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红鲤鱼“莽子”被吃播,网红黑天鹅被炖汤,保护缘何如此薄弱?

文:讲故事的猫小姐

网红鲤鱼“莽子”被吃播,网红黑天鹅被炖汤,保护缘何如此薄弱?

图文无关,“莽子”同品种鲤鱼

网红鲤鱼“莽子”被吃播,网红黑天鹅被炖汤,保护缘何如此薄弱?

图文无关,“莽子”同品种鲤鱼

4月的时候,一条40斤、身长1米的老鲤鱼“莽子”在重庆大渡口公园被专业拉网捕走。

从公园监控看,一共有4人参加了捕鱼行动,两男两女,冒着大雨在行人稀少的夜间,穿着专门捕鱼用的水裤,站在不熟悉的池塘周边,熟练地从两侧合围,最终这条十几岁的老鲤鱼被抗到专业的塑料桶里,迅速被拎走。

多天后,因媒体报道和多家自媒体的转载、再创作,各平台的广泛传播,涉案的4人到派出所“投案自首”,自述是临时起意,至于“莽子”被他们吃掉了。

坊间传言,鲤鱼本就不是常见的食用鱼品种,何况是吃饲料的观赏老鱼。这四人疑似将“莽子”盗卖给了其他信风水、觉得鱼有灵性的有钱人。又或者,有另一种悲哀的传言,“莽子”被这一群利益熏心的人直播吃掉了。

小编持续关注网红鱼“莽子”的后续报道,目前尚未看到最终警方调查结果出炉。

无独有偶,网红鱼遭遇毒手,网红黑天鹅也没有幸免。

网红鲤鱼“莽子”被吃播,网红黑天鹅被炖汤,保护缘何如此薄弱?

网红鲤鱼“莽子”被吃播,网红黑天鹅被炖汤,保护缘何如此薄弱?

在浙江金华,翠湖里的一群黑天鹅忽然少了一只。

经查看监控,发现是一家三口捉走了黑天鹅,并带回去煲汤吃下肚。

亲自动手扯毛当大厨的男人,在被民警询问时,仍然不觉得自己违法,还分享了自己的品尝经验“肉不好吃,汤是特别的香”。

同样有监控的公共场所,同样缺乏人针对性管理的疏忽。同样是为了兴致勃勃的吃。

譬如看动物世界,一看到有奇特的物种,无论是漂亮的蓝脚鲣鸟,还是肥墩墩的海豹,旁边总有人口水滴答地揣测:“这个肯定很好吃!”

可是说话的人多,真正动手去做的人极少。

为什么?因为道德底线和基本法治精神。

口花花可以,上手就是脑子进水瓦特了好吧?

令小编深思的是,刚刚过去的疫情,到目前为止都和蝙蝠说不清道不明,真正的来源始终成迷,为什么还有人看到野生动物就分泌唾液,觉得没事呢?

换句话说,放养在公共场合的河豚,以味道鲜美著称。真有人馋死了捞河豚煮着吃,中毒而死,其家属恐怕要又哭又闹地找公共场所管理方索赔了吧。

君不见,层出不穷报道,偷割邻居家洋水仙叶子当韭菜包饺子,中毒索赔的。爬公园荔枝树偷荔枝,摔死后向公园管理方索赔,称标识不明确的。对了,最近还有一家5口到壶口瀑布景区外,溺水4口,目前家属发了通稿,称要向景区索赔的,因为他们认为出事的地点仍然属于景区内,租给私人经营,没有明确的标识。

在几年前,北京八达岭野生动物园发生的违规下车,导致老虎伤人事件,最终动物园还是赔偿了百万现金嘛。

按闹分配,成年人不肯为自己的行为担责,这些岂不是常见的例子?只不过,这一次从讹诈同类,变成了为口腹之欲来吃播动物。

又蠢又恶又贪婪,这真是五一节收到最好的礼物。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其他 » 网红鲤鱼“莽子”被吃播,网红黑天鹅被炖汤,保护缘何如此薄弱?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