欠薪,俱乐部工作人员只是答复会向老板汇报,但不给出明确的支付时限”。

RNG:与虎牙不存在利益输送

此前,有资料显示,虎牙曾入股RNG俱乐部的运营主体公司。2018年11-12月,虎牙通过其持股99.9%的宁波太横企业管理咨询合伙企业入股乐游公司和天同公司各10.27%股权。

这也让外界猜测,RNG执意要左梓轩签约虎牙存在相关利益输送关系。

对此,李明表示,对于RNG旗下主播选择直播平台,公司一定是结合主播的成长性发展性来综合考虑。“综合评估下来虎牙也是很适合左梓轩的,而且开出的条件也比斗鱼好,不存在人气值等要求比斗鱼高的情况”,李明说:“虎牙虽然曾入股公司,但是没有参与公司任何经营事项,公司在除虎牙外的各平台均有布局,公司只会选择条件最好、最适合主播的平台”。

汤淡宁回应南都记者,据左梓轩母亲所知,斗鱼2019年期间就与RNG沟通过续约的事,斗鱼于1月初曾向俱乐部发送过续签合同文本。而俱乐部第一次把虎牙合同文本给左梓轩妈妈是2020年1月6日。“我们比较过,人气指数要求、合作费用金额、签约费、优先续约权等至少四个方面条件都比斗鱼差很多。”

不过,由于上述具体合同条款涉及到法庭上的庭审证据,目前尚未开庭,双方都未提供具体合同款项文件的相关证明材料。

目前,在被俱乐部诉讼的情况下,小叮当仍在为俱乐部打“绝地求生”春季赛。

采写:南都记者 陈培均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游戏 » RNG回应索赔吃鸡电竞手小叮当五千万,公布5分钟语音截图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