钟南山说连花清瘟治疗新冠证实有效,这几点很有意思

对于新冠肺炎的治疗,钟南山介绍:连花清瘟第一能够使症状改善,比如全身不适,改善比对照组早两天。CT片子上看恢复也显著比对照组快。使用连花清瘟后发热时间缩短。连花清瘟胶囊比较适合一般普通的新冠肺炎。

在这里说两个重点:

1、钟南山院士说的是连花清瘟能够使新冠肺炎的症状改善,不是说能治愈新冠;

2、连花清瘟比较适合一般普通的新冠肺炎,至于重症患者能否适用,还没有结论。

钟南山说连花清瘟治疗新冠证实有效,这几点很有意思

连花清瘟胶囊原本是中国工程院院士吴以岭为抗击“非典”所研发的,主要功效为清热解毒、宣肺泄热。此次疫情期间,连花清瘟被列为国家卫生健康委和国家中医药管理局联合发布的《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诊疗方案》推荐用药,在国务院新闻办公室举行的新闻发布会中,连花清瘟胶囊和金花清感颗粒、血必净注射液、清肺排毒汤、化湿败毒方、宣肺败毒方并称为明显疗效的“三药三方”。

钟南山说连花清瘟治疗新冠证实有效,这几点很有意思

钟南山院士在中欧抗疫交流会上表示,连花清瘟对治疗新冠肺炎有明显效果,284名病人使用连花清瘟进行治疗的康复率达到了91.5%。至此,连花清瘟成为全球首个获批治疗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的药物连花清瘟胶囊正式走向神坛,成为继中国呼吸机之后的又一“抢手货”,爆红海外,在跨境电商ebay上,更是一药难求。以岭药业也是股价一路票红,创始人身家超百亿。

连花清瘟真的如此神吗?毕竟由钟南山院士来推荐这分量不是一般的重!不妨看看有关对连花清瘟的相关研究文章。

钟南山说连花清瘟治疗新冠证实有效,这几点很有意思

3月20号上线的莲花清瘟(以下简称LH)对SARS-CoV-2抑制性的文章挺有意思。

首先要肯定这篇文章的是,采用了较为科学的方法论来对LH的药物效果进行衡量,这是一个“验药”步骤,通篇没有出现任何中医术语和理论进行描述。

既然用科学的方法进行论证,那么我们就可以通过科学方法对论文结论进行评价。不难看出就出现了几个有意思的事情。

1、实验采用了实验组LH处理,以及阳性对照雷姆昔韦处理。在实验采用的两个细胞系中,作者分别考察了两种药物的IC50和CC50

咱先普及点常识。IC50是半数抑制浓度,因为在此项研究中进行的是抑制病毒感染的实验,因此可以近似的看做IC50是药物的半数效应浓度,即在该浓度下50%的细胞显示出了抗病毒能力。而CC50则是半数细胞毒性浓度,即在这个浓度下有50%细胞显示出毒性反应。因此可以简单的认为,IC50越低表明药物活性越强,CC50越低则表明药物的细胞毒性越大。而IC50和CC50差异越大,表明药物的药效约高。

钟南山说连花清瘟治疗新冠证实有效,这几点很有意思

那么从实验可以看出一个有意思的现象。LH的IC50是411.2μg/ml,雷姆昔韦的IC50是0.651μM,注意单位不同,无法相互比较“好坏”。不过,它们可以分别和自己的CC50相比,LH的CC50大约是1100μg/ml,而雷姆昔韦的CC50大约100μM。

这说明什么呢?这说明LH的毒性浓度只是有效浓度的2倍出头,而雷姆昔韦的毒性浓度则是有效浓度的近150倍以上。

钟南山说连花清瘟治疗新冠证实有效,这几点很有意思

因为药物对于细胞的反应其实是一个S型的连续曲线,因此即使是在显示出药效的情况下,同时也会显现一些毒性反应,之所以要求CC50和IC50差异大,就是要求尽量显示药效而非毒性。因为LH的毒性浓度只是有效浓度的2倍出头,因此显现出的“抗病毒”活性究竟有多少是药物本身的效果,还是细胞毒性抑制了细胞导致病毒入侵下降,这个是值得讨论的。

钟南山说连花清瘟治疗新冠证实有效,这几点很有意思

因此这又引发了问题2:本项研究是一个单纯的细胞水平实验,对于人体的效果如何,依然缺乏直接证据,如此接近的IC50和CC50,对于人体是否是杀敌一千自损八百,这是一个大问题。

综上,LH如此接近的IC50和CC50,表明LH作为药物使用有较大的细胞毒性风险。它是否可以作为药物进行使用,依然需要大量的实验尤其是基于双盲、大样本的临床实验。在没有充分数据基础之上,凭着媒体不专业的报道和行政强推就应用于大范围治疗之中,这是不是欠妥呢?毕竟这牵扯的大众的健康问题,这容不得半点的模糊和含糊。

有网友表示:

LH的安全性太差了,远低于治疗的标准极限10,而雷姆西韦达到了300,安全性极高。[/cp]

一位网友也现身说法: 我姑婆在火神山治疗的时候,医生确实告诉她连花清瘟不能多吃,对身体有害,但是药汤要天天喝[摊手]

迈出验药的每一步,都值得鼓励。这不仅是在检验中药,也是在坚定人们对科学的认知。小编认为,连花清瘟可能有效,但绝不是深神药,若不按医生的嘱咐服药,很可能出现意外!

我们可以信专家可以信权威部门,但我们最应该相信的是最科学的验证。只有经过科学验证的药品才是安全有效的,而这需要时间和相关科研部门来推动。

钟南山说连花清瘟治疗新冠证实有效,这几点很有意思

不过,网络上也出现了一种声音:

双黄连的时机把握得不好。疫情最烈的时候,你出来说自己行,实际上又不行,当然成了众矢之的。应该默默地给人用,别吹牛,先把参与率搞上去。到时候大多数人肯定都没死,就能兑现成有效率。到疫情过去的时候再来邀功。这些都是有历史教训的。当年乙型脑炎没有疫苗,经常夏秋流行。那些出手早的药物都失败了,等到天冷蚊子快没了再出手的就成功了。而且去年成功的药物,今年早出手还是会失败。时机啊,多么重要。

不难看出,这种论调的关键词有两个:一是参与率,二必须是轻症,这两点要是搞定了,“治愈率”当然好摆平!小编希望连花清瘟是真的有效而不是占了这点的便宜。再说,新冠病毒肺炎本身就是自限性疾病,即使完全不用药也有自愈的可能,用了不痛不痒的药也可能会痊愈!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健康 » 钟南山说连花清瘟治疗新冠证实有效,这几点很有意思

相关推荐